首页 > 书库 > 历史演义小说 > 新世鸿勋
新世鸿勋

新世鸿勋

作者:[清]蓬蒿子

类型:历史演义小说

简介
《新世鸿勋》的书前小引末尾署了“顺治辛卯天中令节蓬蒿子书于耨云斋中”,顺治辛卯为顺治八年(1651),而且书中不避康熙帝的名讳。可见蓬蒿子生活于顺治帝统治期间,康熙帝登位之前即1662年之前。题“蓬蒿子编”,蓬蒿子姓名不详。
《新世鸿勋》有二十二回。现在主要有清初的两种刊本:一是庆云楼刊本,一是载道堂刊本。
庆云楼刊本扉页题“定鼎奇闻”,横署“盛世鸿勋”,卷前有五幅插图,正文题“新世鸿勋”,正文每半页有九行,一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载道堂刊小扉页题“新世弘勋”,横署“铁冠图全传”,卷前无插图,正文也是每半页九行,一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这两个刊本的版式和字体完全一致,由此可以推断出它们是用同一付印板先后印刷的。此外,还有其他刊本,如嘉庆癸亥(1803)的禀古居刻本,改题《新史奇观演义全传》,分四册,共二十二回,题“蓬蒿子编”;嘉庆十一年(1806)一笑轩刊本,题《新史奇观演义全传》。[1] 
道光丙申(1836)文渊堂刊本,改题《新史奇观全传》,分四卷,共二十二回,目录页首作“定鼎奇闻”,正文卷首都写明《新世鸿勋》,署“山樵道人编”;道光己酉刻本,改题《顺治过江全传》,分四卷共二十二回;姑苏稼史轩刊本,改题《新世鸿勋大明崇祯传定鼎奇闻》,正文每半页有二十行,一行二十四字;同治甲子(1864)刊本,改题《新史奇观全传》,分四卷,共二十二回,题“蓬蒿子编”,书首有《新史奇观序》,尾署“中江居士书”,每半页有十行,一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光绪壬辰(1892)邗上文运堂刊本,名《新史奇观》,分四卷,共二十二回,也有申江居士序,每半页有十行,一行二十字,白口,四周单边。
《新世鸿勋》现藏于全国几个图书馆中,如大连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天津图书馆,南京图书馆,鲁迅故居图书馆。各馆存有不同版本。如大连图书馆藏有庆云楼刻本和载道场刻本两种版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庆云楼刻本和道光丙申文渊堂新镌四卷本;鲁迅故居图书馆藏有光绪壬辰邗上文运堂刊四卷本和姑苏稼史轩四卷本;南京图书馆藏有道光丙申文渊堂刊本和同治甲子刊本;首都图书馆藏有嘉庆十一年一笑轩刊本;天津图书馆藏有嘉庆癸亥索古居刻本;上海图书馆藏有载道场刻本。
《新世鸿勋》属于写闯小说,考察其来源,应该是十回本的《新编剿闯通俗小说》。《新编剿闯通俗小说》题“西吴懒道人口授”,清初兴文馆刊本,卷首有序,后署“西吴九十翁无竞氏题于云溪之半月泉”,中间写道:“余结夏半月泉精舍,遇懒道人从吴下来,口述引事甚详。因及平西剿贼一事,娓娓可听,大快人意。命童子援笔录之。……兴文馆请以付梓,而余为叙数行于首。”该序中把吴三桂称作“平西”,可见,写书和印刷都在清初时进行,时间先于《新世鸿勋》的写作和印刷,而且《新世鸿勋》的内容与《新编剿闯通俗小说》基本相同,只是在首尾有所增易。哈佛大学所藏的《新史奇观》末尾有齐如山跋语云:“此书完全脱胎于《剿闯小说》,盖恐原书犯禁,故将其中‘虏’字删去,又在前后加了两段恭维清朝的文字。”
