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假认真参按院反令按院吃惊-正文-侠义风月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回 假认真参按院反令按院吃惊

词曰:
    雷声空大,只有虚心人怕。仰既无惭,俯亦不愧,安坐何惊何讶!向人行诈,又谁知霹雳自当头下。到得斯时,不思求加,只思求罢。
    调寄《柳梢青》
    话说水运拿了过公子讥诮铁公子的歌儿,竟走回来,见冰心小姐说道:“我原不要去打听,还好替这姓铁的藏拙。侄女定要我去打听,却打听出不好来了。”冰心小姐道:“有甚不好?”水运道:“我未去打听,虽传闻说他是拐子,尚在虚虚实实之间,今打听了回来,现有确据,将他的行头都搬尽了。
    莫说他出丑,连我们也因他以前在此住了一番,都带累的不好看。”冰心小姐道:“有甚确据?”水运道:“我走到县前一看,不知是什么好事的人,竟将铁公子做拐子之事,编成一篇歌句,满墙上都贴的是。我恐你不信,只得揭了一张来与你看一看,便知道这姓铁的为人了。”因将歌句取出,递与冰心小姐。
    冰心小姐接在手,打开一看,不觉失笑道:“恭喜叔叔,几时读起书来,忽又能诗能文了?”水运道:“你叔叔瞒得别人,怎瞒得你,我几时又曾做起诗文来。”冰心小姐道:“既不是叔叔做的,一定就是过公子的大笔了。”水运跌跌脚道:“侄女莫要冤屈人!过公子虽说是个才子,却与你叔叔是一样的学问,莫说大笔,便小笔也是拿不动的,怎么冤他?”冰心小姐道:“笔虽拿不动,嘴却会动。”水运道:“过公子与这姓铁的,有甚冤仇,却劳心费力,特特编这诗句谤他?”冰心小姐道:“过公子虽与铁公子无仇,不至于谤他,然胸中还知道有个铁公子。别个人连铁公子也未必认得,为何倒做诗歌谤他,一发无味了。侄女虽然是个闺中弱女,这些俚言,断断不能鼓动,劝他不要枉费心机!”
    水运见冰心小姐说得透彻,不敢再辩,只说道:“这且搁过一边,只是还有一件事,要通知侄女,不可看做等闲。”冰心小姐道:“又有何事?”水运道:“也不是别事,总是过公子谆谆属意于你,不能忘情。近因府县官小,做不得主,故暂时搁起,昨闻得新点的按院,叫做冯瀛,就是过学士最相好的门生,过公子只候他下马,就要托他主婚,强赘了入来。你父亲在边庭,没个消息,我又是个白衣人,你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家,如何敌得他过?”冰心小姐道:“御史代天巡狩,是为一方申冤理枉,若受师命,强要主婚乱伦,则不是代天巡行,乃是代师作恶了。朝廷三尺法凛凛然,谁敢犯之?叔父但请放心,侄女断然不惧。”水运笑道:“今日在叔子面前说大话,自然不惧,只怕到了御史面前,威严之下,实实动起刑来,只怕又要畏惧了。”
    冰心小姐道:“虽说刑罚滥则君子惧,然未尝因其惧,而遂不为君子。既为君子,自有立身行己的大节义。莫说御史,便见天子,也不肯辱身,叔叔何苦畏惧小人势利中弄心术?”
    水运道:“势利二字,任古今英雄豪杰,也跳不出,何独加之小人?我就认做势利小人,只怕还是势利的小人讨些便宜。”
    冰心小姐因笑道:“既是势利讨便宜,且请问叔叔,讨得便宜安在?”水运道:“贤侄女莫要笑我。我做叔叔的,势利了半生,虽不曾讨得便宜,却也不曾吃亏。只怕贤侄女不势利,就要吃亏了!到其间莫要怪做叔子的不与你先说。”
    冰心小姐道:“古语说得好:‘夏虫不可言冰,蟪蛄不知春秋。’各人冷暖,各人自知。叔叔请自为便,侄女仅知有礼义名节,不知有祸福,不须叔叔代为过虑。”水运见冰心小姐说得斩钉截铁,知道劝她不动,便转佯祥说道:“我下此苦口是好意,侄女既不听,我甚着急。”因走了出来,心下暗想道:“我毁谤铁公子是拐子,她偏不信;我把御史吓她,她又不怕,真也没法。如今哥哥充军去了,归家无日,难道这份家私与她一个女儿占住罢了?若果按院到了,必须挑拨过公子,真真兴起讼来,将她弄得七颠八倒,那时应了我的言语,我方好于中取事。”
    因复走来,见过公子说道:“我这个侄女儿,真是可恶!
