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杨顺探贼遭毒手 三雄柳林战群贼-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三十一回 杨顺探贼遭毒手 三雄柳林战群贼
    --------------------------------------------------------------------------------
    第三十一回 杨顺探贼遭毒手 三雄柳林战群贼
    --------------------------------------------------------------------------------
    话说杨顺在小茶馆内问:“郝掌柜的,那四人是那里的人?”郝奎说:“我们这庄中是花姓人多,柳姓人亦不少。方才那四人是这西边有一位花中秀庄主,同一位柳士宏在一个院中住。都说他二位是保镖的达官,常有外路往这里来,也说不清是作什么的,都疑他是一个绿林之中人物,可在我们这一方没案。昨日有一位很阔的武生公子在他家住着,亦不知道是作么的。”杨顺听了,心中明白八九。心中说:莫非这里是小西天的窝巢?我要捉住一个小西天的贼人,也好洗清我大哥不白之冤。想罢,在这里要了一壶酒,随便吃了点饭,给了钱,天就不早了。掌灯之时,郝掌柜说:“杨二爷别走啦!在咱们这里住下明日走,这都不是外人啦!”杨顺说:“我非走不行,有紧急之事。”
    自己出来往北,由村背后往西走了不远,见有一所宅院甚大。心中想:莫非这是花家?蹿上房往各处探听,只见一层层院落,前边院中一片灯火之光,照如白昼。他到那边一看,是北房五间,东西各有配房三间。北房之中灯火闪耀,一个圆桌面,上边端坐着十一个人,东边是劫法场救来的李氏三杰等五个人,西边上首是刘香妙、焦雄、刘玉、刘宏、花中秀、柳士宏等,高摆酒筵,正然开怀畅饮,谈说方才之事。杨顺一听,知晓这贼人势大,自己独木不成林,未敢下去动手,想要听明白了,回玉山县调兵邀人,再来提这伙贼人,追问素秋下落。听了听方才要走,只听见一个家人嚷道说:“有奸细!”屋中那些贼人一齐出来,往各处一看。杨顺方转身要往东逃走,花中秀早已看见,说:“咧!小辈,敢来探我的柳家庄,你是合字是鹰爪?”杨顺并不敢答言,也不敢下去动手,往外就走。花中秀蹿上房迫下来,相隔有七八步远,掏出一个毒药镖来,照定杨顺背后打去。杨顺躲避不及,正中在琵琶骨上,觉着一阵麻木。心说:不好!这是毒药暗气,我恐怕难逃性命。他知道毒药镖的利害,这要中了镖在致命之处,登时就死;要不在致命之处,你中镖一跑非死不可。越跑药性散的越快,有三四个时辰糊里糊涂的就死了;要不跑,多活两个时辰。此时杨顺先前还觉麻木,后来好似刀剜肉,其疼痛不止。好容易舍命蹿出墙外往前直跑,听见后边那群贼追下来了。心中说:我临死落不了一个整尸身,完了!后边孙伯龙追的很紧。此时这五个贼人都上了好药,夹棍伤已好,一边追着,还说:“奸细,你今日休想走!剪草除根,以免后患;纵虎归山,长出牙爪,定要伤人。”
    杨顺正跑出有二里之遥,前边一片沙岗,甚是雄伟,高有一丈,舍命蹿上坡去,浑身一软,倒于就地,往东一滚,竟自去了。孙伯龙借月光看的更真,他哈哈一笑,说:“列位寨主,那奸细滚向那沙岗东边去了。咱们把他捉住,细问情节。”花中秀说:“不捉住,他也活不了。我那镖是我师父亲授,打上人,六个时辰就死,休想活,无非咱们捉住他,问问是何人?从那里来?”众贼蹿上沙岗,往下一看,并不见杨顺。东边有一座大柳林,正望东看,只见从柳林中出来一人,说:“咧!不种桑来不种麻,全凭劫路作生涯。无有银钱来买命,一刀一个尽切瓜。”孙伯龙说:“合字,这里不是作生涯之地,咱们都是一家人。”