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绿林贼偏遇路劫 设奸谋画虎不成-正文-济公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三回 绿林贼偏遇路劫 设奸谋画虎不成
第五十三回 绿林贼偏遇路劫 设奸谋画虎不成
    --------------------------------------------------------------------------------
    话说济公进了会英楼,掌柜的见他衣服平常,是一穷僧,并未逢迎。杨猛、陈孝等五个进来,他连忙过来说:“众位里边坐。”济公站在柜外说;“掌柜的,我也来了。”那掌柜的说:“和尚,你来甚好,里面请坐罢。”六人进去冽了后堂,跑堂的过来说:“你六位上楼还是在哪里?”和尚问:“有雅座没有?”跑堂的说:“只有一个雅座,方才进去三人,已然要酒菜吃了。你六位上楼罢。”和尚说;“不上楼,我到雅座,把三位让出来如何?”跑堂说:“那不行!”和尚说;“你不要管,我到雅座去。”一掀帘子进去,看见三人正自吃酒,是新拜的盟兄弟,大哥请两个兄弟吃酒。正在谈心,只见外边进来一个和尚,到这里来说:“你们三位在这里吃酒,酒钱我给了,我给你三位再要几样菜罢!”三人都站起来,大哥疑惑和尚合二位盟弟相好,那二人疑惑是大哥认识的,都连说:“和尚不必舍帐,你在这里同吃酒罢。”和尚说:“请,请!”自已退身出去了。大哥问:“二位兄弟,这是哪庙里的和尚?”那二人说:“我们不知道,不是兄长的朋友吗?”他又说:“不是。”三人都笑了,说:“这是怎么件事呢?坐下喝罢。”三人方一落座,全都连忙起来,“哼”了一声,大哥说:“我方才一坐,不知什么扎我屁股一下。”那二人说:“叫跑堂的快拿盘来,你这屋中不好,我们挪外间去。”跑堂的可给他们搬出来。济公几人见人家出来,他们就进去。到了里边落座,要了酒菜,摆上喝了几杯,只听外面有人说话,声音宏亮,说:“合字并赤字,啃撒窑儿,把合字赤字窑儿英找孙。”说完,进来三个江洋大盗。书中交代:内中就有华云龙。只因华云龙自临安合王通分手,定准在千家口通顺店内约会,又不见不散,他在通顺店内,人家都当他是一个保镖达官。他往日住在后院上房之中,昨夜晚间他自己吃完晚饭,觉得心神不宁,发似人揪,肉似勾打,叫店中伙计算结店帐,说:“我要走,要有西川姓王名通来找我,你告诉他,我先走了,和他家中相见罢。”伙计答应。他出了店门,天已初鼓之际,走到村外,只见满天星斗,皓月当空,走了五六里之遥,有一座树林,从树林内跳出一人,口中说:
    自幼生来心性鲁,好学枪律懒读书。漂蓬四海免民祸,浪荡江湖
    临草庐。遇见良善俺要救,专把责官恶霸诛。我人到处居方寸,哪管皇
    王法有无。
    说完了八句,把刀一亮,说:“吠!对面行路之人,快留下买路金银,饶你不死!”华云龙听罢说:“对面是合字。”那拦路之人,哈哈大笑说:“我是济字。”华云龙说:“你不是绿林中的合字么?”那人说:“我一概不懂。”说着话,摆刀过来楼头就剁。华云龙拉刀刚要动手,一看这人身高八尺,穿着翠蓝褂,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一部红胡髯飘洒胸前,长得凶如瘟神,猛似太岁。这人不觉把刀还入鞘内,说:“原来是华二哥,从哪里来?因何连夜行路?”华云龙一看,说:“原来是雷二弟,提起来一言难尽。”华云龙就把由江西来到临安,所作所为事一说,只是没提乌竹庵采花之事。书中交代:来者这人姓雷名鸣,原籍是镇江府丹阳县龙泉坞人,也是一位绿林的英雄。