    她一见了诗歌,就晓得是公子编的,决然不信是真。讲到后面,我将按院主婚入赘吓唬她,她倒说得好,她说:‘按院若是个正人,自不为他们做鹰犬;若是个没气力之人,既肯为学士的公子做主成婚,见了我侍郎的小姐,奉承还没工夫,又安敢作恶?你可与过姐夫说,叫他将这妄想心打断了吧。’你道气得她过么?”过公子听了,大怒道:“她既是这等说,此时也不必讲,且待老冯来时,先通一词,看他还是护我这将拜相学士老师的公子,还是护你那充军侍郎的小姐!”水运道:“公子若是丢得开,便不消受这些寡气,亲家来往,让她说了寡嘴罢了;若是毕意放她不下,除非等按院来,下一个毒手,将她拿缚得定定,就便任她乖巧,也只得从顺。若只这等与她口斗,她如何就肯下马?”过公子道:“老丈人且请回,只候新按院到了,便见手段。”二人算计定了,遂别去。
    果然过了两月,新按院冯瀛到了。过公子就出境远远相迎。
    及到任行香后,又备盛礼恭贺。按院政事稍暇,就治酒相请。
    冯按院因他是座师的公子,只得来赴席。饮到侠洽时,冯按院见过公子意甚殷勤,因说道:“本院初到,尚未及分俸,反而过承世兄厚爱。世兄若有所教,自然领诺。”过公子道:“老恩台大人,风威霜厉,远迩肃然,治晚生怎敢以私相干?只有一件切己之事,要求老恩台大人做主。”冯按院问道:“世兄有甚切己之事?”过公子道:“家大人一身许国,不遑治家,故治晚生至今尚草草衾裯,未受桃夭正室。”冯按院听了,惊讶道:“这又奇了,难道聘也未聘?”过公子道:“正为聘了,如今在此悔赖。”冯按院笑道:“这更奇了!以老师台声望赫赫,又且世兄青年英俊,谁不愿结丝萝?这聘的是什么人家,反要悔赖?”过公子道:“就是兵部水侍郎的小姐。”
    冯按院道:“这是水居一了。他今已谪戍边庭,家中更有何人做主,便要悔赖?”过公子道:“她家令堂已故了,并无别人,便是小姐自己做主。”冯按院道:“她一女子,如何悔赖?想是前时聘定,她不知道?”过公子道:“前时聘定,即使未知,治晚生又自央人为媒,行过六礼到她家去,她俱收了,难道也不知道?及到临娶,便千难万阻,百般悔赖。”冯按院道:“既是这等,世兄何不与府县说明,叫他撮合?”过公子道:“也曾烦府县周旋,她看得府县甚轻,竟藐视不理。故万不得已,敢求老恩台大人铁面之威,为治晚生少平其闺阁骄横之气,使治晚生得成秦晋之好,则感老恩台大人之佳意不浅矣。
    至于其他,万万不敢再渎。”冯按院道:“此乃美事,本院自当为世兄成全,但恐媒妁不足重,或行聘收不明白,说得未定,一时突然去娶,就不便了。”过公子道:“媒灼就是鲍父母,行聘也是鲍父母亲身去的。聘礼到她家,她父亲在边庭,就是她亲叔子水运代受的,人人皆知,怎敢诳渎老恩台大人?”冯按院道:“既有知县为媒,又行过聘礼,这就无说了。本院明日就发牌批准去娶。”
    过公子道:“娶时恐她不肯上轿,又有他变,但求批准,治晚生去入赘,她就辞不得了。”冯按院点头应承,欢欢喜喜饮完了酒,方才别去。
    过了一两日,冯按院果然发下一张牌到历城县来。牌上写着:察院示:照得婚姻乃人伦风化之首,不可违时。据称,过学士公子过生员,与水侍郎小姐水氏,久已结缡,新又托该县为媒,敦行六礼。姻既已谐,理宜完娶。但念水官远任,人赘为宜。仰该县传谕二姓,即择吉期,速成嘉礼,毋使标梅愆期,以伤挑夭雅化。限一月成婚,缴如迟,取罪未便!
