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必知-正文-居家必知-古文典籍网-国学经典-新都网
居家必知
居家必知
  防盗
    强盗劫人,多是出其不意,欺其无备。又恐业已进门,主人为盗所执,则其家人不敢喊叫,邻里不敢动手。如人家墙垣稍谨,或盗至门首,有一人上屋,或一人堵门,盗必不得人。贼之入门,必先投进火把,若有人即灭之,盗亦小敢遽人。然则,盗之伎俩亦可知也,诚平时有禁约,令各家修理墙垣、篱堑,又于每月二十三、四至初六、七夜,躬率男女纺织,稍有响动即令人上屋,屋上多置瓦石,又地方人等互相救护,则盗自有畏而不敢近也。此佘健吾先生屡验之言。
    防贼守夜
    谚云:“二十七八九,家家打铺守。直到初十后,看家交与狗。”凡盗贼动手,多在无月光之夜,与一更以后睡静之时,至鸡鸣则止矣。自二十以至于二十八、九,或二更无月可虞,或一夜无月可虞,故云惟初十日以后,月光四更方没,是以稍町缓也。又贼例五:偷雨不偷雪,偷风不偷月。因雨滴乱响,而雪恐有迹;风声夹杂,而月恐明照也。
    每晚照看门户
    富贵之家,门户自有看门人役专司其事。若平常人家,每晚须要主人亲自领仆照看关闭。若有屋角空处,以及草堆柜栏,俱要查看,恐有贼人躲藏。如有诚实子侄,或可代劳,但不可尽倚奴仆下人,恐致误事。
    加意防贼
    人家但有喜庆戏酒、过年时节、婚丧诸事,家人劳苦,自然沉睡难醒,每有贼人专于此时偷窃,须要小心谨防,门户各处更要加意照看。久雨初晴,亦要加意。
    沿墙装板
    城中居住,每有贼人挖壁洞之害,须以厚板二尺多高,上下粗枋,沿墙安钉坚固。贼虽挖洞,亦不能入矣。
    安板防地洞
    住房地基高,天井低,每有贼人将坡台挖,从地板而入。须将阔板枋横长安砌地下,木上再铺砖,贼不能入。若住基不高,或屋留外一檐,或卧房有地板,俱无地洞之事,不必防。
    竹把铺瓦
    屋上铺瓦,今人每用芦柴扎把,加放泥瓦。总不如用小坚竹三、四根扎紧,放在砖上铺瓦,不独连牵结实,且免贼挖天洞之患。每瓦行俱安紧,不可松疏。
    长栓
    住房上明下暗,格子、短栓之外,再加通长六扇一栓,两头活孔,纳伏安紧。贼虽烧格眼,手入亦不能下栓。
    大门铁栓
    大门铁栓,须上下横钉二条,左右铁销,再加横木栓,铁搭搭栓上,可保无虞。若无铁搭,恐贼挖洞拔栓。
    栗木门栓
    各门上俱用栗木为栓,不独坚固,且辟贼盗。
    大门二门俱要钉呆
    大门、二门上下枋俱要呆钉,门扇不可除得下,恐偶失照看,他人不能除门也。
    门窗推板
    卧房明窗之内,须再加坚固活推板,上下铁钩搭,每晚推闭搭紧。他入或加内格长栓,甚不如也。
    柜内暗夹铜锣
    凡竖柜内收藏紧要物件,要于柜门合缝中间用绳带系小铜锣于柜内,将绳头夹于缝中。外人不知,擅一开柜,锣即坠地,而响声惊觉矣。其紧要仓库门户中缝亦用此法,最妙;若紧要箱,旁外夹铜锣,亦妙。
    床旁备大响锣
