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回 邵华风升殿问豪杰 小悟禅一怒找妖人-正文-济公全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新都网-国学大师-国学网-古文典籍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足本全文txt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八十九回 邵华风升殿问豪杰 小悟禅一怒找妖人
    --------------------------------------------------------------------------------
    第一百八十九回 邵华风升殿问豪杰 小悟禅一怒找妖人
    --------------------------------------------------------------------------------
    话说金毛海马孙得亮四位英雄来到慈云观,瞧见一个紫面的老道,只打算是邵华风呢。四个人拉刀下来,就被老道用法术制住。其实这个老道还是慈云观的无名小卒,他姓董叫董云清,外号叫妙道真人。当初他原本是坞镇龙王庙的,来在这慈云观,认邵华风为师,派他管妇女营的外围子,他也会的术学的工夫。这四个人都是艺高胆大,被老道妖术法制住,老道手下人把四个人绑上,说:“好大胆量!四个刺客是哪里来的?”孙得亮说:“妖道,你要问,大太爷是陆阳山莲花坞的。”董云清说:“你四个人是陆阳山的不是?陆阳山的当家的,跟我们祖师爷是拜兄弟,至友交情。我且问你陆阳山的当家的叫什么?”孙得亮说:“叫花面如来法洪。”董云清说:“对呀!你四个人既是陆阳山的,来此何干?是怎么一段情节?”孙得亮本是个直人,说:“妖道,我告诉你,你也不用说交情。我等虽在陆阳山,我们在莲花坞可是跟法洪一般,我们是奉济公长者之命,前来杀你这杂毛老道,你就是赤发灵官邵华风么?”老道说:“我山人乃是妙道真人董云清,原来你这几个小辈是前来行刺。好,好好,来人把他四个人看起来,等候大亮,我回禀祖师爷,任凭祖师爷发落去。”立时有人看着四位英雄。等到天光已亮,董云清叫人搭着四个人去回禀了邵华风。当时五殿真人升了座位,吩咐将刺客带上来。这四个人一看,见赤发灵官邵华风,头带鹅黄色莲花道冠,身穿鹅黄色道相,上绣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当中太极图,老道是赤发红须,蓝靛脸,长得凶如瘟神,猛似太岁。这四个人破口大骂,赤发灵宫邵华风说:“你这四个鼠辈,休要这等无礼!你等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为何前来行刺?趁此说实话。你家祖师爷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生而未会,面不相识,究系被何人主使前来?只要你等说出道理,祖师爷有好生之德,饶你等不死。”金毛海马孙得亮立刻把眼一瞪,说:“妖道,你要问你家大太爷,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我乃陆阳山莲花坞的人,这是我一个拜兄,叫火眼江猪孙得明,那是我的两个拜弟,叫水夜叉韩龙,浪里钻韩庆。皆因你等为非作恶,使出贼人各处拍花,各处设立贼船黑店,陷害客旅行商,起意造反,败坏妇女的名节,拆散人家骨肉,杀害生灵,种种不法,济公长老派我等来结果你的性命,给四方除害。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等既被你拿住甚好,你家大太爷乃堂堂正正英雄,烈烈轰轰豪杰,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来来来,快把你家大太爷杀了,我等死而无怨。你要把我等幽囚起来,可别说我辱骂你万代。”老道邵华风一听,气往上冲,立刻吩咐:“把他四个给我推出去枭首号令。”