纥石烈执中传-正文-白话《金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新都网-国学大师-国学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足本全文txt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纥石烈执中传
    纥石烈执中,原名胡沙虎,是阿礡的孙子。转为东平路猛安。大定八年(1168),他充当皇太子护卫,出任太子仆丞,改任鹰坊直长,又升迁鹰坊使、拱卫直指挥使。明昌四年(1193),他奉命出使,路过阻居,监酒官移剌保迎接较迟,请他饮酒,酒味道也不浓,纥石烈执中恼怒起来,打伤移剌保,诏令重打五十大板。不久,改任右副点检,但他放肆狂傲地不去任职,被降为肇州防御使。过了一年,调任兴平军节度使。母亲去世后,他守丧期未满就出任归德军节度使,又改任开远军兼西南路招讨副使。然后又担当知大名府事。承安二年(1197),执中被召用为签枢密院事。皇帝诏令他辅佐丞相襄出征,他不想去,上奏道“:臣与襄有隔阂,还是先杀了臣吧。”皇上恼怒他出言不逊,把事情交付给有关部门处置。不久给予赦免,让他出京担任永定军节度使,改任西北路招讨使,后回到永定军,因强夺部下军中马匹而被解职。
    泰和元年(1201),执中重被起用为知大兴府事。皇上下诏,恩许给立功的契丹人同女真人一样封官加赏,允许存养马匹,可以充当司吏、翻译的,派给官职。执中迟迟不下达诏书,皇上责备他道“:你虽然本意在于防范,却不知道朝廷自有一定规矩,从今后不要再像这样烦琐生事了。”执中这才颁行诏书。
    涞水人魏廷实的祖父任儿,过去曾是靳文昭家释放的平民,天德三年(1151),被编籍入了正户,至今已经三代了。靳文昭的孙子靳京力,诋毁魏廷实是奴仆,并诬告殴打骂人,警巡院审断说没有这种情况,依法应投诉到本地官府。靳京力投诉于大兴知府,执中让魏廷实交出五百贯钱给靳京力。魏廷实拒不服从,回到涞水,执中径直派人把他绑锁押来。御史台请执中把案子转交给他审问,执中却上奏御史台不遵守规定,知府还没结断,就命令知府移交案子。皇上命令吏部侍郎李炳、户部侍郎粘割合答推究此案,李炳与合答启奏说御史台道理正直,皇上于是下诏严词责斥执中。
    御史中丞孟铸弹劾执中:“贪婪残暴,恣意专横,不守法令。减释罪责之后,屡犯过失而不悔改。蒙受圣上恩典,却转而行为跋扈。例如在雄州诈认马匹,在平州冒领俸禄,破坏魏廷实的家业,掘开他家坟墓,不向皇上呈报奏章,私自祈雨,聚会娼妓,殴打谩骂同僚,擅自令他们停职,丧失师帅体统,不称京尹职位。”皇上说:“执中是个粗人,行为好像有些跋扈。”孟铸答道:“圣明天子在上,怎能容忍有跋扈的臣子?”皇上心中醒悟,取上奏章来看,诏令尚书省进行审察。由此,执中被改授武卫军都指挥使。
    平章政事仆散揆宣抚河南,执中被任命为山东东西路统军使。仆散揆开往汴京攻伐宋国,各道统军司提升为兵马都统府,执中是山东两路兵马都统,定海军节度使完颜撒剌是他的副手。执中分派军兵进驻金城、朐山,请求上方增派东平路军队屯驻到密、沂、宁海、登、莱州等地,以扼守在交通要道,皇帝下令照办。当时是泰和六年(1206)四月。