    鲍知县接了牌,细细看明,知是过公子倚着按院是父亲的门生,弄的手脚。欲要禀明,又恐过公子怪他;欲不禀明,又怕按院偏护,将水小姐看轻,弄出事来,转怪他不早说,只得暗暗申了一角文书,上去禀道:本县为媒行聘,虽实有之,然皆过生员与水氏之叔水运所为,而水氏似无许可之意,故至今未决。蒙宪委传谕,理合奉行,但虑水氏心贞性烈,又机警百出,本县往谕,恐恃官女,骄矜不逊,有伤宪体。特此禀明,伏乞察照施行。
    冯按院见了大怒道:“我一个按院之威,难道就不能行于一女子!”因又发一牌与鲍知县道:察院又示:照得水氏既无许可,则前日该县为谁为媒行聘,不自相矛盾乎?宜速往谕!且水氏乃罪官之女,安敢骄矜?倘有不逊,即拿赴院,判问定罪。毋违!
    鲍知县又接了第二张宪牌,见词语甚厉,便顾不得是非曲直,只得打执事,先见过公子,传谕按君之意。过公子满口应承,不消说得。然后到水侍郎家里,到门下轿,竟自走进大厅来,叫家人传话,说本县鲍太爷奉冯按院老爷宪委,有事要见小姐。家人入去报知,冰心小姐就心知是前日说的话发作了,因带了两个侍婢,走到厅后,垂帘下立着,叫家人传禀道:“家小姐已在帘内听令,不知冯按院老爷有何事故,求老爷吩咐。”鲍知县因对着帘内说道:“也非别事,原是过公子要求小姐的姻事,一向托本县为媒行聘,因小姐不从,故此搁起。今新来的按台冯老大人,是过学士门生,故过公子去求他主婚,也不深知就里,因发下一张牌到本县,命本县传谕二姓,速速择吉成亲,以敦风化,限在一月内缴牌,故本县只得奉行。这已传谕过公子,过公子喜之不胜,故本县又来传渝小姐,乞小姐凛遵宪命,早早打点。”
    冰心小姐隔帘答应道:“婚姻嘉礼,岂敢固辞?但无父命,难以自专,尚望父母大人代为一请。”鲍知县道:“本县初奉命时,已先申文,代小姐禀过,不意按台又传下一牌,连本县俱加督责,词语甚厉,故不敢不来谕知小姐。或从或违,小姐当熟思行之,本县也不敢相强。”冰心小姐道:“按院牌上有何厉语,求赐一观。”鲍知县遂叫礼房取出二牌,交与家人侍妾传入。冰心小姐细细看了,因说道:“贱妾苦辞过府之姻,非有所择也,只因家大人远戍,若自专主,异日家大人归时,责妾妄行,则无以谢过,今按院既行此二牌治罪,赫赫炎炎,虽强暴不敢违,况贱妾弱女,焉敢上抗?则从之不为私举矣。
    但恐丝萝结后,此二牌缴去,或按院任满复命,将何为据?不几仍由妾自主乎?敢乞父母大人禀过按院,留此二牌为后验,则可明今日妾之迫于势,是公而非私矣。”鲍知县道:“小姐所虑甚远,容本县再申文禀过按院,自有定夺。二牌且权留小姐处。”
    说罢,就起身回县,心下暗想道:“这水小姐,我还打算始终成全了铁公子,做一桩义举,且她前番在过公子面上,千不肯,万不肯。怎今日但要留牌票,便容容易易肯了,真不可解!到底是按台的势力大。”水小姐既已应承,却无可奈何,只得依她所说,做了一套文书,申到按院。
    冯按院看了,大笑道:“前日鲍知县说此女性烈,怎见我牌票,便不烈了!”因批回道:据禀称:水氏以未奉亲命,不敢专主,请留牌以自表,诚孝义可嘉!但芳时不可失,宜速合卺,以成雅化,即留前二牌为据可也。
    鲍知县见按院批准,随又亲来报知水小姐。临出门又叮嘱道:“今日按台批允,则此事非过公子之事,乃按台之事了,却游移改口不得。小姐须急急打点,候过公子择了吉期,再来相报。”冰心小姐道:“事在按院,贱妾怎敢改口?但又恐按院想过意来,转要改口。”鲍知县道:“按台连出二牌,成全此事,他怎倒反要改口?”冰心小姐道:“这也定不得。但按院既不改口,贱妾虽欲改口,亦不能矣。”鲍知县叮嘱明白,因辞了出来,又去报知过公子,叫他选择吉期,以便合卺。过公子见说冰心小姐应承,喜不自胜,忙忙打点不提。正是:莫认桃夭便好逑,须知和应始睢鸠。
