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花台客人赘小西天 俏郎君气走桃花坞-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五回 花台客人赘小西天 俏郎君气走桃花坞
    --------------------------------------------------------------------------------
    第十五回 花台客人赘小西天 俏郎君气走桃花坞
    --------------------------------------------------------------------------------
    话说春兰与狄小霞同席吃酒,无意之中说了一句话。狄小霞说:“你别合我闹了,我心中不耐烦。”那春兰说:“我给你报个喜,你立刻就好了。”狄小霞说:“有何喜可报?你说说。”春兰说:“你兄长那日在我那屋中吃酒,提起姑娘的婚姻之事,他说道如今好了,有惜花羽土陶玄静合护花真人柳玄清给你为媒,招赘一位刘公子,是玉山县刘家集的财主,人品好,武艺好。我一听甚喜,想妹妹在这山上生长二十岁,要给个官宦人家,没有可对的;这薰香会五百二十人之中,并无可配之人,高不成低不就。那日寨主一说,我就只说好话,派人去请刘公子,那三五日也须就来。妹妹这是你的一辈子大事,这喜可报不可报?我方才要往你院中去,就是报这个喜事。”狄小霞一听,愁上添愁,烦恼更深,立刻颜色改变,半晌不语:自己合谭宗旺二人,爱好作亲,如胶如漆,一时一刻离开都不行。今日在这里一天,心中三番五转,一听这个消息:
    如站万丈高楼失脚,似扬子江断缆崩舟。
    类似剑刺冰心,刀剜铁胆,心中好不自在。站起来告辞要走。春兰说:“不必走,今日先别害羞,我来合你喝个尽醉方休。”大家也不要狄小霞走,你敬一杯,他敬一杯,只吃得天有三鼓。狄小霞沉沉欲醉,说道:“可不能饮了,你们自己吃罢。”春兰说:“你也不必回去了,住在这里,我告诉你话。”耿小霞是有心事,恨不能就走才好,又惦念着谭宗旺,又被春兰留住不能走。自己又急又烦,不知不觉,酩酊大醉。天已四鼓,实不能回去了,就住在东院春兰房中。
    次日又耍酒,天有正午,方强打精神起来要走。狄元绍从前寨来了,春兰接人,元绍说:“今日你等告诉妹妹,收拾房中干净,派几个人帮助。”春兰说:“妹妹在西房中,昨日住我这里,他起来要走,我没叫他走。你进来之时,我让你在东房中。今日有什么事,派人给妹妹收拾房中?昨日我们伺候寿酒,寨主爷也不进来。”狄元绍说:“我昨日住在前院,是陶玄静、柳玄清二人为媒,给妹招赘一人,是玉山县刘家集的人,姓刘名香妙,绰号花台剑客,手使一口飞龙剑,乃当时第一英雄,今年二十一岁,与妹妹年岁相当。昨日到来,我一看生的人品又好,才貌双全,谈讲武学功夫,无一不好。今日良辰,我这山寨之中,亦不讲那份礼,前寨安乐一天,送入后寨完姻。你等劝劝妹妹,不可撒娇使性的。”说完了话,站起来说:“我到前寨去了。”春兰送出了,到西院中一看,狄小霞也全都听见了,见春兰进来,说:“我可不能在这里吃早饭,我要回我院中,千万别派人去给我收拾房屋,我今日把院门一关,闲人谁也不准进去。”春兰说:“别人不叫进去,新姑爷要到了,你好好放进去。”狄小霞说:“别胡说了!”站起来走了,到了桃花坞之中。
    谭宗旺自昨狄小霞走后,自己由丫鬟伺候吃酒,至天晚不见回来,心中若有所失。自己回想:我是入了情魔了,自来到此地半月之多,龙潭虎穴变作安乐窝,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自江北黑狼山九位弟兄失散之后,人各一方,我在这小西天,亦非长远之道,我合狄氏二人商议,还是回家故土为上。直至三鼓之半,尚未安歇,自己合衣而卧,总惦念狄小霞。睡至次日起来,问秋香说:“你家姑娘还未回来?”秋香说:“我也着急,姑娘从没有住在别院之中。”正说之际,有仆妇回来说:“姑娘昨日害酒,住在春姨娘院中,少时就来。”天有午错之时,只见狄小霞回来,面带忧愁之态,芳容消瘦。一见谭宗旺,心中一惨,扑在谭宗旺怀中,二目流泪,半天也未说出话来。谭宗旺说:“你是因为什么?快说!不必烦恼,我自有主意。”那狄小霞总不说话。闹的谭宗旺亦未吃早饭,说:“你到底所因何事?只管说,你我从长计较。”狄小霞就把方才听兄长所说之话,都一五一十说了,呜呜咽咽的哭个不了。谭宗旺说:“你先别哭,我问问你心中是有何主意?你我二人本非正大之事,无奈事由两相凑合,也不尽怨一人。今日你兄长所作,给你另找人家,你要愿意从我呢,咱们想计策出此小西天,到我家去做长久夫妻;你要从你兄长呢,今日我自走就完了。”狄小霞说:“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嫁二夫。你出此言,奴家死在你跟前,以明我心。”
