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回 赐婚姻一箭双雕 剿贼寇六师齐驭-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五十六回 赐婚姻一箭双雕 剿贼寇六师齐驭
    --------------------------------------------------------------------------------
    第一百五十六回 赐婚姻一箭双雕 剿贼寇六师齐驭
    --------------------------------------------------------------------------------
    话说杨魁拍马正追赛云飞,忽然黄旗招展,锣声“当当”的敲了几下。你道这是什么原故?只因此回比试,不过只要韩毓英相信杨魁,婚姻就可成功,并无什么紧要,深怕他们动起手来不了不休,所以预先关照办差官员,只要见御前龙旗一展,立时鸣金止武。初时见杨魁得了韩毓英的鬓花,晓得婚姻已成,就想传金停止。奈赛云飞既准许与考,不能叫他缺场,及至到了把杨魁的花夺回,就此正好结局。随即着了一个太监去把龙旗招展,场上便敲起金声。杨魁到湖西营已有十多日,军中的规矩已是清楚,所以金声一响,杨魁也就不追,仍复原处下马。赛云飞下了马,把枝花仍代韩毓英簪好,三人一同走近御案报了名,皇上亲自把三人衣服上看了一看,并无一点粉斑。皇上龙心大喜,便说道:“你们各皆好好回去,朕明日另有旨下。”三人便谢了恩,仍由兵部堂官带出,南上苑自太后以下各皆起驾回宫,这也不须细表。到了次日,皇上便奉行故事,饬礼、兵二部发出一张考案,上写道:
    钦命礼部尚书玉清宫总理玉牒馆协修周、兵部尚书兼阅操大臣督理粮饷事宜赵为奉旨考试事:前因太初殿文场、南上苑武场,业经开考事毕在案。所有文场墨卷、武场技艺,均经本大人评订甲乙,恭呈御览。奉旨着照所议,并另加思赏等因,理合榜示,须至榜者。
    杨 魁赐 额外进士
    韩毓英 赐明珠十粒、珊瑚树一株、花粉银一千两
    哈云飞 赐明珠十粒、大卷江绸五卷、花粉银八百两
    另外皇上又降了两道赐婚的上谕,一道到世袭王爵韩毓贤,一道到湖西营提督杨魁:礼文着照尚主例次一等,人赘韩王府,侠义公主一切嫁费,许有财政处咨领开支,杨魁着赏婚礼银二千两,亦由财政处给发。旨意一下,杨韩两家自然欢喜不过,忙碌不过。单有赛云飞外面也跟着欢喜,不免暗暗的自恨命薄。韩毓英探知其意,另外又上了一个奏折,请将赛云飞一同赐配。皇上又降了一道圣旨,准其所请。哈云飞着赐配杨魁为副室,敕封三品恭人,赏婚礼银二千两。就此把个黄氏夫人忙得要死,既要待自家女子忙嫁,又要代人家女子主婚,兼之男女皆是一家。韩家又无甚亲族照应,所幸银钱倒还丰足。俗云有钱好做事,不上半月的工夫,各事已粗有眉目。杨魁又请出两个大宾,择了十月初六日尚主,十月十二日同哈氏完姻。一面请媒人通知韩王府,一面具折奏报完婚日期,并谢赐婚赐银的恩。
    到了初六这日,一早就下了一个札子,着陈亮护理营主,自己披红插花,用全班执事,跟着媒人直到韩王府。先由媒人走到里面道了喜,只听门外三声炮响,一时锣声、爆竹声、鼓乐声,门里门外热闹不过。杨魁下了喜轿,韩毓贤走至门前迎接进里,先望阙谢了圣恩,然后进了大厅,就有一些亲眷相陪坐定。三道茶后,上了点心,陪客便陪着略谈事务。专候到了吉时,喜娘便将侠义公主花冠霞帔搀至内室中间。此时由厅屋到上房,一边是男家的执事,一边是女家的职事。三声炮响,鼓乐齐鸣,门外的爆竹放个不住,两旁锣声三响,一声吆喝,杨魁已进了内室,先朝侠义公主行君臣和,二拜九叩已毕。然后相礼将他引至上首,喜娘将新娘搀至下首,先朝上拜过天地,又对面行交拜礼,引入洞房,饮讨合卺杯。杨魁走出洞房,到了厅屋,见一顺开了三席,中间一席是杨魁,上下两席是人宾,均有亲戚两旁陪坐,韩毓贤逐一安席,门外炮声震天,阶下鼓乐齐作。到了晚间,也是这样,席散之后,各亲友持了龙凤烛送入洞房。此后一切事情,我做书的也不必深说。谅情不曾娶亲的就听着我说,他还有些不懂;那娶过亲的格外是用不着我说了。我省些笔墨,且谈他第二日事。
