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小剑客夜探三杰村 赛妲己囊沙捉侠义-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二回 小剑客夜探三杰村 赛妲己囊沙捉侠义
    第二十二回 小剑客夜探三杰村 赛妲己囊沙捉侠义
    --------------------------------------------------------------------------------
    话说满金龙救赵斌上房,方要解杨顺,群贼回首,看那房上有人,再一看是满金龙。刘凤拉刀蹿上去,照定满金龙头顶上剁来。满金龙一闪身躲开,抡刀相还。走了五六个照面,把刘风刀给格飞。吓的贼人惊魂在千里,并不敢进屋,飞身上房逃走去了。小剑客说:“兄长!你护庇那位所捉的朋友,我来也。”跳在当中,手执宝剑。那刘焕一看菊文龙,是一个白面书生,年纪又不大,欺他年幼,一抢刀上下翻飞,被小侠飞起腿,踢了一溜滚儿。孙伯龙跳过来一刀,被小侠龙泉剑一挥,把刀挥为两段。孙伯龙方要逃走,小侠用
    83手一点,正在气血眼上,孙伯龙翻身栽倒在地,不能动转。孙伯雄过来说:“好小辈!你把我兄长给治住了,我来与你分个上下!”一刀照定小侠剁来,小侠一闪身把他点住。李氏三杰出来,各挥一般兵刃,说:“小辈,你是何人?”小侠应声:“吾乃小剑客盖天快菊文龙是也!”里边玉界飞仙吴道兴拉宝剑蹿出来,与小侠走了有十数个照面,两口剑恰似两道电光各施所能,那吴道兴亦是一口宝剑。两人走了十数个照面,两剑相碰,只听是龙吟虎啸之声,火光乱进。吴道兴乃是一位老手,平生未遇见敌手,今见小侠这样英勇,自己恐难取胜,蹿出圈外逃走。刘香妙也乘乱逃走。只见那李滚跳过来,李茂、李成跟在背后,三人战小侠客,正是不分胜败。小侠施展点血之法,把他等全皆点住,把那家人吓得东西逃走。赵斌跳下来,把杨顺解开,复过来给那二位行礼,说:“二位恩公尊姓大名?因何至此救我二人?”小侠说了自己来历。赵斌方知道杨明兄未死。把贼人五名全皆捆住,提在上房东里间之内,把刘香妙也算正坐:我想这几个喊人,定知刘香妙办法。
    那杨顺、赵斌二人说:“这五个人全不是正贼,要是点血之法给他解了,到外边与赵斌议论,怎么下落?咱们把他等带走为是。”小快立刻说:“我出去找着他这里的家人,叫他等给套上一辆车,好把五个贼人拉走,不必惊动他的家眷。”赵斌说:“我去我去。”站起来往外走,到前院之中一找,并无一个家人,又到别处找亦没有。小侠与杨顺说:“如今镖行亦不好开,到处都有新出来的那成群结党之人抢劫。这李氏兄弟亦然是洗手之人,他等还是无法无天。”
    正说着,只见由西跨院出来两个丫鬟,手执纱灯,当中有一女子年纪二十左右,生得千娇百媚,万种风流,头上青丝束盘龙譬,有一块银红色绢帕包着头,耳坠金环,身穿双桃红女袄,系着一条雪青汗巾,上面扎拉着金线斗枝蜂,宝蓝绸子中衣;下边这一对金莲又瘦又小,尖生生有二寸有余,穿着红缎子弓鞋,上扎满帮花,白绫袜;面如美玉白生生,白中透红,红中透白,细弯弯两道蛾眉,水凌凌一双杏眼,直丁丁鼻如悬胆,一宁宁口似樱桃,粉面香腮,俏丽无比,手执一口单刀,站在院中。来者乃李氏三杰的胞妹,名叫李彩秋,今年十九岁,父母双亡,跟着那兄嫂度日,练的一身好工夫,拳脚精通,曾受一个道姑传给,打一个囊沙迷魂袋,最利害无比,无论你有多大本事,遇见此袋必败被捉。
    这日李彩秋吃完晚饭,练了会仔拳,坐在房中看书,忽然想起自己终身之事,心中一烦:父母已丧,兄长也不做正事,我一个女流之辈又该倚靠何人?早晚把我也无非给一个绿林之中人物,我一生可就完了。自古“红颜多薄命”,我这一生要遇一个安善良民、守分百姓,吾梦稳神安,吾愿足矣!正自思想,忽听前边一乱,问使女兰香:“那前院中什么人这样喧闹?”兰香说:“噢!原来姑娘你不知道呀,咱们这里住着两个姓孙的,与我庄主是拜兄弟,还有两个姓刘的。今日早晨我听东院大奶奶那边说,又来了一个道人。叫玉界飞仙吴道兴。他来咱们这里来邀人去救他师弟花台剑客刘香妙。方才我给姑娘要茶叶去,听说把刘香妙救了来,还捉住两个人,不知所因何事要杀呢!”李彩秋说:“这也就太生事了!我到头前一看便知。”正说话间,由外边进来了一个老妈,说:“姑娘可了不得啦!咱们庄主全叫人家捉住了。”李彩秋说:“我到前院看看。”带了两个使女,手执一把单刀,方到前院之中。
