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一百四十二-正文-清实录顺治朝实录-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卷之一百四十二
    大清世祖体天隆运定统建极英睿钦文显武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二
    顺治十七年。庚子。十一月。壬子朔。谕刑部、朕览朝审招册、待决之囚甚众。虽各犯自罹法网。国宪难宽。但朕思人命至重。概行正法、于心不忍。明年□山戊不□次辛丑。值皇太后本命年普天同庆。又念端敬皇后弥留时、谆谆以矜恤秋决遗言。朕是以体上天好生之德。特沛解网之仁见在监候各犯、概从减等。使之创艾省改。称朕刑期无刑、嘉与海内维新之意。尔部即会同法司、将各犯比照减等例、定拟罪名。开具简明招册具奏。
    ○赐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貂衣、帽、靴、佩刀、鞓带各一。以捐资造战舰故也。
    ○少傅兼太子太傅刑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卫周祚、考满。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羊酒。荫一子入监读书。
    ○礼部右侍郎翰林院掌院学士王熙、考满。加礼部尚书。荫一子入监读书。
    ○癸丑。升署都督同知管福建汀州府副将事高守贵、为都督同知、充镇守湖广辰常等处总兵官。
    ○甲寅。遣官祭三皇庙。
    ○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科尔坤、为吏部侍郎。原任兵部启心郎介山、为工部侍郎。
    ○免直隶赵州柏乡县隆平县、新乐县、真定卫、十六年分水灾额赋。
    ○以靖南王属下故拖沙喇哈番沙祖亮子有相、姚九功子宗唐、各袭职。
    ○户部议覆、四川巡按张所志条奏、蜀省开凿盐井甚属艰难。应照开荒事例、三年后起科。以广招徕新凿盐井仍令每年报部。武弁抽索灶丁、应严行申饬。违者、题参重处。贫民易仓食盐斤、应令四十斤以下者、准免课税。四十斤以上者、仍令纳课。至蜀省盐课则例、查明季万历年间、额盐九百八十六万一千二百下斤。□山戊不□解陕西省银五万二十五两。□山戊不□留本省备用银二万一千四百三十九两。其行盐地方、系成都府、嘉定州、叙州府、潼川州、顺庆府、保宁府、广元县、夔州府、广安州、雅州也。其告运行盐事宜、锅井徵收则例、部内并无册籍可查。应行该御史详细咨访、斟酌损益具题。再定则例。疏上。从之。
    ○乙卯。免江西宁州、上饶、丰城、奉新、武宁、进贤。高安、上高、新昌靖江、新喻、峡江、新淦、永丰、弋阳、玉山、德兴、宜春、分宜万载、新建、安义、安福、贵溪、兴安、吉水永新、都昌、崇仁、余干、东乡、铅山、安仁、靖安、泰和、庐陵、鄱阳、临川、乐安、星子浮梁、乐平、南昌、永丰、万年等县、十六年分旱灾田粮。
    ○丙辰。遣内大臣伯索尼、祭端敬皇后。
    ○丁巳。谕刑部等衙门。见在监候各犯、顷有谕上
    □日、概从减等。其中或有应秋决者、今年俱著停刑。
    ○户部遵上□日奏言、直隶庆都、完县、被灾分数、俟该抚查报、另行议覆。其曲阳县既被水灾、应免十七年分地亩额赋。从之。
