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 显法力八戒降假妖变尼僧悟空明正道-正文-续西游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四回 显法力八戒降假妖变尼僧悟空明正道
    第九十四回  显法力八戒降假妖变尼僧悟空明正道
    话说这一行来吵尼僧的那里是妖魔,乃是远村近里强梁恶少,看见这庵尼僧姿色,相聚来酒食畅饮,假装妖魔,吓这庵众。岂知这一行人心术不端,自有报应。这回风雨,天晚齐来敲门,八戒听了,乃问道:“敲门的是谁?”门外答道:“是我等魔王嬉游在此。”八戒道;“有我们过路的尼僧在此借寓,任你甚么魔王,决不开门。”
    那恶少们便假作妖魔威势,在门外放火弄烟,说。“既是过路的尼僧,我魔王们正要赏鉴,作速开门!”三藏忙起来,向门缝里偷看,只见这起人放火弄烟,面上搽的花一道红一道,忙向八戒道:“徒弟,开了门放他人来罢,果然是些妖魔,你若不开门,他弄起神通,于我们不便。”
    八戒听了,摸了禅杖在手,开了庵门,大喝一声:“那里妖魔?敢到此尼庵作怪!”这恶少都是有膂力,会武艺的。一开了门,见是一个长嘴大耳和尚,反当做妖魔。见八戒手拿禅杖,夺将过去,一拥入门,八戒措手不及,倒被恶少们你扯我揪,捉拿而去。走到一所空闲大屋,把八戒捆翻在地道:“你是那里的豕精?敢入尼庵!倒把我们作为妖怪?”八戒道:“我乃东上取经的圣僧第二个徒弟,你们是人是怪?早早报个明白,免得我们使出打妖灭怪手段。叫你玉石不分!”那恶少笑道:“看你这模样,分明是怪。既已被我拿捉到此,有甚手段,说甚么取经圣憎!”执起抢的禅杖便打。好八戒,弄个大力神通,双手把大屋的柱梁一拔,那屋瓦皆震,吓的众恶少齐奔出屋。八戒拔下一根柱子,打出屋来,这众少却也强梁,各执着棍棒,与八戒斗出屋外。那风雨已止,明月当空。八戒与众恶少打斗,被八戒大木柱梁打伤了四五个,只剩了两个,见八戒英雄猛力,跪倒在地道:“爷爷呀,我等那里是妖魔,乃是村乡少年,只因好嬉游,常于阴雨到尼庵耍乐。恐尼僧拒绝,故假装妖魔吓他。不匡立心不正,今日撞见爷爷,拿我们当真妖魔打伤,虽是自取,其实冤枉,望爷爷饶命。”八戒道:“你这一班恶人,虽说不是妖魔,每每装妖做怪,去唬吓拐骗尼僧,做那些淫秽之事,就要算做真正妖魔了,怎么反说不是?”众恶少道:“爷爷呀,若论起行事来,我们这班人实实俱妖魔,但从本来分别,人自人,妖魔自妖魔,还望大力爷爷留情。”八戒道;“既要我留情饶你们打,我肚里饿了,快去多煮些饭,饱斋我一顿,我方才饶你去哩;若吃得不快活,便一个个多要打死。”众恶少听了,无可奈何,只得忍着痛,叫家里做饭去了不提。
    却说三藏见八戒开了门去追打妖魔去了,一夜不回,到了天明,放心不下,因叫行者道:“八戒去追打妖魔,为何不来?莫非转被妖魔弄倒?你须去寻寻方好。”行者领了师父之命,沿路寻来,东寻也不见,西寻也不见,寻了半日,了无踪影。忽寻到一座山下,见一个樵子斫柴,因问他道:“你这山上可有妖怪?”那樵子答道:
    “我这山中平好,不容虎豹安巢。
    晨昏只是斫柴烧,要寻妖魔那讨?”
