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 盼佳音虔心问卜 顶盛典奉命抡才-正文-镜花缘-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六十五回 盼佳音虔心问卜 顶盛典奉命抡才
第六十五回 盼佳音虔心问卜 顶盛典奉命抡才
    话说众姊妹别过夫人,来到花园,走过几层凉亭水榭,到了文杏阁。只见满园桃杏盛开,嫣红照眼。紫芝望著宝云道:“姐姐:我们今日莫到凝翠馆去,那边大觉辽阔冷清,此刻桂花又不开,虽说松阴可爱,须交四五月方好顽哩。我们就在这个阁子坐坐罢。”
    宝云道:“愚姐也是这个意思。”一齐进了文杏阁。坐不多时,只见使女来报:“蒋府、董府、掌府、吕府四家小姐都到了。”众姊妹连忙迎出。
    原来这蒋进乃河北道广平郡人氏,现任吏部考动员外郎。夫人赵氏,膝下一子四女:子名蒋绩,尚在年幼,长女名唤蒋春辉、次蒋秋辉;三蒋星辉、四蒋月辉。还有寡嫂跟前两个侄女,一名蒋素辉、一名蒋丽辉。姊妹六人,都生得丽品疑仙,颖思入慧,去年郡试,俱在十名以内,试毕来京,静候部试。谁知武后因当年举子部试本归吏部考功,今虽特点礼部,仍将蒋进派为同考,又派了礼部主客员外郎董端、祠部员外郎掌仲、膳部员外郎吕良,共四位同考,以示慎重之意。蒋春辉等闻父亲派入同考,都要回避,好不扫兴;因同赵氏夫人说知,在家无事,要到姨父董端府上会会姨表姊妹,消遣消遣。
    夫人随即命人伴送到了董府。
    这董端乃江南道馀杭郡人氏,现任礼部主客员外郎。夫人赵氏,膝下无子,生有五
    位小姐,长名董宝钿、次董珠钿、三董翠钿、四董花钿、五董青钿。个个都是妖同艳雪,慧比灵珠。这日正因回避在家闷坐,听得蒋家表姐过来,姊妹五个连忙迎到上房,大家行礼。赵氏夫人正在让坐问话,只见董端从衙中回来,蒋春辉忙同五个妹子上前见礼。
    董端道:“你们来的正好。我同你父亲才在卞府,那卞家伯伯恐你们不能赴试,在家烦闷,今日接你们过去同孟府、掌府、吕府几家姐妹大家聚聚。”言还未毕,蒋进也命人过来告知此话,就教六位小姐同这边五位小姐一同过去,众姊妹个个欢喜,登时乘车,行至中途,又遇见掌府、吕府小姐也是望卞府去的。
    这掌仲乃河东道太原郡人氏,现任祠部员外郎。夫人朱氏,三胎生育二子四女:二
    子俱幼,大女名叫掌红珠、次掌乘珠、三掌骊珠、四掌浦珠。姊妹四个,都生得神凝镜水,光照琪花。这位掌老爷就是膳部员外郎吕良夫人掌氏之兄,同卞滨、孟谟、蒋进、董端,吕良都是同科进士。那吕良乃河东道平阳郡人氏。夫人掌氏,止生三女:长名日尧蓂、次吕祥蓂、三吕瑞蓂.妹妹三个,也是生得暖玉含春,静香依影。这日因卞府来请,约了掌家四个表妹一同前来。走至中途,恰恰遇见蒋、董两家小姐。
    不多时,到了卞府。宝云等迎出,大家拜见,并与成氏夫人行礼,归坐。茶罢,成氏道:“诸位侄女这两年都是在家用功,相聚日子甚少,即或偶尔一会,我看你们都是匆匆忙忙就别过了,总因有个书本子放在心上。好在你们姐妹都立了‘淑女’匾额,也不托这几年苦功。去年冬天,我打听打听这家也中了,再问问那家也中了,你们姐妹三
    十三个,就没剩下一个!我那时得了这些喜音,足足欢喜好两月,只怕比你们自己喜的还加倍哩。如今就只可惜你们现现成成的‘才女’匾额却被你们父亲、伯伯、叔叔们耽搁了。“蒋春辉道:”这是侄女们‘才女星’还没现,所以有此一折。将来能彀托赖伯母福气,再遇才女部试,诸位伯伯同侄女父亲都不派入考试,那就好了。“