    ○安南将军明安达礼、班师至京。遣官迎劳之。
    ○户部给事中胡悉宁奏言、近奉有见在监候各犯、概从减等之上谕薄海内外。皆蒙恩恤。其恤刑一差、不若敕部彻回。以见恩自上出。且省地方繁费。疏入。得上□日、所奏是、凡待决重犯、概行减等、已有谕上□日。其恤刑各官著彻回。
    ○戊午。都察院左都御史霍达奏言、迩来每年科、道、吏部、内升外。又将外官内升四人。每年京堂缺出甚少。前裁去太仆两缺。两年来已觉滞碍难行。今不论才品。不察有荐无荐。但以品级相对者为准。京堂冒滥于斯极矣。甚至五品京堂缺出、适当外官升内之时。即以一年之佥事充之。既无荐剡。又无功绩。不知吏部何所见而辄登启事也。惩前毖后。则外官每年内升四人之例、断断当更。臣请嗣后、凡司道之内升者、须察有荐剡功绩、且历练经三四任者、方许内升。每□山戊不□亦不得过两人。更必待十六十七两年。见在候缺之官、俱已补用、方可由内及外。命所司详议具奏。
    ○己未。加江南狼山营副将鲍虎、署都督佥事、仍管狼山营副将事。
    ○辛酉。议政王、贝勒、大臣、九卿、科、道、遵上□日会议具奏、魏裔介、季振宜、疏参刘正宗、与总兵官刘芳名、结为兄弟。给假回籍、山东巡抚耿焞、送银三千两。又强占丝布二行营利。及刘祚远之补巡抚曹申吉之内升各款。俱无确据。无庸议罪外。但凡大臣自陈、所有过失、不许隐瞒。刘正宗于自陈疏内、将从前上谕持论矫偏处事执谬、暴戾褊浅过失日增、切责数十语、不行全列。竟行隐讳其罪一也。魏裔介疏参李昌祚、系李之春叛案有名之人。刘正宗、成克巩、系阅看本章之官。刑部本章、皆已看过乃于上前票拟、佯为不知。令李昌祚内升。得跻九列。明系党叛。据正宗供李昌祚于十四十五两年、俱任京官。彼时为何不拏等语。今李昌祚见在缉拏。此李昌祚、或是与否、虽未可悬定。但姓名相合。正宗于昌祚内升时、不行奏明。其罪二也。董国祥、系正宗保举之员。收受卢慎言贿银、已经议罪流徙。正宗不行认罪检举。其罪三也。季振宜供、扬义前参董国祥劣迹正宗供称、杨义与董国祥、因京畿道刷卷、互相争竞题参查杨义原疏云。正宗甫到吏部、即荐董国祥等。在廷岂无贤者、乃远荐降处之员外、越补郎中。非师弟私人而何。正宗乃止称因刷卷题参。其罪四也。又正宗供魏裔介因奉严上□日曾托艾元徵、恳求照管。又托李敬、向成克巩言其相怨之意。及问艾元徵、李敬、俱供并无此事。魏裔介若果将此语托艾元徵、李敬传说、正宗当日何不陈奏。乃于魏裔介参后、方始说出。明系挟讐诬捏。其罪五也。又艾元徵、与正宗质对时。正宗随口改供。又为王崇简等所证、方云。于参本之外多其词说。是我不是。正宗反覆巧辩。其罪六也。又据正宗供、刘正学四年投诚。留在佟养甲下效用。后因拏获逆宦之功、补授文登守备。据刘正学供、四年投诚。后李成栋反叛。佟养甲被害。我曾做伪参将。七年投诚平南王等语。此等情节、正宗当日虽不知。及刘正学回籍、伊岂不知。身为大臣。不以实奏。竟行隐讳。其罪七也。又正宗回奏疏内、既将正学未叛以前之功、题授守备等情具奏。至复行反叛情节、乃为隐讳。则与裔介所参刘正学未有寸功、暗嘱耿焞题授守备之语相合。其罪八也。据魏裔介供、先因不参陈名夏之子。将言官俱经议处。故将刘正学一并题参。查魏裔介原参本内、有有司各官、畏正学如虎之语。刘正宗不行回奏。是何缘故。正宗供、我恐本长。所以将此语不曾回奏是实。夫回奏本内、字数逾格、已经奏明。虽多何碍。正宗支吾词屈。莫可狡辩。其罪九也。又魏裔介参疏有张缙彦序正宗之诗曰、将明之才。其言诡谲。尤不可解同怀叵测之心、于此昭然等语。