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二妃狐媚谮秦王 褚亮忠诚救太子-正文-秦王逸史(秦王传奇)-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八回 二妃狐媚谮秦王 褚亮忠诚救太子
    第五十八回  二妃狐媚谮秦王 褚亮忠诚救太子
    话说张、尹二妃驾回长安大国,径入金銮宝殿,朝见高祖。
    高祖临朝聚武文,多娇怀恨入金门。
    安排巧语瞒天子,准备深谋害世民。
    弄假成真生歹意,翻黄道黑起奸心。
    衣冠不整参皇驾,环佩歪斜拜圣明。
    一派妆成都是谎,两行珠泪落纷纷。
    口衔青草权为粪,俯伏金阶头在尘。
    神尧一见心中恼,怒发冲冠口咬唇。
    随将手指偏妃骂:贱妾如何敢不仁?万里江山吾做主,看承你做御夫人。
    不行正道胡为事,对众当朝辱朕身!
    二妃说:“万岁冤屈!妾等送父到河南,遇着秦王世民,仿学炀帝狗行,要行奸骗妾身。妾等力拒得脱,以此生情殴打二太师。现将国老监禁河南,又令州县减削御用廪给夫马。妾等惧势,私走回朝。”高祖说:“吾儿正大光明,岂失人伦?想你们去到河南,他军情事冗,有失迎接,你故意胡言乱奏!”
    二妃说:“世民非止乱伦,他如今外托御寇之名,内总兵权,实欲篡夺宝位!”
    张尹二妃呼万岁,刁心诬罔奏明君:妾身实有沉冤枉,面泣金銮诉事因。
    领诏辞朝离帝辇,蒙恩同父下西京。
    行程去至河南路,正撞冤家李世民。
    待学前朝无道主,持刀奸骗女钗裙。
    嗔奴不从反寻衅,嫁祸监收二老臣。
    珠翠凤冠全弃掷,锦绒彩服尽凋零。
    整闹一宵甘罢手,笑杀河南一郡民。
    兵权势重难当抵,私自逃灾到此存。
    州县哪容供廪给?驿亭谁许妾容身?我皇不与奴做主,负屈衔冤告甚人!
    高祖初时不准,次后被二妃巧语花言,泪流细奏。高祖说:“爱卿回宫,朕知道了!”高祖暗想:“近时隋炀帝果有此事,想世民一时欲心蒙蔽,效禽兽所为,亦未可知!”问文武班齐未齐,押班大使奏:“班齐了!”高祖说:“百官听寡人宣旨,今有秦王世民不道,着台官修诏,快下河南问罪!”连问数声,没人答应。高祖分付近侍:“取文房四宝来,待寡人亲修诏书!”
    下河南要杀世民!
    高祖金銮骂世民:不仁贼子敢欺君!
    宫中张尹吾妃嫔,怎起邪淫犯上心?周诛管蔡监殷叛,汉杀淮王造反臣。
    战国乱伦书芾建,春秋悖逆罪由生。
    近时炀帝荒淫甚,死后人间骂丑名。
    逆理欺天情怎恕?乱伦灭纪罪非轻!
    急诏台官离帝辇,忙差褚亮下西京。
    承宣勘问虚真事,得实须教便杀身!