    紫芝道:“春辉姐姐:你这话才叫‘望梅止渴’哩。你想:自古至今,天下考过儿回才女?还想将来再考,并且还要父兄叔伯不派考官,你想可难不难?太后诏内虽有下科殿试之说,也不知何年何月。况且即或他年再遇女试,只怕到了那时,你同宝钿、尧蓂、红珠几位姐姐都有姐夫了,就是这边宝云姐姐同我兰芝姐姐,到那时大约也有婆婆家了。”兰芝听了,脸上不觉红了一红,把紫芝瞅了一眼道:“你又乱说了!”吕尧蓂道:“紫芝妹妹如今念了几年书,怎样嘴里还是这样淘气?”掌红珠道:“姐姐:你还不知哩。我们今年正月来贺节,伯母留我们看灯,住了两日,谁知紫芝妹妹那张嘴近来减去零碎字,又加了许多文墨字,比从前还更狠哩。”董花钿道:“紫芝妹妹嘴虽利害,好在心口如一,直截了当,倒是一个极爽快的。”紫芝道:“刚才尧蓂姐姐因我说他有姐夫,他就说我淘气。难道有姐夫这句话也错了?如果说错,并不是我错的,那孟夫子曾说‘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只好算他错的。谁知那乐正子听了不悦道:”紫芝不要混说,我先生何尝说错;你去问问那些女子,他们可肯对天发誓,一生一世不愿有家么?“
    成氏笑道:“你们听听,他忽然把个乐正子又请出来,说的话灵活现,倒也有个意思。”
    蒋星辉道:“伯母莫要赞他,他得了意,更要乱说了。”紫艺道:“我也不想下次再考,我只盼明日部试,太后看了卷子说:”去年郡考还有几家同姓的,怎么都不见了?快快教他都来殿试!‘那就好了。“蒋春辉道:”妹妹:你这话虽不是望梅止渴,却有四字批语。“青钿道:”那四个字?“春辉道:”叫做’画饼充饥‘。“成氏笑道:”要这样说,一个是望梅止渴,一个是画饼充饥,那还好么?依我说,你们饭后无事,何不求个签儿决决疑?闻得六甥女起的课最灵,或者起个课也好。只顾说话,你们也该用饭了,都到晚芳园去罢。“紫芝道:”这里花园本名’漱芳‘,为何又改做’晚芳‘?“成氏道:”这是你舅舅因膝下无子,欲取晚年得子之兆,所以改做’晚芳‘了。“
    众姊妹别过夫人,都到园中,进了文杏阁,照向日次序分宾主坐下。用了点心。蒋秋辉道:“可惜今年殿试都不能恭逢其盛。”愚姐妹向来并未用功,今年不去,倒是借此藏拙;诸位姐姐未免抱屈了。“宝云道:”当日伯伯大魁天下,谁人不知!所谓‘家学渊源’,六位姐姐如果与试,自然也是前列,怎么倒说藏拙的话。“董珠钿道:”若论藏拙,要算我们姐妹五个,莫讲别的,只这学问上,向来也不知叨宝云姐姐多少教,还算我们老师哩。“吕瑞蓂道:”若这样说,宝云姐姐要算我们太老师了。“紫云道:”此话怎讲?“瑞蓂道:”向来我们常叨珠钿姐姐教,珠钿姐姐又叨宝云姐姐教,以此论起来,岂非太老师么。“掌红珠道:”宝云姐姐是珠钿姐姐的老师,又是瑞蓂姐姐的太老师,但我们素日又叨瑞蓂姐姐教,若论称呼,宝云姐姐该算我们甚的老师呢?“紫芝道:”据我看来:只好算个‘太太老师’了。“蒋丽辉道:”太太同老师本是两人,今忽变成一人,倒也别致。“
    紫芝道:“我劝诸位姐姐暂把酸文收一收,我有句话说,今日之聚,原是舅舅惟恐大家不能应试,心中烦闷,接来一同玩耍消遣。我可不会说谎:我连日因回避在家,同我七个姐姐妹妹心里好不闷躁;今日听得舅舅来接,以为借此大家顽顽可以解解闷气。
    谁知你们见了面,只说这些口是心非道学话,岂不闷上加闷么!“董宝钿道:”你看紫芝妹妹如今中了淑女,还这样好顽;他的脾气,倒同我家青钿妹妹一样。“芳芝道:”紫芝妹妹平素在家总是如此,我们起他一个外号,教做‘乐不够’。“紫芝道:”莫说我中了淑女还要顽,就是太后准我们殿试,中了才女,也要顽哩。“锦云冷笑道:”你们听听:好自在话儿,还想殿试哩!“蒋春辉道:”他这话也有四字批语。“香云道:”叫做甚么?“春辉道:”叫做‘一相情愿’。“掌浦珠道:”姐姐倒莫这样说。
    妹子听得家父说:“此番女试,乃自古未有旷典,非往年科场可比,原可无须回避:无如大家惧怕冒昧,不敢请旨,以致耽搁。如果联衔请旨,太后正恐考的人少,那有不准之理。‘如今只盼他怎样能问一声,或在别的话上提起,也就好奏了。”
