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回 国舅家道尼作幻 韩王府师弟酬恩-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二回 国舅家道尼作幻 韩王府师弟酬恩
    --------------------------------------------------------------------------------
    第一百二回 国舅家道尼作幻 韩王府师弟酬恩
    --------------------------------------------------------------------------------
    话说国舅同华氏等候苏莲芳整整等了一日,到得晚饭过后,议论了多时,只得分付关府门睡觉。那知才一进房,听见外面夜巡说道:“禀大人、夫人,外面有一人敲门,听得是女子声音,请问可开门放他进来吗?”国舅还未开口,华氏便分付道:“你去向总管取钥匙,开门放进便了。”华氏说完,忙整一整衣服,便同国舅出了房门。走至中堂,正要向厅屋探看,忽见苏莲芳气喘气喘的跑进来,便请了一个广概的安,说道:“小尼为这事忙煞了,幸亏不误限期,这就是国舅府上的洪福了。”华氏正欲来同苏莲芳到中厅谈说谈说,却值天暖,厅后屏门未关,搭眼见厅中坐一中年道士,头带镀金九莲束发巾,身穿玄色纱道袍,月白缘领,手拿萤刷,脸上飞赤,汗淋淋的,也是坐在那里喘个不住。华氏一见,忙缩住脚,向徐国舅说声:“老爷你同这师傅去谈谈罢,我不去了。”话言未了,苏莲芳忙开口道:“夫人同去何妨,你夫人这大年纪了,难道还有什么回避吗?况且这位道兄,老实异常,夫人就同去议论议论,未尝不可。”
    华氏听毕,便一同皆至厅屋,见那道士忙起身向国舅并华氏请了安,大众坐下。国舅道:“二位来时,想系路跑急了,可怜皆是喘气不住。”刘香妙道:“禀国舅,小道等一黑的时候,已经就到了北门,恰巧遇见济颠僧的两个伙伴。”说到此处,苏莲芳忙向他瞅了一眼,插口道:“险些把这两个活贼送了命。”刘香妙又道:“因这两人所行不善,小道是最恨他的。所以在通湖亭某馆门口,碰见小道,就想抓着他把点小苦他吃吃。那知这两个活贼,搭眼看见我们,就飞奔逃去。小道同苏师兄,整整兜城墙追了一个圈了,所以到此刻才来,坐定了还有点发喘。”国舅道:“大事要紧,这些小事随他去了。”苏莲芳道:“今朝若不因这件大事,大约追上天去,也要追着他,叫他试试手段呢。”大众说着,家人忙送上茶来,不上一刻,就在厅屋里开两桌素席。这两席酒,日间华氏统统皆关照停当的,所以不待招呼,就办来了。当下国舅就陪刘香妙在上首一桌席上,华氏陪苏莲芳在下首一桌席上,席间两人大率皆一抵一句的数的履历,摆的英雄。内有单单一层,最为发笑,刘香妙可算一世吃尽了济公和尚的亏了,他偏偏反过来摆胜,说在某处怎样摆布济公,某处怎样收拾济公,连那次被济公和尚用这眼法跌在地粪坑里,他也反过来说把济公用遮眼法跌在地粪坑里,吃了半夜的屎。国舅夫妇听到此处,不觉皆哈哈大笑。华氏道:“怪不得我听人说,济颠僧浑身皆是污垢呢!大约出了地粪坑,连洗也个曾洗。”
    大众说着笑着,酒儿菜儿的吃着,好不自在。刘香妙还在那里满口大话的摆架子,苏莲芳怕他酒多了,露出马脚来,便说道:“刘道兄,我们闲话体谈,明日已到中秋了,后日晚间我们就要干那事了,须要大家斟酌斟酌正事才好呢。”国舅道:“刘道兄掌管午门,要带多少兵丁,才足敷用?”刘香妙道:“要带兵了,倒不算有法力了。小道一个人,自然能叫这午门要开就开,要关就关。国舅大人若不相信,小道略施小技,把大人看看。”说着,便指着中厅的屏门道:“尊府这屏门,不是开着的吗?等我叫他关起来。”忙用手向屏上一指,说声“关”,可巧两扇屏门,乒乓就同人关的一样,连门闩、铁搭皆上得齐齐整整。这边徐国舅真个笑逐颜开,说声:“刘道兄法力真大!”