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回 当知且圣僧报案 背御史甥舅同谋-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百二十回 当知且圣僧报案 背御史甥舅同谋
    --------------------------------------------------------------------------------
    第二百二十回 当知且圣僧报案 背御史甥舅同谋
    --------------------------------------------------------------------------------
    话说济公、贾知县、钱通三人一起饮酒,到了歌妓去后,济公忽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卷说:“上面的东西,缺一样是做不到的。”贾知县接来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禀帖,上写道:
    具禀僧人奉敕大成庙退居方丈、御赐千佛宝衣、加封圣僧济公,为庙产被劫,住僧被冤,凭证确凿,叩恩追查事:窃僧奉旨建造大成庙,落成之后,遂尔出游。曾经咨明庙事归僧,待有法方丈悟真管理在案,一载有馀,规模井井。不料五月十七日,因假传圣旨,诈称方丈之凶僧铁珊畏法身故,蒙宪履验,当将注册方丈悟真拷问案情,这系县狱。由是庙无主僧,众释星散。僧由外面闻信赶回,见皇皇上刹,寮舍皆空。只有不识姓名之县差两名,内外蹿走。查及庙产,第少宝银一百两有零。而庙中所有田产契据、珍贵御赐宝物,皆被不知何减盗劫一空。所存形迹,只遗下详办悟真详文两宗,又该案原卷一宗,又铁珊原供一宗。僧细阅原卷,本载有遗失金相府助产契据字样,却并未言及别项田产契据及御赐宝物。则别项契据与御赐宝物,显系遗下案件详文人,实即系盗劫别项产据及御赐宝物之人无疑。为此缕禀陈明,可否乞恩将注册方丈悟真并前后案卷抄送三法司处,归奏案严办,方成定谳。惟该贼所遗之物,上面印信俱全,并无丝毫捏造。该件未便附呈,或俟三法司质讯时僧再当堂呈缴。为此迫叩宪台酌夺施行,实为德便。沾恩上禀。
    贾知县将禀看完,觉得那后面的斤两全在他一人身上,心中格外骇怕。再朝后面一望,那年月日旁边还标有点检失单的字样。便将后面失单又打开细看,见上面写的是:
    计开
    御赐大红贡纱围金千佛羊脂圈金搭钩僧衣一袭,领上金绣双龙皤,有御赐字样
    西藏佛祖传宗舍利三尊
    周王氏布施四契三张,计高丘六十二亩
    金相府布施田契一宗,实数待查
    岳庙尼布施田契一张,计绍界田一百十二亩五厘
    韩相府布施田契一张,计芦岸二十亩八分
    徐求病布施田契一张,计园田一亩四分
    无名氏布施田契五张,计高丘五十一亩八厘
    文谷师布施房契一张,计御前街市房一所共三十二间
    李道婆布施金佛一座,计实金三十五两二分
    贾知县看了一遍,暗想道:我晓得这个讹场一定是有的,我里外没第二句话。他姓金的泻下来的屎,还是他姓金的打扫干净了没事。里面这些搭连环的道理,那个能代他来理直吗?这时外面已在三更向后,临安国金人攻打瓜洲,兵讯吃紧,关城之后不准再开。好在万秋园去此不远,贾知县想了一想,便向济公说道:“圣僧不要计较,那姓金的凡事还求放宽一点,好在该父子同圣僧都不是一日的交情了。”济公大笑道:“交情是大呢,已经把俺的徒弟倒交了一个下监去了。”贾知县晓得这事也不是三言两语便能开交,只得同钱通使了一个眼色,一齐作别道:“在下等明日再来报命。凡事总要求圣僧慈悲一点才好呢!”济公哈哈的笑了一阵。
    贾知县同钱通到了万秋园,金仁鼎因昨日一夜不曾睡觉,他早已安枕去了。金府家人便将他二人安置在得月轩。钱通于这一件事,可算到此时他还是不清不楚的呢。恰好金仁鼎不在此地,便向外甥问个原由。贾知县从谋夺方丈起,以及陷害悟真,统统把一席话由头至尾的告诉了钱通。钱通道:“原来如此!你们也忒嫌麻木,他家庙里有这样一个神通广大、法力兼全的老和尚,你们怎敢就这样异想天开的呢?我看他这失单上三颗舍利子、一袭御赐衣,却真个没处还偿的呢!但有一层,大树还经风雨打,姓金的同和尚还可以攀谈一二,你如买得来卖,那便一阵风就刮倒了。我的意见,你另外开个失单,他原来的白禀不能把金仁鼎看,若照原来的白禀,你的干系比他更大。他如卸肩在你身上,那就真个不了。还有一层,你衙门里的案卷怎样有得到他那里的呢?”贾知县道:“那里送了他的吗?都是他用方法取去的。”钱通道:“这我却相信,不但物件取得去,我这大一个人,还被他由汉阳取到这里呢。”贾知县道:“我究竟不懂,先前两个差人都拖不动你,你这股力气是那里来的?你既不晓得我们这件公事,因何一黑的时候,你站在庙外面,因何又怎能流下水,把这案的实情通身说出来呢?”钱通道:“这真就奇,我那里晓得一点影子?这全是济公的法力无疑。但据我想来,济颠僧既有这大的法力,他的东西那里还少掉,那怕仁鼎拿回的田契,只要他心中要取去,多分咒语一念,立时就可以拿回。他此时因你们存心大恶,叫做有意留难;就那三法司的一句话,他也是吓一吓你们两个。假如他真要板开竹枝看梅花,那边要借重你出详吗?如今我把这个案情通前彻后代你们想一想,铁珊这贼秃本有可死之道。国家法律虽以人命为重,但他这条人命,犯罪既深,又无苦主,反作案外的闲文;论案中的实际计,一趁早送回,还要小小许个愿心,抑或就立时了结,也未可料。我同这和尚虽然初次见面,却看出他存心是极长厚的,大约要仁鼎看得破,把那田契还他,绝不得一定决裂到什么田地。若论案中的面场,你明日最好是约了仁鼎一同到衙门,将悟真请上客厅,一应不谈前文,反转托他在师父前说些好话,然后一齐陪着送他进庙。总之能把个悟真送回了庙,那怕就负荆请罪,事件就好办了。”
    贾知县笑道:“提起负荆请罪,外甥第一是要在娘舅前请一请的。但据我说来,你老人家真算是有福气。假如那天我不遣三班各散,规规矩矩的坐堂,要论闹得那样,两下既弄不清,总一定要打得了。但鞋底与那官刑,究竟相差得远呢。我所以说你老人家不曾受着官刑,算是你老人家的福气。”钱通见说,摸了一摸嘴巴子道:“福气是真正不小,承你外甥的情孝敬,把一副脸都养胖了。从今以后,我这句请你不必提起,假若被那卖新闻纸的听着了,连夜弄块木头,胡乱的刻上一刻,第二天早上,便当当当五个铜钱买三张,一直卖到汉阳去,那可不要把你的表兄气煞了吗?总之我这件事,没什么议论,打是已被打过了,也算我当年笔头上太利害一点,该因薄薄的有这点报应。为最你们这件事,我不来则已,既被济颠僧把我弄得来,叫做来是非即是非。此时天色已不早了,大家且住嘴打一个盹,养一养神。明早我总教你一条好好的计策,让你同仁鼎分为二事,免得纠缠一起,反不好弄。”但这钱通本是著名的老刑名,贾知县是相信的过的。当下见他这样说法,心中好不欢喜。两人便和衣上了客床养神去了。毕竟这钱通想出什么法来,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