他与陈亮是结义的弟兄,二人分手有一年多没见。雷鸣去到陈家堡找陈亮,陈亮家中人说:“陈亮已上临安去了。”雷鸣一听,心中甚不放心,要到临安去找陈亮。今天走在半路之上,见对面来了一个夜行人,雷鸣放意由树林卵出来,亮刀截住,过来一看是华云龙,二人这才行礼毕,叙离别之情。华云龙说:“雷二弟,你方才念的八句诗词,是你自己做的吗?”雷鸣说:“不是,这是杨明大哥做的。华二哥你在临安,可见着陈亮?我正要去找他呢。”华云龙说:“我倒没有见过陈亮。依我说,你别去找他,因我在临安泰山楼杀了人,秦相府盗了玉镯、凤冠,你要一去,恐怕人家瞧见你行迹可疑,把你办了,倒多有不便。”雷鸣说:“不要紧,我到临安没事便罢,倘若我要失了脚,我替二哥打一脱案。二哥你跟我同去,俺们二人在临安盘桓一月,你我一同回江西,也不为晚。”华云龙本是没准主意的人,一听雷鸣这话,自己动了心,说:“既然如是,雷二弟你我一同走。”二人刚走了不远,见眼前树林内转出一人,过来拦住去路,二人赶着,不是别人,正是圣手白狼陈亮。书中交代:陈亮自从前者挤公要给开水浇头,切菜刀落发,吓的陈亮跑了,他就在临安城找了个僻静的店里住着。华云龙在临安城所做所为的事情,陈亮都知道,后来听说拿着野鸡溜子刘昌,济公奉命出都办案,陈亮才要追下华云龙送信,叫他远奔他乡。不想今天走在这里,遇见雷鸣、华云龙,三人见面行礼,坐在就地,各叙已往从前之事。天光已亮,陈亮说:“你们先到千家口沐浴净身,吃点东西,商量着再走。”华云龙点头,三个人一同来到干家口,林浴净身,吃点心。喝了点茶,天已正午,三人要去吃酒,来到会英楼,华云龙说:“瞧见有翅子窑的鹦爪孙,留点神。”济公在雅座早已听见,和尚也未出来。三人上了酒楼,一看也干净,要几样冷荤菜,干鲜果品,烧黄二酒,只要好吃,就得不怕钱,跑堂的立刻到柜上要了酒菜。不多时摆好,三人吃酒谈话,真是开怀畅饮,酒逢知己干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雷鸣_诉华云龙说:“不必走,临安没有办案之人便罢,若要有办案之人,自有我认帐,管叫他来一个拿一个,来两个拿一双。”陈亮一听,说:“二哥,你别大意。现有济公长老,带着两个班头,要捉拿华二哥,那济公善晓过去未来之事。”雷鸣一听,哈哈大笑说:“陈老三,你伯和尚,我不怕和尚,凭他这三人要捉拿华二哥?不是我说句大话,二百官兵围上,也捉不住他。”陈亮说:“兄长你有所不知,我告诉你罢,那济公长老神通广大,法术无边,要用手一指,就不能动转。”雷鸣一听此言,拍案大嚷说:“陈老三,你真气杀我也!你这是长和尚的威风,减咱们弟兄的锐气。这个和尚不来便罢,他要来时,我先把他杀了。要不然,你二人在此等候,我到临安去访问灵隐寺,把这和尚杀了,方出我胸中之气。”陈亮说:“雷二哥,你趁早别说这个话,你不说倒许没事,你一说也许被济公掐算出来找你,真要一来,你我三人皆逃不了。”华云龙道:“你们二位喝酒罢,幸亏此地没人,要有人听见,多有不便,你我说话总要留心。”雷鸣说:哗二哥,你怕和尚,我不怕和尚。”正在说话之际,楼下就有人叫喊一声,说:“好贼,我就是拿华云龙的和尚来了,我今天全把你们拿住,一个跑不了。”书中交代:和尚在雅座,同着杨猛、陈孝二位班头、傅有德正在那里吃酒,听外面有人一调绿林中的黑话,和尚就知道是他们三个人来了。容他们坐下,和尚这才由雅座出来,告诉杨猛等几个人说:“我到外面方便。”和尚来到楼梯下,正听见雷鸣那里说大话,和尚这才答言,要上楼捉拿乾坤盗鼠华云龙。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