    世问多少河洲鸟,不是鸳鸯不并头。
    却说冯按院见水小蛆婚事,亏他势力促成,使过公子感激,也自欢喜。又过了数日,冯按院正开门放告,忽拥挤了一二百人人来,俱手执词状,伏在丹墀之下。冯按院吩咐收了词状,发放出去,听候挂牌,众人便都一拥去尽,独剩下一个少年女子,跪着不去。左右吆喝出去,这女子立起身,转走上数步,仍复跪下,口称:“犯女有犯上之罪,不敢逃死,请先毕命于此,以申国法,以彰宪体。”因在袖中,取出一把雪亮的尖刀,拿在手里,就要自刺。冯按院在公座上突然看见,着了一惊,忙叫人止住,问道:“你是谁家女子,有甚冤情?可细细诉明,本院替你申理,不必性急。”
    那女子因说道:“犯女乃原任兵部侍郎,今边戍罪臣水居一之女水氏,今年一十七岁,不幸慈母早亡,严亲远戍,茕茕小女,静守闺中,正茹蘖饮冰之时,岂敢议及婚姻?不意奸人过其祖,百计营谋,前既屡施毒手,几令柔弱不能保守,今又倚着师生势焰,复逞狼心,欲使无暇白璧,痛遭玷污。泣思家严虽谪,犹系大夫之后,犯女虽微,尚属闺阁之余。礼义所出,名教攸关,焉肯上无父母之命,下无媒灼之言,而畏强暴之威,以致失身丧节?然昔之强暴虽横,不过探丸劫夺之雄,尚可却避自全。今竟假朝廷恩宠,御史威权,公然牌催票勒,置礼义名教如弁髦。一时声势赫赫,使闺中弱女,魂飞胆碎,设欲从正守贞,势必人亡家破。然一死事小,辱身罪大,万不得已,于某年某月某日,沥血明冤,遣家奴走阙下,击登闻上陈矣。
    但闺中细女,不识忌讳,一时情词激烈,未免有所干犯,自知罪在不赦,故俯伏台前,甘心毕命。”说罢,又举刀欲刺。
    冯按院初听见说过公子许多奸心,尚不在念,后听到遣家奴走阙下,击登闻上陈,便着了忙,又见她举刀欲刺,急吩咐一个小门子下来抢住,因说道:“此事原来有许多缘故,叫本院如何得知?且问你,前日历城县鲍知县禀称,是他为媒行聘,你怎么说下无媒妁之言?”冰心小姐道:“鲍父母所为之媒,所行之礼,乃是犯女叔父水运之女,今已娶去为正室久矣,岂有一媒一聘娶二女之理?”冯按院道:“原来已娶过一个了,既是这等说,你就该具词来禀明,怎么就轻易上本?”冰心小姐道:“若犯女具词可以禀明,则大人之宪牌不应早出,据过公子之言而专行矣。若不上本,则沉冤何由而白?”冯按院道:“婚姻田土乃有司之事,怎敢擅渎朝廷?莫非你本上别捏虚词,明日行下来,毕竟罪何所归?”冰心小姐道:“怎敢虚词?现有副本在此,敢求电览。”固在怀中取出呈上。冯按院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原任兵部侍郎、今遣戍罪臣水居一犯女水冰心谨奏:为按臣谄师媚权,虎牌狼吏,强逼大臣幼女,无媒苟合,大伤风化事:窃惟朝廷政治,名教为尊;男女人伦,婚姻托始。故往来说合,必凭媒妁之言;可否从违,一听父母之命。即媒妁成言,父母有命,亦必需六礼行聘,三星照室,方迎之子于归;从未闻男父在朝,未有遣媒之举;女父戍边,全无允诺之辞,而按臣入境,一事未举,先即连遣虎牌,立勒犯女无媒苟合,欲图谄师媚权,以报私恩,如冯瀛者也。犯女柔弱,何能上抗?计惟有刳颈宪墀,以全名节,但恐冤沉莫雪,怨郁之气,蒸为灾异,以伤圣化。故特遣家奴水用,蹈万死击登闻鼓上闻。伏望皇仁垂怜凌虐威逼惨死之苦,敕戒按臣,小有公道,则犯女虽死,而情同犯女者或可少偷生于万一。临奏不胜幽明感愤之至!
