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羽翼孤郑王面缚 交情深叔宝割股-正文-隋史遗文-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九回 羽翼孤郑王面缚 交情深叔宝割股
    诗曰:
    骄兵一战已摧残,惆怅唇亡齿欲寒。    洛水干戈流恨远,洛城楼橹带愁看。
    势同柙虎归1苦,形似绦鹰欲举难。
    除却背城唯面缚,东都王气冷漫漫。    天下事只靠得自己,如何靠得人。靠人时,不知看他多少脸嘴,及至就绪时,还恐连他立不住,如何济得我?    太阳一出冰山倒,浪倚冰山作泰山。
    窦建德战败消息,已传到洛阳,城里还不信,道:“夏王兵多将广,百战百胜,如何也至失利?”将信将疑之间,只见自巩县到北邙山一带,旌旗蔽日,金鼓振天,秦王大兵已到了。守城军士,请郑王上城观看,郑王道:“秦王兵回,夏王兵一定败去了。”正凝睛时,唐阵上骨碌碌推出四辆囚车:一辆上代王王琬,一辆上长孙安世,一辆上郭士衡,这郑王都认得的,只一辆上这人不认得。却听得秦叔宝、尉迟恭押着囚车,大声道:“洛城中将士黎民,你们靠着夏王救援,还是这等死守。如今夏王已被我们拿来了,你们若不见机,打破城池,这也便是你们榜样。”郑王听了,知囚车里面,是夏王窦建德,惊得四肢难举,扑簌簌落下泪来,攀着城垛头叫道:“夏王、夏王,是寡人误了你了,怕不日也与你一般。”夏王也在城外叫道:“寡人也只为义气,提兵远来。不料天命不助,反为所擒,这也是天亡我国了。”彼此都落了许多眼泪。王琬又叫道:“叔父可怜!怎生救得我好。”郑王听了,一发泪如涌泉,道:“我若救得你,我先自救了。”正是:
    相看徒有泪,无计脱羁囚。    此时城中士气颓丧,也没个敢思量出兵来争夺。这两个将官,押了四辆囚车,沿城推转叫唤。城上兵士看了,无不叹气连声。王世充要守,没个守的心了。正推时,忽然秦王传令叫取长孙安世。尉迟恭将他押到军中。秦王叫放出囚车,给与衣帽,叫他进城对王世充说:“能战即战,能守即守。难战难守,不如速降。莫待打破城池,必遭杀戮。”又给与鞍马。长孙安世辞了秦王,直到城下。城上把索子吊他入城。长孙安世闯入大殿,见了郑王,拜伏在地,放声大哭,道:“小臣与代王,在夏国百端哀求,又用重贿央及众臣赞助,才起得兵。不料到虎牢,又被秦王把住险要,不得进来。及至出兵大战,夏王部下雄兵三十万,战将数千员,在洛水排阵也有二十里远近。初时秦王只是不战,到下午忽然发兵相杀,自己领兵,抄出阵后夹攻,以致大兵尽溃。夏王也逃到牛口渚了,又被他部下将士生擒。这非臣不效力,也是天意。”郑王听了,便向众人问计。众人中大半不敢做声,只有单雄信道:“城中粮尽,且城池宽大,人少守不来;守时还恐人心惊惧,不能固守。襄阳有魏王在彼,是个鱼米之地,不若带领精锐之兵突围而出。若到襄阳,杞王还在徐州,还可成犄角。若投降,这事可耻。若固守,怕坐以待毙。唯王主张。”王世充道:“此去襄阳,路尚遥远,不惟唐兵在城下连营困守,难以杀出。况所过地方多半降唐,涂路恐有阻碍。”单雄信道:“凭着小将这条槊当先,大王与太子保宫眷在后,怕也杀得出去。”郑王也待撇下三宫六院、洛阳宫殿,只父子亲人,杀向襄阳。只见部下众将道:“我等所靠,只是夏王。夏王已擒,如今莫论杀不出,便杀得出,怕也做不事来。况人心已离,在路安能保无逃散?到得襄阳?”郑王听了叹息道:“若是守又不能,战又不可,将如之何?诸卿意思是要我降了。”言罢掩泪入宫。    天命既移奈若何?越王曾此泪滂沱。
    如今寥落浑相似,富贵荣华得几多?
