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回 吃酒谈心群殷得意 争多较少兄弟逞威-正文-续济公传-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百三十回 吃酒谈心群殷得意 争多较少兄弟逞威
    --------------------------------------------------------------------------------
    第二百三十回 吃酒谈心群殷得意 争多较少兄弟逞威
    --------------------------------------------------------------------------------
    话说殷长贵同着大众本家及殷大鹏、小鹏、三鹏兄弟三人,将大保儿的棺材抢了,连钉也不曾封,就送掉乱坟葬里葬掉,心中好不适意。那一路之中,有的谈的,有的笑的,有的唱的。殷长贵固然觉到自己是一个大财主的,殷大鹏兄弟三人每人也摊着七百银子,还有个不心满意足?就是那些本家,也有二百银子一个,所以个个欢喜。这时天光,那太阳渐渐的要落了。刚走乡下,才到街头,殷大鹏道:“我们今天忙得算是有趣。但有一件事,我们都忘掉,你们可还记得吗?”大众左思右想,都记不得忘掉的是一件什么事。忙问道:“大鹏,你说明了罢。我们委实是记不起来。”大鹏道:“那里小鹏、三鹏也记不得吗?”二人道:“我们也记不得。”大鹏大笑道:“你们真就糊涂,那里自家不曾吃饭,竟没一个记得了吗?”大众大笑道:“真是糊涂。还管一个不饿呢。”小鹏道:“不要以为不饿,先前忘掉倒也罢了,此时被他一提,忽然那肚皮真个就觉得饿得要死。”长贵道:“我们快些赶家去,好弄饭吃,此刻连我也有些饿了。”小鹏道:“我的意见,这几十个人跑了回去,也没这口锅来煮饭。菜没处去买,忙也没人去忙。最好我们就拣一爿大馆子里吃他一饱,然后回去。但是主人一定是要长贵做的了。长贵叔叔,我不怕你多心,你平日兜包里多分存不着三十五十个铜钱。此时虽然得着这份家当,恐怕腰里还是空的。倒不要吃下肚去扣桌子腿。”
    长贵一想小鹏的话倒也有理,腰里便摸了一摸,暗道:谅情是吃不了的。幸亏我还有把算盘,出来的时候,便在那大娘房里老老实实拿了他一包带来。大约这班人再会吃些,交情他们十多两银子也就彀了。当下走着想着,不到多远,却是一苏式馆子,里面三个大堂,座头是很多的。这回才上晚市,馆里不过坐了一两桌人。长贵一看,满心大喜,便邀了大众烘烘的走。该应这人家运气好,刚刚坐满了一个后堂。堂官一看这样大宗生意,还有个不恭维的吗?他就捧了一把筷子,那个抓了羹勺酒杯,安顿了座头,便喊道:“那是一个主人。请问打多少酒,要什么菜?”殷长贵道:“有理没理,每桌先代我拿一斤酒,四个小碟,两样炒菜,然后再说。”这个走堂的倒也有点眼力,把殷长贵一望,暗道:这一个穷酸,我谅他腰里没有十两银子。这一班吃食虎,大约没有个二三十两,没得结局,没要吃到末了,钱头不足,闹个酒醉。而且里面的人色很觉不伦不类,土农工商,龟奴屁贼,多分总是全的。但心里虽这样想法,那脸上便露出有点不甚情愿做这个生意的样了。所好长贵这人眼睛也是很亮的,见堂倌有点嘴动身子懒的形像,心中早经明白,便从腰里把那个一封掏出,“喥”的向桌上一掼,道:“你放心啊,这许多人到你家来吃,总没个写帐的道理。”堂倌看见这个封头,不由的精神抖擞道:“先生们说那里话来,写帐也是钱,现钱也是钱。我们这馆子里同小馆子不同,也要谅谅什么人色,才得进来呢。他能坐上了我的座头,总是个大阔老,绝不得有个吃白食的。”