    正说之际,外面来了后寨仆妇丫鬟,前来伺候叩喜,侍奉新房。天已日落之时,狄小霞说:“你等回去,不必在这里伺候,我这心中烦闷。叫秋香、桂子二人摆酒,我二人先快饮三杯。”二人吃酒,正议论回头逃走。谭宗旺先收拾停当,把自己物件全皆带好,佩上单刀,狄小霞叫丫鬟收拾自己物件。正在未完,听见院中人声喧哗,乃是大寨主狄元绍、庞天产、马焕龙、陶玄静、柳玄清、五花鬼焦雄等二十余位,送花台剑客刘香炒来人洞房,四个仆妇、四个丫鬟引路。狄小霞叫谭宗旺先上暖阁之上,我自有道理,那谭宗旺依言去了。狄小霞往里间屋中要躲,不由己抬头一看,只见两对红纱灯引路,当中正是新郎,年约二十以外,头戴银红色武生公子巾,上面走金线掐金边,双季银红灯笼走穗,身穿银红色窄领小袖箭袖袍,一掌宽的五彩丝鸾带,月白缎子衬衫,蓝中衣,青缎靴子,外罩西湖色英雄大氅;面如美玉,白润生光,两道英雄眉,斜飞入鬓,一对虎目生光,准头端正,唇似涂脂,牙排碎玉,一位英雄美少年。狄小霞看罢,心中就有爱慕之心,又不忍弃了谭宗旺,自己心不自主。早有四个仆妇进来,说:“姑娘大喜了!大寨主爷派我们来伺候。”狄元绍站在院中,早有使女引刘香妙到房中。狄小霞低头不语,粉面通红,见刘香妙坐在东边椅上,使女摆上合欢酒,狄小霞坐在对面,偷看刘香妙多时,自己亦无主意,有两不舍之心。刘香妙虽然生的俊俏,心中最毒狠,亦是一位贪花爱色之徒。今一见狄小霞粉面生香,娇容可爱,心中疑是狄小霞怕羞,自己擎杯说:“娘子!你我今日乃合欢酒,为何不饮?夫妇之道,乃人之大伦也,莫非嫌刘某貌丑?”狄小霞听了,怜情爱貌,微睁杏眼,瞧了一眼,微微一笑。那小霞乃是水性杨花之人,今日见刘香妙这样,他就把爱谭宗旺之心,付之于九霄云外去了。口中虽然不语,那面上带春风,二目传情,神情逐俏。
    谭宗旺躲在暖阁之中,见刘香妙进来,众寨主退出去,半晌听不见下面动作,推暖香阁的后窗户望外一看,那后院无人。跳下去站在窗外,偷听多时,把纸湿破了,望里一看,见狄小霞与那人对坐眉目送情,不由无明火高有千丈,套起一块石头来往里一扔,只听得“噗冬”一声,灯光已灭,碗盏尽碎。刘香妙问:“什么人?”谭宗旺说:“是我!你先出来,三大爷特来取你首级,别走!”那刘香妙并未带着剑,一抬腿把桌子踢翻,劈下两个桌腿,跳在院中。狄小霞忙唤使女把灯点上,自己收拾好了,把宝剑佩上,坐在屋中,坐山看虎斗。自己为难之际,见谭宗旺合刘香妙动手,他两不忍伤,又怕进来杀他。那秋香、桂子说:“姑娘,这可怎么好?”狄小霞说:“我又不会分身法,两个人也就光了!”那别院中来伺候的。不知情节,一齐全吓跑了。谭宗旺与刘香妙跳在院中,杀在一处。谭宗旺那口刀,乃是红毛折叠刀,削铜剁铁,锋芒无比;刘香妙两个桌腿,当双剑使开。二人各施所能,谭宗旺只累的气喘吁吁,今日刘香妙要有宝剑随身,早把谭宗旺战败。一边动手,问:“你是那里来的奸细?敢来搅闹洞房,赶早通名!我刘香妙与你何仇何恨?快快说来!”那谭宗旺一语不发,总想杀了刘香妙,再合狄小霞计论,无奈赢不了人家,自己干着急,见刘香妙门路精通,自己暗地吃惊。
    二人战了有个时辰,只见前边灯光照耀,狄元绍正自同八位真人、二位法师、三杰五鬼十二雄,大众聚饮谈论,话都说小西天得了这位英雄,真乃擎天之玉柱,架海紫金梁。狄元绍说:“我等在这里久居,把人马演好,再图大事。”正说之际,忽见有几名仆妇来报说:“不好了!新姑爷与刺客杀上了。”狄元绍一问情由,心中诧异,分付:“人来!看我的八卦乾坤掌。”带领群雄,叫手下人点上了灯笼,一齐鸣锣呐喊,到了桃花坞以外,各执兵刃,要捉刺客。谭宗旺一时慌张,要想逃走,急切不能脱身,比登天还难。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