    行者听了山上无妖,辞了樵夫,又走到水边,见一个溪人钓鱼,因问他道:“你这水中可有妖怪?”那溪翁答道:
    “我这溪流安静,鱼虾逐水随波。
    早来把钓且无多,不识妖魔谁个。”
    行者听了溪水无妖,辞了渔人,往那前边深林走去。到有十余里路,只见两个婆子在井上汲水,对面儿讲话。行者思想道:“我若上前去问,又恐怕他把我当怪,且隐着身,听他却说甚话。”走近前,只听得一个婆子说道:“我家恶少装妖作怪,惹了妖怪,打伤了。”一个道:“我家的倚强,惹了和尚,虽未打伤,却要斋饭吃了才饶。”两婆子讲说,行者虽知了些根由,尚不得明白,却好又一个老汉子提着水桶前来汲水,口里驾着;“游荡的好!撞着冤孽,打的好!”
    行者见这老汉待婆子汉水去了,把脸一抹,变了一个小和尚,现了身,向前望着老汉道:“老善人,稽首了。”那老汉忙答礼道:“长老,化缘尚早。你可到那前边树里大房屋前候着,略停一停,有斋僧的饭食可以布施你。”行者道:“老善人,我和尚不是化你的缘,乃是找寻妖魔的。”老汉听了笑道:“青天白日,那里有甚妖魔?若是要寻假妖魔,到有四五个被人打伤了,今还要贴他一顿斋饭吃去哩。”行者问道:“老善人,怎叫做假妖魔?”老汉道;“长老,你不知,我这村里有六七个少年,自恃强梁,目逐相聚游乐,看见前山有座尼庵,每于风雨之夕,携壶提盒去吵闹那尼僧。那尼僧也是个苦守清规的,要拒阻他们,没奈何,他假装妖魔恐吓,地方胆小不敢惹他。却好天网恢恢,昨夜乘雨去游,拉着甚么大力僧人,拔起屋柱,打伤了在家哼痛。这分明是个报应!如今那僧人赖着要吃了斋饭方才回去,我们都是汲水做饭与那僧吃。长老,你可到那大房屋门前等候。”说罢,老汉提了水桶前去。
    行者方才明白道:“呆子原来在此。你便拔了他屋柱,打伤了众人,又挟骗他斋饭,只恐我们去后,这起少年定要加害庵尼,却不是我们贻祸与他?如今说不得使个机心,先救了庵尼后患,次后把呆子叫他斋吃不成。”乃把脸一抹,身子一抖,变了一个尼僧,走到那恶少家化缘。
    恶少见了便骂道:“都是你们留了和尚在庵,打伤了我等。”行者道:“闻知是过往僧人打斗妖魔。”恶少道:“甚么妖魔?明明是你庵尼寻了来的大力气的和尚,把我这里大屋柱如拔草连根起来,拿着打人。”行者道:“善人,既是这等,如今我非此庵尼僧,你也休疑怨这庵尼,待我与你把这和尚打逐了他去。一则替你报仇,一则省了你斋饭,且又与那庵尼去了疑。”恶少笑道:“你这尼僧说大话,那和尚长嘴大耳,夯力不知多少!似你这个瘦小身躯,经不得他一掌。”行者道:“善人,俗语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不曾见我尼僧的手段哩。你且出门来,看看我的夯力。”行者往门外出来,那恶少也跟出来,只见门前几株大树,那树长的:
    枝叶蒙茸如盖,周国大有十围。
    根生土内且深培,避雨遮阴无对。
    行者道:“善人,你夸那拔屋柱的长老,不曾见我这拔树的尼增。”双手把个大树推倒,吓的恶少毛骨悚然,方才请尼僧到家献斋。行者道:“不劳赐斋,待我替你打逐了和尚去。”恶少有了尼僧仗胆,乃领到大房屋内。行者怕八戒识破了他,乃吹了一口气到八戒面前。
    却说八戒坐在屋内,专等斋饭,那里思想回庵挑经走路。在屋内见天明斋饭不来,正在心急,却遇着行者假变尼僧,走进屋来道:“长老,你不去挑经走路,却在人家赖斋,是何道理?你便为我尼庵防护,怕有妖怪来吵,却不知夜来的乃是我们俗家十亲儿故。如今被你打伤了四五个,正要扯你到官,你倒还要骗斋?”八戒听得,发怒起来,抡起柱子就要打尼僧。行者忙又吹口气在柱子上,八戒那里拿得动分毫,却被行者拿过来照八戒当头打去。八戒慌了道:“尼僧,我老猪原意救你庵门,你如何反来打我?”行者道:“谁教你拆毁人家房屋?这屋梁柱拔倒,你且先修了,与你讲话。”八戒道:“不相应了。”往屋门外飞走回庵。
