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仲轲传-正文-白话《金史》-古文典籍网-国学经典-新都网
张仲轲传
    张仲轲年幼的时候名叫牛儿,是市井无赖,以演说传奇小说,中间穿插乐舞谐戏艺人的诙谐语言,作为自己谋生的职业。海陵让他跟随自己左右,供自己取笑。海陵被封为岐国王,以为书表,到即位,张仲轲是秘书郎。海陵曾经当着仲轲的面和妃嫔们轻浮,仲轲只是称“死罪”,不敢抬头看他们。海陵又曾经命令仲轲脱了衣服裸体让他看,侍臣往往都被命令裸露身体,即使是徒单只也不能免于这样做。兵部侍郎完颜普连、大兴少尹李..都是因为贪污受贿败露,海陵把他们安置在身边重要部门。伶人于庆儿被封五品官,大氏的家奴王之彰是秘书郎。之彰睾珠偏僻,海陵亲自察看它并不认为自己是轻狂。唐括辩的家奴和尚,乌带的家奴葛温、葛鲁,都是值班宿卫,是侥幸升到了一品官的。海陵左右有些没有官职的人,有的直呼海陵名字的,即授给他显贵的官阶,海陵对这些人说“:你还能呼出我的名字吗?”常常把黄金放在被褥间,讨他喜欢的人他让自己去取黄金,海陵滥加赏赐竟然到这种地步。宋国的余唐弼来祝贺海陵登上皇帝宝座,将要回去了,海陵拿玉带让余唐弼带回赐给宋国皇帝,让他对宋帝说:“这条玉带是卿的父亲常常缚在腰间的,现在拿来赐予你,让卿看见玉带就像看见你的父亲,应当不会忘记朕的一片心意啊。”使者退出去,仲轲说:“这是希世的宝物,可惜轻易地赐给了别人。”皇上说:“江南的土地,他日一定归我所有,把这玉带先放在外府罢了。”由这件事张仲轲知道了海陵有向南攻伐的打算。
    不久,张仲轲迁任秘书丞,又转任少监。在当时,正在营建燕京宫室,有司选取真定府潭园的木材,仲轲乘机挑拨说这地方的木材不能用,海陵考虑仲轲是受了别人的委托这样干的,于是罢免了仲轲的官。没过几天,又起用他当少监。海陵在途你山打猎,接着到了铎瓦,拿酒祭天而拜,对群臣说:“朕幼年时学习射箭,到了一家门下,默默祷告说‘:如果我有朝一日大富大贵,应当让一只箭射出去横加在门脊上。’等射出一箭,果然横加在门脊上。后来我当了中京留守,曾经在这个地方打猎,包围圈还未闭合的时候,我祷告说:‘我如果能登大位,百步之内应当捕获三只鹿。如果只是公卿丞相,捕获一只鹿而已。’于是果然在不足百步之内连续获得三只鹿。又祷告说:‘如果能统一海内,应当再捕获一只大鹿。’于是果然又捕获一只大鹿。这件事曾经和萧裕说过,朕现在又来到这个地方,所以拜奠啊!”海陵的意愿是想去攻取江南,故先设计吉祥的先兆,用这些委婉的语言暗示群臣,所以仲轲每次首先逢迎海陵的心意,劝导他南伐。
    贞元二年(1154)正月,宋朝贺正旦使施巨来朝见致辞,海陵让左宣徽使敬嗣晖问施巨说“:宋国哪几科取士?”施巨回答说“:诗赋、经义、策论兼而施行。”敬嗣晖又问“:秦桧当什么官?多大岁数?”施巨回答说:“秦桧是尚书左仆射、中书门下平章事,今年六十五岁了。”敬嗣晖又对施巨说:“我听说秦桧贤良,所以才问他的情况。”
    正隆二年(1157),仲轲是左谏议大夫,撰写整理起居注,吃的是谏议的俸禄,却不得谏议事情。三年(1158)正月,宋朝贺正使孙道夫朝见陛下致辞,海陵让左宣徽使敬嗣晖告诉他说“:回去告诉你的皇帝,侍奉我上国有许多心不诚之处,现在大概举两个例子:你们百姓中有逃到我国边境以内的,守边官吏当即都打发他们回去了。我国百姓有叛逃进入你们境内的,有司找到他们往往找借口不打发他们回来,这是一件事。你们在沿边地带盗买鞍马,备下战阵,这是第二件事。况且马要等配备人而后才能使用,如果没有这些人,得到百万匹马又能有什么用处?我国难道能没有准备?而且我们不去攻取你们国家就罢了,如果打算去攻取,本来不是难事。我听说接纳叛逃者、盗买鞍马等,都是你国杨太尉干的,常向俘虏询问,知道这人是个没本事的人。”又说:“听说秦桧已经死了,果真是吗?”孙道夫回答说“:秦桧确实是死了,陪臣我也是秦桧所推荐任用的。”敬嗣晖又说:“你国近来行事,特别不像秦桧时那样,这是为什么呢?”道夫说:“请容许陪臣我回国,一一向宋帝详细传达。”海陵想南伐,所以先设计纳叛亡、盗买马两件事,并且掺杂其他事情一块儿说出来。
    海陵召见仲轲、右补阙马钦、校书郎田与信、直长习失进偏殿,令他们左右坐下侍候。海陵与仲轲讨论《汉书》,对仲轲说“:汉朝的疆界不过七、八千里长,现在我国幅员万里,可以说是很大啊!”仲轲说“:本朝的疆土虽然广大,然而天下有四位主宰,南方有宋国,东方有高丽,西方有夏国,如果能统一他们,才是大呢!”海陵说“:他们都将因为什么罪名由我们去讨伐?”仲轲说“:臣听说宋人买马修兵器,招集收纳山东叛逃的人,怎么能说是没有罪呢?”海陵高兴地说“:梁糵曾对我说,宋国有一个刘贵妃,姿色美艳,当年蜀国的华蕊、吴国的西施也不如她。现在一举两得,正是俗话说的‘因行掉手’了!江南听说我发兵,一定远远地逃窜了!”马钦和与信一起回答说:“去海岛,到蛮越,臣等都知道路怎么走,他们逃向哪里去?”马钦又说“:臣在宋国的时候,曾经率领军队去征讨蛮越,所以知道路。”海陵对习失说“:你敢去打仗吗?”习失回答说:“受到皇上的恩泽时间久了,就是战死又有什么可回避的!”海陵说:“你料想对方敢不敢出兵?对方如果出兵,你果然能和敌人决一死战吗?”习失许久才说:“臣虽然懦弱,也将和他们对抗。”海陵说“:你将向什么地方出兵?”习失说“:不过是淮上罢了。”海陵说“:这样就是老天赐给我的。”接着说“:朕举兵去消灭宋国,远不过二、三年,然后去扫平高丽、夏国。完成一统天下以后,按功劳大小给你们升迁,分别赏赐将士,一切疲劳都将忘却了。”
    正隆四年(1159)三月,张仲轲去世。冬至前一天晚上,海陵梦见仲轲向他讨酒喝,睡醒后,海陵嗟叹哀悼了许久,然后派使者去到仲轲墓前祭奠。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