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回 济颠僧脱身小憩轩 金丞相请造大成庙-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八十三回 济颠僧脱身小憩轩 金丞相请造大成庙
    --------------------------------------------------------------------------------
    第八十三回 济颠僧脱身小憩轩 金丞相请造大成庙
    --------------------------------------------------------------------------------
    话说张三因何见了银子,反是一愕,其中有个原故,见这银子的包皮,同在衣店里交代济颠僧的银子的封面一样。张三问道:“这是何人送来的?”母亲道:“是一个秃头奴送来的,他还说了句:‘你家张三这回的差使是祸中得福,险些被杀掉了。’这话确不确么?”张三听了大笑道:“我明白了,皆是济和尚耍我的!”于是就把出门之后,一切的话说了一遍。他的妻子在旁边插口道:“阿弥陀佛!”他母亲道:“这总是你嘴里容易得罪人,就吃了这些死苦,以后要谨慎一点才好呢!”张三带笑答应。又跑到外面一望,见天光还尚早,还可以赶到平望,连忙辞别母亲,说道:“孩儿去把差使销过,明日再告假回来罢!”又向妻子讨了些零钱,出门搭了一只江划,到得上灯的辰光,已到平望。进了行辕,送上济公信。前回书中已经表过,不必再言。
    但张钦差看了济公的信,下面画的酒坛子、铁锥子,这是晓得是济公的花押;但上头一人睡觉,不解何意。扭颈向张三道:“你同圣僧递奏折是怎样递法的?现今圣上召圣僧替太后看病,他晓得不晓得?”张三见问,便把自同济公出门之后,怎样到杭州,怎样买衣服,怎样被钱塘县拿去,怎样又被秦相府要去,后来到了金相府,怎样几乎被杀,济公怎样收了何敬卿,怎样用丸药迷了金丞相、黄御史,怎么自扮刘差官见驾,从头至尾,说了一遍;单单把如意馆被打,秃头奴送银这两件事,瞒着不提。张钦差听毕,十分契重济公的能力。又问道:“究属圣僧果晓得召见看病吗?”张三道:“他也晓得,老爷不必作烦,他临行并分付家人说道:请老爷安稳睡觉,京中事体,大的天大,小的芥子大,皆是他担承了。”张钦差一听,方才晓得他信中画的用意,满心欢喜不提。
    且言济公在金相府,不觉又过了几日。这日晚间正在小憩轩同济公吃酒,济公道:“和尚在贵府打扰已多日了,问心无以报答,今日席间无事,待和尚作点法术,大家取乐取乐。”说罢,但听他嘴里呢呢喃喃半晌,又大声念了句“唵嘛呢叭迷吽”,忽听帘钩一响,走进了两个美女,年皆二八。一个身穿藕红宫衣,绿云披肩,珠环坠耳,高耸堆云髻,腰系葱绿酒花罗裙,足下莲钩三寸,手持一支玉萧;一个身穿淡青夹外衫,梳一个盘龙髻,也是珠环坠耳,腰系杏红酒花罗裙,足下莲钩三寸,右手持一檀板,左手拈一条银红手帕。冉冉而来,真是月宫仙子,天上姮娥。却说金丞相本是个好色之徒,一见了这等美貌,真个魂不附体,不晓得站起来是好,坐下来是好,跪下来是好,神魂颠倒,馋唾向腹中咽个不住。反是济公说道:“大人请坐,区区歌妓,何足介意。”只见两个美女,慢移玉步,轻启朱唇,向济公打一稽首,说道:“法旨呼唤,有何见谕?”济公道:“只因日间丞相吃酒,无以侑觞,欲烦二位度一清曲。”二女道:“谨领法旨。”说毕,各就旁面坐下,一个吹动玉萧,一个手击檀板,唱道:“一岁一次一逢春,乘除消长算不真。多少荣华富贵人,到底还归一条路,半杯黄土葬孤坟。”其声袅袅,如莺簧带雨一般。唱毕,走至济公前问道:“请问这位是在朝那位丞相?”济公道:“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一位金丞相。”穿红女子一听大怒道:“适才但听皇上说是丞相,奴还道是正直无私的李纲李丞相呢!原来是这误国的奸贼,当日风波亭害岳家父子,这奸贼彼时才当秦桧的长史,也就助纣为虐,今日居然赫赫的做了丞相吗?”说毕,用手中玉萧,直向金丞相击去。丞相一让,恰巧绊倒席上的烛台,向纸屏上一倒,忽然火光满室,烟雾腾空,金丞相连忙逃去,呼人救火。大众齐到,忽然见里面连火星儿一个都没有,反党黑漆漆的。家人复行取了火来,向里一照,但见残酒残肴,排列满桌,济颠僧也不见了。
