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回 四英雄奋力追二贼 一老汉袖手战三雄-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八十八回 四英雄奋力追二贼 一老汉袖手战三雄
    --------------------------------------------------------------------------------
    第一百八十八回 四英雄奋力追二贼 一老汉袖手战三雄
    --------------------------------------------------------------------------------
    话说马如飞、周礼在盘山谷吃食店里,因身边忘了带钱,却又欠不下帐来,心中焦急不过。突然来了一个秃头奴,送到一封书信,掉头就走。马如飞接信观看,外面却写的自家名字,里面有一物件,同一方小石块一般。心中奇怪之至,忙将信拆开一看。忽见一样物件“喥”的落在桌上,再一细看,原来一块小银,还带了一些零碎,总共也不过几钱的光景。里又有一说帖,上写道:
    弟将空手结姻缘,兄至须化买路钱,惹俺和尚笑连天。酒汤糕饼吃下肚,没得出门边。来银五钱三,刚刚费用到军前。即此回转莫耽延。一八再到二八日,大家齐唱大团圆。
    马如飞看毕,见下面画了一只酒坛,二把铁锥,知道是济公的信。又同周礼参详了一阵,晓得信中叫他们回营,银子是给他们开发吃食店的。大略隐而不露,暗含着周信同祝三妹成亲一段话。二人真个佩服,便道:“忒也奇怪,他连我们没有银子出店家的门都晓得了。”二人将那一块头小银叫那伙计一戥,果然五钱三分,一厘不多,一厘不少,心中更觉奇怪。周礼道:“这样说来,我们也不必去招安视三公,回了营就拿圣僧的这封信交令罢了。”马如飞想了一想道:“论大例,派遵军令要紧,但圣僧说的话却有实在,拿这信缴令,却也使得。”马如飞就将佩玉仍然系好,又将济公的信同一些碎银统统收在衣袋里面,出了店门。马如飞怕耽搁时候,将将把济公送的银子多下来的零碎,雇了领路送出了谷口,一径回了大营。将济公的信呈上,说明情由。
    但是济公因何得到盘山谷的呢?只因周信、周义、周仁、褚彪四人将盖世豪围住,正在紧急之际,狄小霞救兵已到。钱志见盖世豪被围,他挺一挺枪奔上,四人分了些神,盖世豪赤铜刀一紧,突然破围而去,便招呼钱志道:“钱将军,大事不好,跟我赶快走罢!”钱志其时并非有心逃奔盘山谷,也叫事有凑巧,偏偏直北上没什么兵,钱志同盖世豪便向直北落荒而走。周仁、周义、周信、褚彪那里肯舍,四骑紧紧追来。却然就追到马如飞、周礼、周智问路的那三叉路口,其时视三公才吃过中饭,搀了祝善的儿子名叫虎官,到谷口来望望野景。外面小西天虽闹得这样.独祝三公虽微微听见风声,却全然不知底细。皆因这祝老借这盘山谷就同隐居一样,全不同外面往来,晓得时势不好,连自家的儿女轻易都不许出门。好在家中粮食足有的,银钱是多的,委实关起门坐享太平。这日偶到谷口,也算是陡然高兴,那知才到出谷的那条大路,只见两匹马如飞似的从对面奔来。祝三公并未看见那马上骑的何人,究竟钱志少年眼大,他老早的看见师父祝三公了,心中这一喜非同小可;忽又想到:我这师父非同旁人,他从来不帮盗匪,必须如此如此,方得成功。就这推想的时候,后面追的马已堪堪就近,钱志便同盖世豪打了一个哨语,两人跳下马来就往祝三公面前一跪,说道:“师父救命!后面有强盗追了杀得来了。”祝三公一看,原来不是别人,却是钱志同一认不得的英雄。祝三公骂道:“没用的东西!你不会回身射他们几箭吗?”钱志道:“快莫提箭,被一个姓石的叫石敢当,被他用妖术盗着去了。”祝三公还要问那石敢当是何来历,只见三个白面壮土,一个黑脸玄坛似的,四骑马已到了面前。钱志同盖世豪牵住马缰,就向祝三公后面一站,盖世豪不知祝三公的究竟,以为这一个乡下老霉,手上还搀了一个小孩子,怎样庇护二人得住?就想上马再逃,钱志忙暗暗递了一些消息。
