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回 真奸贼无药能治病 假济颠有术可欺人-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三十七回 真奸贼无药能治病 假济颠有术可欺人
    --------------------------------------------------------------------------------
    第一百三十七回 真奸贼无药能治病 假济颠有术可欺人
    --------------------------------------------------------------------------------
    话说张大人家中这个缸片精,本没了大不得的本领,但是他看见人手上捧到瓦器、瓷器,他总要扔他一个筋斗。只因那一日把个女亲的头砸开,张公子一面写信告诉父亲,一面就发急道:“我听便怎样,总把济公和尚请来,拿住你碎尸万段,方息我心头之恨。”当时这妖精听得亲切,暗道:不要他真请了个降妖的和尚来,我一人弄他不过,还要趁早去同师父想个法子才好。主意已定,将身一扭,登时就到了山洞里,去见独角兽。那知才进洞口,就听见里面就同黄牛怪喊的一条声腔,走进里面,远远看见一个野牛精,跪在地下,那独角兽骑在他身上,用那顶上的一只角将他一触一喊,触得鲜血滴滴的。缸片精要上前替这野牛讨个人情,忽听独角兽喊了一声,就同天崩地裂一般,跟后便说道:“缸徒弟,你来得正好,你前次孝敬我的那个方方的豆腐块子那样东西,现今都没有了。”缸片精道:“这怎么的,难道师父的东西还有个方屁眼出八角屎的人敢来偷吗?”独角兽道:“缸徒弟,你有所不知,只因那日我到金匾山有事,就叫这孽畜看洞。不料到我回来,巧巧的把你送我的两样物件统统被人偷去。”缸片精道:“师父且请息怒;在徒弟看来,且莫责罚师兄,且请转算转算,究属是什么人偷的,可能取得回来。”独角兽道:“还到你说,我久已算过了,就是那济公和尚着人来偷去的。这些东西,现今仍到了你家主人那里去了,这还取得回来吗?”
    缸片精一听,忙向独角兽面前一跪,说道:“既然如此,还求师父早早把这济公处置他一场,他现今不但帮着张公取回珠宝,兼之早晚还要来捉徒弟呢!徒弟此来,也是为的这件事,还要求师父搭救搭救才好。”独角兽听毕,就吃了一吓,暗道:我那是济颠的对手?同他为难,是自寻苦吃了。但在徒弟面前,又不便就说弄人不过,只得说道:“你快些起来,不必如此。我说那珠宝取不回来,并非因济颠僧的本领高强,只因张钦差好容易把珠宝取回,自然叫人日日看守。这个道理取不回来,那里是惧怕这和尚的呢!你起来好好的回去,他的本领谅情斗你不过。总之他不到此同你为难也就算了,若是到来,你代我灭门绝户的扔他十个八个筋斗,跌得他晕头晕脑,他此后就不敢再来同你为难的了。”那缸片精听说,又磕了一个头说道:“师父的明见,徒弟一人终怕敌和尚不过;这事务要求师父着师徒分上,总要帮助一臂才好。”独角兽见他缠绕不休,又晓得济公不是好惹的,就装做动气的样子说道:“快些滚去,不许再说了。你们这班徒弟,实在令人可恨,平时芝麻大的孝敬没有,有了灰星大的事情,就要把个师父拖了直走。我师父有论干的徒弟,大约没一日没个没事,要都像你这样,不是还要把个师父撕开的吗?”说罢,四手四脚的向他身上一骑,偏过头来,用顶上那支角就往下触。此时缸片精吓得魂不附体,忙就地爬出独角兽的裆下,头也不回,没命似的直望洞外逃走。
    可巧走不多远,忽听旁边树林里喊道:“缸兄弟且住,这急急忙忙的有什么事呢?”缸片精调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辘轴精,一个砖头精,一个瓦砾精,一前一后在林里走呢。缸片精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三位师弟。”三精道:“师兄这样忙法,去替师父干那件事呢?”缸片精见问,就嗬嗬的哭起来道:“师弟等有所不知,只因我在主人家里偷了两件宝贝恭维师父,现今我的主人去请济公和尚,要同愚兄为难。我特为跑得来请师父帮忙,不料师父反转大怒,就用那头上的宝贝触来,险些丧了性命,我此时急急忙忙是逃走的。”说罢,又嗬嗬的哭个不住。辘轴精道:“师兄且不必哭。说在地师弟兄四人皆是一类,同那些被毛戴角的到底有些合不来;难得我们遇着一起,我们就同你去,助你一臂之力是了。”砖头精道:“我倒有个主意,我听说这济公和尚不甚好惹,不如我们到了你的主人屋里,趁着和尚不曾来的时候,闹他个天翻地覆,叫他不能安身,挤着他搬了让去。要是和尚请不到来,这件事就可以懈怠下去了;要是和尚到来,先累着辘师兄同他碰碰再说。”瓦砾精道:“此计大妙,我们就赶快作法走罢。”
