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 施法术顽石变宝 驱蟒怪救济穷民-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三回 施法术顽石变宝 驱蟒怪救济穷民
    --------------------------------------------------------------------------------
    第五十三回 施法术顽石变宝 驱蟒怪救济穷民
    --------------------------------------------------------------------------------
    话说济公正在同老婆子说话,叫他拿着银子回去,许他晚上给他儿子治病,那老婆子欢喜不胜,就要请他师徒三人到家去。济公道:“吾要喝酒哩,待吾喝饱了再来罢。”雷鸣在背后见济公拿出银子,跟自己带着的包封一样,心中诧异道:怎么像是吾们的银子?想罢,就向自己衣袋中一摸,不想那银子早已不翼而飞,不觉吃了一惊;陈亮一摸,也是衣袋空空。两人顿时惊的目定口呆,相顾失色,半晌说不出话来。济公笑道:“你们呆在这里做什么?”雷鸣道:“师父莫要假痴呆了,吾们的银子,一定是师父用法术搬去的。”济公哈哈笑道:“你们大家推托,不肯取出来,吾只得自己取了,快跟吾去喝酒罢。”雷鸣道:“方才的银子被师父取了去,吾们身畔各人只有三四两散碎的,如何会账?”济公道:“不要紧,跟吾来罢。”那老婆子听了雷鸣说的话,心想他把银子给吾,自己连酒饭钱都没有,那里过意得去。就说道:“大师傅既没酒钱,就把这银子分些儿去,吾横是用不完这许多,乐得两便,何必自苦如此?”济公道:“你莫要管。”说罢,往前够奔。雷鸣、陈亮没法,只得跟着走。
    走到岔路口,济公见一方石在路侧,纵横约四寸余,光滑可爱,就俯身拾取,口念六字真言道:“唵嘛呢叭迷吽。”只见这石头忽然像吹的肥皂泡儿一样,立时忽红忽绿,忽青忽黄,至白色而止。仔细一瞧,已变精莹耀目,通体透彻的水晶了,济公带了就走。到一家酒铺,见牌上写着“醉仙楼”,里面客座也精致,济公带了石头,踏进店门。掌柜的见是一个大水晶,心想:这件宝贝,须值四五百金,不知和尚卖不卖?吾瞧他衣帽破碎,必是个穷和尚,倘然他有急,价值相宜,吾就把他买下。正想到这里,忽见和尚嚷道:“吾和尚因为一世没有娶妻子,此刻玉山城里刚有一家富户,名中何应宗,有个女儿,要招赘吾做女婿。吾一时还少二十两银子财物,只得把这件镇庙之宝卖了现银,交给两个媒人拿去,吾和尚就好择个日子做亲了。”雷鸣、陈亮在后掩口而笑,那些酒客,也个个大笑不止。掌柜的专一想贪便宜,利令智昏,竟听不出济公的说话,问道:“和尚,你这块水晶要卖多少银子?”济公把两个指头伸出来说道:“要卖二上两银子,多一个不要,少一个不卖,你恐怕买不起这种贵重东西。”掌柜的一听,和尚今天存心来冤吾,当了大众面说吾买不起,吾定要买他。一回头,就在柜里取出银来,秤了二十两,递给济公道:“依你二十两罢。你说吾买不起,吾偏要买你。”济公道:“你买吾照顾吾生意,吾也照顾你些生意罢。”说罢,同着雷鸣、陈亮到里面拣了个座位道:“吾庙里是全素菜,不好请大媒,今天就在这里请你两位吃一餐罢。”就叫跑堂的上前说道:“你去做一席高摆海味席,只要菜多味好,不论钱多少。”跑堂的方才见他进来,瞧他是个穷和尚,恐怕他吃白食,睬也不睬;后见济公把那块水晶卖了,掌柜的一付银子,就应声而去。济公一分付,他就立刻把酒菜端来。