    五月,宋军进犯金城,执中派巡检使周奴率骑兵三百人迎击。恰遇上宋军增兵转往沭阳,谋克三合就在竹林中埋伏下军兵五十人,等宋军路过时突然出击,杀死十多人,一直追赶到县城,宋军不敢再出战。恰逢周奴率军进城,宋兵越城逃走,三合却早已烧掉了他们的船只,前后合击,大破宋军,斩得首级五百多个,杀死了宋军统领李藻,擒获了忠义军将吕璋。
    十月,执中率军兵二万从清口出发,宋国派步军骑兵上万人列阵南岸,成百艘战船扼守在上游,相持了数日。执中派水军二千出战,阻遏宋国水军,又遣副统移剌古与涅率精锐骑兵四千径直从下游渡江。宋军望见骑兵登上南岸,水陆两军全部溃散,被追杀和淹死了很多人,我军尽数收缴了宋国战船和战马共计三百。接着攻克淮阴,进军包围了楚州。执中被提拔为元帅左监军。他纵容兵士抢夺掳掠,皇上闻知,杖罚他的经历官阿里不孙,发放归还了他掠夺之物。不久,宋国求和,皇上诏令停战。执中被授职西南路招讨使,又改任西京留守。
    大安元年(1209),执中受封世袭谋克,重又担当知大兴府事,又出京做太原知府,再为西京留守,代职枢密院,兼安抚使。执中的七千精兵遭遇大军,在定安以北交战,傍晚,执中先带着手下亲兵逃走,众军兵也就跟着溃败了。走到蔚州,执中擅自取出库银五千两以及衣帛等财物,抢夺官家百姓的马匹,和随从的亲兵进入紫荆关,打死了涞水县令。到了中都,朝廷全不查问,又提升他为右副元帅,代理尚书左丞。执中更加无所忌惮,个人请求调拨步军骑兵二万人屯驻宣德州,皇上给他三千人,命他驻扎在妫川。
    崇庆元年(1212)正月,执中请求移兵驻扎南口或新庄,传送公文给尚书省说“:如果有大部队来犯我必定抵挡不了,我一人死不值得怜惜,这三千军兵却让人担忧,而且十二关、建春和万宁宫也会守卫不住。”朝廷憎恶他的言词,传令有关部门加以审查,下诏列数他十五条罪状,罢除官职遣回原乡。
    第二年,又把他召回中都,参与商议军中事务。左谏议大夫张行信上书说:“胡沙虎专行私人意图,不遵循公道,蔑视省部以显示强横,取媚亲近臣子以求得赞誉,违法办事,枉害平民。在山西任职时,出兵而无纪律,不战而退逃,擅自取用官家财物,施杖刑打死县令。驻守妫川时,却乞求移军内地,他的谋略如何也大约可以看得出来。要让他改正以前的错误,以获得今后的功效,不是很难办到的吗?人才确实可取,即便出身微贱,也都应当起用,为什么必定是以前的老旧人物才能立功!一位将帅的任用,关系到国家安危,希望朝廷明察,这是天下人的极大幸运。”丞相徒单镒认为不能取用,参知政事王堂跪奏他的奸恶,事情于是停了下来。执中善于结交皇帝身边的宠臣,他们对执中交口称赞。五月,皇上下诏给留守官执中一半俸禄,参与商议军事。张行信再次进谏道“:听说因为胡沙虎是老臣,要起用他。人的能干与否,不在于是新是旧,他先前的战斗失败,朝廷早已知晓,还要重新起用,恐怕不可以吧?”于是皇上没有再做这件事。
    最终,皇上还是认为执中可以任用,赐给他金牌,暂任右副元帅,率领武卫军五千人屯兵在中都城北。执中与其同党经历官文绣局直长完颜卫奴、提控宿直将军蒲察六斤、武卫军钤辖乌古论夺剌等人阴谋叛乱。这时候,大元的大军在近处,皇上派人到武卫军中斥责执中只顾骑马打猎,不管军事。执中正在喂鹞鹰,他恼怒地把它摔死在地上。随后假称大兴府知府徒单南平及其儿子刑部侍郎、驸马都尉没烈谋反,奉诏令进行讨伐。徒单南平的亲家福海,另外带兵屯驻在城北,执中派人花言巧语招他来,福海不知道有诈,一来就被抓起来。