    这恶少众人方才扯着尼僧说道:“多劳师父替我们复仇,且清献一顿粗斋。”行者道:“斋不敢领,但是有一句话与善人们讲,要你依我一句,包你积福无量。”众人道:“师父有何话讲?”行者道:“男女分别,那尼庵守清规,你何苦要去吵惹?只因你种了这段恶因,便遭着这大力和尚毒打。我非别人,乃是灵山下来的圣尼,专察庵尼不守清规的,降他灾殃,拆毁他屋宇。若是守戒行的,被你们污秽,断然加祸与你。以后不可再去游乐!”众恶少唯唯依从道:“以后再不敢了,且请问这和尚们是那里来?何处去的?”行者道:“我也不知,但听得说是东土取经圣僧,路过此庵,借宿一宵,以避风雨。”恶少说:“取的是甚么经?取到东土那里用?”行者道:“我也不知,但听的说见闻了的灾消罪释,降福延生。”众人道:“原来如此灵异,我们嬉游宁无罪过?当到庵明明白白求那圣增,把经文与我们见闻见闻,也消了罪,延得生。”乃扯着尼僧说:“师父,你到何处去?不如就在这庵出家吧。”行者见他扯着不放,乃一个筋斗打回庵内。那众人见尼僧化一阵风不见,齐惊异起来道,分明是圣僧点化。各自安分在家。
    却说行者先到了三藏面前,把八戒情由说了一遍,三藏道:“这分明是悟能躁急,动了钉钯心念,惹出了来的。”忽然八戒自山门进来,尼僧们见了道:“师父,我叫你莫开门说是僧人,你不听我说,却被妖魔捉去,今日怎得脱身回来?”八戒笑道:“甚么妖魔?分明是村里远近强梁恶汉,来此庵里嬉游,被我使出神力,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再也不敢上你庵门。”尼僧说:“爷爷呀,若是强梁恶汉,你们去后,他怎肯饶我们?”行者道:“不妨,不妨,我已与你除了疑,留下恩德;定是不来吵你庵门。”尼僧见行者变了,依旧是个和尚,乃道:“小师父,你分明昨日是个女僧,我们方才开门留你,今日如何是个和尚?怎么三个男僧带着一个尼僧?”沙槽听得,把脸一抹道:“女师父,你看我可是尼僧?”尼僧一见,惊怕起来道:“不好了,这一起分明是怪。”往后屋就要闭门进去,三藏忙止住道:“女师父切莫惊疑,我们本是取经回还东土僧人,这三个是我徒弟,相貌虽丑,神通本事却高。只因你们说妖,又不肯容留我们进庵,故此显个手段。今天已晴明,我等扰了你们斋供,就此辞谢前行。但请问此去前途,可有甚么高山峻岭,阔水长溪,邪魔怪孽?望你指引说出,我们好防备前行。”
    尼僧见三藏说出一团真情正理,乃平气和色道:“老师父此去都是平坦大道,并无高山长溪,妖魔邪怪,一村一里,皆是店市人家。只是近日来风寒暑湿,这村里大家小户,男男女女,都有些灾疾不安。”三藏道:“何不服药医疗?”尼僧说:“医多不效。”八戒道:“寻个巫师禳解也好。”尼僧说:“禳解也不灵,但是师父们过路也要小心,投个平安的客店。”三藏道:“料往来行客不少,人安歇的,我等也安歇。”尼僧道:“正为客商见此,都远转别路行走。”行者说:“既有别路,我们也转去吧。”尼僧说:“远转路径狭隘,师父的柜担难行。”三藏道:“悟空,你心下何如?”行者道:“师父,你们不知疾病乘虚而入,这往来客商多有不知保爱的,形体亏损,兼且利名得失撄心,多招邪感。我同师父们出家和尚,利名既无关系,形体原无亏欠,怕甚疾病沾连?老孙还有医方法术,专治怪症,且善析禳,师父放心前走。”三藏道:“悟空,我也是这个主意,只是医方法术与你的不同。”尼僧听了道:“老师父们既有神通本事,料是平安前去,不必过虑。”三藏乃辞别尼庵,师徒们挑经押马前行。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此回原无总批)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