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借恶寇火伤士卒 设良谋土掩穷凶-《续镜花缘全编》卷之二-续镜花缘-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神怪小说 > 续镜花缘 > 《续镜花缘全编》卷之二
第十九回 借恶寇火伤士卒 设良谋土掩穷凶
第十九回 借恶寇火伤士卒 设良谋土掩穷凶
    话说司空魁被擒,早有淑士国败军奔回大营,禀报驸马道:“启上元帅不好了!司空先锋与花逢春交战,足有三四十个回合,被那花逢春打下马来,女儿国的军士竟将先锋活捉去了。小军们忙去抢夺,反被花逢春打死了许多军士。故而不敢上前……”败军尚未说完,又见探子飞禀道:“启上元帅爷不好了!小的探得司空先锋已被女儿国元帅斩首,营门之外立一高竿,将首级悬在高竿之上。”驸马听了惊得目瞪口呆。停了半响道:“呵呵呵,罢了!罢了!不料女儿国的这班恶妇竟如此利害。”司空元在旁听得明白,不禁放声大哭道:“杀我兄弟,此仇不共裁天!誓必报复!小将思得一计在此。不如去借厌火国的兵来,把女儿国军马烧个尽绝,方才泄得此恨。”驸马听了司空元之言,顿时转怒为喜道:“本帅倒忘了。将军此计大妙。付你令箭一枝,即烦将军星夜回国,奏知国主,准备黄金万两,与厌火国借兵五千,前来退敌,将他们活活的烧死,他若前来讨战,本帅守定寨栅,也不与他交兵。候厌火国兵到再行打仗未迟。”当下司空元别了驸马,领了盘缠银两,露宿风餐,一径奔回本国,奏知淑士国王道:“女儿国将勇兵强,十分利害。连伤了我国大将四员,军士死伤亦复不少。驸马给臣令箭一枝,命臣星夜回国,请主上备了黄金万两,向厌火国借兵五千,方可取胜。”国王道:“卿家奔驰劳苦,明日动身往厌火国借兵。今日且歇息一天去罢。”司空元谢恩出朝。国王驾退回宫,娘娘迎接国王,说起司空元回国,驸马奏请与厌火国借兵的情由,国后听了甚是担忧,便命内监报知公主。不一时内监回宫,禀称公主进宫,在外候旨。国王道:“快宣公主进宫。”内监传旨,公主下了凤辇,进入宫来,拜了父王、母后,请过了安,国王赐坐。公主奏道:“臣闻内监传报,驸马兵败,命司空元往厌火国借兵,因而特地进宫,要恳父王再发精兵十万,待臣儿亲往救应驸马。”国后道:“王儿虽能武艺,究系女流。驸马虽然兵败,已向厌火国借兵五千,前去策应。王儿也可不必去了。”公主道:“母后还不知道么?他们女儿国的兵将没有一个不是女子,军中也不见得有甚男儿。即使偶有男子,都是穿耳缠足,外貌也与女子一般,谅来也没有甚么中用,臣儿何足惧哉!”国王道:“王儿虽如此说,难道司空魁等这几员大将都是一些没用的么?若王儿执意要去救应驸马,孤家也不来阻挡,但王儿此去不可托大,临阵须要小心。”公主道:“谨遭父王之命。”当下公主遂辞了国王、国后,带了宫娥回至驸马府中,整理行装。暂且按下慢表。
    次日淑士国王传旨内侍,向库中支取黄金一万两,交与司空元向厌火国借兵。另取白银三百两,赏他的盘费。又命内侍传旨兵马司,挑选精壮军马十万,准备公主带领前去接应驸马。内侍领旨,传命去了。到了次日,司空元领了黄金一万两,径往厌火国去借兵。隔了五日,点齐了十万兵马,公主别了父王、母后,带了雄兵十万,浩浩荡荡杀奔女儿国来。于路尚有耽搁。
    话分两头,如今要提表那淑士国的一路水军,有二十号战船。水军提督闾邱俭并大将段干武,统带了水军往女儿国进发。那知女儿国早已准备海军船只大小五十艘,守住海口,晓夜巡逻。闾邱俭不敢进兵,彼此按兵不动。等到冬至一阳生,东南风起,海军都督梅凤英仿三国时周瑜火烧赤壁之法,得了上风,约计三更时分,出其不意,女儿国都督暗令先锋掌中珍,将三十只小船,趁着雾气满天、对面不能见人,围住了淑士国的战船。那淑士国的战船也把铁链锁在一处,掌中珍暗暗传令海军,把火箭向淑士国的战船上乱射,如飞蝗一般,风烈火猛,霎时间二十号大船俱已着火,战船上的军士都从睡梦中惊醒,要逃也来不及。满船是火,兼之大雾垂天,不死于火内便死于海中。淑士国的二十号大战船全军覆没,不曾剩了一个。闾邱俭与段干武刚才跳下舢板,被浪头冲击,船底朝天,都翻在水内,眼见得不活的了。梅凤英一战成功,大获全胜。