皇上念系大臣、不即加处分。令其自行回奏。正宗不据实回奏。反巧饰奏称、此语诚似诡谲。张缙彦序中、未见此语。欺瞒匿过。其罪十也。正宗身为大臣、御前详问、仍巧为支饰。及张缙彦供吐真情、方承认送书是实。因裔介题参惧而扯毁。其罪十一也。将明之才、既系诗经、汉书颜真卿墨刻所载、若非有意借用何不即行承认。而必欺饰以匿非扯毁以灭迹。又据供词彼此闪烁实有诡谲之意与原参同怀叵测之心、并前供是两借意思等语相合。情罪重大刘正宗应立绞。张缙彦、为刘正宗作诗序、送与刘正宗。乃谎称曾送与魏裔介、林起龙、张瑃、王熙未送刘正宗。其罪一也既作诗序、刻板送人、复云尚未成书。止有几本。不曾遍送与人。其罪二也。又云、此一篇原系草稿。后又改作一篇、刻与不刻、我不知道。又云、从前所作一篇、已刻在书内送人。反覆巧辩。其罪三也。又在御前详问、将送书实情、仍行巧饰、谎供不曾送刘正宗及至刑讯、方供送刘正宗是实。将明之才一语、既系诗经西汉书颜真卿墨刻所载。若非有意借用。何不即行承认。乃巧辞欺饰实有诡谲之意。叵测之心、与魏裔介原参之语相合。又据台臣萧震参疏、有张缙彦叛逆于故明复怀叵测于本朝等语。张缙彦以诡谲言词、作为诗序煽惑人心。情罪重大。张缙彦应立斩。又魏裔介疏参成克巩、徇私荐周亮工一案、只宜据实认罪。乃一则曰孙承泽合词再则曰不为特荐巧饰实甚但据成克巩回奏云。只求皇上处分。并无别语。而伊原疏内。亦已自请议处、奉上□日宽宥。除此款、成克巩。无庸议罪外。魏裔介疏参李昌祚系李之春叛案有名之人。乃于上前票拟令李昌祚内升。刘正宗、成克巩、系有看详本章之官。不加考核竟使叛案之人、得跻九列。明系党叛。克巩回奏、李之春叛案发觉有年。李昌祚若系叛案之人。即当拏获正法。不但不当为九列亦不得为职官。何以听其尚任司道、不行拏获等语。今李昌祚见在缉拏。果否即系此人。虽未可悬定。但姓名相合。于昌祚内升时、不行奏明。其罪一也。又克巩供、李敬曾向我云。魏裔介因奉严上□日、甚是恐惧。因怨刘正宗。谊属同乡不为照管。欲使闻之。向我言及。但出自裔介之指使或出自李敬之代谋。我俱不知。及问李敬、魏裔介坚供并无此事如魏裔介果有此言。成克巩当日何不奏明。乃于魏裔介参后说出明系诬陷魏裔介。比附刘正宗。其罪二也成克巩应仍革职。魏裔介参疏内虽有三款属虚。而以上诸款是实魏裔介应免罪。仍行补用。季振宜参疏内四款俱虚。而董国详一款是实亦应免罪。仍行补用。刘正学反叛情节后既经投诚无庸查议其题授守备系叙四年未叛以前之功七年投诚之后、并未立功正学应革职为民。永不叙用。原任山东巡抚耿焞、将投诚无功之刘正学题授守备。本应议处。已经别案提问。无庸再议。李昌祚情由、虽于叛贼李之春家搜出伪劄。内有检讨李昌祚劄付一张。但李之春供称、将此劄付、携带已经五年。因不知李昌祚在于何处、不曾与他未经指出李昌祚系何省之人。伪劄又在李之春家。或系姓名相同。亦未可定李昌祚、应免议。魏裔介疏参刘祚远、元年以后、不曾归顺投入海寇郑成功处为大帅。六年始回。营复秀才。据刘祚远供我自小并未南行。历年考案可查。讯刘正学、李弼等并供不曾同祚远南去随将刘祚远考案行查、山东巡抚回称、顺治二年、五年、六年、七年、俱经考过等语。又问刘祚远、三年四年、为何不考。据供、三年系分外添一次科考。考与不考由人。我因患病。故不曾考。四年学道不曾来。所以未考。刘祚远、三年四年未考缘由。应复行查东抚。俟查到之日、再行议覆。李弼、刘正灿、于心宇等、审系无干。无庸议。奏入。得上□日、刘正宗、性质暴戾。器量褊浅。持论矫激偏私。罔揆于理。处事执谬自恣。