    蒋素辉道:“我们与其疑疑惑惑,何不遵著伯母之命,公求一签,看是怎样。”宝云道:“如此甚好。”因命丫环摆了香案,著人借了签桶,登时齐备,一个个虔诚顶礼,望空祷告,求了一签。把签本展开,大家一看,却是“中平”签。后面有两名诗道:“欲识生前君大数,前三三与后三三。‘众人看了都不解何意。紫芝道:”这未句明明写著前三三,是我们三十三人;那后三三,是三月二十三日教我们去殿试。难道这还错么?“掌乘珠道:”妹妹解的虽有点意思,但殿试在四月,怎说三月就殿试呢?“紫芝道:”不错,我倒忘了。只怕三月二十三日教我们去补部试罢。“吕祥蓂道:”刚才伯母说芸芝姐姐会起课,我们何不再起一课?签课合参,岂不更妙。“彩云道:”闹了半日,倒把这件决疑的忘了。“
    众人都围著孟芸芝,教他起课。芸芝道:“这也不必都起,只须公起一课,详详课体,再看看类神,就可略知一二了。”掌骊珠道:“既如此,求姐姐起罢。还是用钱播,还是要用蓍草呢?”瑶芝道:“那是‘《周易》课’用的;他这‘六壬课’要报时的,就请那位姐姐报个罢。”董青钿道:“等我来。”刚要想报,因忖了一忖,指著外面向众人道:“口报时辰,惟恐三心二意;我如今将那东首紧靠桥边那颗杏树,有个翠雀落的朝东那枝杏花折来,看看连花带朵共有多少,如在十二朵之外,就以十三为子时。以此为时,不知可好?”绿云不等说完,即拉了玉芝一同走出,随后琼芝、青钿也跟来。
    刚到桥边,玉芝道:“你看那个雀儿见有人来,他就飞了。”绿云道:“幸亏他才飞,要早早飞开,还记不清那一枝哩。好在还不甚高。”即用手轻轻折了下来。琼芝道:“难得齐齐全全,一个花瓣也不落。”只见蒋月辉迎来道:“芸芝姐姐教你们留神拿著,莫把花朵遗失,就不灵了。”一齐来到阁内。芸芝接过杏花,数了一数,却是初放朵儿,连大带小共三十三朵。华芝道:“你看这个花儿也合今日人数,莫不有些道理么?”香云摇手道:“姐姐且慢议论,让他静静好算。”芸芝掐著指头,沉思半晌,忽然满面喜色道:“今日是初九日,大约二十三日壬申,大家都要礼部走走哩!”紫芝道:“何如?
    春辉姐姐还说‘一相情愿’哩!“
    董翠钿道:“姐姐且把课中大略讲讲,是个甚么意思?”芸芝道:“凡占考试,以文书爻为主,次则再看朱雀。盖朱雀属火,主文明之象,是此课的类神。这两样是最要紧的。其次再将课体合参,即如今日是个戊午日,……”紫芝道:“他这课一定灵的,你们只听这个日子就晓得了。别人可记得今日是个戊午么?”宝云道:“芸芝妹妹刚讲的有点意思,你又从中添一段子。你看天已不早,等他说完,我们也好吃饭了。”紫芝道:“姐姐:你说加的这段不好?”蒋秋辉道:“好妹妹!你莫说,听他说。”芸芝道:“杏花三十三朵,除去二十四,仍余九数,按十二时论之,是为申时;妙在三传四课七
    个字,除去旬空、陷空,暗暗透出巳、戌、卯三个字,恰合了‘铸印乘轩’之格,占试最吉。况巳为文书,朱雀又入传,兼之巳又暗遁丁马,主文书发动之象;二十三日交了壬申,巳申合动文书,丁壬合起丁马,看来一定补考的。“众人听了,无不喜笑颜开。
    紫芝道:“你这课,莫象《西厢》那句才好哩。”秋辉道:“象句甚么?”紫芝道:“莫是‘说来的话儿不应口’罢。”兰芝把紫芝瞅了一眼道:“据我看来:第一次部试是三月初三日,第二次复试又是三月十三日,那杏花又是三十三朵,我们又是三十三人;
    如果二十三日补考,恰又合了签上‘前三三后三三’的话,这课一定灵的!“素云道:”紫芝妹妹敢是看过《西厢》么?“兰芝道:”那里看过,不过听那唱戏说的,他就记在心里,随口乱说,妹妹何必同他讲究。“宝云道:”饭已摆在对面敞厅,请诸位姐姐那边坐罢。“大家于是过去。自此之后,众位小姐都在花园日日团聚。