    再说那陆军元帅花如玉,斩了司空魁,军威大振。淑士国竟不来与女儿国讨战,已经半月有余。这日元帅正与军师枝兰音议论兵机,忽见军士飞报进营道:“启禀大元帅,现有淑士国军马在外讨战。”花如玉即便升帐,便问:“那位将军出马?”闪过蓝佳馥道:“末将愿往。”元帅吩咐“带领三千人马,须要小心”。蓝桂馥一声“得令!”,提刀上马,直至阵前。见来的兵将生得面如锅底,形似猕猴,唧唧呱呱,不知说些甚么。蓝桂馥举刀便砍,没有战得几个回合,忽听一声发喊,人人口内都喷出烈火,霎时间烟雾弥天,一派火光,直向对面扑来,烈焰飞腾。蓝桂馥带转马头,急急奔逃。女儿国的军士烧得焦头烂额的已不计其数。幸亏这许多猢狲一般的都是步军,行路迟缓,不至全军覆没。蓝佳馥败进大营,禀知元帅。花如玉听了大惊。旁边金彩文不信道:“待末将去看来。”元帅道:“金将军出马须要小心。”金彩文道:“得令!”去不多时,见金彩文大败回营道:“元帅不好了!快快逃生要紧。”元帅道:“金将军为何如此慌张?”金彩文道:“这些来的步军都是面如黑炭,身似猢狲,口中都会喷火,不畏刀剑,拼命向前。恐他们追来喷火,如何抵挡?”元帅闻言,急急上马,往前面举目一观道:“果然在那里踯躅而来。传令大小三军速速移营,退去十里下寨。”景钟声道:“末将愿去搅他一阵,请元帅速拨五千弓箭手,方好射住了他,不使他近前,元帅缓缓退兵。”花如玉道:“景将军主见不差。”当下传令弓箭手五千与景钟声去射敌军。那厌火国的火兵甚是利害,幸得女儿国的军士射倒他五六百人,方始退去。景钟声收兵赶上元帅的大兵,退了十里安下营寨。元帅记了景钟声的功劳,忙请军师枝兰音进帐商议。花如玉道:“似此非人非兽的火兵如何应付他?请问军师计将安出?”兰音道:“据弟的愚见,还请元帅把兵再退十里,今晚须要防他劫营。”花如玉道:“妹子也在此忧虑,故而特请郡马贤兄前来计议。”兰音道:“弟今思得一计,元帅可暗暗将军马退了十里安营。这里的大营可虚立旌旗,营中掘下几个大大的深坑,将掘起的泥土分与一万军士各负一囊,另拨一万大军四面埋伏,一候敌军进营,须要努力围攻,驱那火兵尽入深坑,迅将囊中的泥土填塞,把这些火兵都葬在深坑之内。如有杀不尽的,再于他们回去的要路埋伏一军,准备喷水器具,绝其归路,斩草除根,方免后患。”元帅听了大喜道:“军师妙算,虽陈平、张良无以过此。”兰音道:“元帅不免谬赞了。”当下元帅听了军师之计,暗暗传下号令,命红赛珠率领一万军士去掘坑,花逢春带了一万军士去四面埋伏,水碧莲领五千军士于要路埋伏截其归路。准备一切俱已停妥,然后偃旗息鼓,暗暗退兵十里安营。那空营中虚设旌旗,按下不表。
    再说淑士国驸马借得厌火国五千步兵,打了两阵胜仗,烧了女儿国军马不下一二千人,退去十里安营,不觉心中大喜。司空元上帐禀道:“元帅,今晚何不就令厌火国的火兵暗暗前去劫营,把那女儿国将帅一个个活活烧死,岂非快事?”驸马点首道:“将军所见不差。本帅也有此意。”当下计议已定。到了三更时分,驸马悄悄传令两员裨将做了押队,带领厌火国的步军,径向女儿国地界,来寻他元帅的大营。到了营前,呐一声喊,厌火国的许多猢狲一拥而进,只听得哄咙一声响亮,都跌入深坑。后面的正要退走,四下伏兵齐起,早被强弓硬弩射住,不能退出,逼入空营。里面掘的那几处深坑都已填得满满,一万担土的军士把囊中的泥土乱倾,登时变成了四五个泥墩,那火都被土掩灭了。两员裨将逃得性命,奔回禀知驸马。驸马听了,气得三尸神直跳,七窍内生烟,道:“罢了!罢了!明日待本帅亲自出阵,若不剿除这斑贱婢,俺这元帅也不要做了!”驸马正在发怒,忽见探子飞报进营道:“启禀帅爷,本国的公主带领精兵十万,前来策应,离此不远。”驸马道:“知道了。”探子刚才退去,又见蓝旗探事的小军飞禀道:“昨日女儿国的军马被厌火国军人烧了两阵,退下十里安营。如今把火兵尽数坑死了,反而进了十里,已在我国境上设立营寨。”驸马听了又是大怒道:“这许多恶妇竞敢如此猖獗!”道言未了,军士报称:“公主已到。”驸马传令大开营门,亲自出营迎接。合营将士个个跪迎,公主下马进帐。众将官参见已毕,公主与驸马略道寒喧,便传令带来的十万大军分扎了十座大营。当下驸马备酒与公主接风。公主席间问起女儿国交兵见过几阵,驸马从头至尾述了一遍。公主听了也是怒形于色道:“明日待哀家去剿灭这些泼婢。”驸马道:“公主风尘劳顿,且到后营休息几时。明日本帅亲自出马去见个高下。何须劳动公主前去?况本帅未曾到过阵上,不知他们的虚实如何。”要知孰胜孰败,且待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