    恐怕停留城中有变,就差长孙安世到唐营见秦王,道:“情愿投降,只求免死。”秦王准了。    郑王分付各门都竖降幡,大开城门,自己素服纱帽,带领太子玄应、文武将吏,共有二千多人,都到军门谒见。营前明盔明甲,军士摆有数万。到军门,管门将官禀报,发令旗令进军门。进门来,两行都是锦衣花帽的刀斧手,把刀都交相架着。王世充一干都从刀剑林中钻进去。过得去,将到帐下,都是些带刀将官戎装,刀都出鞘,站在两旁。帐外站的是秦叔宝一干,帐里立的是屈突通一干,中间虎皮交椅,坐着的是秦王。左首侧坐是齐王元吉。王世充离帐五七十步,也就膝行,到帐下,也就俯伏。秦王从容步下来,叫他请起,笑道:“卿平日只以童子待我,今日见童子怎生样恭敬?”王世充连叩上几个头,道:“肉眼不识太山,自惹罪戾,望大王宽恩大度,曲赦小臣。”秦王一笑,扶起参拜了,赐坐。以下世充子侄将士都以次见。秦王都令暂回,明日入城抚安黎庶。自古道:
    尼父犹然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次日秦王进城,洛阳城中,百姓扶老携幼,都头顶着香炉迎接。秦王预先分发将官,把守城门,分管街市,大悬榜文:“禁止军士掳掠,违者立斩。”差记室房玄龄进中书门下省收图籍制诰,萧瑀、窦轨封府库。所有金帛差宇文士及、薛收,班赐有功及从征将士。秦叔宝、尉迟恭运回洛仓余米,轸恤城中百姓。元文都、卢楚一干枉被王世充杀害的,都与收葬,还与祭坛。这是:    大赍彰周德,封干着主恩。
    仁声沦兆庶,威令振乾坤。    行了这些恩典,秦王道:“段达隋国大臣,却助世充篡位弑君。朱粲残杀不辜,杀唐使命。杨公卿、郭士衡、单雄信、张童儿、郭善才一干,都党恶害民,法宜斩首。传令差人拿捉,在市曹取决。”
    此时单雄信,他意原不欲降唐,但一时要杀出他处去,去也不能。却又想起在魏宣武陵时,几乎把秦王刺死,心里也不安。待去望叔宝、知节、世勣,又道:“当日叔宝、知节要我投唐,我决意不从,投了郑国。他三人后边弃郑而去,做了唐朝佐命,我却做亡国之臣,何面目相见?”自闷坐在家里。倒是叔宝三人,约了来见。始初犹自托病,因他三人苦苦要见,才肯出来一见。单雄信道:“一别以后,便是云泥之隔。三兄都作了佐命元勋,我如今是亡国俘虏,死生在旦夕,怎肯来看我?”李世勣道:“单二哥,怎说这话?我们一干兄弟,原拟患难相从,生死与共。不意魏公、伯当先亡,其余散在四方,止我数人。昔为两国,今作一家,岂有不相看之理?况且以兄才力,若为唐建功,安知不是佐命之人?”三个人送了些礼物,正在叙说别后事情,只见外边报:“秦王令旨:差旗牌来抓拿单将军。”单雄信道:“三兄何如?我道必不能容。我也是不怕死的,只家中妻子,累三兄看管。”世勣道:“不妨,有我三人在此。”叫旗牌官进来。旗牌见了三位,叔宝道:“单爷是我三人生死之交,我等自行保奏,不得动手。”正是:
    凭他舌剑唇枪,要脱天罗地网。
