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回 施妙法游戏助义士 谈心事冷语惊贼人-正文-济公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二十七回 施妙法游戏助义士 谈心事冷语惊贼人
    --------------------------------------------------------------------------------
    第一百二十七回 施妙法游戏助义士 谈心事冷语惊贼人
    --------------------------------------------------------------------------------
    话说段山峰同刘文通由铺子出来,够奔庆丰楼。刚一进城,就见街市上三三两两的官兵,都带着军装械器,穿着号衣。官兵都认识段山峰、刘文通,众人就嚷:“刘爷、段爷二位上哪里?”段山峰说:“闲逛,众位有什么差事?”众官兵说;“我们奉上宪谕伺候,也不知什么事,听说办紧要的事,关乎密案。”众官兵也并不知是拿段山峰。知县给城守营老爷文书,就提派二百官兵扎在庆丰楼左右,听王雄、李豹的招呼,故此大众官兵不知。刘文通心里咀白,同着段山峰来到庆丰楼,上了楼,楼上一个座位没有,掌柜的告诉伙计不叫卖座,有衙门借楼办案,故此不敢设座。刘文通、段山峰二人落了座,伙计明白,当时擦抹桌案,先把干鲜果品、各样酒菜摆上。二人刚要叫菜,就听楼梯一响,有人喊嚷:“我吃饭给银,哪个红了毛的不叫我上楼?”伙计一瞧,来了一个穷和尚。原本和尚由肉铺打完架走了,见刘文通同段山峰进了庆丰楼,和尚也跟了来。刚一进饭馆,伙计就说:“大师父,楼上不卖座,有人包了。”和尚说:“我就吃顿饭,今天我得了点外财,也无非在楼下吃点。要不然,我也不敢进饭馆子。楼上都是阔大爷,明是一百六的菜楼上要卖二百四,我和尚也吃不起。”伙计一想楼下不要紧,让和尚进去。跑堂的一转脸,和尚上了楼梯,说:“哪个红了毛的不叫我上楼来?”到楼上找了一张桌坐下。楼上伙计一努嘴,说:“大师父。”和尚说:“干什么呀?”伙计当着刘文通、段山峰又不敢明说,掌柜的也怕叫段山峰瞧出来,赶紧叫伙计说:“大师父要什么菜,给人家要。“伙计这才说:“大师父要什么酒菜?”和尚说:“你们有什么酒?”伙计说:“有白干、陈绍、玫瑰露、五加皮、状元红、茵陈莲花、日荷叶青、人参露。”和尚说:“给我来两壶梅花鹿罢。”伙计说:“没有梅花鹿,是玫瑰露。”和尚说:。对了,你们有什么菜什伙计说:“煎炒烹炸,烧烩白煮,应时小卖,午用果酌,上等高摆海味席都有。”和尚说:“就是肉拿刀一切,搁锅里一炒,就是那个。”伙计说:“炒肉片呀?”和尚说:“对。”伙计少时给要来。和尚一瞧,说:“不是这个,这么一切,还有那么一切。”伙计说:“那是炒肉丝,你将就点吃罢。”和尚说:“你这菜卖多少钱一个?”伙计说:“一百六。”和尚说:“给八十钱罢。”伙计说:“饭馆子哪有还价的?”和尚说:“你也就将就点,你叫我吃东西将就点么?”刘文通那边一瞧,说;“把炒肉片给我们吃,伙计你再给大师父要。”伙计把荣给刘文通端过来,又给和尚要了一个炒肉丝。和尚一瞧,说:“不是,那么一切,还得那么一切。”伙计说;“那是肉丁炒辣酱。”和尚说:“我不要这个。”伙计无法,又把肉丝卖给别人,又给和尚要了肉丁炒辣酱来。和尚一瞧,说:“你成心搅我,我不要这辣酱。”伙计说:“你到底要什么?”和尚说:“你没等我说完,把肉那么一切,这么一切,团成蛋。”伙计说:“那是丸子。你要炸九子。是溜丸子、氽丸子、四喜丸子、海参丸子、三鲜丸子?说明白了。”和尚说:“炸丸子卖多少钱?溜丸子卖多少钱7”伙计说;“炸丸子卖二百,溜丸子卖二百四。”和尚说:“怎么溜丸子比炸丸子多卖钱呢?”伙计说:“溜丸子多点卤汁。”和尚说:“你给我要一个炸丸子,白要点卤行不行?”伙计说:“不行,你就要炸丸子罢。”少时把丸子端来,和尚一瞧,说:“我要一个炸丸子,你怎么给我来十一个?”伙计说:“这就是一个菜,大师父你再挑剔,我就要下工了。”