    床旁放大铜锣一面,木槌即藏于锣之背面。一闻贼人入室,即连声敲击,一则邻人惊闻,俱起共逐:一则贼人心虚,惊走远遁。此极妙良法。若房多人多之家,可多备大锣,各各应接,更妙。
    招墙洞便于望看
    人家住房,屋后屋旁俱留碗人壁洞,平人肩高,常时用大木段紧塞。—有贼盗声息,即开制望看,或放鸟枪,或放弩箭,由洞而出,最为捷便。
    防贼用弩箭极妙
    弩弓一盒,藏箭十余枝,不用安箭,一便也;接连而发,甚是快速,二便也;轻小不费力,三便也。恨箭尖须用桐油毒药蘸过,才利害伤贼。
    追贼防跌
    贼人乖巧,每于有人之房门口、床面前先堆拦木、瓦器物,令起逐者先自跌倒。凡欲赶贼,先须知此。
    墙头浮堆瓦片
    凡墙头通路,处处须高堆破缸片、破坛瓦,略一跨动则倾倒声觉矣。或用整瓦砌花瓦儿尺,亦妙。
    密室
    收藏金宝密室,须屋上铺板以防天洞,地下地板以防地洞,壁内装板或装木栅,以防壁洞;门用铁裹,以防斧劈、火烧;窗用石枋,凿孔、安铁条、加栅,以防斧劈、火烧;天井中用横木密架、两头活转,以防贼下天井;墙头、天井地下走路各处,多铺铁菱角,使贼难走。此指极密之屋,若平常房舍,则可不必。
    夜莫大意
    闻门壁声响,只以为贼,须将门户各处照看,不可认作猫犬,大意每致误事。
    夜卧不可蒙头
    夜间睡卧,若将被连头盖合,外边声息不闻,每误大事。且暖气薰面,多患眼目,又易冒风,所以前人有“夜卧不覆首”,亦为养寿一法。
    扬武
    如年岁凶荒,必然贼盗蜂起。居乡者,家略有余,难免小人窥窃,不叮不为预防。当约同庄少壮者十余人,或二十余人,每晚在各家庄前轮流各执枪棍,梆锣放铳,齐声呐喊三五转,或轮饮小醉而散,再轮派值更鸣锣,共约互相救应,令远近小人知畏,歹念暗消。
    看更
    城中街巷,人家众多,应约邻近,公派看更。或十余家,或二十余家为—总,贫贱之家酌量免派。每家一夜,每夜一、二人,灯笼、枪棍、梆锣等物公备,轮流传交,即如十五家公派,每月止轮值二夜,每夜惟令二更起,至五更止,只在家门左右巡逻。公约各家一有??,连声敲锣,高声呐喊,众皆起应。此法各坊、各处若俱力行遍地,贼盗难以作为,胜于栅栏禁夜多矣。贼多之时,此法最妙。
    暗施
    不幸若遇年岁饥荒,有余之家不可堆拥金谷,忍令贫人饿毙而不救,于心何安?或自己田土深挑沟河,或房屋周围修筑墙壁,或垒挑埂岸,或起造房屋,但须工银、米谷,破例加添,令贫人暗受救济之力,稍许多歹念,而我又积德,兼得实效,此人我两利之法。
    密借
    贼盗中,本来凶恶劫夺者少,因饥寒逼迫,无奈而为者多。如有余之家,只在本家左右乡庄邻近,或遇荒年,可令家人密呼极贫之人,黑晚至家,不令人知,恐生惭愧,米谷或一石,或三、五斗,口云借与,候丰年偿还,不写券约,不加利息,不扬名,不取讨,还与不还,悉听本人良心。乡邻感沐我之救济,不独不起歹意,即有外侮,自必争相救护矣,且又济许多阴德。
    凶年献谷赈济
    凡遇凶荒之时,若奉官长赈济,有余之家当量力献米谷若干,多少随意。总之,救得一人性命,则积一人之阴德。若坐堆米谷,倘劫夺巴抢,又将奈何?