    八月二十五日未到五更的时候,执中把军马分为三路,从章义门进城,自己率一支军兵从通玄门进城。执中恐怕城中出兵来抵抗,就派一名骑兵先飞驰到东华门大声呼叫:“大军到了北关,已经交战了。”然后再派一名骑兵去喊。他让徒单金寿召来大兴府知府徒单南平,南平不知道何事,走到广阳门西边的富义坊,在马上与执中相见,执中举长枪把他刺落于马下,徒单金寿挥刀杀死了南平。执中让乌古论夺剌召见没烈,也把他杀死。符宝祗候鄯阳、护卫十人长完颜石古乃,听到叛乱的消息,就召集大汉军五百人前往解救危难,和执中交战而不能战胜,全部战死。执中来到东华门,让人呼叫守门的亲军百户冬儿、五十户蒲察六斤,两人都不答应,执中许诺封与世袭猛安、三品职事官,还是不应声。又让人呼叫都点检徒单渭河,也即是徒单镐。徒单渭河顺着绳子攀下城来进见执中,执中下令堆积柴禾焚烧东华门,架梯子登城。护卫斜烈、乞儿、亲军春山一同破锁开门迎接执中。执中进入宫中,把宿卫全部换成他的党羽,自称监国都元帅,盘踞大兴府,安置军兵以自卫。他急速召来都转运使孙椿年取出银钱赏给徒单金寿、乌古论夺剌及其军官兵士以及大兴府的奴仆差役。当夜,执中叫来歌妓,和亲信党羽聚会饮酒。第二天,他派兵逼迫皇帝出宫住到卫地的房宅,把左丞完颜纲诱骗到军中,随即把他杀掉。执中的心思很难猜度,丞相徒单镒劝他立宣宗为帝,执中答应了。
    这时,庄献太子在中都,执中以皇太子礼仪迎接庄献住进东宫。执中让符宝郎徒单福寿取出符宝,摆放在大兴府的露天石阶上,他盗用御宝假传诏令,封完颜丑奴为德州防御使,乌古论夺剌为顺天军节度使,蒲察六斤为横海军节度使,徒单金寿为永定军节度使。虽然封给的是外地的官职,却都留在身边。其他拜官授职的还有几十人。当时有两个叫蒲察六斤的,其中有个守卫东华门不肯服从叛乱。执中让礼部令史张好礼铸造监国元帅印鉴,张好礼说:“自古没有异姓做监国的。”执中于是作罢。他派遣奉御完颜忽失来一行三人,护卫蒲鲜班底、完颜丑奴等十人,到彰德迎接宣宗,让宦官李思忠到卫地宅邸杀死皇帝。他把沿边军队全部撤往中都平州、把骑兵派驻蓟州以增强自己的力量,边界关戍都不再把守。
    九月七日,宣宗即位,拜执中为太师、尚书令、都元帅、监修国史,加封为泽王,授予中都路和鲁忽士世袭猛安。授任执中的弟弟、同知河南府特末也为都检点,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任命执中的儿子猪粪为濮王傅、兵部侍郎,都点检徒单渭河为御史中丞。遥授乌古论夺剌为知真定府事,徒单金寿为知东平府事,蒲察六斤为知平阳府事。任完颜丑奴为同知河南府事,代理宿直将军。皇上下诏书把乌古论谊的府宅赐给执中,让仪鸾局供给仪仗,赐予他妻子王氏紫结银铎车。
    十一日,执中侍立朝中,宣宗赐给他座位,执中坐下,并不推辞。不久,执中奏请皇上把卫绍王贬为庶人。经过两次上奏,皇上下令让百官到朝堂上商议此事。太子少傅奥屯忠孝、侍读学士蒲察思忠,都附和执中的提议,众大臣相互对视,不敢发话,唯独文学田廷芳奋起说道“:先朝从没有丧失德行,所封尊号符合礼数,不应削除。”于是表示赞同的有礼部张敬甫、谏议张信甫、户部武文伯、庞才卿、石抹晋卿等二十四人。宣宗说:“就像是问路,一百人说向东走对,十个人说向西走对,行路人最后是往东还是往西呢?难道凭一百人和十人的数目来判断是非吗?”然后又说:“朕再慢慢想想。”几天后,皇上下诏贬执中为东海郡侯。