    到了第二日,夫妇一早起身,梳洗已毕,喜娘便将新郎新娘搀出洞房,摆了香案,望阙谢过了恩,然后到黄氏夫人房里请过了安,随即就拜祖先;又向一切亲眷男男女女大大小小皆行了礼,接着丫环仆妇皆上来叩首叫喜。礼毕,各有各事。这可算杨魁尚侠义公主这一件喜事我补叙过了。至于十二日同哈氏结亲,礼行虽较韩毓英稍简,但一切例行的过节也不能少,这也不必细说。
    到了第二日午饭过后,皇上突然的来了一道圣旨,赏杨魁兵部左传郎衔,着他调镇江四营、广陵四营,会合钦差张光明,前赴玉山剿灭小西天,并着侠义公主韩毓英、恭人哈云飞随营效力。奉旨之后,杨魁便同韩毓英、赛云飞商议妥当,随即作了一封下行礼子的草稿,着湖西营文案誊清,一致镇江营左营参将苏坚,一致镇江越河营守备徐名震,一致镇江右营都司马渠,一致镇江焦山营参将许大立,一致广陵泰州营总镇刘振玉,一致广陵瓜洲营总镇陆殿邦,一致广陵左营游击史公威,一致广陵右营守备束高,均限十六日在平望张钦差行辕会哨。杨魁晓得张钦差现在秦邮河工,又亲笔写了一封禀函,陈明各情。着人送至本营,托陈亮用了印信,由五百里排单寄往各处。恰巧这信到了秦邮,张钦差同济公已到河干,将要动身,由王同知家人特为送来。张钦差接来拆开一看,随即同济公就上了船,另外亲兵亲随又雇了一号小船,将行李各物挑至船上,一众印委候了开船各散。
    张钦差在舱里就将杨魁来信告知济公。济公笑道。“俺久经晓得了,就连破阵的人,我早已约在镇江等俺了。”就此便把马如飞同周信死去活来各事头头尾尾说了一遍。张钦差好生欢喜,随即又说道:“嗳哟!我想起来了,圣僧还有好几件善后事宜不曾得清楚呢!一者收来龙宫里那两件宝贝,一支玉圭、一个水晶球,还不曾还了把他;二者龙宫大太子还压在殿前天井里,不曾放他;三者这个老鼋神通广大,倘置之不理,岂不贻害无穷?”济公笑道:“你这人也太瞧不起俺的来了!俺和尚做事,向来不丢后手,就是将后死了,俺和尚都不要人装殓。难道做这点小事件,反转便管前不照后吗?这三件事,俺和尚久已布置妥善,压在制神剑下的那条小龙,到了二伏时他自会起身;老鼋这段公案,敖老头子受了俺这些怄气,他走来收了五龙雷火罩回了龙宫,就差了二十名虾兵一员蟹将去拿老鼋,那老鼋已老早得信,投奔了小西天,借金光寨做护符去了。讲到末了,他们皆是金光寨里有分的人,旁处无论怎样皆死不了的。至于玉圭同那水晶球,俺却大大的有个用处,日后你自然晓得。”
    张钦差道:“我不懂狄元绍他不过一个落草的强盗,怎样设了这个金光寨就利害如此,就连天神天将都不敢进他的寨。古今用兵的人,孔明要算第一个了,就是他八阵图,也不曾听说那神人不敢进去!我不晓得这个狗强盗,他这些法术走那里弄得来的呢?”济公道:“这事你到今日还不曾清楚呢!此时船上没事,待俺慢慢讲个明白。这金光寨那里是狄元绍摆出来的吗,狄元绍有个妹子,名叫无双女赛杨妃狄小霞,生得十分标致,幼年遇了仙人传授了他些小小玩耍游戏的法子,他便到处逞能。通天教主有一徒弟,名叫墨金子,专好采战,一日,狄小霞遇见一浪,其时才十三岁,就仗着自己的法术,作起追云法去捉那狼。那狼因他穷追,就进了山洞,他便追进山洞,足足追了一伙时,不知追至何处。忽见里面来一道士,问他何处来?他便说家住玉山。道士诧异道:‘你这小小女子,这十万八千里路程怎样走的?’狄小霞道:‘女子借追云法走的。’道士道:‘原来如此!我说没有法术也断走不到此地。’这道士就是那通天教主的徒弟,惯喜采战的墨金子。墨金子见他颇有姿色,就把他留在洞中。过了三日,他见洞中石笋上挂了三支宝剑.他便问墨金子这是什么剑?墨金子道:‘顶长的叫诛佛剑,顶短的诛仙剑,作中的叫诛神剑,无论仙家神佛法术再大些,遇着此剑,总难逃脱。这剑还有一件利害的处所,用他拿了杀人杀物,更不必说了;但只要将自手上刺一些血,胸前刺一些血,涂在剑上,到了用他的时候,并用不着抓他,只要意念一动,那剑上便放出万道金光,不论再有道行的登时就被他金光罩住,再也逃不掉。’这狄小霞自幼便生得伶俐,他听墨金子这样一说,心里想道:我被这妖道缠在庙中,终久没得好结局,我何不如此如此!打算已定,便故意的说道:‘你这话哄我,我不相信,那有这样利害的兵器,你拿来单把我望望看。’”说至此处,济公忽然的失惊道:“嗳哟!俺真个忘掉一件事了。”张钦差忙问道:“是什么事?圣僧何惊慌如此!”济公道:“事大呢!事大呢!”但不知济公所忘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