可见,《新世鸿勋》是以《新编剿闯通俗小说》为蓝本。作者把《剿闯小说》由十回加以敷衍成为二十二回的章回体例的小说。全书起首叙述明朝万历年间,阎罗王在冥司中勘察案例,发现许多案例由于积滞多年,不能明断,因而难以判断轮回报应。于是阎罗王奏请玉帝亲自处理,玉帝圣驾光临中界,命令神兵神将纠察人世间的善恶是非,玉帝重返天界。九天清狱曹和法勘司勘问,判处从宋代奸臣秦桧起始,三国囚魂将近亿人,都要在刀兵劫内一笔勾销;玉帝又派遣月孛、天狗等喜好杀生的恶神下凡,托生为人,以搅乱乾坤。这就是明初直至万历、天启、崇祯三世,天灾人祸不断,民不聊生的原因;但玉帝担心这些恶神杀生过多,因此又派太白金星下界维护,以防恶神们残害过多,此时为万历三十四年元旦。
万历末年,陕西米脂县有个名叫李十戈的乡民,年纪已经五十二岁了,还没有子嗣,于是,他去武当山求神赐给一子半女。神灵感应,后来李妻果然怀孕,生下一个儿子。分娩的时候,李妻梦见一匹马直闯入门,心里很是惊疑不定,生下这个儿子后,就定名为“闯”。这个孩子长相粗劣,取名自成。李自成长到十五六岁,脾气心性越来越凶狠暴虐。读书作文一无是处,舞刀弄剑倒还有几分天赋,武艺娴熟高超,称雄一方。不久,李十戈夫妻双双过世,父母死后,李自成成了无人管教的浪荡子弟,不到半年时间,就把家产挥霍一空。无奈之下,李自成东游西荡,四处为家。后来,遇到了满天星周信,李自成跟随周信学打铁,聊以糊口。二人意气相投,结拜为义兄弟。李自成又娶了郑燕娘为妻,从此生活过得也很安定快活。
好景不长,天祸骤降,水灾、干旱、蝗灾连沓而至。连年灾馑致使饿饣孚遍野,屋漏偏逢连夜雨,少数民族南番交趾人起兵侵犯边疆,其势凶猛,锐不可当,各边防守将纷纷吃紧告急,羽檄遍传,各地勤王,烽烟四起。两广都堂李长春也在招募勇士,准备即日起兵作战。
李自成因为灾年兵祸,家破人亡,无法生活,于是投身李长春军中,被任为队长。李自成随军出征。行军途中,军粮运输困难,接济不上,士兵们饥饿难耐,怨气冲天。官长们在这种情势下不但不加以抚慰,安定军心,反而动不动就用军法相压,打骂斩杀,士兵们不堪饥饿和暴虐,终于酿成了一场兵变。在兵变中,李自成被这些流兵散勇们推举为首领。
李自成率领的队伍逐渐扩大,小有威名;李自成又陆续连结了太行山的九十八家的土匪响马,声势更为壮大,李自成也号称闯王,野心勃勃,一方面广招士兵,一方面四处劫掠,屯积粮草,为图谋明朝江山作准备。李自成的部属中有个名叫张献忠的将领,此人也有不轨之心,两人时时产生摩擦,不能和睦相处。后来,张献忠假装投降龙总督,不久,又反叛龙总督,带兵转入湖广地区,一路烧杀,死尸横陈,血流漂杵。
河南开封也遭受了严重饥荒,百姓难以维持生活。开封杞县的举人李岩,平时为人有仁义之心,喜好行侠仗义,见到百姓生活饥苦,非常同情,于是上条呈请县令开仓赈粮,拯救百姓。县令为个人私利起见,不顾百姓的死活,执意不肯。李岩万般无奈,只好私自散粮救济饥民。县令得知此事,大发雷霆,对李岩恨之入骨,编造了一个罪名,诬陷李岩,将他打入狱中。对李岩感恩戴德的百姓听说恩人被无理囚禁狱中,再也无法抑制对县令的愤慨之情,激愤之下,聚众造反,劫狱救出李岩。众人商议,事已至此,官府绝对饶不过的,造反的李闯王声势越来越大,眼下只有前去投奔李自成一条路了。于是,李岩带着一帮百姓投奔李自成。李自成听说了李岩的经历,非常敬佩李岩的仁义和勇气,又考虑到李岩带了一群百姓相随,对自己的事业有所好处,于是把李岩当作上宾来对待。这时,河南人宋献策也听说了李自成的名声,特地前来投奔,并向李自成献出几条秘计,李自成大喜,立即封宋献策为军师。与此同时,牛金星等人也率着乌合之众投至李自成麾下。
