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回 捡人头主仆遭官司 救表兄梦中见县主-正文-济公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二十五回 捡人头主仆遭官司 救表兄梦中见县主
    --------------------------------------------------------------------------------
    第一百二十五回 捡人头主仆遭官司 救表兄梦中见县主
    --------------------------------------------------------------------------------
    话说知县派王雄、李豹捉拿段山峰,王雄、李豹知道段山峰能为武艺出众,不但拿不了,还恐怕有性命之忧。李豹说:“我不是段山峰对手,王头你也如是.自有人是段山峰的对手。”王雄说:“难呀?”李豹说:“你忘了,当年不是单鞭赛尉迟刘文通,在艺场中卖弄,赢过段山峰一掌?咱们跟刘大哥知己相交,何不找他,叫他帮着,大概不致推辞。”王雄说:“有理。”二人赶紧够奔后街。往东~拐,路北的门楼,就是刘文通的住家。二人上前一叫门,刘文通刚起来,漱过口,出来开门。一看是王雄、李豹,刘文通说:“二位贤弟打哪来?”王雄说:“由衙门来?”刘文通指手往里让,来到厅房落座,王雄说:“兄长没处去走镖?”刘文通说:“刚从外面回来不多日子,二位贤弟因何这样困在?”王雄说:“我们哥俩来找你来了,只因梁官屯卖肉的刘喜之妻被杀,老爷派我们捉拿段山峰,我二人实拿不了,求兄长助一臂之力,捉拿段山峰。”刘文通一听,说:“段山峰能为武艺超群,我也是拿不了。”王雄说:“兄长不必推辞,当年兄长在卖艺场中,赢过段山峰一掌。除非兄长,萧山县没有人是段山峰的对手。”刘文通说:“二位贤弟休要提起当年那一掌,提起那件事来,我更觉心中难过。当年是西门外来了一个卖艺的,我看那卖艺人并非久惯做江湖买卖的,倒是受过名人的指教,大概是被穷所挤。我想下去帮个场,多给他凑些钱,没想到段山峰也下来了,跟我比试。我二人一渣拳,我就知道段山峰的能力比我强,我想要一输他,我这镖行就不用吃了。我就说:‘姓段的朋友,我俩远日无冤,近日无仇,我就指着保镖吃饭。’我把话递过去,段山峰倒是个朋友,一点就透,他故意让了我一掌,他说:‘不枉他叫单鞭赛尉迟。’他走了,我自己明知他是让着我,我次日去找他,给他赔不是,我二人因此倒交了朋友,常来常往。他跟找也是朋友,你两个人也跟我是朋友,要是别人拿段山峰,我知道得给他送信才对,这是你两人要拿他,我也不能给他送信,我也不能帮你们拿他。”王雄、李豹再三说,刘文通也不答应,王雄、李豹实在没了法,两个人到里面去见刘文通的母亲,二人见老太太一行礼,老太太就问:“你两个人这般早从哪来?”王雄说:“伯母有所不知,现在衙门里出了逆案。”老太太说:“什么逆案?”王雄说:“段山峰能为出众,我二人拿不了。”老太太说:“莫非萧山县就没有比段山峰能为大的么?你二人不会请人帮着拿吗?”王雄说:“别人不行,就是我大哥可以拿能。”老太太说:“你没跟你大哥提么?”王雄说:“提了,我大哥他说跟段山峰相好,他不肯帮我们拿。”老太太说;“你把你大哥给我叫来。”王雄立刻到外面,把刘文通叫进去。刘文通说:“娘亲呼唤孩儿,有何吩咐?”老太太说:“你两个兄弟来找你帮着拿段山峰,你为何不管?”刘文通说:“娘亲有所不知,我跟段山峰也是朋友相交,且他能为出众,孩儿也恐其被他所算。倘若孩儿受了伤,我又无三兄四弟,谁人服侍老娘?”老太太说:“你这话不对,你就不应当眼匪类人来往,本地面既有这样匪恶之徒,你就应该早把他除了。老身我派你帮着去拿段山峰,你去不去?”刘文通本是个孝子,说:“娘亲既吩咐叫孩儿去,孩儿焉敢违背。”老太太说:“既然如是,你跟王雄、李豹三个人商量着办去罢。”