手下人答应,旁边过来一人,说:“祖师爷把他们杀了,岂不便宜他们?他等既来行刺,情同叛逆,应该把他们剐了。”邵华风说:“也好,既然如是,就派你结果他等的性命。”金毛海马孙得亮一看,说话之人,乃是铁贝子高珍。这四人从前跟这高珍认识,今天高珍一说这话,孙得亮一想:“这小子真是小人得志,癞狗生毛。我等跟他素有认识,他出这样主意,害我们这四个人。”立刻破口大骂高珍。书中交代:铁贝子高珍,黑毛至高顺,笑面貌琳周虎,三个人自打翠云峰送陆炳文回家,就把陆炳文押到慈云观来。陆炳文也是报应循环,他女儿叫赤发灵官邵华风收为侍妾,那妻子叫乾法真人赵永明霸占了,把陆炳文打到囚犯营,给众人支使。着他做了一任刑廷,刮尽地皮,得来十数万银子,也被慈云观留下了。陆炳文无故害人,倒都没害成,他自己落了个人财两空,死不了活不了,在囚犯营受罪。笑面貔貅周虎同高珍二人来到慈云观就没走,今天铁贝子一出主意,邵华风就派他结果金毛海马孙得亮四人。高珍刚押着四个人走,忽然由外面跑进一个老道来,说:“回囊祖师爷,现在外面来了一个穷和尚,口称是济颠僧,堵着山门破口大骂,点名叫祖师爷出去,我等也没看见这个和尚从哪来的?”赤发灵官邵华风一听,说:“好,这四个人就是济颠僧主使来的,我料想济颠僧必来,我正要瞧瞧济颠僧是何许人也?把他拿住,问问他因何跟我为仇作对?来,先暂为把他四个人押起来,等候拿住济颠僧一并再杀。”高珍一声答应,立刻把四人交到囚犯营。管理囚犯营是一个在家,叫义侠太保刘勇。高珍把四个人交给刘勇,回来禀报邵华风,邵华风说:“待我出去捉拿济颠僧。”话言未了,旁边有人答话。说:“祖师爷暂息雷霆之怒,谅此无名小辈,何必你老人家亲身劳动?待我等出动拿他,不费吹灰之力,易如反掌。”邵华风一看,说话非是别人,乃是乾法真人赵永明,妙道真人董云清。邵华风说:“二位真人要去也好,须要小心留神。”赵永明、董云清二人立刻同左门真人,来到外面,赵永明说:“哪里来的济颠僧,胆敢前来送死?’脱着话,来到山门以外一看,并没有人。赵永明说:“济颠僧哪里去了?"左门真人说:“方才站在这里一骂,我就跑进去回禀,也不知道此时哪里去了。也许知道二位真人出来,他不敢见,逃走了。”赵永明说:“也罢,既是他逃走了,便宜他去罢。他如果再来,我必要结果他的性命。”两个老道说罢,转身刚要往里走,听后面一声喊嚷:“吹,好杂毛老道回来!和尚老爷没走。”两个老道回头一看,见山门外站定一个穷和尚,短头发有二多寸长,一脸的油腻,破僧衣短袖缺领,腰系绒绦,疙里疙瘩,穿着两只破草鞋,头上有一股黑气。两个老道叹了一声,说:“我打算怎么个济颠僧呢,原来是一个妖精。”书中交代:来者并非是济公禅师,乃是小悟禅。小悟禅自从前济公法斗昆仑子,老仙翁给悟禅一封信,叫他投奔九松山松泉寺,给长眉罗汉灵空长老去看庙。济公不肯带悟禅回临安去,恐其他是一个妖精,在天子脚底下多有不便。济公也知道悟禅心地最正,后到下文书,小悟禅成其正果,他也在五百尊小罗汉之内。悟禅在松泉寺,跟着长眉罗汉,习学憎门里的规矩,奉经念佛,修道学法。这天悟禅忽然跟长眉罗汉说:“我要到临安瞧我师父去。”灵空长老叹了一声,说:“你不去为是。”悟弹说。“我要去。”灵空长者说:“你要去,现在济公在常州府衙门,你去罢。贫僧也不能拦你。”俗禅临出门之时,灵空长老说:“遭劫在数,贫僧也不能遮拦,逆天行事。”悟禅也并不措意,一晃脑袋,来到常州府衙门。一见济公,济公叹了一声,眉头紧皱:“唉,你为着什么来?”悟禅说:“我想念师父,我来瞧你。”知府顾国章嘴快,说:“小师父来了甚妙,济公正在为难。”悟禅说:“什么事?”顾国章说:“现在拿住几个贼,是慈云观的余党。现在慈云观赤发灵官邵华风势派闹得甚大,方才圣僧请了四个会水的能人,到慈云观去了,先破贼人的船只,尚未见回来。我打算急速调官兵去破慈云观,又怕不行,圣僧也正在为难呢。”悟禅一听,说:“师父不用为难,我去找他,把杂毛老道拿来。”济公说:“你别去,”一句话没说完,济公一把没揪住,小悟禅一晃脑袋走了。济公叹了一声,说:“他这一去,给我惹这个乱子了。”罗汉爷有未到先知,说:“凡事无意,劫数当然。”小悟禅这一来到慈云观,焉想到惹出一场杀身之祸,给济公招出一件大难。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