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柳春华寻踪访贼人 狠毒虫醉后泄机密-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六回 柳春华寻踪访贼人 狠毒虫醉后泄机密
    第六回 柳春华寻踪访贼人 狠毒虫醉后泄机密
    --------------------------------------------------------------------------------
    话说柳瑞到了十字街,分开众人,见一个道士在那里相面。那道人头戴九梁道巾,身披蓝缎子道袍,腰系杏黄丝带,足下白袜云履;面如古月,眉清目秀,颏下三绺胡须,背插宝剑。在那里给众人相面。众人皆言真灵。只见有两个壮士装束,年约二十以外的年纪,皆是穿蓝挂翠,说道:“我二人请你相面呢!”那道人睁眼一看,说:“你二人好大胆!还敢在这里叫山人相面?你们所做之事,可瞒着别人,却瞒不得我的!我当着众人一说,你二人还站得住吗?山人是要留点口德的。”那二壮士冲冲大怒:“我们二人有什么不可说之事?你只要说对了,我二人拜你为师。”那道人说:“你们在这东门外,‘余果瑶儿亮青字’、‘浑天月’,‘攒溃孙山’的‘瓢儿肘’,‘余果儿’急付‘流儿’,‘拉活了’。”那两个壮士一听,颜色改变。那道人又说:“你等‘赤字瑶儿’所做之事,我也知道,把这场官事送给别人打了。”
    柳瑞在旁边听老道所说的,知是江湖黑话,就是说的在落凤池杀人、抢人之事。细看那两个壮士,眼光暴露,已明白八九分了。心中说:我捉住他二人,细问根由,这道人好能为,定是侠义之流。方要抽刀捉那二人,只见那两人听了道人之言,微微一笑,说:“仙长再会,吾二人告辞了!”那二人就先前走了。柳瑞暗跟在后,要想到无人之处动手,或者跟到他巢穴之内,寻找素秋的下落,看有多少贼人,是那路的强盗?自己跟那两人出了西门之外,只见那二人步履如飞,陆地腾挪之法甚快。柳瑞跟了有二十多里之遥,进了山口,再看那二人踪影不见了。柳瑞一看,是双岔路口。柳瑞就往西北又走了有三里之遥,只见面前一座村庄,树木森森,在深山旷野之间,四外平川之路,周围约有二十余里。到了村头一看,村东头路北是一座酒楼,座北向南,五间酒楼。楼前是天棚,东西北三面皆是荷花池,栽种着荷花,池边栽种柳树,枝叶茂盛。那酒楼字号是“酒泉居”,挂着酒帘飘飘。往西是一条大街,南北有数十家铺户,是一座集镇,街上人烟不多。
    柳瑞跟那二人至山口,不见了那二人,心中烦闷,就进了这座酒楼。到里边上楼一看,四面楼窗支开,外面摆着时样鲜花,北边排五个座儿,南边也是五个座儿,东西有两个座儿,有三五个吃酒之人。柳瑞坐在东北头一个桌上,那小二笑嘻嘻过来一看,见柳瑞头戴银红色武生公子巾,迎面嵌的美玉明珠,双垂银红缎子箭袖袍,周身透的是穗子花,瓜瓞绵绵,五彩丝鸾带,大红缎子中衣,青缎快靴,外罩银红色团花大氅;面如美玉,眉清目秀,齿白唇红,五官俊秀,一位英雄美少年,颇似一位大家的公子模样。跑堂的问道:“公子大爷来了!喝什么酒?”柳瑞说:“给我摆上几样果子,做两味鱼,取一壶陈绍兴酒来。”酒保儿答应,转身下去,先摆上小菜,送上酒来。柳瑞自己浅斟浅饮,正思想杨大爷这官事,非把素秋找来,不能洗出清白;或者访出正凶贼人,这两件事皆不容易。正在思想之际,忽听楼梯响处,从下边上来两个人:头一个身长八尺以外,头戴紫缎色绣花壮士巾,紫缎围花箭袖袍,腰束绛带,月白绸子衬衫,外罩宝蓝缎英雄大氅,肋佩单刀,大红绸中衣,薄底快靴,面似姜黄,粗眉大眼,压耳黑毫毛,直有二寸余长,颏下半部钢髯;后跟一人,是壮士装束,穿白爱素,白净面皮,俊俏人物。二人方一上楼,先往各座儿上看看,又瞧了柳瑞。柳瑞低了头,故作未见,看那二人眼光神色,知道是绿林英雄。心想:要是侠义豪杰,我定要交这两个朋友;要不是正人,我设法捉住二人,再追问落凤池之案。自己留神察看那二人动作。