一时,前来投奔的人络绎不绝,云集响应,李自成对这些人都有所封赏恩赐。闯王队伍势力更加强大,士气高涨。李岩毕竟是个举人,较一般武人更有深谋远虑。他从王道出发,游说李自成学习古代的圣贤帝王,尊重贤德之人,礼遇有才之士,严禁士卒欺压百姓,减免苛捐杂税,抚恤民众。李自成一一听从。李岩还特意编了一首民谣:“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求活,早早开门拜闯王,管教大小都欢悦。”并教给儿童四处歌唱。由于采用了李岩的这些建议,李自成成功地网罗了大批有才能的人,有效地笼络了民心,百姓发自内心地拥护李自成,纷纷前来加入李自成的队伍,城里城外传唱着称颂李自成的歌谣。倒是应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古训了。自此,李自成威名远扬,队伍日益壮大。
明朝皇帝崇祯却越来越惶恐,对日益威胁己身的李自成队伍惊惧不安,于是命令汤同昌征剿李自成。谁知汤同昌却贪生怕死,不遵帝命前去征剿,反而借着帝命的幌子,从四处调集军队,拔到自己名下,守卫自身,按兵不动。接着又强征百姓为兵,增加捐税以充兵饷。汤同昌所辖地区的百姓既不愿意被强征入伍,更无力缴纳捐税,民情激愤,怨声载道,民心向背已经十分明显,汤同昌是自己把自己的百姓送到敌人一边。
崇祯派出的官军都被李自成一一打败,对李自成军队是闻风丧胆,只有忠心耿耿的左良玉豪情满怀,于是崇祯帝又命左良玉征剿李自成。左良玉在中州与李自成的手下容天成大战一场,容天成有勇无谋,被左良玉打败。左良玉小胜一场,心高气盛,骄气顿生,放纵部下入城肆无忌惮地掳掠。在此期间,李闯王的原部下张献忠兵分四路,围攻襄阳城,并设下圈套,汤同昌不知是计,率领三军出城,结果自投罗网,全军覆没,襄阳城被张献忠攻破。襄王在事势危急时曾派人向左良玉求援,左良玉却按兵不动,拒绝支援。张献忠带兵冲入襄王府,把襄王全府杀得鸡犬不留。朝廷闻讯大惊,左良玉因为没有发兵援救同僚,龙颜大怒,把左良玉连降三级官职。
张献忠军势如破竹,不久,全楚地区都被张献忠攻占。在张献忠东讨西征之时,李自成也加紧了攻势,率兵三十万攻打河南,把开封城围得个水泄不通,很快,开封城失陷。开封一破,河南一境土崩瓦解,都被李自成占领了。
朝廷正被张献忠、李自成打得焦头烂额时,边境的峒蛮又乘虚反叛,率军直入内地,兵临西川。崇祯忧心如焚,急忙命令大将赵希云为统帅,副将钱国策为先锋,率军征讨。钱国策急功近利,中了埋伏,全军溃败。
大明江山日益颓危,而李自成军队日益强大。崇祯又派遣蒋专间率领十万人马征剿李自成,再一次以失败告终。李自成乘胜追击,攻破潼关,进入西安城,接着陕西全境落入李自成手中。
在崇祯甲申岁时,李自成称帝立国,国号大顺。并继续攻打山西,明将曹春领兵进山西抵御李自成。山西百姓没有遭到李自成兵祸,反先受曹春士兵洗掠,而且此时全国上下,民心已暗萌异志,拒绝接纳曹春军队,甚至暗中游击官军。李自成军队迅速攻占了山西全省。
宫城频频接到告急报告,崇祯面对全国闯军之祸,束手无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京城各处收敛银两以备军饷,维持军队。
李自成军队一往直前,势不可当。连续攻下榆林、宣府、昌平、居庸,崇祯派出的将领纷纷被擒或投降,如唐通、太监杜秩亨等人。这时,皇宫内出现了不祥之兆,变异之象屡现。宫内人心惶惶,流言四起,认为是天帝降罪于明王朝。于是崇祯颁布罪己诏,以求天帝饶恕宽宥,又召请张真人作法禳妖护国。这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李自成已经兵围北京城。城内君臣死守城池,但终于抵挡不住势如洪水的李自成军队,北京城破。李自成率军进入宫内,大臣被杀无数。崇祯帝仓惶之间,为了使后妃免受敌军侮辱,拔剑杀了袁妃,又要杀女儿长公主,却因父女情深,只伤了长公主一臂,自己在梅山上吊自尽。明王朝亡国。