    此时周仁、周义、周信已到了祝三公面前,打起话来了。但那周家兄弟三个全是关北的口音,祝三公本领虽好,究竞年齿上身,有些耳聋牵八的,两面说话都不甚清楚。加之褚彪由后面赶来,开口“爷爷”,闭口“老子”,说些混话,祝三公真个把他们当作一伙的强盗。便破口大骂:“狗强盗,少放肆,老太爷此时不管你们,你们滚罢!若是再不自量,可不怪我老头子动起火来,那就暂时请你们这几个小杂种到阎王老于家里吃晚饭去了。”当下这番言辞,周仁、周义究竟阅历大些,晓得这老者手无寸铁,说这些大话,一定是有真手段,因此不敢造次动手。那小呆子褚彪他里外混牵,勒住马在旁边,向着老头子装呆像。独有周信真个是忍耐不住了,不问青红皂白,他便举起过头枪,贯足力量,对准祝三公胸前刺进,以为这一枪老头子多分是穿心过了。那知老头子也可奇怪,连让都不曾让,那老头子仿佛一个橡皮人儿,看见衣服被枪戳了多深,那枪及至收回,老头子将衣服扑了一扑,大笑道:“还算好,并不曾戳得破。看你们这几个狗强盗,多分是豆腐山上的大王,吃豆腐长大的,一点力气没有。不然就便人戳不死,那里连衣裳都戳不破吗?”周信被他这一耍笑,格外无名火起,又紧一紧枪,直向喉下刺去。当那周信第一枪收回的时候,周仁、周义在旁边看得亲切,暗道:这老头子果真有些花头呢,假若杀他不死,我们还有些难得脱身。就这第二枪周信刺去,周仁、周义也暗暗的顺过手上的枪,突然同周信的枪一齐到了喉下,那个势子仿佛同平升三戟一般。那知这老头子真是名不虚传,他一些都不惊慌,反转将二目一开,直听“咯咋咋”的几声,每人手上只剩得半截枪杆,三支枪通同折为两断。老头子将喉咙搔了一搔,笑道:“你们这三个吃豆腐的东西,撩得人喉下怪痒的。”三人见势不妙,拨马就走。褚彪也把头一抱,拎马跟着就跑。
    祝三公大笑道:“委实少年人惯会买便宜,那里就轮不着老头子回一回手吗?你们杀人的力气没得,逃走的本领倒是很快的呢。我老头子人老骨头硬,追是断追不过你们这些小伙子,也罢,且把我的伙伴儿请得来用一用罢。”说时迟,那时快,祝三公已从身边将金钢圈掏出,远远向半空中撂了几撂,只见八只金钢圈从半天中直向周家兄弟、褚彪奔来。褚彪抱住头走不几步,觉得后面并未有人追赶,便放下手来,掉头一望,果见那老头子还站在那里,呆子以为真个没事,抬头一望,见天上有八个圈子,他哪里晓得祝三公练的暗器,便呆头呆脑的大喊道:“周家朋友不要惊慌,那老狗已被我画了一道符,定住身子不得追来了。你们看看这半天上九连环的风筝,倒是很好耍的呢。”可怜褚彪话才说完,那两个圈子已从他头上落下,把褚彪扎得同一个猪子差不多,“通”的由马上栽下。周家兄弟听褚彪在后那样喊法,也便掉头望了一望,就这掉头的时候,那金钢圈也统统落下,将三人捆下马来。那马都溜了缰,东奔一匹,西奔一匹,不知那处去了。此时四人睡在地下,见祝三公并未到来,便各想各的脱身计。周仁、周义、周信都运动真功,要想把圈子绷断;褚彪便想把身子收小了褪出。那知绷也不中用,缩也不中用,霎时间来了一班庄汉,两个抬一个,抬了就走。
    但见那路之上转了有几十个弯子,才到了一家大门楼。庄汉到里面,向那厅前青度石上“通”的将四人掼下。搭眼向厅上一看,只见正中坐了那位老英雄,下手生了两个壮士,揆度那种形像,定是这老头的儿子。末坐一个绝色佳人,年约十八九岁,那千娇百媚之中,却露出一种英姿飒爽的气度。上首便坐的盖世豪、钱志那两个活贼,一些庄汉都站在旁边。忽听那老汉道:“将那四个强盗带上厅来!”庄汉答应了一声,又将四人搭上厅去。祝三公问道:“你们这些狗强盗,是那一山那一寨,姓甚名谁,从实说来!”周家兄弟可怜他听江南的上话只懂得三成数,他不晓得祝三公问的什么,只听他开口就是狗长狗短的,三人也大骂道:“老狗休得放肆,要杀就杀,装腔作势什么!”就此龟骡鳖蛋那成一条声。祝三公晓得这三个少年都是硬汉,便向褚彪道:“你怎么不开口?可从实说来!”褚彪道:“小呆子说便肯说,总要求老祖宗饶命!适才他三人请老祖宗吃枪,小呆子深怕分不出个贤愚来,说笑话的口气,恨不得把支鞭夹在屁眼里,一些都不曾敢放肆。你老祖宗也要分别出一个贤愚。”祝三公骂道:“狗贼!不必繁碎,快些说来是了。”褚彪道:“我说,我说。”当下心里又想道:这个老贼他既同八把苛拿钱志是一个人,多分也是强盗窝里的都元帅,我如说出是大宋营的将官,岂不刚刚是他的对头,那还有得逃生吗?必须如此如此,方可没事。打算已定,方要开口,忽听那厅屋地下“沙啦”一声,周信突然不见。大众吆喝了一声,褚彪此时也便缩住了口,就连周仁、周义都不晓得是个什么原故。毕竟这周信可是真个逃走,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