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五回 恶满罪盈奸僧毕命 明哄暗骗狡令诬良-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百十五回 恶满罪盈奸僧毕命 明哄暗骗狡令诬良
    --------------------------------------------------------------------------------
    第二百十五回 恶满罪盈奸僧毕命 明哄暗骗狡令诬良
    --------------------------------------------------------------------------------
    话说金义、金荣将铁珊和尚捆好,金义又将仁鼎扯到旁边议论了一阵,然后走到铁珊面前,将那雪青酒花女裤一撕两开。铁珊到了此时,情知不妙,哭哭啼啼的向仁鼎求道:“金大人,你老人家总要开一线之恩,放条生路,小僧待你老人家没有一点坏心,就是今日这事,起初本是误人,后因今宠说出实情,这才恃爱来见你老人家的。俗云:人人有好生之德,蝼蚁还知生死。总要求你老人家开一开恩才好呢!”就这说话的时候,金义早着金荣取过了几支烛火,将铁珊移在那马房阶沿下面。金义便从腰间掏出一个方方的西洋铁的盒子,将铁盒消开,里面一个玻璃瓶子,连瓶塞口通是玻璃的形像,颇为好要。金义将瓶塞口拔开,但见一股清烟,悠悠扬扬,望瓶外走出,那一种气味说不出那种难闻的势子,攻人人的鼻窍,连鼻里的脑筋都刺病难忍。金义抓瓶在手,笑说道:“这样药水在外国本能化铁如泥,不料我借他来化铁罗汉。老爷可记得前年红毛国来的那个使臣,他说他国家里,新今发明出一种药水,名叫消强水,他说了无数的功用吗,却就是这样东西。”说毕,将瓶放下。又着金荣将铁珊扳了个仰面朝天,身子向他腿上一坐,不得让他翻动。金义抓了药水瓶,对准铁珊的阳物上泼了两滴。初时铁珊呸了两呸,跟后如黄牛似的大叫大喊。但见那阳物上着了药水处所,先冒烟,然后由黄而黑,由黑而腐;初时涨起多高,过后那一块肉无影无形的就不见了。看官,你道这时铁珊可曾送命吗?其实并不曾死。这药水不过勇猛一些,究竟不曾伤着里膜。铁珊此时虽痛得死去活来,却然不得绝气。初时金义同仁鼎议论,也不过想把他办做一个废人算了,也不一定就想送他的命。
    那知阎王册上已代他把名字勾去了,大约虽要叫他不死,他却不能不死。金义见阳物已十去其九,便请仁鼎来看。仁鼎道:“还有一些呢,再少加少许药水,烂净了的干净。”金义又将瓶口对根上旁边浇去,以为烂完祸根算了,也深怕用多药水,攻入内窍,那便送命。不料金义对准了才要下手,真个就像有鬼使神差,铁珊突然用力把身子向上一凸,金义让他不及,那药水向外一泼,浇得那根上满满十二分,登时烟雾瘴气,烂一个窟窿。铁珊大叫一声,手一伸,脚一直,喉下已断了三寸气。金仁鼎看得清楚,忙问道:“如今是怎么的?”金荣道:“不好了,和尚死了!”仁鼎见他已死,忽然生了一计,不觉大喜,必须如此如此,这笔田我可以安然受用。总之定法不是法,如今有两层文章:第一要查点济公可在庙中问事,如其有他理料,这笔田就推在死人身上,凭他拖我到皇上驾前,我是绝不承认。他的神通再大些,到了死无对证,他也无法可想;假如济公不在庙中问事,这事便同我家贾妹丈斟酌妥了,就硬做悟真一个私空庙产、暗杀主僧,却上是一个道理。
    打算已定,外面已是四更向后。忙喊了几个亲信的服役起来;将铁珊身上的女衣撕去,仍将他的衣服换好,找了一张草席,将铁珊裹得挺硬的。好在由后国出去,离大成店不远,反转多着了几名家人,灯笼火把的,将铁珊抗了送到大成庙头门口。又照会道:“那尸身务须直靠在门上,他家庙门一开,那尸身才得栽进门去。”一些家人仗着主人的威武,就此抗了尸身,横冲直撞,毫不惧怯,还偏偏并不曾碰着闲人,一直送到大成庙。料理妥当,回头外面天光已经发白。金仁鼎守着太阳一出,便唤过金荣,叫他到大成庙去如此如此,探听济公可在庙中理事。过了一刻,金荣回来,将悟真寻不着济公的情形说了一遍。金仁鼎大喜道:“我晓得济公的脾气,他是好管闲事,他才混到酒吃呢。若说自家的事,他反转看得是轻淡不过。就如大成庙落成之后,他可曾有三日在庙中理事,所以我料定他这些碎事,他绝不耐烦来管。”
    闲话少叙。总之金仁鼎访得济公不在庙中,自是非常得意。随即吃了早点,传了轿班,直奔临安县。贾知县见了他,论亲情是郎舅,论爵位一个赫赫的御史,一个规规的知县,还有个不唯命是听吗?当下金仁鼎见了贾知县,便先将各事细细说了一个原由,单单把九姨这事改了是同一丫鬟强奸。然后又叫他怎样到大成庙,怎样先拜济公,怎样随机应变,通身同他串妥了,末了又招呼道:“老贾,你想升官,就代我把这件体一点心才好。”说罢,便昂然出门上轿而去。贾知县那敢怠慢,随即传了通班差役房书刑房件作,直奔大成庙而来。街中并不叙明,所以一些书差好生奇异;要说到大成庙拈香吗,不应带刑房件作;要说到那处相验吗,又不曾听说那处报什么命案。一直进了大成庙,到了相验过铁珊之后,大家这才明白。所以铁珊到相验的时节,那下部窟窿里还不时冒那轻烟,可见那外国的消强水算是十分利害。但据这等奇怪伤痕,要照公事办理这个凶手,当全在伤处着想。无如贾知县已挟了一个成见来的,叫做天不问,地不问,只要悟真认一个私空庙产,暗杀主僧,才得结。