    冯按院才看得头一句“谄师媚权”,早惊出一身冷汗,再细细看去,忽不觉满身都燥起来。及看完,又不觉勃然大怒。
    欲要发作,又见水小姐手持利刃,悻悻之声,只要刺死。倘刺死了,一发没解。再四踌躇,只得将一腔怒气,按纳下去,转将好言劝谕道:“本院初至,一时不明,被过公子蒙蔽了,只道婚姻有约,故谆谆促成,原是好意,不知全无父母之命,倒是本院差了。小姐请回,安心静处,本院就有告示,禁约土恶强婚,但所上的本章,还须赶转,不要张扬为妙。”冰心小姐道:“既蒙大人宽宥,犯女焉敢多求?但已遣家奴,长行三日矣。”冯按院道:“三日无妨。”因立刻差了一个能干家人,问了水小姐差人的姓名形状,发了一张火牌,限他星夜赶回,立刻去了。
    然后水小姐谢了出来,悄悄上了一乘小轿回家。莫说过公子与水运全然不晓,就是鲍知县一时也还不知。过公子还高高兴兴,择了一个好日子,通知水运,水运因走过来说道:“侄女恭喜。过公子入赘,有了吉期了。”冰心小姐笑一笑道:“叔叔可知这个吉期,还是今世,还是来生?”水运道:“贤侄女莫要取笑,做叔叔的便与你取笑两句,也还罢了,按院代天巡狩,掌生杀之权,只怕是取笑不得的哩!”冰心小姐道:“叔叔犹父也,侄女安敢取笑?今日的按院,与往日的按院不同,便取笑他也不妨。”水运道:“既是取笑他不妨,前日他两张牌传下来,就该取笑他一场,为何又收了他的?”冰心小姐道:“收了他牌票,焉知不是取笑?”
    正说不了,只见家人进来说道:“按院老爷差人在外面,送了一张告示来,要见小姐。”冰心小姐故意沉吟道:“是甚告示送来?”水运道:“料无他故,不过催你早早做亲。待我先出去看看,若没甚要紧,你就不消出来了。”冰心小姐道:“如此甚好。”水运因走了出来,与差官相见过,就问道:“冯老爷又有何事,劳尊兄下顾,莫不是催结花烛?”差人道:“倒不是催结花烛。老爷吩咐说:‘老爷因初下马,公务繁多,未及细察,昨才访知水老爷戍出在外,水小姐尚系弱女,独自守家,从未受聘,恐有强暴之徒,妄思谋娶,特送一张告示在此,禁约地方。’”因叫跟的人将一张告示递与水运。水运接在手中,心中吃了一惊,暗想道:“这是哪里说起!”心下虽如此想,口中却说不出,只得请差人坐下,自己拿了进来与冰心小姐看道:“按院送这张告示来,不知为甚,你可念一遍与我听。”冰心小姐因展开细细念道:按院示:照得原任兵部侍郎水居一,京官正事,被遣边庭,只有弱女未经受聘,守贞于家,殊属孤危。仰该府该县时加存恤。如有强暴之徒非礼相干,着地方并家属,即时赴院禀明,立拿究治不贷!
    冰心小姐念完,笑了笑道:“这样吓鬼的东西,要他何用?
    但他既送来,要算一团美意,怎可拂他!”因取出二两一个大封送差人,二钱一个小封赏跟随,递与水运,叫他出去打发。
    水运听见念完,竟呆了,开不得口,接了封儿,只得出来,送了差人去了,复进来说道:“贤侄女,倒被你说着了!这按院真与旧不同,前日出那样紧急催婚的牌票,怎今日忽出这样的禁约告示来,殊不可解!”冰心小姐道:“有甚难了解?初下马时,只道侄女柔弱易欺,故硬要主婚去奉承过公子;今访知侄女的棘手,恐怕害他做官不成,故又转过脸来,奉承侄女。”
    水运道:“哥哥又不在家,你有什么手段害他,他这等怕你?”
    冰心小姐笑道:“叔叔此时不必过问,缓两日自然知道。”
    水运满肚皮狐疑,只得走了出来,暗暗报知过公子,说按院又发告示之事。过公子不信道:“哪有此等事?”水运道:“我非哄你,你急急去打听,是什么缘故?”过公于见水运说的是真话,方才着急,忙乘了轿子,去见按院。前日去见时,任是事忙,也邀入相见。这日闲退后堂,只推有事不见。过公子没法,到次日又去,一连去了三四日,俱回不见。心下焦躁道:“怎么老冯一时就变了!他若这等薄情,我明日写信通知父亲,看他这御史做得稳不稳!”只因这一急,有分教:小人逞丑,烈女传芳。不知过公子毕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