务显所长。悻愎琐屑。负气乖张。惟以沽名姑胜为事弗顾国家大体。时或适意、则骄矜夸诩。偶拂其意、则忿然不平。绝无休休老成之度。凡伊劣状、朕素知之。特以才学、故加擢用屡行诫饬。复降严谕。冀其省改。以副朕简拔之意。乃置若罔闻。性愈恣睢。量愈褊急。卒无悛悔。罪过滋多。大负擢用深恩。本当依拟正法。念任用有年。姑从宽免死。著革职。追夺诰命。籍没家产一半归入旗下。不许回籍。张缙彦、巧辩欺饰。本当依拟处斩。亦从宽免死。著革职。追夺诰命。籍没家产。流徙宁古塔地方。成克巩、素性庸劣。依违附和。凡事因人非能专擅自用者。姑从宽免罪。著复职。仍留原任。余俱依议。
    ○壬戌。议政王、贝勒、大臣、遵上□日会议、御史一官、原为察吏安民而设。其直省、巡方、应仍旧差遣。得上□日、巡方职在察吏安民。关系重大。年来屡停屡复、原为计安民生。澄清吏治。故不得不加详慎。欲照旧议差、恐仍踵前辙。于地方无益有害。欲概为停止、又恐各督抚职掌烦剧。不能亲巡详察。其贻误地方、亦复不小。今依诸王大臣等议、仍旧差遣。但立法更宜加严。考核益当矢公。巡方官奉命差出、务须大破从前积习。恪遵戒谕。不得视为故事。洁己、必贿赂尽绝。爱民、必疴痒相关。举劾、必确当廉贪。兴除、必熟筹利弊。问拟刑名、必无枉无纵。访拏豪蠹、必大恶大奸。地方遇有盗贼灾荒、必据实驰奏。不许耽延欺朦。减驺从以恤驿困。禁铺设以纾民力。拒参谒以杜逢迎。督抚共事地方、止许商确公事。不许私交馈遗。如不恪遵力行。一经发觉、必行重处。各御史奉差出京、如何体访稽察。差满回京、如何详细考核。都察院堂官、及河南道、严议条例具奏。
    ○以致仕二等阿达哈哈番孙得胜子世奇、袭职。
    ○广西巡抚于时跃疏报、开垦民田、屯田、二千二百五十余顷。
    ○癸亥。辅国公喇石塔卒、谥恪僖。
    ○甲子。谕吏部、佐领员缺、以前任佐领兄弟子侄补授。系向来定例。今览尔部补授佐领一疏、田昇龙病故。应补员缺、正拟、闲散陈启泰。陪拟、闲散陈进学。既无兄弟子侄堪任、自应选择才品补用。但缺出方行开送、其中恐有营徇情弊。且未必得人。嗣后应将各旗佐领下人员、才品优长、堪任佐领者、遴选豫备。如遇无应补兄弟子侄缺出、即行补授。尔部仍酌议定例具奏。
    ○又谕吏部、巡按御史、职司察吏安民。所属官员、差满例应荐举。必公廉详慎、杜绝情面、始足鼓劝人材。澄清吏浥。近览尔部覆福建巡按李时茂举劾方面疏称、道员宋杞、宋可法、法若真、历俸俱未满一年。不准注册。开荐不合。例应听都察考核。李时茂身任巡方。荐举定例、岂有不知。今违例滥及。殊属不合。著严加考核议处具奏。宋杞等、不应荐而获荐、其中岂无请托情弊。著一并严察议处。嗣后违例荐举者、并所荐之人、俱照此例一体严加处分。尔部即遵谕行。
    ○裁广东甲子门所、归并海丰所。海朗所、归并双鱼所。锦囊所、归并海安所。乐民所、归并海康所。儋州所、归并崖州所。南山、所归并万州所。昌化所、归并清澜所。
    ○乙丑。先是、吏部尚书孙廷铨等奏言、五品小京堂。例既不得与四品京堂、较俸升转。而四品京堂缺出、又有内外应升京堂之官、挨次补授。则五品小京堂、终无升迁之期。请嗣后每年四品缺出、京官内升员数补完后、即升五品一员。外官应升员数补完后、再升五品一员。至是部覆。应如所请。以疏壅滞。从之。
    ○礼部遵上□日议、晋封太祖妃号应令内阁恭拟字样。奏请钦定。其金册等项、行工部造办。册文内阁撰拟俟备办毕、行钦天监择吉。照例行。至金宝、应否造用。伏候上裁。命用金宝。