    夜晚不可谈说贼盗事
    俗云:晚间说贼贼脚痒。须宜戒之。
    小心火烛
    水火无情,治家者第一要小心火烛。若遇大风之日,或久旱之时,更须加意谨防。灶门、地下,须要时常扫净,不可余留杂草牵连,更不可将柴草堆近灶积,须离火门远些,以防遗火。每日烧柴多少,量取多少,宁少莫多。但奴婢懒惰,须要紧看灶下。不可着小孩子烧火,因年小好顽,不知祸害,多致误事。即十三、四岁,亦须时加照看。至于衰老龙钟之人,亦不可以倚托,恐好睡沉昏,最误大事。各卧房冬天床上烘笼,夏月帐内烧蚊息灯烛,烘衣裳火炉余炭,吃烟纸卷,事事小心,时时谨防。若有喜庆,诸事匆忙,更要留意。
    柴屋
    人家柴草若不多积,一遇阴雨缺乏,若何应用?须另留空屋,专堆柴草,取时则开,余时锁闭。若无余房,未免堆杂人从,则灯火难禁,不如不积为安。
    防火歌
    火起无情势莫当,时时刻刻要提防。
    柴薪灶下少堆积,暮夜厨房满水缸。
    老稚烧锅须仔细,睡眠酒醉熄灯光。
    烘衣烘被常看守,箩桶盛灰大不祥。
    火炮店邻真利害,抽车屋近有惊惶。
    吃烟落烬须踏灭,剪烛余煤莫隐藏。
    挂灯要远芦笆壁,起火恐落穷草房。
    街上秽草休焚烈,许多虫蚁命惨亡。
    天时风燥尤当慎,岁暮终须百事忙。
    为人事事存天理,神灵自不降灾殃。
    引火之物堆僻处
    凡有木炭、麸糠、木屑、硝黄、火药,以及炮竹之类,俱收藏于无人僻处,免误大事。小儿无知,尤令奠近。
    救火
    火起之时,先将近火房屋拉倒,令火势空断,自无延烧之患,此第一妙法。即火到屋上,急用麻搭火钩拉倒有火梁柱,令火不高出,则易为熄灭。
    水缸
    厨中安大缸二只,各贮满水,用箬盖盖好,以免蛛尿虫涎之毒。用此存彼,以防火患。但缸须在屋内才好,若在露天空处,最怕日晒有毒,食之多生痈疽。须另篷遮阴,其水用一缸,即将此缸底浑水刮尽,冉挑入新水,方可供食。凡米粒饭颗,皆不可撒入,有毒害人。
    冬寒烘被
    冬寒晚间烘被,予有二句曰:人一上床,火即下床。切须谨记,须要将火笼安放空处,恐有衣物撒人,延烧之患,或将大砖—块压息火炭,次日又可巴火,此最妙之法。至于老人、小孩贪暖,不肯离火,始意不过略烘—时,岂料忽然昏睡,每误大事,切须禁忌。
    奴婢衣被厚绵
    冬寒之月,奴婢下人每好偷藏火笼,烘被过夜,殊不知,一时沉睡不醒,火起尚不知觉,最为大害。常时须要谆切严戒,每晚须要细加查看。但奴婢衣被,须与厚绵温暖,若只知自己貂帽皮袄,红炉暖阁,全不顾下人受冻受冷,惟令其不许烘火,不但不能服众,且在一家之中,自己先丧良心矣。
    汤壶
    冬天老人怕冷,夜晚火笼烘被,既有火毒,又恐误事。惟锡制汤壶,每晚用热水满贮,厚布包紧,安放被内,可以放心温暖。小孩、病人,俱当用此。或贫家,用砖一块烧暖,布包温被.亦胜火笼多矣。
    熄火把
    夜晚点火把虽熄,亦不可倚靠门格、板柱,恐遇紧风一吹,复又火着。予曾有友人,以此被烧者。须安放空地为稳。点火把行路,遇有草屋、草堆,切忌高举。
    香炉下置铁板
    家神龛内香炉下,须安薄铁板一大块。一恐夜晚焚香倒断,一恐猫鼠跳坠,有铁相隔,火自熄灭。
    烘笼铁丝盖