    旗牌道:“三位爷讲,旗牌岂敢不从。只是奉有令旨捉拿,岂敢有违。旗牌有一计:旗牌若与单爷先去,怕三位爷一时进见不迭,不能相救。如今让三位爷先行,去见大王,旗牌也不敢绑缚,只伴着单爷问到宫中。若三位爷讲听罢了,旗牌敢不做情。”知节连声道:“有理。”只是单雄信道:“三位兄弟,想我已犯了死着了,怕三个兄弟也了不事来了。”秦叔宝道:“好歹在我三兄弟身上,毕竟要救二哥性命。”    三个跳上马,飞奔宫门,要见秦王。秦王令进相见。三个参拜已了,叔宝道:“末将启大王:郑将单雄信,武勇出秦琼上,尽堪驱使。前日不度天命,在宣武陵有犯大驾。今蒙擒拿,末将三人俱与他有生死之交,立誓患难相救,只得恳求大王,开与生路,使他与末将等一齐报效。”秦王道:“前日宣武陵之事,臣各为主,我也不责备他。但此人心怀反覆,轻于去就。今虽投伏,后必叛乱,不得不除。”程知节道:“大王若疑他有异心,小将三人,愿将三家家口保他。他如谋反,一起连坐。”秦王道:“军令已出,不可有违。”李世勣道:“大王招降纳叛,如小将辈俱自异国,得备左右。今日杀雄信,谁复有来降者?且春生秋杀,俱是大王,可杀则杀,可生则生,何必拘执。”秦王道:“雄信必不为我用,断不可留。猛虎在柙,不为驱除,待其咆哮,悔亦何益?”三将叩头哀求:“愿纳还三人官诰,以赎其死。”叔宝涕泣如雨,愿以身代死。秦王心中不说出,终久为宣武陵之事,不快在心。道:“三将军所请,终是私情。我这国法,在所不废。”固执不听。
    诛降固非策,乱源所当塞。
    肯学妇人仁,酿祸不可测。
    秦王传旨:“段达等都驱到洛水之上斩首号令。”三将只得叩头,请得收葬他尸首。秦王准了,还因他三人哀求,道:“叛人妻子,俱流岭外。今因三将军之故,特免流徙。”
    三人谢了出宫。旗牌已传出令旗,单雄信都已绑了。正待起身,叔宝三人见了,泪眼交流道:“兄弟非不再三哀求,争奈秦王不听,止免得家口流徙。”雄信道:“我料你也了不我事来,丈夫自从军来,便在一刀一枪中做事业,免不得断头截颈,这也何足惜。”就随众人同到洛水之上,都有妻子部曲来送的,只有朱粲向来吃人,自到洛阳,每日早晚在他衙门前过的,顺便也抓两个人进去吃,手王世充也禁他不下,这日被害的妻子也来送他,口里啼哭,手里瓦片石块乱打,先打一个小死,路上也处处成堆。雄信妻子来送,世勣、叔宝知节三人都到杀场上。雄信教妻子过来,见了三个叔叔。众人哭做一团,雄信半点眼泪也没有,道:“不要作此儿女态,只管我儿女就是了。”叔宝三人抱了雄信大哭,叫从人拿过一把刀,一个火盆,三人轮流把自己股上肉割下来,炙在火上熟了,递与雄信吃,道:“兄弟们誓同生死,今日不能相从,倘异日食言,不能照顾你妻子,当如此肉,为人炮炙、屠割。”雄信也将来吃了不辞。延至午时,一边起鼓,叔宝三人只好痛哭,也留人不住,一齐砍了。可怜这一干:
    才庸唯卖国,恃勇逆天心。
    势败难逃死,尸横洛水浔。    朱粲尸首,倒亏了被害的人一顿瓦石抛打,已自成了一个大坟,首级与众人的同在各门号令。单雄信已得许他三人收葬,三人为他觅了沙板,将他首级,仍用线连在项上,仍用冠带殡敛,为他开丧。就在北邙山起造坟墓,把他妻子带回长安,以便三人看视。