闯王进入京城后,军队气焰嚣张,将领士兵们大肆奸淫掳掠。许多明朝故臣和缙绅们被杀或惨遭酷刑。宫中原有一个姓费的宫人,假冒公主妆扮,乱军之中被李自成部下罗将军抓获,罗将军强娶。在洞房之夜,宫人乘机杀了罗将军。这件事使李自成军队更加暴虐横行。
李岩对此忧心忡忡,他曾经上疏进谏李自成实行追赃、恤民、清六宫、封太子四事,李自成只采纳了追赃建议,其余置之不理。各将领一昧骄横跋扈,李自成听之任之。
一天,上界玉帝忽然想到牛郎织女二星宿(指崇祯帝和皇后)遭受劫难,月孛、天狗等凶神在人世间恣意横行,祸及无辜百姓。于是召牛郎、织女二星回归原位,派遣神兵神将下界征讨凶神,救扶无辜。于是,李自成做了一个噩梦,梦中自己被神将追杀,惊醒之后,心神不宁,从此,李自成怔怔忡忡,精神恍惚,难以指挥全军。
明将吴三桂对李自成恨之入骨,于是引清兵入山海关,想借清军之力灭李自成。李自成胁迫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写书招降吴三桂,但吴三桂继续进军。李自成令唐通抵御吴三桂,被清军杀得丢盔弃甲。兵败如山倒,李自成席卷珍宝狼狈逃往陕西,德州贺胜、贝玉招募乡丁,追剿李自成,李自成所委任的伪官也多被杀。吴三桂率兵直追李自成到了陕西。李自成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在战斗中,李自成身受重伤,一病不起,部下此时不但不团结一致,反而争权夺利,挑起内讧。牛金星设计杀了李岩、李牟兄弟,士兵们见此情势,毫无斗志,滋生反叛之心,发动兵变,捆缚了李自成、刘崇文、牛金星、宋献策等三十六人投降了吴三桂。李自成等人都在军前被处死。曾经轰轰烈烈的李自成队伍灰飞烟灭。
大清皇帝进入中原称帝,为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发丧。龙虎山张天师上朝朝贺,大清皇帝命他建醮四十九日,法事十分虔诚,感动了上界玉帝。于是玉帝说明朝国运已尽,以前降至人间的妖星如今都已历完劫难了。而明朝的福王虽然在南京称帝,却因任用奸臣马士英,专权乱政,失去了民心。己酉五月十日,清兵渡过长江,攻讨福王。福王弘光投降称臣,马士英伏法被诛。从此,大清皇朝一统山河。
《新世鸿勋》内容基本与《新编剿闯通俗小说》相同,但各自所体现的作者立场却不同。《新编剿闯通俗小说》中,吴三桂虽然引清兵入关,但当时仍然打着明朝的旗号,结尾是以吴三桂接受明朝福王弘光帝敕封收场,所以称颂吴三桂且以受明朝敕封收场,可以体现出作者仍然是站在明朝的立场上的。
《新世鸿勋》写作时,吴三桂已经称臣于清朝,并被赐予高官厚禄,为明朝遗民痛骂为“骂国贼”,作者在书中却对吴三桂颂扬备至,如第十七回中“辽东总兵平西伯吴三桂,智勇天成,威行华夏”,又说吴三桂听说京城被陷,“孤忠独奋”,引清兵入关是借兵杀贼,并写诗称赞:“万丈红光拱太微,将星初拥帝星晖。旌旄一出狐妖伏,剑戟千行虎旅归。恢复燕京能雪耻,扫除兔窟见神机。当年报国应无似,凉凉孤忠过岳飞。”而称颂投降清朝的吴三桂,也就是称颂清朝廷。同时,书中还有不少称颂清王朝的话语。庆云楼刊本扉页识语云:“是刻详载逆闯寇乱之因由,恭纪大清荡平之始末。虽大端百出而辅序有伦,虽小说一家而劝惩有警,其于世道人心不无少补。”