    小鹏听了,又说道:“你这朋友的话一些不舛。这个座头上,却要有点份儿才坐得上去呢!你晓得叫你喊酒的是一个什么人吗?”堂倌道:“小人眼生得很,却认不清楚。”小鹏道:“他就是个殷十万。”堂倌笑道:“莫说玩话,殷十万已死掉了。”小鹏道:“原因殷十万已死,他家相公承嗣他,才得领这分家财,做殷十万的呢!”堂倌道:“朋友你这话是又欺人了。我同殷十万可算是紧邻,他死后是他家二老爷家相公承嗣,名字叫大保儿。二老爷人好得很,我们是认识的。那里是这一位吗?”长贵见说,拍手大笑道:“你还在此做梦呢。大保儿倒久经下了水晶宫,又承嗣了龙王做干儿子去了。”堂倌听见这句,恰巧锅上已催端菜,堂倌便一桌一桌的酒儿菜儿的送齐。又站在旁边问道:“你们这句话可是真的?”长贵道:“怎样不真!”就此便将大成庙宝塔开工,奶妈带他在湖边上看大子起驾,被炮惊了,落在湖里淹死的话说了一遍。那堂馆听完太息道:“好一个孩子,又白又胖,个个都说他来得这笔家产,本是个大福相呢。原来还是这样死场!”长贵听了,说趣道:“你这人说话一点道理没有。原因他样子好,龙王才要他做子儿子呢。”大众本家道:“你这老头子说这些冷话,也不怕损德。”
    殷三鹏道:“陡然富贵,此刻不让他说趣话,还有那个说吗?但有一层,这事我要算第一个功臣,不是我们三个人主意好,这笔家当还有些悬呢。”长贵隔着桌子呸了一口道:“你莫说呆话了,那里认真的死了一昼夜的孩子,他能毅救得?假如他真个起死回生,倒不得让你抢走了。”小鹏道:“然则我们弟兄们一点功劳都没有了?”长贵道:“怎样没有功劳,不是明明白白的还允许了你们每人加五十两银子的吗?”大鹏见说大喊道:“叔台你把话说清白了!究竟还是加五十两银子,还是加五百两银于?”长贵见说,故意把舌头一伸道:“乖乖,好大口气!拿一个小孩子的棺材,弟兄三个,每人要五百银子,皇太子的龙杠也用不着这许多啊!幸亏好,此刻却谈起来,免得拿钱的时候说穷话。老侄台,不是我笑你们,你们这样情形,都叫做穷人的心不得满,定有一世穷呢。我叔子穷了半世,却没这个脾气,所以到今日碰上这一笔家产。你们也不想想银子是什么样子?五百银子十锭元宝,世上可有这样容易寻的银子吗?说出句话来,就便要想敲个竹杠,也要在谱子上七不离八。这样离三冒九的,可不要被人笑煞了吗?人还要说你们是穷疯了呢!”三人被他这一顿强辞,半晌气得连话都回不出来。
    小鹏想了一想,忽然触起一事,便把桌子一拍道:“叔台,你不必有意欺人!凡事总要问心,你说那个能把棺材抢手盖了盖送出门去,每人正数之外加五百两。却不是只同我们兄弟三个说的,听得人是多得很,那里就没有个见证,听你图赖吗?”长贵见他想出见证,就向大众挤一挤眼道:“难得你既想出见证,你且问一问他们,究竟是五十还是五百?”大众此时虽晓得长贵有心图赖,一者因他已挤眼打了招呼,二者起先长贵一声招呼五百银子,可算个个都想,却没这个本领去寻,后来独被他家弟兄三个寻去,不兔有些妒忌。所以此时见他们五百、五十的较量起来,一个说公话的没有。便说道:“这些事件什么叫做本钱,什么叫做利钱,弄到几个就罢了。可算都是家里人,一定较量怎么呢?”大家弄了一个四六加开的劝解,大鹏兄弟格外气得死。
    三鹏过了一息,忽然站起向大鹏、小鹏喊了起身道:“我们弟兄先有一个定议,惟今之计,莫说五十两,就连那二百两我们都不要了。世上的事反复无常,前天此刻,家当还是殷二、大保父子的呢,可料到今日,就归了这一个出名的殷黑心。殷长贵如今他此刻有钱有势,有些不要面孔的,那一个不拍他的马厩?谅情没有我弟兄说的话,我如今只有一个法门,他所以能顶殷十万的家私,是他有个儿子。他这儿子一死,立时他同殷二一样,他就要站开。但我殷三鹏明人不做暗事,由今日起,他代我打一架铁箱子,把他家儿子藏起来最好,设或收藏不密,被我三鹏搭着眼,我也请他同大保儿做伴头去!我预备杀人偿命,他长贵也只好拍手走了罢。”又指着殷长贵道:“你就要把个儿子保好了呢!”当下兄弟三人咬牙切齿出门而去。大众也被这煞风景,便胡乱的加了几样菜,连忙吃饭算帐。
    那走堂的堂倌打过面水,忙到前面帐台上开了一片帐来,共计连酒饭菜点,一应在内,二十四两五钱八分,外加五钱小帐。殷长贵把封银子向外一撩,原来这一封内却是五锭小宝,便拿了三锭,一同走到帐柜会帐。那管帐的忙把眼镜一撑,拿了他的银子向灯前一看,随即将那元宝边子用牙齿一咬,果然咬下一块。跟后便招呼堂棺近前,低低的说了几句。毕竟这馆里管帐的同堂倌所说何话,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