    唐高祖修下十款诏书,着近侍官赍诏,发与西台御史褚亮。
    侍臣领了诏旨出朝,径到西台御史衙门。褚亮闻知,同众官迎接圣旨,当堂焚香开读。诏曰:朕闻周公诛管、蔡以存周,文帝杀淮南而安汉。
    晋献公杀申生,楚平王诛芾建。考古王侯,行事可证,盖以纲常伦理,风化攸关,国家典刑,安危所系也。
    近者张、伊二妃,同随皇亲前往河南公干,衅起秦王世民,恃民肆志,纵欲荒淫,弃灭伦常,吓奸不遂,欺殴国老,监禁河南。又令经行地方,减刻廪给。朕何负焉?敕御史褚亮速下河南,好生勘问施行。如或违避,与世民同罪!宜体朕心,故兹诏示。
    武德七年月日褚亮读罢诏书,说:“列位同僚,想秦王东征西讨,四海臣服,创立洪基,功盖天下,岂有此情?这还是弟兄中,见他功高望重,心不自安,反生猜忌,与后宫合谋诬陷情由。如刑及秦王,人心愤激,刀兵就起,国祚不延矣!我想十款诏,俱是重情,如今直须舍死,去谏朝廷!”即刻除去冠袍带笏,把右手提着,左手擎着诏书,径赴朝堂见帝。昔贤观此,有诗赞曰:挺生唐室褚忠良,切谏神尧分所当。
    千载不磨刚劲气,太虚日月共争光。
    褚亮入了朝门,不候宣诏,直奔金銮宝殿,把朝服冠带纳在御前,一只手拿着诏书,叩头俯伏殿阶。高祖问褚亮:“你风魔了?却是酒醉了?”褚亮奏说:“臣也不风魔,也不酒醉!”
    高祖说:“若不患风被酒,如何这等形状?紊乱朝仪!”褚亮说:“臣怎敢失君臣之礼?因主上绝父子之情!”
    褚亮临朝不顾身,忘生舍死谏明君。
    手中执简擎袍笏,不整衣冠跣足行。
    无俟神尧高祖诏,佯狂直赴紫金门。
    非干臣把朝仪紊,只为君忘父子情。
    陛下不慈臣逆旨,皇朝失政外邦轻。
    秦王有甚弥天罪,我主亲修杀子文?高祖说:“既如此,取诏来看,哪一款不合律例,只要改了便罢!”侍臣取诏,放在龙案上。高祖展开,就问褚亮:“周公诛管蔡还是兄杀弟,我如今父杀子,怎么倒不该?”褚亮说:兄杀弟,自有理说!
    一款周公诛管蔡,听臣仔细说原因。
    昔日文王生十子,武王相继管乾坤。
    武王晏驾身亡后,幼子成王未长成。
    周公怀抱临天下,每日朝中聚武文。
    管蔡生心谋篡位,反将恶语谤忠臣。
    周公遣将东征后,管蔡遭诛四海宁。
    忠孝两全唐太子,有功无过李储君。
    秦王难比周朝事,此理应该抹诏文!
    褚亮说:“武王驾崩,成王年方五岁,亲叔周公辅佐,负扆以朝诸侯。周公之弟管叔、蔡叔,反造流言谗讪,与纣王子武庚谋叛。周公东征,戮武庚,诛管、蔡,以安社稷。我主又非周公辅侄,秦王又非管、蔡谋反,事各不同,今请旨削之!”
    高祖准奏,举笔在手,涂抹一款。“第二款,乃是汉文帝杀淮南王,也是兄杀弟,这事怎么讲解?”
    二款汉朝书史册,位传文帝治乾坤。
    文帝原为薄后子,本与淮王一母生。
    可奈淮王生恶意,要图社稷暗招军。
    帝遣武臣周亚夫,生擒不斩重亲恩。
    淮王得赦仍谋反,两度连擒自丧身。
    秦王不与淮王等,比律应难出诏文!
    “昔日淮王贪横无厌,要谋篡弑。文帝遣周亚夫擒回,念手足至情,赦之还国。岂料淮王仍前谋逆。方捕斩之。文帝亦亲亲重义,释弟一次。秦王不比淮王谋反,合行赦宥!”高祖准奏,举笔又涂抹一款。“第三款,晋献公杀申生,这是父杀子,此款该如律了!”褚亮说:容臣奏闻!