    那卞滨进朝伺候红旗捷报到京,忙了几日。十三日试毕,于二十二日放榜:阴若花中了第一名部元,唐闺臣中了第二名亚元。卞滨同孟谟带领司官,捧了各卷,进朝面呈,武后把超等卷子看了数本,道:“不意闺阁中竟有如此奇才,而且并有外邦才女,真可谓一时之盛了。”又将卷面名姓细细翻阅一遍,不觉叹道:“谁知这几家竟无一人取在超等,真真可惜!”一面又将特等名次清单前后看了一遍,因向卞滨道:“有件异事,卿可晓得?前者朕阅各处所进淑女试卷,内河南道有孟姓八女,淮南道有卞姓七女,其余同姓的亦复不少,朕亦不能记忆。但孟、卞几家,揆其命名,倒象姐妹一般,细看郡县所取名次,又都前列。朕意今年部试,倘这见家同姓之女俱能取中固妙;设或竟有一
    二不能中式,亦必加恩准其一同殿试,以成千古佳话,今将各卷看来看去,不但超等并无一人,就是特等也无其名,以此看来,竟是未曾来京赴试。其淮南一道,或者离京稍远,所以不来,至于河南距京既近,又是平坦陆路,何以亦不赴试,岂不是件异事?卿居淮南,其卞姓之女,可知其详么?“卞滨因叩首奏道:”圣上所言卞姓七女,皆臣妻妾所出;那孟家八女,俱臣甥女,即臣部侍朗孟谟之女,并孟谟之侄女。臣与孟谟因蒙钦派阅卷,故循科场旧例,臣等令其回避,未敢入试。“武后忙问道:”卿女并卿之甥女可在京么?“卞滨同孟谟一齐奏道:”臣等之女,自去岁郡试后都已来京。“武后喜道:”原来有这些缘故,我说郡考既都前列,安有部试名不中之理。若非问明,几乎埋没人才。其实此番考试,原无须回避,这是卿等过于谨慎之处。不知此外还有回避几人?“
    下滨奏道:“还有同考官吏部考功员外郎蒋进六女、臣部主客员外郎董端五女、祠部员外郧掌仲四女、膳部员外郎吕良三女,连臣等之女,共回避三十三名。”
    武后立命卞滨开单呈览,即刻发一谕旨道:本日经朕查出回避之淑女孟兰芝等三十三人未赴部试,例应钦派试官另犘锌际浴5诩煸拇忧翱は厮矢骶恚檬缗然蛭睦硖醭蜃痔宥丝锌晒郏豢雒靠季憔傲校阌沽硇锌际裕粗徊⑶沾筒排疗谝惶宓钍浴V雀袄癫浚凑涨按问蕴飧鞑故骋痪恚苑⑻苈肌8貌刻霉倩嵬几鞴俟×忻纬世馈*
    这旨刚才发下,礼部又奏进一本道:前日臣部考场有淑女花再芳、毕全贞、闵兰荪三名,俱因污卷贴出。今该淑女等因孟兰芝等三十三名俱蒙钦赐殿试,求臣等转奏,欲乞皇恩一视同仁,准预殿试,等因。
    臣等因其吁恳至再,不敢壅于上闻。再,该淑女即前次部试名列四等三名,合并声明,请旨定夺。
    武后览奏,因将原呈并履历看了一遍道:“这都是少年要好的心胜。况迢迢数千里而来,别人都得才女匾额,独他三人白白辛苦一场,这也无怪其然。”因于本后批道:据奏淑女花再芳等吁恳情切,姑念污卷素属无心之失,著加恩附入册末,准其一体殿试,以副朕拔取闺才之至意。将本发下,卞滨当即晓谕,并命人通知众位小姐明日五
    鼓齐至礼部补考。
    这日宝云同兰芝众姊妹因已交了二十二日,部试业已放榜,仍无消息,正在花园,都说芸芝的课不灵,忽然得了这个信息,人人欢喜。次日赴部补过诗赋,大家商量仍要到红文馆原定房子居住,希图殿试近便。及至命人打听,原来那所大房已被部元阴若花并章、文两府小姐住了。内中虽有几处空房,院落甚小,不能容得多人。大家只好各自归家,静候殿试。
    那红文馆闺臣众姊妹因若花中了部元,个个心欢;兼之同寓四十五人都得名列超等,真是无人不喜;闺臣因叔叔六个女学生也都得中,分外得意。这日正吃庆贺筵席,忽见多九公进来,众人连忙立起让坐。多九公道:“适才外面有一人要面见若花侄女,众苍头问他名姓,他又不说。老夫细细观看,倒象尊府国舅模样。他不远数万里忽然到此,不知何故。老夫特来告知。”若花听了,惊疑不止。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