    金丞相此时如同做梦一样,心中一想,只是说:不好了!他这一走,必定把朝中之事,置之度外了;后来皇上问我要刘差官覆命,到那里去找呢?金丞相闷闷沉沉,只得跑至上房睡觉,一夜不提。次展,金丞相上朝,满肚鬼胎,深怕圣上问到他刘差官一节。幸喜这日刑部为秋决之事,奏对甚烦,料想无暇及此。时至巳初,将要退朝,忽见黄门官至殿上跪奏道:“现有刘差官奉旨到平望,去召济颠圣僧的,业已回京覆命,现在午门候旨。”圣上道:“宣他进殿见驾。”黄门官爬起转身出外,跑至午门高呼道:“圣上有旨,宣刘差官见驾。”不上一刻,但见济颠僧还是前日差官形相,衣服也还是一样,手中捧一奏折,行至丹墀,俯伏高呼叩首已毕,奏道:“钦命钦差大臣张允明,寄请圣安,愿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现有奏折在此,敬谨请训。”奏毕,双手将奏折举过头上。圣上忙呼内侍臣,说道:“速将奏折拿来。”当殿太监连忙下殿,将奏折取来,送上龙案。圣上当展张允明奏折,观看前面,无非感恩套语,后面叙的济颠僧不肯应召各情。皇上在龙案上看奏折,右班金丞相望着济颠僧,恨不得要拿他吃下去,心里道:你这秃驴!要来见驾,同我说明也好,你昨日晚间作了些怪,弄得我耽惊受吓,实在可恶。济公跪在下面,早晓得金丞相心中所说的话了,暗想道:你怪俺吓你,你骂俺秃驴,俺索性再来吓吓你再说。
    主意想定,只听皇上传问道:“济颠圣僧抗不奉召,究属是何意见?”刘差官又碰头复奏道:“臣听圣僧说的,皆因金丞相的原故,所以不肯就来见驾。”皇上一听,冲冲大怒,骂声:“奸相!朕有何亏负于你?目下圣母有病,你反令圣僧不来治疾,实属目无王法!”着侍卫拖下打四十御棍,再送刑部议处。只见金丞相连忙出班,吓得面如土色,跪在丹墀,自己把冠带解下,不住的碰响头,说道:“臣该万死!臣该万死!”侍卫方欲行刑,忽见刘差官又碰头奏道:“愿陛下息怒,微臣还有下情,臣听圣僧说的,并非别事因金丞相不米见驾,实因金丞相说太后病重,恨不得立时医好。他见圣旨召见济公圣僧,心里便说道:果系圣僧,实有法力,圣上一有旨意究派,不待旨下,已经晓得,立即来替国母看病,这才算佛法无边呢;我想这边下旨,他还是不晓得,恐怕这个秃驴,多分妖言惑众。金丞相因孝敬国母心急,所以有这些想头;那知济颠圣僧在平望已经晓得,他遂把这些话皆告诉了微臣。又说道:‘你回朝回明圣上,就说圣母之病,必与千秋无碍。但是金丞相暗中骂我秃驴,要教他做件功德大事照赔了我,我不要降诏,自然就来见圣驾,替太后看病了。’”皇上听奏已毕,说:“原来如此。我说金丞相也不该有奸心。”遂传旨免刑免议。金丞相这才整冠束带,叩头谢恩。皇帝又说道:“姑念你存心不舛,免其过愆,限汝一日,赶紧想件功德大事,报答圣僧,好叫他就来治疾,圣母康安。如再迟延,两罪俱罚。”说毕,龙袖一摆,大众散朝。
    金丞相退至朝房,附耳向亲随说道:“你们沿路望着刘差官,不要让他跑散,将他请到相府,我有话同他商议呢。”亲随答应,金丞相回府不提。却说这个亲随姓张,名字叫做张福,是极伶俐的。听见相爷分付,这两只眼、两条腿简直不敢大意一点。管着刘差官,出了午门,直往前走,那知走到四叉路口,忽然眼睛一花,再看刘差官,不知到那里去了。连忙四处寻找,连影子都没一点。找了多时,只得回府,对老爷如此如彼一说,金丞相一想,说道:“你们大众赶紧吃饭,饭后分路,皆代我满城酒馆里去找。无论济和尚、刘差官,找着者赏银二十两。”大众一听好不欢喜,一个个的低声说道:“我们皆不吃饭了,路上又不是卖的生漆桐油,我们先去找罢。”大众皆说道:“不错!”于是纷纷出外,不上一刻,你也找了一位刘差官,他也找了一位济和尚,找到了三、四十个,足足坐了一厅,把个金丞相反转弄了没法了。
    金丞相此时晓得济公弄幻,心里却不敢存半点忽略,倒反走至正厅当中,恭奉一揖,说道:“金某愚暗,不识圣僧,诸多得罪,还乞宽宥少许。至于圣僧,如有愿做的功德,金某无不赞成,以图善举,尚望指明。”说毕,往未座主位上一坐,忽见内中有一憎人站起,也走至厅中,朝上问讯行礼已毕,转身向外便走。金丞相心中一想说道:大凡幻化之法,必是正身在前;这一位先走的和尚,必系济公的正身。想罢,起身向外便追,那知一直跑至相府之外,忽然这和尚又不见了。金丞相垂头丧气,只得转回。心中又想道:他二三十位,不过走掉一个,单看他大众怎样走法?一头想,一头走,直奔大厅。那知一进厅门,并无一个和尚、差官的样子,全是一班乡村小户的妇人。一见丞相,一个个皆起身跪下,请相爷的安。金丞相诧异道:“外面又无水灾,又无旱荒,你们这些妇女同至相府干什么的?”这个说:“妇人是家人王福的母亲,他家去说相爷赏给仆妇二十两银子,特为过来领赏的。”那个说:“仆妇是家人金贵的妻子,也是过来领赏的。”这个说小仆妇是家人某某的媳妇,那个说老妇人是家人某某的干娘。可笑这些找济颠俗的,尽行把家中母女妻子,都找得来了,就连何敬卿的妻子,都在其内。金丞相一听,好不闷混,忙把各家人喊来,着其遣散。大众纷纷出外,金丞相长叹道:“罢了,罢了!我今日晓得圣僧的法力了!”正在嗟叹,忽见当中桌上一张黄纸上,写着“速造大成庙”五了,金丞相一见,大惊失色。不知金丞相因何失色,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