    战国献公因失政,骊姬得宠蓄狼心。
    齐姜正后遭幽死,世子申生重耳存。
    骊氏僭后生二子,顿将恶意害申生。
    故教致奠齐姜墓,祭毕还将胙荐明。
    岂值献公时出猎,骊姬致毒胙中存。
    公返宰人来上胙,骊氏言当试后吞。
    浇地火喷食犬死,献公怒欲杀申生。
    申生受赐甘心死,重耳逃生竟出奔。
    秦王并没嫌疑事,此诏何曾合律文?“晋献公无道,宠爱骊姬,而废正后齐姜。又欲以奚齐代申生,骊姬佯誉世子,而阴使人谮之,欲立其子奚齐。其后骊姬假称献公梦见齐姜,命中生往祭其母于曲沃。申生奉胙于献公,公时出猎,置胙于宫中,骊姬使人置毒于胙内。二日后公归,宰人上胙,献公将享之,骊姬从旁止之曰:‘胙之远来,宜试之!’浇地地喷,与犬犬死,与小臣小臣死。骊姬泣而言曰:‘世子何忍也?以老父曾不能待,而欲弑之,况他人乎?妾愿子母避之他国,毋徒为所鱼肉也!’献公信谗言而赐申生死,重耳遂出奔。我主是当今尧舜之君,岂似献公宠嬖绝父子之伦?秦王又无致胙之衅,推情当赦!”高祖准奏,举笔在手,又涂抹一款。“第四款乃楚平王诛芾建,也是父杀子,其故可细说来!”
    臣闻列国春秋传,楚帝原无杀子情。
    昔日平王生芾建,东宫太子号迎春。
    定婚秦国无祥女,无忌谗邪作聘臣。
    因与东宫怀旧恨,暗将从嫁配储君。
    无祥进入昭阳殿,反向君王献美嫔。
    当夜察知秦帝女,平王要斩乱伦人。
    无忌巧言能惑主,纳为妃子在宫门。
    当朝主辅知详细,伍相怀忠敢谏诤。
    良言不听反嗔怒,大鼎烹油杀谏臣。
    伍员避难吴邦去,芾建逃殃郑国存。
    壮志伍员兵破楚,鞭尸剖腹祭亲坟。
    亡家败国因贪色,芾建舍冤楚帝昏。
    秦王怎比春秋事?此理皆难合诏文!
    “当时楚平王不曾杀芾建太子,因聘秦国无祥公主,与芾建成婚,那谗臣费无忌,反将无祥公主进与楚平王。平王翁婚儿妇,后来贬子休妻,芾建死于郑国。我主是贤圣之君,秦王是兴唐之主,情事不同,乞恩并赦!”高祖举笔,又涂抹一款。
    高祖说:“这四款既不合律就罢了,述有六款违法之事,也该问罪!”褚亮奏说:“陛下!古语云,经目之事,犹恐未真;背后之言,岂宜深信!这六款容臣并奏圣闻。”
    太子功高不妄尊,秉公奉法岂胡行?仁慈焉肯欺皇丈?正大何曾效乱淫!
    一自隋亡兵火起,干戈四海不安宁。
    起义河西诛乱贼,次征霍县净烟尘。
    西征李轨平仁杲,李密遭诛涧内倾。
    智赚武周降敬德,王充朱灿并生擒。
    南征萧铣平吴楚,翦灭师都沈法兴。
    牛口峪擒窦建德,虎牢关破夏王兵。
    饶州追斩刘黑闼,福定中山揽俊英。
    数年渴饮刀头血,几载辛成汗马勋。
    只为皇亲离洛蕊,故违诏旨害苍生。
    卖官占业贪财宝,擅杀清廉驾下臣。
    百姓受冤君不理,后宫虚语反为真。
    我皇莫听阴谋计,睿圣休忘父子恩。
    中原寇盗初宁静,还有番王寇普门。
    只怕嫔妃难靖乱,秦王永保大唐兴!
    满朝文武都倾听,八位三台尽动情。
    高祖点头呼孝宰:恕卿无罪寡人昏!
    遂良抹诏都依奏,青史留传可古名!
    高祖听罢,俱允所奏,赦宥秦王世民,旌赏褚亮缎锦。褚亮仍复冠带叩头,朝拜谢恩。高祖袍袖一展,群臣皆散。驾转后宫。方喜金銮直谏功初立,谁想凤阁阴谋计又生!
    母保曾参事不差,角弓错认酒中蛇。
    马援无心收意苡,广平有意付梅花。
    脱尘饭甑非偷饭,纳履瓜田岂盗瓜?世间多少衔冤事,何况区区隔绛纱!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