和尚说:“我愿意要吃一个大的,捧着吃的香,这可以将就点罢。可有一节,我要喝醉了,我可就摔酒盅子。”这一句把刘文通吓了一跳,心说:“我定的击杯为号,如未把段山峰灌醉了,他要一摔,回头官人都上来,段山峰准拿不住。”就听那伙计说:“大师父,别摔呀。”和尚说:“我一摔有不愿意的,请请我和尚,别惹着我,我就不摔。”伙计说;“没有惹你。”刘文通暗想:“这个和尚真怪。”立刻说:“大师父,你别闹了,别叫伙计担不是,回头吃多少钱我给。”段山峰说:“贤弟哪有这么工夫理他。”刘文通说:“我看这个和尚太讨人嫌。”两个人说着话,越喝越高兴,杯杯净,盏盏干。段山峰老不醉,刘文通心里说:“每常段山峰没有这么大酒量,今天怎么老不醉,醉了好拿他。”他听和尚那里自言自语说:“人要喝酒不醉,有主意,一提烦事,叫他心里一顿,难得醉。”刘文通一听,“对呀,这话一听有理。”这才说;“段大哥,兄弟我拿你当亲哥哥一般,我有什么事没瞒过你,你就没拿我当兄弟待承,有事就瞒着我,你这就不对。”段山峰说:“贤弟,此话差矣,哥哥我有什么瞒着你了?”刘文通说;“大哥做的事,打算我不知道?其实纸里包不住火。”段山峰说:“我做什么事了?”刘文通说:“就是梁官屯那件事。”段山峰一听这句话,立刻脸变红,酒往上一撞。书中交代,梁官屯这案,本是他做的。段山峰他原籍是湖南衡州府①人,当初是绿林中的江洋大盗,善会飞檐走壁之能,逃至在萧山县来,开了一片肉铺子,自己手里也有钱,也没有家眷,就是孤身一人,很务本份,并没人知道他是绿林出身。
    ①衡州府:府名,以衡山得名,治所在今衡阳市。
    这天段山峰到西关乡去要帐,走在梁官屯见有一妇人在门前买绒线,段山峰一看,这个妇人长得十分美貌,头上脚下无一不好。对门就是杂货烟铺,段山峰就来到烟铺里,掌柜的都认识,说:“段掌柜上哪去了?”段山峰说:“我去要帐来,我跟你们打听打听,这个买线的妇人是谁家的媳妇?”烟铺掌柜的说:“你不知道?这就是你们同行的卖肉刘喜的家里么。”段山峰一听一愣,说:“凭刘喜长得人不压众,貌不惊人,他会有这么好媳妇?”烟铺说:“那可不是别的,人各有命定。”段山峰问明白,自己回铺子就问伙友;“刘喜买咱们的肉,欠咱们多少钱?”伙计说:“刘喜不欠钱,现钱取现货,也不赊给他。”段山峰说:“刘喜来取肉,别叫他走,我有话跟他说。”众伙计答应。次日早晨刘喜来了,伙计一告诉段山峰,段山峰出来就问:“刘喜,你一天能卖多少钱?”刘青说:“卖二十多斤肉。”段山峰说:“你家里几口人够吃的么?”刘喜道:“家里人口倒不多,就是我们两口子,一天就卖这两吊多钱的本钱,我也不敢赊帐。”段山峰说:“你要有货,一天能卖多少呢?”刘喜说:“有货呢,能卖五六十斤,那也就有了利了,我没有那些本钱。”段山峰说:“不要紧,我除给你一千斤肉,你只管卖,到年节你再给我归帐。我看你也很诚实,你瞧好不好。”刘喜说:“那更好。”段山峰所为套着跟刘喜交朋友,焉想到刘喜是个老实人,也不往家里让。这天到了七月十五,段山峰就问:“刘喜,你外头撒的帐怎么样了?”刘喜说:“我今天晚上上东乡里要帐去,不能回来。”段山峰听说刘喜不回来,他晚上带了钢刀,带着五十两银子,就到刘喜家走走。越门进去,见杨氏正在灯下做活,院中独门独院,三间北房,门没关着。段山峰推门进去,杨氏就问:“谁?”段山峰说:“我姓段,名叫段山峰,久仰小娘子这一副芳容,今天我特意来求小娘,赐片刻之欢。我这里有白银五十两,赠与小娘子,这是我一分薄意。”杨氏本是贤惠人,说:“哟,你体要满口胡说,这幸亏我丈夫不在家,你趁此快去,我绝口不提。如要不然,我要喊嚷,你可就没了命。”段山峰说:“你敢喊嚷,你来看。”用手一指刀,把杨氏吓的就嚷:“救人。”段山峰恐怕有街坊听见过来,街坊都认识,忙急拉刀,竟将妇人结果了性命,将人头包上,捺在间壁院里。院中有一位老头正出恭,见捺进包裹来。还说:“这可是财神爷给的。”叫老婆点灯,一看吓呆了,急忙包上,扔在大洼苇塘里,却撞会李福捡着。段山峰以为这件事没人知道,今天刘文通一提梁官屯这件事,段山峰吓得颜色改变。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