但听西边席上苏莲芳娇声娇气的说道:“刘道兄,这屏门你已关好了,让小尼来开罢。”刘香妙道:“使得。”那边华氏觉得苏莲芳嘴里不知呢呢喃喃的说了几句,也用手一指,说了句“开”,只听那屏门吱哎一声又开得足足的,还同起先一样。此时徐国舅夫妇、真同遇着两位仙家一般,好不欢喜,直欢喜得连晚膳吃过都忘掉了,不知不觉的家人送上饭来,也就跟着吃了一个二顿。及至用饭已毕,外面已有三更向后,便分付家人将刘香妙送去桂花厅安置;又唤过一个老仆妇,陪苏莲芳到东厅小暗房宿息,自有床帐枕席,不必交代。国舅夫妇也就归了内室,一夜无话。次日正是中秋佳节,五更三点,国舅同徐焱、徐鑫、徐森还须上朝庆贺,敷衍故事。朝后皆到了慈宁宫。往岁徐家父子必在宫中晚宴,赏月之后方回,今岁反转要避嫌疑,庆贺之后,五贤王同太后但问了“如何”两字,国舅父子低低的只回了一声“皆安了”,随即皆告辞出宫,太后也不深留。当下父子三人出了午门,各皆上马回府不提。
    且言济公出了湖西大营,心里想道:进里的人已有了,接应的人已有了,出宫之后,反以进内之人为断后;但是出了午门,还少一人接应,必须如此如此,方能妥当。主意已定,撒步就往前走。沿湖边不多远,刚要到渡船口,只听后面有人喊“师傅”。济公掉头一看,原来是曾先生同韩公子。大约因中秋放学,出外游玩,一见济公是位救命恩人,所以连忙上前直赶到渡船口方才赶着。喊应了济公,便说道:“师傅今将何往?今日中秋佳节,可否请到敝处小聚小聚?”济公道:“好呀,好呀。”说着,三人皆上了渡船,过了湖直奔韩府。这位济公,真正奇怪,他进了韩府,简直就同跑惯的地方一样,转身同韩毓贤说道:“你家西厅桂花甚好,俺们就在西厅聚聚罢。”毓贤道:“遵命。”不知是何道理,那韩府由外面到西厅,却从正厅旁边西转弯有一小门,不料济公走到此处,也就转弯,到得里面。曾先生同韩公子皆上来叩谢救命之恩,才要行礼,但见济公转身往外就走。二人不知何意,曾先生外出追着,济公道:“你这浑人,你把人约来,叫人受罪吗?俺只得爽快的走了。你要我在此耍耍,第一是不要尊姓大名,第二是不要磕头唱喏,第三是不要谦坐奉茶,只要赶紧的拿酒来菜来,俺是最合适的。”曾先生道:“遵命。”说着朝旁边一站,手向前一邀,说声:“师傅请罢。”济公翻着眼睛,朝他一顿望,复行拍着腿,又一顿笑,用手指着曾先生道:“你这个人啊,要算是生性不改,倒又请呀请呀的来了。”可怜曾先生,被他弄得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只得向旁边一个家人说道:“你去关照厨房,速办一桌烤席,不可有误。你们把花雕酒办一坛来,越早越好。”济公听得哈哈的笑道:“这才是待客的道理呢。”忙抢步就进了西厅,恰恰东边又横着一张琴床,他也莫名其妙,就往上面一坐,对毓贤道:“这张床这样短小,大约是五六岁孩子睡觉的吗?”疏贤也不便同他辨白,只得答应了一声,就往后走。
    恰巧碰着黄夫人穿了大衣,出来叩谢济公日前相救之恩,毓贤忙止道:“不必。”就把适才同曾先生所说的话,说了一遍。黄夫人道:“他虽如此,我总要自尽其礼呢。”毓贤道:“这人的脾气,母亲不知,他回来以为不适意,抑或认真的就走了。”母子正在龃龉,只见韩小姐毓英走到,忙问其故,毓贤又说了一遍。毓英道:“照这一说,母亲,这叫做‘恭敬不如从命’,他既喜欢吃酒,就关照家人多办好酒孝敬孝敬他,尽我们的诚心就是了。据女儿看来,我劝母亲也不必见他。但我们到要在屏外瞧瞧他,究属是个什么样子?”说着便把黄夫人拖住,隐身在屏风外偷看。此时家人却然手忙脚乱,已把酒席摆好。但见济公一看见酒至,忙站起来跑至席前,当中往下一坐。曾先生同韩毓贤也连忙入座,毓贤提着酒壶便来敬酒,济公伸着那只打把手一把将酒壶抢到面前,说道:“你这个小孩子,又来坏我的规矩了。”此时毓英小姐在屏外看得这个样子,不觉噗的一笑,但见济公抢走出席,走至屏后,一把将韩小姐拖住,大众大吃一惊。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