首先就声明此书是颂扬清朝一统天下的功绩的。《小引》中甚至还大段大段地颂扬:“明季之世,妖异迭生,灾■屡见,是以覆地翻天之祸,成于跳梁跋扈之徒,使生民罹害,烈于汤火。迨夫否极而泰承,乱甚而治继。天应人顺,大清鼎新。迅扫豺狼,顿清海宇。令赤眉之祸尽歼于秋肃锋芒之下,俾黔首咸登于春台化育之中。率土倾心,普天欢忭。”从这些话语中,既可以看出作者站在清朝廷一边,也体现了作者对李自成的看法,他把李自成称为“狐妖”、“逆寇”、“妖异”、“跳梁跋扈之徒”等等,正文中也有许多类似的称呼,说明作者也是站在封建正统立场上评价李自成的。《新世鸿勋》艺术性较《新编剿闯通俗小说》高。
《剿闯小说》蓝本很多,如《国变录》,《泣鼎录》等,而且抄录了许多记载,如第二回中附“重记越郡三忠实录”,“重记马素修先生死难实录”,“重记死难名臣籍贯姓氏”,又附蒋模《吊四忠诗》,几乎各回中都有记载。但大都不加组合,甚至各记载中互相矛盾的也不加判断。强立回目,前后各不相属,艺术性极差。《新世鸿勋》则不同,不仅回目对仗整齐,而且各回之间相联紧密,把史事巧妙串联,并加以虚构想象,书中作者还配诗配赞,语言更具小说性;作者还刻意模仿《水浒传》中“洪太尉误走妖魔”一节,在书前也编造了一段神话,说明末大乱是因为玉帝派妖星下凡,搅乱乾坤,虽然这体现了作者认为国家灭亡决之于天的消极观点,但从另一个侧面也体现了《新世鸿勋》较为浓厚的小说味道。
《新世鸿勋》的命运坎坷。清代的查禁小说严厉程度不亚于“大义学”之禁,尤其是乾隆朝更甚。据俞正燮《癸巳存稿》中记载:“乾隆元年,复准淫词秽说,叠架盈箱,列肆租赁,限文到三日销毁,官故纵者,照禁止邪教不能察者例,降二级调用。”可见一斑了。乾隆四十三年江宁布政使刊《违碍书籍目录》中云:“查《定鼎奇闻》,不著撰人,乃通俗小说。本属诞妄,且书作于本朝,而封面题‘大明崇祯传’,书中又称‘大明神宗皇帝’,殊为悖谬,应请销毁。”这种触犯清朝忌讳的语句在此书中的确不少,如第二回中:“大明朝神宗皇帝御极之日,道隆德重,以及物阜民康,上比夏商周,下比汉唐宋,华夷贴服,文武倾心,外邦重译来朝。”又如“崇祯爷英明刚断……惕励忧勤,宵衣旰食,大臣时时召对,民事刻刻关心,裁决万机,力为图治。”没有哪个统治者愿意看到赞颂前朝皇帝的语句,于是《新世鸿勋》在大立场上不违背清朝廷,也难逃厄运,两次被列入《违碍书籍目录》和《禁书名目》之中,该书的流传,由此被迫以各种名目出现,如《新史奇观全传》、《定鼎奇闻》、《顺治过江》等等,以求掩人耳目,蒙混过关。
写李自成的小说很多,除了《剿闯小说;新世鸿勋》外,后来又出现了松滋山人的《铁冠图全传》。《铁冠图全传》共五十回,由对《新世鸿勋》作了改动而成。《新世鸿勋》在乾隆年间遭禁,《剿闯小说》也曾列入《禁书总目》中,《铁冠图全传》则有较多流传。
目录
正文
前言
第一回 阎罗王冥司勘狱 玉清帝金阙临朝
第二回 滕六花飞怪露形 蚩尤旗见天垂象
第三回 梅三品药按君臣 李十戈祸延夫妇
第四回 柳巡抚勤王赴敌 李自成试技夸人
第五回 李自成纠凶谋叛 李公子发粟账济
第六回 李公子附闯图王 宋孩儿杀身献秘
第七回 左良玉大战中州 张献忠惨屠西楚
第八回 自成计占西安府 督帅兵掠东光县
第九回 冯师孔榆林殉节 朱之冯宣府捐躯
第十回 崇祯皇泄露玄机 张真人祈禳妖孽
第十一回 尽节忠君臣并烈 殉社稷帝后同崩
第十二回 逆恶纠众乱神京 思烈损生殉圣主
第十三回 诸缙绅酷受非刑 众裙钗奇遭惨辱
第十四回 恶党向逆贼陈言 公主梦先皇杀贼
第十五回 紫微垣诸神见帝 清虚殿二宿还宫
第十六回 诸神将冥中摄魄 李自成梦里惊魂
第十七回 吴将军请兵雪愤 李自成遣将招降
第十八回 吴将军长驱南下 李自成大败西奔
第十九回 贝千户忠陈确论 方直指计斩伪官
第二十回 汪按台连擒叛贼 洛抚院固守淮城
第二十一回 牛金星计杀李岩 吴将军力擒闯贼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