那人听了,说:“哦,是了!原来是合字,我输眼啦!合字春个万罢。”孙伯龙通了名姓,往后一指,说:“那后边全是合字,方才有一个人中镖,由沙岗之上滚下来,你可看见了吗?”那人说:“那是我兄长,被你这伙狗头打了。好哇!我正是找你等报仇。”蹿出去抢刀就剁,孙伯龙急架相还,二人战在一处。独角太岁孙伯雄已要过来帮助,由东边树林之内出来二人,头一位戴蓝扎巾,迎门高插茨菇叶,二龙斗宝,迎门一朵绒桃,身穿宝蓝色箭袖袍,腰系英雄带,蓝中衣,薄底快靴,外罩宝蓝色英雄氅,面如美玉,眉分八彩,目如朗星,三绺胡须飘洒胸前,肋下佩刀,来者这位正是振八方杨明;后跟那位穿青皂褂,面如镔铁,环眉虎目,半部钢髯,是探囊取物赵斌。头前动手的那位是柳瑞。
    柳瑞等三人是到常山县邀请英雄去破小西天,捉拿那薰香会之人,到各处寻访广寒仙邓素秋的下落。这日回到玉山县镖局之中,听说杨顺请济公回来了,说随后就到,杨顺去西门外看杀人的未回来。三人喝酒吃晚饭,方听见人说,刘香妙抢了法场,救了五个贼人,杨顺追下去,并未回来。杨明一听,甚不放心,吃完饭,同柳瑞、赵斌三人各带兵刃,往各处寻找。正走在此地,只见杨顺由沙岗之上滚下来,说:“吾命休矣!”赵斌扶他进了树林南边,前情杨顺部说明白。柳瑞说:“咱们捉贼去!”由树林出来,他才说话,把孙伯龙挡住。二人动手,孙伯雄来,赵斌出去二人杀在一处,真是难解难分。杨明出来一看,刘香妙站在西边,他气往上撞,不由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用刀一指,说:“咧!刘香妙狗辈,我来结果你的性命。”跳出去向那当场一站。那刘香妙微微一笑,说:“好!我想要找你,不想你来送死。”摆剑相迎,二人战在一处。杨明知道那刘香妙这口宝剑,偏避躲闪,永不肯与他兵刃相碰。那边有李氏三杰等,各抱着兵刃观看。杨明与刘香妙二人杀的棋逢对手,正自难解难分。花中秀说:“列位来,咱们大家一拥齐上,合他等决一雌雄!”众贼方要过去,那刘香妙说:“别过来,我一人足矣。要倚多为胜赢了他,亦不算英雄豪杰!”
    正说之际,只听那边有人说:“刘香妙你还算是英雄。我们这里亦不能倚多为胜,我来与你分个上下!”说着跳出树林来,正是小剑客盖天侠菊文龙。今日是探亲回头,好走黑路,正走在这里,见杨顺哼咳不止,过来一问,方知中了毒药暗气。小剑客说:“这个药我有在家中,并未随身带着。你先在此等候,我助杨大爷一臂之力。”蹿过去,正听刘香妙不教群贼过来。菊文龙说:“好!今日我来合你等分个上下。那位过来?”那李氏三杰一看,说:“这个利害,可不好惹。”花中秀微微一笑,说:“三位兄台在大江之中,名扬四野,怎么今日这样胆小?我这里有毒镖一袋,今日先叫他知我利害!”伸手掏出一支镖来,照定那小剑客面打去。他这镖见血非死不可,要打在致命之处当时捐命,要打在别处六个时辰亦死。今日一镖打出来,小剑客伸手接住,说:“再打来。你是送镖英雄,打镖你还没有学会那!等着消闲之时,我教给你。你叫什么名字?用这毒药镖打我!”花中秀说:“我就是这花柳庄的人氏,我名贪花浪子小蝴蝶花中秀。你要不服,可通个名姓来。”菊文龙说:“我无名之人。你过来,咱们分个强存弱死,真在假亡!”花中秀复又一镖,又被人家接住了,跳出来抢刀就剁。小剑客用剑往上一迎,只听“当啷”一声,花中秀刀削为两段,吓的惊魂千里,一转方才要跑,小剑客说:“你先别跑啦,我叫你歇歇罢!”一赶步用二指一戳,立刻花中秀翻身倒于就地。那边花里魔王刘玉、色中恶鬼刘宏兄弟二人,见花中秀倒下,二人说:“咱二人过去,你拿刀劈头就剁,我用刀拦腰就剁,教他顾前不能顾后,顾上不能顾下。”不怕千军共万马,就怕二将巧商量。二人跳出,双战小剑客。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