    悟真始终抱住一个山门是那个道人开的,契据元宝是那个和尚交的。处处皆有见证,口口喊的冤枉。初时把一个贾知县倒也难住了,明知悟真是个冤枉,但是不把个悟真弄得无言可辩,定下罪来,怎能回覆金仁鼎?当下嘴里虽同悟真说着,心中想着主意,忽然昂头向客堂外面看闲的人看了一看,贾知县满心大喜,暗道:我有主意了。随即唤过一个伶俐的爷们,附耳说了几句,爷们往外就走。过了一会,爷们走回,又向贾知县说了几句,贾知县点一点头。又向悟真道:“悟真,我且问你,如今抱定铁珊是旁人害的,契据元宝是铁珊付的,有前殿的道人、管库的和尚作证。一定这一个和尚、一个道人被你买足定了。设或他们竟不代你作证,那你便怎么样呢?”悟真本是一个大贤大德的人,他疑惑旁人的心都是同他一样,以为这样大明大白的冤枉,还有个不出来说公话的吗?他万不料天王殿上的香火、库房里的库师,知县一进门后,他们深怕担人命干证,久已带了盘程,开了后门,倒不知那里去了。贾知县也算是一个老吏,他见一来之后,除拘住悟真以外,并不见什么和尚道人来往,心中以为他们深怕连累,已逃散了。所以预先着了一个伶俐家人查了一查,果然不舛。明知悟真已没处找见证,因此便这样问法。悟真那知就里,便回道:“如见证同僧人的话有一点不符,僧人情愿认罪。”贾知县笑道:“这却也好。”随即抽了一根朱签,问了这和尚同道人的名字,标写好了,就派了值日头押着悟真同去,将二人带来对证。可怜悟真同那值日头,殿前殿后,楼上楼下,各处僧寮找了一巡,不但这两人找不着,就连旁的和尚道人也都一个不见了。悟真暗暗叫苦,只得走到知县面前,直言拜上。
    知县一听,假装着怒气勃勃的拍案大骂道:“贼秃!本县根把个体面把你了,你还有什么说法?”悟真大哭道:“青天在上,僧人实系冤枉!”贾知县道:“人死在你庙里,你喊冤枉,难道是本县谋害的不成?咳,我明白了,俗语有句话:牛不打不撒屎,喊不拷不出供,却怪本县太嫌仁慈一点了。也罢,你们代我把大刑抬上来!”话言才了,只听两边惊天动地的吆喝了一声,早有两个差人提了亮霍霍的两只点锤,两个差人拿出一副头号夹棍,呈到官前。先验了刑,然后“当啷扑咦”的向地下一掼。悟真一见,吓得魂不附体,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当下紧闭双目,暗道杀也听便,剁也听便,我强如此身已死,任人摆布是了。就这打稿的时候,早有两个差人走到语真面前,扯着他向下按倒,复行拖着他腿,又将他腿条直了。有一个差人低低的向他道:“悟和尚,我劝你招了罢。何必受些苦,末了还要落供。”悟真始终闭着眼,他再也不开口。又一个差人道:“朋友,你忒也好说话。人家睬也不睬,你可有些没趣吗?大家抢手,把生活做做就好了,你单要说这些闲话呢。”两人说着,便将夹棍向悟真脚拐上套好,一头用绳收紧,一头用锤敲击。他这夹棍比那常行的端棍大不相同,端是一股悠劲,他这是股猛劲。大略再什么有功夫的好汉,总难挨他三锤。悟真既上了棍,他始终眼睛一闭,也不讨饶。知县初时本是吓他,晓得他吃当不起。及至见了这样愿死不招的形像,真个动了真怒,分件差人:“代我用力加锤!”差人初下锤头,把悟真细细一看,觉得文弱形像,多分一锤都消受不起。那知一锤下去,他哼也不曾哼一声。到了二锤,又加重些,他还是这样。差人好生诧异。所以到了第三锤,差人是连吃娘乳的力气都拿出来了,他还是一些不觉。
    贾知县见了这样,不觉大吃一惊。暗道:人说济颠僧神通广大,法力元穷。听说当先张忠夷用老虎凳上他,反转把他家小婆子弄得来搞伤。那里他家徒弟,也学了些什么法术吗?且住,我倒不能造次,再将他放起来问他一问,另作道理。就此便着差人将悟真放起,叫至桌前,又用好言骗他道:“适才你腿上可是一点不曾痛楚吗?你须晓得,并不是你的法力有灵,是我因你文弱,可怜吃当不起,叫他们只做了一个势子。假如真将那点锤打下,你的骨头早经碎了。我今想了一法,代你拟了一堂口供,若照这样办法,你可以不得抵偿。你如真不应承,那就不怪本县真用酷刑来待你了。”看官,你道这一央三捶,悟真因何一些不痛?这都是济公暗暗在旁作法,就连悟真也不知道。当下悟真听了贾知县的话,以为他真个不肯用刑,又把那夹棍同点锤望望,暗道他如果真下了毒手,我这一双脚拐还想有吗?难得这位知县既然这样仁慈,我何不且看他究竟代拟的是一堂什么口供,果能罪不至死,我不妨就把一个十字画去,免得提心吊胆,在此受罪。就此便望着知县行了一个礼道:“青天在上,果真大老爷能代僧人拟一堂罪不致死的口供,小僧情愿押字是了。”知县道:“你只管放心,我同你向无冤仇,何必害你之命?”随抽了一枝墨笔,写了一阵。毕竟那供单上怎样写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