    只见那二人坐在前面靠楼窗的当中那桌儿上,酒保连忙过去说:“二位爷少见呢!有几日不来了,喝什么酒?”那黄脸的说:“先拿陈绍兴酒五斤,菜不必分付,只管摆上来。今日畅饮一醉,以解愁闷!”那酒保儿下去取酒菜。那黄脸的在东边座吃了几杯酒,那穿白的壮士说:“金大哥,我决不与这些人在一处,黑虎山我是不回去了。”那黄脸的说:“王贤弟,我今日劝你出来,我有两句话劝你,怕你与他等打起来。他们都不是正直人,又倚仗人多,那件事也不必争论了。我与你喝完了酒,还是回去看他们自乱,咱们瞧个热闹。”说罢,连饮了数杯,吃的颇有醉意。柳瑞静听那二人说些什么话,先说的有听得有听不真的,后来带了酒意,越说声音越大。柳瑞听了,心中明白了八九,只听那黄脸的说:“我告诉贤弟呢,我早晚也不在这黑虎山了。我去到小西天,把他们的行为都说出。”那白脸说:“千万你别往小西天去,要往那里去,你人单势孤,更不易行了!”那黄脸说:“我金让在江湖闯荡多年,朋友也交结不少,就是吴桂、李通这两个忘八的狗才,人面兽心。他二人那日由玉山县回来,被勾栏院人家打了一个鼻青脸肿。我与双尾蝎柳诚给他等出的主意,报仇栽祸于人。把素秋抢来,他二人就应该让给我,不但不让,还与我为仇。就是王洞兄弟,你也不容易,帮他们做这事,把命都付之流水。如今又出了大胳膀啦,他一人要独占,咱们谁也不要。”那穿白的说:“金大哥少说罢,这是什么地方,提防顺口之言。”柳瑞听了这一席话,心中说:不好!我一人要捉这二人,甚不容易,他等就是落凤池杀人抢人之贼,莫若我跟他二人到了他等的窝巢,看其路径,我再调兵捉拿他等;亦把素秋找来,那杀周公子栽赃种祸之人,可一网打尽。自己想得多时,只见那黄脸也不说啦,就吃了饭,给了饭钱,那二人下楼去了。
    柳瑞叫走堂的过来,也给了酒饭钱,就问酒保道:“那二位吃酒的壮士是那里的?我看着也似面熟,不敢冒认。”那酒保说:“大爷,那黄脸的叫狠毒虫金让,那白脸的叫逍遥鬼王洞,他们是黑虎山玄坛观庙中保镖的镖客。他们有好几十位呢!”柳瑞说:“他等保那路镖,你可知道吗?”酒保说:“我不知道,不过他们来这里吃酒,听他说的,也没有什么客商往他等那里写镖。”柳瑞说:“这黑虎山玄坛观在那里,你可知道?”酒保说:“出了这柳家营,一直往西,过白石山黑松岭,往北一拐,就是黑虎山玄坛观。”柳瑞听得明白。下了酒楼,一直往西,出了村外,只见山峰叠翠,瑞草生辉,满山坡树木成林;野鸟声喧,猿鹤相亲,蝴蝶乱舞;樵夫伐木,荷担而歌;牧童骑牛,短笛信曰而吹。只听一个牧童唱歌而来,唱的是:
    营名营利苦奔忙,营得鬓发皆成霜。
    长城万里今独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柳瑞听罢,长叹一声,说:“人生似梦,这话不假。被名利两途牵系,何时是了?”自己登山走了有数里之遥,过了黑松岭,只见山下南边一带大山,两旁有小山,如抄手式相环,山下有一片密松林,靠松林之中,是一座大庙,方圆足有三四里之遥。
    此时一轮红日看看西沉,柳瑞信步下山,到了庙前,天色已晚。只见山门关锁,东西两个角门亦关,山门上一块泥金匾,写的“玄坛观”。柳瑞看罢,绕至东边无人之处,把衣服掖好,蹿上房去,往各处偷听。到了一所院落,是北房三间,前边廊檐下挂着罩纱灯,东西各有配房三间;北房屋中有两个家人的模样,在屋中打扫桌椅条凳。柳瑞在东房后披偷看多时,并不见有人来,只见那打扫屋中之人,转身到西院中去了。柳瑞又蹿至后院中各处探听,那各院中屋内有点着灯的,也有说话的。只见东一个小院,是北房三间,里面灯光隐隐,听有妇女说话的声音。方要过去看看,只见从后边院内出来二个人,一个是穿白,武生公子装束;一个是蓝色壮士巾,箭袖袍,蓝缎大氅。二人往前走说着话,那穿白的武生说:“我二人当初邀请众位报仇,把人抢来,就应该给你我才是,怎么逍遥鬼王洞也要争这美人?赛纯阳吕良也要争这美人?他等各怀不忿之心,就是庙中主人不在,这少主人就目中无人了。还有迷魂太岁田章,他本是慈云观漏网之人,也在这里作威。大家要齐心把他剁了,也就没了事啦!”二人说着话,到了前边院中北上房,那二人进房落坐,叫人预备酒来。柳瑞听了二人所说之话有因,想要跳下房来,捉拿二人,细问情由。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