    叔宝又想起伯当妻子与母亲、知节母亲,尚在瓦岗,写书与尤俊达、连明,叫他烧毁寨栅,将各家家眷,都移到洛阳取齐,同往长安。书去,先时尤俊达在山东,被窦建德阻住,要投唐不得投。喜得建德他也爱惜豪杰,知得叔宝众人家眷在里边,不来侵犯起衅,所以保全。到这时候,尤俊达见建德已平,一路无阻,率领部下拔寨起身,星夜来至洛阳。叔宝引见秦王,秦王也各与他做骠骑将军职衔。叔宝与知节各人拜见自己母亲,将伯当与雄信妻子,安置一处。叔宝子许娶雄信的女,伯当的女议与世勣的子,彼此都结了亲,以便往来。这明是:    只缘胶膝情难断,故结朱、陈不断姻。
    秦王既定洛阳,分差各官招谕未定州县。世充弟伪杞王王世辩,做徐州行台管辖徐、宋等三十八州,向河南道安抚大使李大亮处投降。世充侄伪魏王王弘烈,伪宋王王泰在襄阳,举襄州来降。王世充所占土地,都归了大唐。秦王访各州县刺史县令,庸老贪残的都罢黜更换,其余廉能勤慎的俱还旧职。各要害处,都令总管镇守,自己回还长安。一路取道潼关,直至关中。真是:
    去时儿女悲,回来笳鼓兢。
    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    到长安,但见:    战辉秋月冷,马簇夏云横。袍花绣锦,依然上苑之春;旗影分光,浑似中天之电。歌凯奏,三军色喜;俘获献,百战功成。擒充灭窦著奇勋,烬息烽消天下定。
    前面列了鼓吹旗帜,王世充窦建德并擒来将相大臣宗姓子侄,隋家乘舆法物都排在面前。秦王锦袍金甲,骑着敬德夺来的骢马,后边:
    李元吉、屈突通、窦轨、李世勣、秦叔宝、尉迟恭、程知节、宇文士及、丘行恭、段志玄、王君廓、史大奈、白士让、杨武威、罗士信、史万宝、刘德威、黄罗汉、翟长孙、李君羡、李大亮、齐国远、李如珪、新将尤俊达、连明。
    共二十五将,俱全装贯带,随在后边,先到太庙里献了俘,然后入朝。唐主御门,秦王与各将官以次见了。见毕献俘,唐主宣旨责王世充:“原何负固,力竭才降?”王世充叩头道:“臣固当诛,但秦王已许臣不死,还望天恩保全首领。”又宣旨责窦建德,道他“恃强犯顺”。建德无辞。唐主传旨俱着大理寺禁拘。本日大宴将士。次日传旨王世充贬为庶人,兄弟子侄都安置蜀中。    仅免浮尸同鳖令,且依石镜听啼鹃。
    窦建德着于市曹处决。
    漳南起义霸山东,自是当年盖世雄。    怪是天心不相佑,却教都市血流红。
    后来王世充徙蜀到雍州,为定州刺史独孤修德所杀。其余子侄不安,在路谋叛,亦俱被诛。
    不能谋其身,且亦倾其族。    还思皇泰主,天道苦报复。
    一月之间,三日之内,既破建德,复降世充,固是秦王英明,却也是叔宝一干戮力。两大敌既去,天下十定其八矣。
    总评:
    天下未定,无降不纳,以收人心。天下将定,反覆必诛,以杜乱本。故虽有叔宝等恳求,雄信亦必不免。
    窦建德虽云盗贼,但为隋诛宇文,必王世充废越王,方称帝,其规模与人不同。且不杀神通,放还同安于唐,不能无情,乃卒杀之,正以其规模与人不同也。疑建德、玄邃,俱是不可驾驭之人。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