    冬天烘笼上铁丝盖,断不可少。既无衣物坠撒延火之害,又有暖茶壶,炙瓦砚之益。
    有事加意防火
    人家一遇喜、寿、丧、祭时节,宴会诸事,灶上烟火不断,又兼人事匆忙,奴婢疲倦,为家长者,厨中、灶下各处,须要加意照看。
    火笼放平地空处
    火笼烘衣物,须要四不沾依,即衣带垂坠,亦不成害。
    煽炉飞火
    茶炉、酒炉之旁,凡有炭篮、糠麸之类,俱要离远,恐煽火时火星四处飞坠,致误大事。
    认炭
    炭以坚实光重者为上等,火能耐久,其虚松者易烬。
    夏月收炭
    若到冬寒买炭,不独价贵,且又水湿难用。买炭须在夏月,水不入炭,而卖者亦不能加水。
    地板下堆炭
    房中安置地板,离地略高,留一活板为门,便于启闭。于夏月炭价贱时,堆藏若干,最收潮湿地气。且炭又不过燥,好用。家人取出,又便稽查,极妙之法。
    屋檐雨水不可供食
    屋詹前雨水,只可留为洗衣物之用,不可供人饮食。要知屋上每多蛛尿蛛屎、壁虎尿屎、蜈蚣虫涎诸毒,又有猫粪、鸟粪诸秽,食之不独不洁,且生疽生病,再遇久旱不雨之时,或在夏季,其毒更甚。如有大雨冲流之后,方可无忌也。
    有雷雨水不可供食
    雷有焰毒,凡有雷之时,其雨水饮之,腹胀生病。
    坐忌摇膝拍地
    人坐最要稳重。昔人云:行如流水坐如山,方为福泽之相。每有一等人,坐则将身惯倚壁靠几者,亦有将足惯翘膝上者,此虽不敬,尚无大碍,惟有坐下将膝战摇,又有将鞋尖打地,如拍板相似,此二种最为贫贱之相,切须忌戒。凡见少年子侄或有如此者,急加禁戒,若少年习惯,长大急难骤改。予《正学歌》内有二句云:切忌膝摇鞋打地,最为贱相令人低。正此义也。
    行忌轻浮转摆
    儿行走,须要身体稳重,而腿脚前任犹如重船行水,才为上品。每有一等人,身体轻浮,头摇身摆,更有连肩背在右摇转者,决非有福之兆。
    背剪手
    两手笼袖前抄,此是正理。切不可将两手抄接背后而行如背缚样,最为不祥。若在衙门内行走站立,令有罪人见之犯其所忌,大加吐骂,更为不宜。
    用象牙箸
    如用象牙箸,预先半日前,放人净水盆中浸透,用时以布拭干,虽久用亦不油黄。要知牙箸收藏箱柜内,自然干燥,一遇肴馔油汤,自必浸入。今以水先浸饱,虽遇油汤,亦不入矣。凡牙箸不可日晒,不可用热水洗,不可近炉灶热暖处,俱易于弯裂。牙箸如弯,可用净水浸二、二日,将弯箸安在直箸中间,上下扎紧,其弯箸自直。半日收藏牙箸,亦要上下扎紧,不可散放。
    用银镶杯
    篾丝银镶酒杯用过,客散即吩咐家人用洁净湿布拭净阴干,不可过宿,不可日晒,亦不可水浸。
    敲门
    官宦人家,门户自有管门仆役。若平常人家,房屋浅近,凡敲门,只宜徐徐轻敲,不可急速高敲,致令惊骇,在夜晚更不可。如在公门、乡绅之家,更加不可。
    立中穿走
    凡有三人坐立,不可立于中间,以背隔人。凡二、三人共立,不可从中穿走,此皆取人之憎厌也。
    淘井试法
    夏月勿轻淘井,先以鸡毛投下试觇,摇动,多阴毒气,勿下。凡久不汲水之井,最有毒气,不可久视。
    砖缝不生草法
    每年用官桂为末,于春月铺人砖缝中,草自不生矣。
    地板辟湿法