    济公同着雷鸣、陈亮开怀畅饮,吃到天晚,这才算账出门。一路上,雷鸣就忍耐不住问道:“师父给这爿酒铺子并没冤仇,何故要把假东西愚弄他呢?”济公道:“吾一生最恨坏人,这个掌柜的,他昨天骗他嫂子二十两银子,吾今天所以也去骗他。”陈亮道:“师父既把这银子骗来,理应仍会还他嫂子才是,怎么就拿来喝酒。”济公道:“如若他嫂子是个好人,否自然还他了;因他也是坏人,这银子也从哄骗来的,还他做甚?乐得吾们喝酒。”一面说,一面径奔那老婆子家来。
    原来那老婆子姓冯,娘家姓陆,就住在醉仙楼的东首,相隔不过十余家,是个小户人家。他儿子名冯世禄,年才二十余,生得颇为俊俏,人亦勤谨。他天天到布店做生意,须走过一个山洞,那洞深不见底,素没人敢进去的,他天天经过,也不介意。那一天方走到近边,忽觉一阵怪风扑面吹来,霎时飞砂走石,拔木扬尘,伸手不见五指。冯世禄骇极,就扑倒在地,风过处,忽见两个绝色女子立在身旁,一个穿青,一个穿黄,笑声吃吃道:“这人扑在地上做什么?”说毕,即以纤纤之手拉着他衣袖道:“起来罢,大风已过去了。”冯世禄年纪虽已壮盛,因家中没钱,尚未娶亲,所以未经人道。此时但闻异香扑鼻,顿觉骨软肉酥,慌忙起立道:“两位女郎从何而来?”青衣女子道:“因为与你有夫妇之缘,特来寻你。”穿黄的把衣袖掩着嘴,只是笑而不言。冯世禄见他装束富丽,容貌绝世,疑为大家之女,恐怕追究,一时不敢答应。青衣女子道:“你莫要胆怯,吾们既自来找你,一切都有吾二人担当,断不妨事。”冯世禄道:“二位住在那里的呀?”黄衣女子用手一指道:“这不是吾们家中吗?”冯世禄抬头一瞧,见东面忽有大宅一所,房屋壮丽,的是世家,方欲再问,那青衣女子道:“不必多言,跟吾们走罢。”冯世禄就不知不觉,随着就走。到了门前,见四扇黑漆墙门紧紧关着,黄衣女子用手一指,忽然“呀”的一声就开了。里面堂室重重,悬灯结彩。二女把冯世禄引入卧室,见正中排着镂刻牙床,红罗绣帐,非常绚烂;丫鬟约十余人,都是花枝招展,粉绿黛红,一呼百应。须臾排上酒席,水陆纷陈,珍羞并列,二女陪着,其酒作深红色。冯世禄酒肠本来宽大,竟有千杯不醉之量,焉知饮了此酒才及半杯,已醺醺欲醉,欲火上升,面色转红。二女笑道:“他已喝醉要睡了。”三人携手上床。冯世禄心中虽然明白,苦于起身不得,二女穿衣下床,理齐鬓发,回至床前,对冯世禄道:“你想回去吗?”冯世禄已然失音,没有声气的了,只点点头,眼泪汪汪而已。二女又叫丫鬟取酒一小杯,给世禄灌入口中,咽下肚去,觉芬芳扑鼻,霎时间腹中其热如火,直达丹田,精神忽又振作起来,片刻又能言语,手足也渐渐能动。二女道:“暂时送你回去,过了七日,待你复旧,吾们再来罢。”说毕,忽然平地又起了一阵怪风,刮的眼都睁不开来。及至风定,张眼一看,自己身子已躺在家门之外。
