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长公章台柳传-正文-熊龙峰四种小说-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苏长公章台柳传

入话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
    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大宋真宗朝有临安府太守,姓苏名轼,字子瞻,道号东坡居士,人皆称眉山老叟。前任翰林学士,后升端明殿大学士。此人文章冠世,下笔珠玑。为因口舌鲠直,多有伤人,恶了当朝宰相王荆公,被他寻件风流罪过,把苏学士贬去黄州安置。时人说苏东坡风雪贬黄州。
    后哲宗登基,复取回朝,除做临安太守,在任词清讼简,每日佥书公座,并无事务发落,却去西湖之上,造一所书院。门栽杨柳,圃种花木。但遇闲暇,去书院中,吟诗作赋,清闲洒落。至今西湖号为西东杨柳院,和靖老梅轩,古迹犹存。
    时遇暮春天道,后园牡丹花开。那着园的园公,报与东坡知道,“牡丹花正开,请相公游玩。”东被闻言。分付左右,“安排筵席,在四望亭上赏玩。不要请别人,汝可去请灵隐寺佛印长老来。此僧与我至交,我前任翰林院学士,他住持大相国寺,每日与我联诗酌酒。不想我贬黄州,此僧退了大相国寺,又去住甘露寺,又与我相交。今除在此做太守,他又退了甘露寺,来此住持灵隐寺,又与我交。多感他德,今令人可速请佛印长老来共赏牡丹酌酒。”
    左右安排筵席已了,遂请佛印长老来。只见那书院中绿窗朱户,小小亭轩,内排筵席。遂唤一妓者歌唱。此女生得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体态妖娆,精神清爽,当筵只应清唱。唱罢,佛印问东坡曰,“此妓者,何人也。”
    东坡曰,“此妓是西湖上有座酒楼唱的,唤做章台柳。那女子能文章,好歌唱,每日只是怨恨落在风尘里。今日着他唱奉长老饮酒。”佛印大喜。东坡问章台柳道,“闻知汝能文章,怨落在风尘里。汝果有此意乎。我今日出个题目与你做一篇,若做得好,纳了花冠褙子,便与你从良嫁人去。敢是我就娶了你”
    那女子闻言,乃上前深深地道个万福道,“妾果有此意,若得相公如此,山海之恩不忘。”东坡曰,“你既有此心,便将你“柳”为题,要见从良娶你的意思,或诗或词,从速做来。只不要见“柳”字。”那女子将起笔作一词来,乃是沁园春,
    弱质娇姿,黛眉星眼,画工怎描。自章台分散,隋堤别后,近临缘水,远映红姿蓼。半占官街,半侵私道,长被狂风取次遥当今桃腮杏脸难比好妖娆,春朝晓露才消。暗隐黄鹂深处娇,千丝万缕零零风拂水,随风随雨,晴雪飘飘,欲告东君移归庭院,独对高堂舞细腰。从今后,无人折损柔条。
    作罢,呈上东城相公。东坡与佛印二人看了,言道,“不枉了这女子,如此聪明。”长老又道,“相公,这女手既有如此之才,向不作一首诗赠他。”东坡道,“我先作一首,烦长老亦作一首诗赠他。”东坡诗云,
    章台杨柳不禁风,虑恐风吹西复东。
    且与移来庭院内,免教攀折路岐中。
    长老诗云,
    带烟和雨几多标,惹恨牵愁万种娇。
    欲识章台杨柳态,请君先看柳眉腰。
    长老作诗罢,递与东坡。东坡曰,“绝妙好词。”叫左右交与那女子,女子深深谢了东坡,供筵唱毕,酒阑席散,女子纳还花冠褙子回家。揭去帘儿,闭了门在家里专候太守来娶他。不想东坡是醉中之言,那里记得去他。
    却说那章台柳在家专候了一年,不见来娶,只得寻个媒人,嫁与一个丹青大夫,姓李名从善去了。
    又过一年,忽一日,东坡相公的妹夫,学士秦少游来临安访东坡。东坡留待午膳,与他在杨柳院中饮酒,不想风吹一片柳叶,落在酒杯里。那东坡猛然感上心来,记得“前年有一个妓女章台柳,我曾许去娶。不料一向失忘了,如今不知那女子在也不在。”随即写下一简帖,令左右寻问那女子消息。分付道,“若寻见他,就将我这简儿与他,叫他快来。”
    左右奉命去寻,偶然问着,他嫁了丹青大夫李从善。遂一迳到李家递那简此儿与他,章台柳见是临安府太守差人,遂折开看时,却是一首诗。诗云,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纵使柔条似旧垂,多应折在他人手。
    章台柳看罢,乃与左右说道,“多多拜上相公,妾奉命守了一年以上,不见来娶,如今已嫁了丹青大夫了。”
    左右闻此言,即便回府禀覆东坡道,“章台柳已嫁了一个丹青大夫,姓李名从善。”
    东坡道,“是我负了他,他今已嫁了丹青大夫,汝等就将一幅纸与他丈夫李从善,叫他画一枝杨柳来与我。”左右领了言语,去着李从善画了一枝杨柳图回来,递与东披相公。东坡乃题诗一首在上,诗曰,
    翠柳依依在路傍,不堪时暂被炎光。
    终身难断风狂性,无分迁移到画堂。
    东坡题罢,叫左右,“送将去,不要与李从善看。只将此画付与章台柳看。”左右遵命将去递与那妇人,那妇人看见画上有诗四句,况又画他本名,看了一回,亦将笔来也题四句于画上,令左右速带回与东坡看。诗曰,
    昔日章台舞细腰,行人任便折枝条。
    而今已落丹青手,一任风吹不动遥
    左右辞了嫁人,回到府中,将画递与东坡。东坡看了,口称,“难得,难得。”将来挂在书院中,安排筵席,请到佛印长老,龙井寺辨才长老,智果寺南轩长老并学士秦少游,一同饮宴。酒至数巡,将那妇人的诗词与众人看,尽称,“难得,累好奇才。”
    东坡曰,“欲求列位珠玉一首在上以纪之,可乎。”只见佛印长老道,“小僧先占一词在上。”词云,
    记到去年时节,春色湖光晴彻。杨柳绿依依,因甚行人折。听说听说,已属他人风月。
    辨才长老云,“老僧也作一词。”词云,
    春色湖光如练,杨柳依稀拂面。杨柳已离栽,向别家庭院。哀怨哀怨,欲见无由得见。
    南轩长老云,“老僧亦作一词。”词云,
    柳眼笑窥人送,袅娜舞腰纤弄。那更柳眉效蹙,三件皆出众。尊重尊重,已作一场春梦。
    秦少游曰,“小子也作一词。”词云,
    传与东坡尊舅,欲作栏杆护佑。心性慢些儿,先着他人机勾。虚谬虚谬,这段姻缘生受。
    东坡曰,“我亦作诗一首在上。”诗曰,
    杨柳因风不自然,分明对面没姻缘。
    如今落在丹青手,留与诗人作话传。
    诗罢,众人大笑,尽醉而散。
    至今风月江湖上,千古渔樵作话传。
    终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