    大元的巡哨骑兵到了高桥,宰相告知了宣宗,宣宗派人向执中询问情况,执中说:“已经谋划好了。”之后,执中责备宰相道“:我是尚书令,你们怎么不先一同商议就直接上奏呢?”宰相只好低头谢罪。
    提点近侍局使庆山奴、副使惟弼、奉御惟康请求除掉执中,宣宗念他援助立位有功,心中不忍,就没有应允。
    元帅右监军术虎高琪,屡次作战失利,执中警告他:“今天出兵若还不成功,就要按军法办事了。”术虎高琪出战再次失败,自己思量难免受惩罚。他早就听说庆山奴等人有意谋反,于是在十月十五日,率领礣军进入中都,包围了执中的府第。执中听得变乱,搭弓向外放箭,敌不过,登上后墙要逃,因为挂住衣服而摔下地,伤了大腿,军士就地杀死了他。术虎高琪拿着执中首级来到宫门等待定罪,宣宗赦免了他,并任命他为左副元帅。
    执中的同党在街衢上呼喊道“:礣军造反了,杀死礣兵的人有赏。”市民响应,礣兵死了很多人,整个军队都恐惧不安。宣宗派近侍告慰礣军,令有关部门酌量给予丧葬财物,众军兵才稍稍安定下来。第二天,皇上任命特末也为泰宁军节度使,授实际官职与乌古论夺剌为济南府知府,徒单金寿为归德府知府,蒲察六斤为平阳府知府。
    十八日,左谏议大夫张行信向皇帝呈上封事,在封事中说:“按《春秋》书中的法则,国君不依靠既定的规律立位,如果曾经与诸侯会盟,就列位为诸侯。东海王在位达六年,他的臣子谁也不敢冒犯他。胡沙虎带兵入城,叛逆杀君,当时只有鄯阳、石古乃率人赶去救援,以至于战死。就他的忠烈而言,朝中领俸禄的大臣都该感到羞愧。陛下开始亲理政事,海内各方仰望归化,褒奖两人,延福于其子孙,多少抚慰一下贞烈魂灵,以激励天下人的忠义风气。宋国徐羡之、傅亮、谢晦杀营阳王而立文帝,文帝杀掉他们。而因为江陵迎驾心诚,赦免了他的妻儿。胡沙虎是国家的大贼,为人所共同憎恶,虽然已死但罪名没有正式判定,应当揭露他的罪状,向朝廷内外宣布,削除名号,革去官爵,连坐他的家眷,这才是大快人心。陛下如果不忍心泯灭他帮助立位的功劳,就仿照元嘉的旧例处置,也足以表示惩戒了。”宣宗于是下昭揭露执中的罪状,削除官爵。赠给鄯阳和石古乃,加恩封赏他们的儿子。庆山奴、惟弼、惟康都加官奖赏,近侍局从此开始行使权力。
    著者评论:金国九位君主,被臣下杀死的三人,被谋反的共有十人。熙宗被杀,只有大兴国这一人被世宗明定罪并在思陵旁边分尸而死。徒单贞虽然被诛杀,但没听到揭露他的罪状,后来由于他是外戚,又追封官号。余下的秉德、唐括辩等六人,都因别的罪行被杀。海陵之死,元凶是完颜元宜,却让他自然死亡。卫绍王被胡沙虎所杀,他没死于司败的杀戮,却死于术虎高琪之手。古人所讲杀君之贼子应当诛杀,是指奏请皇上后才得以征讨,就像孔子奏请讨伐陈恒那样。哪有像高琪那样擅自杀人而因之立功的呢?金国的刑律如此混乱,国家要不灭亡,难道可以做到吗?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