    一见上房灯光照耀,坐定三个人:一个武生公子,两个壮士。正说话间,李彩秋说:“咧!那里来的无知小辈,快通名来,好来领刀,你等把我兄长都安放在那里?”说罢,摆单刀往上蹿。杨顺由那边拉一柄单刀说:“是什么人?一个女流之辈,快快退去,我等不跟你一般见识!”李彩秋一回手,掏出囊沙迷魂袋,照定杨顺面门打去。那杨顺方一转身,觉着一股异香,翻身栽倒在地。满金龙一看,心中说:这丫头好利害。一摆刀蹿下来就剁。那女子又出一囊沙迷魂袋,满金龙倒于就地,不能动转。小侠一看,暗说:不好!我堂堂男子、烈烈丈夫,岂肯与他女流之辈一般见识。也罢,我劝他两句,叫他去罢。正要过去,只见赵斌从外院中找家丁回来,连一个也没找着,正自往回走,看见女子把满金龙也摔倒。赵斌“咧”了一声,一摆手中刀蹿过来,已被那女子用囊沙迷魂袋打倒。小侠客站起来说:“你这女子好生无礼,用什么邪术伤我同伴?你说实话!”李彩秋一看,这位公子绣花武生巾,银红色箭袖袍,鹅黄丝鸾带,蓝中衣,薄底快靴;面似桃花,眉清目秀,鼻如玉柱,齿白唇红,手执宝剑,生得俊品人物,仪表非俗。那李彩秋一看,说:“你公子年未弱冠,是那里来的?快通上名来,我饶你不死!”小侠说:“休要胡说,我乃菊文龙是也!你急速快把我三个朋友给放开;万事皆休,如要不然,我叫你当时就死。”那女子听了,摆刀就是一刀。小侠一闪身,并未还手,一连三刀皆未还手。小侠想:他乃女流之辈,我杀了他也不算英雄,再者自己亦不能无故伤人。见他连剁三刀,自己心中说:我叫他知我利害就是了!一挥剑说:“你过来,咱二人分个上下!”那女子一抖囊沙迷魂袋,把小侠给摔倒,叫:“使女把他给捆上,抬在我那院中发落。”那使女把小侠抬到西院房中,李彩秋说:“你们把我捉住那三人,全皆给我捆好,抬至这院,放在西房廊檐下。”使女答应去了。
    李彩秋在灯光之下,见那小剑客生的果然俊美无比,真乃粉金刚、俏丈夫。又拿起他那宝剑一看,果然是无价之宝。看罢,自沉吟多时。自己想:父母亡去,终身无依无靠,我兄长久后亦不过把我嫁个绿林之中人物,都是些粗俗之人。我把此人解过来,问问他家中都是什么人?这个人相貌不俗,人品又好。越看越爱,用解药解过来,放在床上,捆着四肢。小侠忽一看,只见那女子坐在身旁,房中有一阵兰麝之味薰人,那女子呆呆瞧着。小侠缓过来,说:“这是那里?快快说来!”那女人微微一笑,说:“公子你姓什么?是那里人?家中都有什么人?今年青春几何?家可有妻室否?你说明白,我放你走。”小侠说:“我是隐贤村的,姓菊名文龙,家中父母俱有,我今年十九岁。奉我父亲之命来此救人,不想遇你这女子,用什么妖术把我捉住?快说实话!”李彩秋说:“我是这庄主李滚的胞妹,名唤彩秋,今年十九岁,尚未许人家。我看公子青春年纪,要一刀杀死,甚是可惜。我问你家中可有妻否?”菊文龙说:“定下亲事,尚未过门。你问这何干?”李彩秋说:“我今与你商议一件事情,不知你意见如何?奴家父母早丧,无人与奴家作主,我并非无廉耻之人,我见你年岁相当,与你堪配为夫妇。如不嫌我貌丑,咱们可作长久夫妻,今日就算吉期。”小侠一听,说:“你这女子趁此住口!我乃侠义英雄,并非采花之贼人,休要胡言乱语。快快把我杀了,我也不作那无情无礼之事!”李彩秋说:“你这人原来不知世务之人,我又不是妇人,又不是有夫之女,又不是你来找便宜,这是奴家与你商议,咱们爱好作亲。你要愿意那,嫁你由你。或住你家,或在我家均可。你要不愿意,恐怕你性命难保!”小侠客说:“贼女不必多讲,我今惟有死而已。”李彩秋说:“你要死容易!”气往上冲,说:“我来杀你!”把刀一摆,照定小侠就剁。正是:
    阎王造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天明。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