    凡铺地板,离地高些,留一活板开闭堆炭,能收潮湿。
    晒书法
    于伏天烈日下,将书早晨即于有日空处展开,至午后翻覆再晒,将晚收起,及冷透,叠人箱柜,但有热气,不可便收藏。凡晒一切字画,以及衣帽,皆用此法。
    收书不生蠹鱼蛀虫法
    辟蠹之法甚多,或用樟脑,或用香蒿,或用烟叶,或用花椒,总不若芸香薰之为第一。其法于伏日晒书之后,堆满柜厨,预留火炉空处,用炭火一炉烧起芸香,即闭柜门,使香烟薰绕,则虫蠹不生。
    裱书画不蛀法
    收腊月雪水,存贮以备。熬面糊,裱一切书画,永不蛀。
    裱书画不瓦法
    凡裱褙字画,加些萝卜汁在浆糊内,即不瓦。
    裱书画虫鼠不侵法
    凡裱褙字画,用生矾末、花椒末、黄腊,人浆糊内,裱之则虫鼠不侵。
    治油秽书画法
    用海螵硝、滑石各一钱、龙骨一钱五分、白芷一钱,共为细末,铺油秽处,隔纸熨之。若久秽者,水浸透治之。
    造古纸法
    面浆、槐花、苏木、黑墨,共汁染色,加减捶光。
    接纸无痕法
    罗底上白飞面,用白及磨水调,接纸无痕迹。
    藏墨法
    熟艾包墨,梅月入灰收之。
    制新墨仿古法
    墨仿占样造成,于温灰内养十许日,其面上之油光既除,即与古色无异,且胶性已去,体质乃轻。
    藏笔不蛀法
    研硫黄水,浸过收藏,则不蛀。或用花椒贮笔套内。
    洗笔法
    写完字,即在砚池中摆去滞墨,再用则易开不损。
    洗砚法
    砚不频洗则滞墨,最可嫌。用莲蓬穰,温水洗之。
    补破砚法
    就砚底,刀刮末,用黄蜡火煅匀,调之,以补损处。
    去字法
    菖蒲根、毂子石,为未水调,糁字上,俟干,擦之不见。
    拂字法
    空鸡子一个,入白硇三钱,蜡纸封口,鸡抱二十余日取用。
    湿纸上盖药,待干拂去,则白纸。
    暗书白纸法
    荜麻子捣烂,写纸上,后使香灰擦出。
    字变白纸法
    乌贼鱼水写字,过黄梅天则无影迹。奸人或以此写契约骗脱,须防辨之。大约比墨色浅淡,浮于纸上。
    去字画上误笔法
    凡有误处,用净笔水蘸炭灰揭去,以净为度。
    扇上金笺上写画不滑法
    扇面、金笺上写画,每每光滑,不能着墨。须用赤石脂细末,将软布蘸了,轻轻擦过。或用艾绒擦之,亦妙。
    小字写大法
    大字最难写,另写一小字样,剪落,将针锥上;点灯,将纸挂壁,以针上字对影,随意挂壁多大,用炭笔描成,另填即是。其墙壁上画大人物,亦宜仿此。
    逡巡打碑法
    用白及二两、白矾、阿胶各一两,水中溶化,后入石膏(火煅,二钱二分,末之),胶成剂干。用水磨,写后,用墨汁拖过,即碑。造伪字帖多用此。
    点灯无灯蛾法
    灯蛾扑灯,最是可厌,不独有伤生命,且如有要事,忽被扑灭,又复点剔,岂不可嫌。除蛾之法最多,俱不足验,惟有一法:在腊月内用雪水将灯草浸过,晒干收用,则永无灯蛾,全活多命,又是一德。
    点灯鼠不吃油法
    香油一斤,入桐油三两调,点则辟鼠。
    灯不生晕法
    以生姜擦盏边,则不生晕。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