    四人当下就借着妖气,滚的滚,跳的跳,不上一刻,已到了张府。外面天光已黑,四人就到着上房天井里,所以那奶妈出来看见的那个和尚,就是个辘轴精。当下奶妈一喊,大众就各显各的神通,砖头、瓦砾、缸片、石子闹起来了。一连闹了两夜,并不见张家有搬让的话,一众妖精好生作躁。忽然瓦砾精又想了一计,说道:“我们何不如此,叫做将计就计,不是就可以暂时叫他家搬让了吗?”众妖鼓掌大笑道:“妙计妙计!不但叫他家暂时搬家,而且还可以叫他再也不找济公和尚去了。”众妖计议已定,辘轴精又道:“但有一层,这济公和尚但不知是个什么样子?”砖头精道:“他的样子我倒看见过的呢!那日也因他要着人来探查水底,师父着我到钦差衙门探听消息,我见他同张钦差对面坐着吃酒,所以我认得了他。”辘轴精道:“既然如此,你且变来把我看看。”砖头精见说,就闭着眼睛默念了一息,忽然摇身一变,果然变做同济公一式,也是赤脚草鞋,穿了一件破衲衣,戴了一顶坏僧帽,满面油垢,头发有三四寸长。辘轴精一看,不住的摇头道:“不是不是,济公是个大名头的和尚,怎样只邋里邋遢的呢?你不要把苦我吃罢!”砖头精发急道:“你这师兄说那里话!我如有一点欺谎,你就叫我的子子孙孙皆被人家辅在毛厕上闻臭气。”辘轴精见他发咒,知他绝非欺谎,朝他定神望了一望,也就摇身一变,说道:“砖师兄,你看看可像不像吗?”砖头精道:“一些不舛。”众精见天光尚早,依旧还了原形,藏在后园里,专候太阳下山,就好行事。这且按下不表。
    却说公子一连被妖怪闹了两夜,真个神急不安,暗想道:济公和尚不知那一天才来,照像这样闹法,如何是好?看看外面日光倒又要落了,厨房里就老早的把晚饭开上,一家三口两咽的赶快吃完,就各归各处,关门闭户。张公子夫妇坐在房里,外面就是四个保家的,一众老妈皆在老太太房里做伴。到了黄昏过后,恰巧一个猫子在屋上撂下一片瓦来,张公子把眼一定,用手向上指着,舌头伸伸的说道:“不好了,倒又来了。”那知听了半晌,却也不再有动静。忽听远远的就同有人敲大门,冬冬冬的打不绝声,暗道:难道今日到大门外面去闹不成?正然展三惑四的,忽然一阵脚步声,谈着说着的走到里面。张公子道:“嗳哟,不好了!今日妖怪直即的会说话了。”话言才了,但听看门的一个老人喊道:“少爷们不要怕了,请开门罢,济公师父来了!”张公子一听,欢喜非常,跑到房外,也不等保家的开门,自己就动手把门放开。朝外一望,果不其然,一个邋遢和尚走进来了,张公子连忙迎上,请叫了一声“圣僧”,恭恭敬敬朝旁边一站,但见“圣僧”装腔做势的谦了又谦,这才走进屋里。张公子晓得济公的脾气,忙叫家人办酒。可怜那些家人一个个嘴里答应,那两条腿子再也不走。张公子晓得大众心病,便说道:“你们只管出外,圣僧既然在此,谅没个胆大的妖怪再敢来了。”家人这才搭了伙伴,点着灯笼,跑到后面。
    张公子便向“济公”道:“请问家父有封信去请圣僧,圣僧可曾收到?”“济公”忙起身答道:“令尊老大人所赐之信,贫僧已收到了。”说毕,又眼观鼻、鼻观心的坐下。张公子见此回这个济公恭而有礼的,迥非头一次来那种形像,心里酌量道:大约是因为做了大成庙敕封的方丈,所以就循规蹈矩。忽然又想道:怎么前天才由平望专的差,今日他倒接了信跑到这里,那能这样快法?便问道:“师父是那一日接的信,因何这样快躁?”“济公”见问,暗暗吃了一惊,笑说道:“令尊发信的时节,僧人已晓得了。要是拘拘的等候信到,那还算有法力的人吗?”张公子听了这样说法,心里格外佩服,忙催人赶快把酒送来,吃过酒就好捉怪。不上一刻,厨房已把酒送到,一众家人见里外的走,不曾遇见一块砖头、瓦砾,没一个不欢喜,暗道:这位圣僧的法力真大,要是他老人家不曾来,此时天井还能走路吗?回头候着他把妖怪捉住,我们倒要细看细看是样什么妖精呢。大众说说笑笑的,已把酒儿菜儿的上齐,张公子便邀“济公”上座。“济公”再三谦礼,说道:“钦差大人府上,贫僧怎敢上坐?”足足谦了有半炷香的时候,这才坐下。辘轴精把桌上一看,真个珍馐百味,无样不齐。暗道:这样饮食,也要想个主意,叫师兄师弟都来尝尝才是道理。打算已定,就开怀畅饮,席间谈了些闲文。
    酒饭已毕,张公子便问道:“请问圣僧,捉这妖怪,可要预备些什么物件?”“济公”道:“权且莫忙,候我到外面查点查点,再定主意。”说罢,便扯了张公子一同走到天井里面,头仰朝天,嗅了几嗅,又用手捏了一个诀,指东画西、呢呢哺哺的半晌,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直见墙下走来一个老者,白须拖胸,手扶拐杖。张公子吓得汗毛直竖,转身就要向屋里逃走,单是那两只腿子抖抖索索再也拖他不动。毕竟不知这位老者究系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