    此时幸亏能动,忙立起身来,一步步走近门首敲门。母亲陆氏开门一看,见儿子瘦的不像人了,大惊道:“你怎么就会瘦了这种样儿?”忙扶他进去,躺在床上,细细盘问。冯世禄把方才的事学说一遍,陆氏就知道被精灵所迷,忙奔到各处,去借镇宅符,请医生,请看香烟的女仙人,忙了数日,冯世禄渐渐的好了;又过数日,已能行走,陆氏稍觉心中宽慰些儿。不料两女子白日忽然现形,直到冯世禄房中,与世禄交合,又顿时弄的骨瘦如柴。从此,两女就在房中居住,终日与冯世禄欢笑。病人也不想吃饭,也不要喝茶,其母走到房中,就破口大骂,赶他出来,到后来索性要赶他到街上去,不许他住在家中。陆氏一想:儿子犯了如此鬼病,断不会好的了;家中米又吃完,钱又用完,将来儿子一死,如何断送他?不如吾出去先死,走在他前面罢。跑到山涧边,正要想跳下去,又想:儿子还没死,吾若先死,叫儿子更加苦了。又舍不得死,所以坐在石上放声大哭。不料刚正被济公听得,就从雷鸣、陈亮身上把银子搬过来,一共给了他,且答应他去捉鬼。陆氏喜出望外,拿着银子回去,备了些酒菜,专等济公晚上前来。
    焉知两个精灵早已得信,一个道:“这个和尚是罗汉转世,吾们敌他不过的,还是早些儿走罢。”一个道:“吾们有了三千年道行,怕他什么?他不来则罢,他若真来,吾定要羞辱他,使他知吾辈的利害。”刚说到这里,忽闻外面敲门,两个精灵就彼此争闹起来,一个道:“你说不怕,怎么就要想逃出去呢?”一个道:“你不肯帮助吾,吾一个人独力难支,如何敌的过?”一个道:“吾本来不想述他,你定要吾入伙。吾道行浅,比不得你,如何帮助你?”一个道:“你既已入伙,就应该祸福同当,怎么要吾一个人担当呢?”大家争论,到后来索性扭做一团。济公同着雷鸣、陈亮踏进门来,就听里面争斗之声。和尚就嚷道:“莫要窝里反,莫要窝里反,吾和尚来。”竟赶奔房中。但见两个妖精,娇滴滴、哭盈盈的声气,你推吾倭,这个说:“大师傅,这事都是他一个人起意,一个人引诱,吾是受他的愚,大师傅饶了吾罢。”说毕,又你拉吾扯,大家扭到房门口跪下。济公笑道:“吾道是什么好东西,原来就是你两个孽畜,真好大胆子,吾若不看你们有几年道行,今天定要用掌心雷殛死你们,还不快现原形,要吾和尚动手不成?”两个妖精闻言,就地一滚,就变了两条蟒蛇,一条黄色,一条青色,口作人言道:“求圣僧饶命!”济公道:“你们下次还要学采补之术,出来客人吗?”两条蛇齐声道:“不敢了,不敢了。”济公道:“你们如其听吾分付,藏于深山修炼道术,永不害人,吾就饶你性命。”两蛇道:“遵大师傅命,下次断不害人了。”济公道:“既如此,走罢!”说毕,平地一阵怪风,就霎时不见了。
    济公走近床前一看,见冯世禄躺在床上,面无人色,只有一口气微微呼吸。济公用手在他身上一摸,回头对老婆子道:“你的儿子还有命。”说罢,就在身边摸出一块药来,叫老婆子取开水送下。不到片刻,就听病人肚中咕噜咕噜响个不了;又过了一刻,病人开口道:“吾要大解。”济公道:“此刻动不得,你就解在床上罢。”只听砰的一声响,解了一床,腥臭不可闻。方才解罢,病人就一骨碌跳下床来,冲着济公,如捣蒜一般磕头,口中说道:“幸得大师傅赐以金丹,得以转死为生,感德不浅。”济公搀起道:“小事小事,不必行礼。”陆氏也过来给济公行礼。忽听外面风声大震,如万马奔腾,飞沙走石。济公道:“不好了,妖怪报仇了。”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