三个人这才来到外面,刘文通说:“二位贤弟要怎么去拿?假使拿不了,一则打草惊蛇,二来你我还得受他的伤。”王雄说:“依兄长怎么办?”刘文通说:“要依我,你两个人回衙门见大老爷,请老爷给调城守营二百官兵,本衙门一百快手,你二人先给庆丰楼酒馆送信,叫掌柜的明天楼上别卖座,我把段山峰诓在酒楼上吃酒,把他灌醉了,你们叫这三百人在庆丰楼四面埋伏,听我击杯为号,大家再动手拿他。我不摔酒杯,你等作事,可别莽撞,要一个拿不着跑了,再想拿可就费了事,可千万叫官兵要严密,莫说出办谁来。”王雄说:“就是罢。”二人告辞,回到衙门,一见老爷,老爷说:“你二人把段山峰拿来了?”王雄说:“没有,有求老爷给城守营一个信,调城守营二百官兵,并传本衙门一百快手,别提办谁,明天在庆丰楼四面埋伏。下役还请了一个朋友是保镖的,帮着捉拿段山峰。”老爷一听,说:“这一个段山峰怎么这么费事?”王雄说;“实在段山峰本领高强,若非定计,恐拿不了。”老爷说:“是罢。”王雄、李豹才一同来到庆丰楼,一见掌柜的,王雄说:“掌柜的,你这铺子一天卖多少钱?”掌柜的说:“卖一百多吊钱。”王雄说:“明天你们楼上面别卖座,一天该赚多少钱,我们照数给。明天借你们楼上办案,同单鞭赛尉迟来的人,那可就是差事。你可嘱咐你们众伙友,千万别走漏消息,要漏风声,这案情重大,你可得跟着打官司。”掌柜的说:“二位头目,只管放心,没有走漏消息。”王雄、李豹都安置经了,这才来到刘文通家,告诉刘文通都照样办妥。刘文通说:“你二人回去罢。”次日早晨,刘文通起来,换上衣服,暗带单鞭,由家中出来,一直够奔西关。刚来到段山峰肉铺门口,一瞧围着好些人,有一个穷和尚在那里打架。书中交代,这个穷和尚非是别人,正是济公和尚。他在大柳林见众官人把王全、李福拿走了,和尚也进了南门。刚一进城,只见路东里一座绒线铺子,掌柜的姓余名叫余得水,在铺子门口,有一个人腿上长着人面疮,正在那里借着太阳亮疮。和尚一看,口念“南无阿弥陀佛”。原本这个长疮之人,姓李叫李三德,乃是跑堂的手艺人,极其和蔼。家中有父母,有奏有子,就指着他一个人靠手艺度日。只因南门外有一座段家茶楼带卖酒饭,买卖做亏空了,段掌柜的要收市关门,就有人说:“你们关门?你把李三德找来,叫他给你跑堂。那个人和气能事,人缘也厚,就许他买卖给你做好了。”掌柜的果然把李三德找来,酒饭座越来越多,都冲着李三德和气,爱招顾,二年多的景况,买卖反倒赚了钱。掌柜的自然另眼看待李三德,年节多给李三德债送,时常也垫补他,三德家里也够过日子的。偏巧李三德腿上长了人面疮口,自己又不敢歇工,家中指他一人吃饭。掌柜的见李三德一瘸一癫,实支持不了。这天掌柜的就说:“李三德你歇工罢。”李三德一听,大吃一惊,说:“掌柜的,你要辞我,我倒愿意歇工,无奈我家中四五口人,要吃闲不起。”掌柜的说;“我倒不是辞你,我看你实在挣扎不住。我这买卖是你给我做好了的,你只管歇工养病,我照旧按月给你工钱。我这里有四十吊钱,给你养疾,只要有人给你包治,花几十吊钱我给。”李三德一想,掌柜的既是体恤,这才回家养病。病越来越重,没钱叫孩子到铺子取去,日子长了,内中伙友就有人说闲话,说;“咱们起早睡晚,也挣一分工钱,人家家里吃太平宴。”孩子回来一传舌,李三德一气,架着拐到铺子去。一见众人,李三德说:“素常我没得罪众位,现在我得这宗冤孽病,掌柜的体恤我,怎么我孩子来取钱,众位说起闲话来?”大众说:“没人说闲话,你别听孩子传言,你回去养病罢。”众人动着,李三德往回走,走在绒线铺门首,绒线铺掌柜的余得水素常认识,就说:“李老三,你还没好么?”李三德说:“别提了,我这病难好,这叫阴疮。我也不知做了什么报德的事,我一死,我家里全得现眼。”余得水说;“你找人治治,没钱花几吊我给,只要能治得好。”他准知道不容易治,他要说这样便宜话。焉想到济公活佛赶到,罗汉爷施佛法,要搭救李三德,戏耍余得水。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