    ○和硕敬谨亲王尼思哈薨。年十□山戊不□。
    ○己巳。遣和硕额驸花善、祭金太祖陵。内大臣公渥赫、祭金世宗陵。
    ○辛未。冬至节。祀天于圜丘。遣固山贝子顾尔玛洪行礼。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端敬皇后。
    ○免行庆贺礼。
    ○太保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中和殿大学士金之俊、考满。加太傅。荫一子入监读书。
    ○升贵州按察使颜敏、为广西布政使司右布政使。浙江按察使万全、为云南布政使司右布政使。山东按察使于变龙、为广东布政使司右布政使。陕西河西道副使许瑶、为四川布政使司参政、分守川北道。山东济南道副使杨晙、为山西布政使司参政、分守冀宁道。陕西汉羌道副使曹士琦、为云南布政使司参政、分守安普道。山东运使陈秉直、为山西布政使司参政、分守河东道。陕西西宁道副使董奎武、为广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副使、分巡苍梧道。陕西东路道副使李登第、为湖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副使、分巡下江防道。广东驿传道副使万翱、为浙江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温处道。山西冀南道参议申伟抱、为福建按察使司副使、分巡漳南道。山东济南道参议杨陛、为山东按察使司副使、分巡东昌道。贵州都清道佥事张道澄、为陕西布政使司参议、管按察使司副使事、分巡清军驿传道。福建福宁道佥事周文华、为山东布政使司参议、管按察使司副使事、分巡沂州兵备道。浙江宁绍道佥事荆世爵、为河南布政使司参议、管按察使司副使事、分巡管河道。工部郎中胡尚衡、为浙江按察使司佥事、提调学政。补原任两浙运盐使司运使迟日豫、原官。
    ○义王孙可望卒。
    ○壬申。增设太常寺满洲寺丞、司库各一员。笔帖式三员。通政使司满洲知事一员。
    ○四川道御史杨素蕴奏言、臣阅邸报、见平西王恭请升补方面一疏、以副使胡允等十员、俱拟升云南各道。并奉差部曹、亦在其内。臣不胜骇异。夫用人、国家之大权。惟朝廷得主之。从古至今、未有易也。即前此经略用人、奉有吏兵二部不得掣肘之上□日。亦惟以军前效用各官、或五省中人地相宜。资俸应得者、酌量具题。从未闻以别省不相干涉之处、及见任京官、公然坐缺定衔、如该藩今日者也。且该藩疏称、求于滇省、既苦索骏之无良。求于远方、又恐叱驭之不速。即如所言、湖南蜀省、去滇稍近。犹可计日受事。若京师、山东、江南等处、距滇南万里。不知所谓远、更何在也。况该藩用人、皇上所以特假便宜者。不过欲就近调补、无误地方耳。若尽天下之官、不分内外、不论远近、皆可择而取之。则如何归其权于吏部。照常铨授。尤为名正言顺也。即云贵新经开辟。料理乏人。诸臣才品、为该藩所知。亦宜先行具题。奉上□日俞允、然后令吏部照缺签补。犹不失权宜之中计。乃径行拟用。无异铨曹不亦轻名器而亵国体乎夫、古来人臣忠邪之分、其初莫不起于一念之敬肆。在该藩扬历有年。应知大体即从封疆起见未必别有深心。然防微杜渐当慎于机先。伏乞天语申饬。令该藩嗣后惟力图进取加意绥辑一切威福大权俱宜禀命朝廷则君恩臣、谊两得之矣章下所司
    ○丙子。裁四川威茂监军道
    ○丁丑。命吏部尚书觉罗伊图、礼部尚书渥赫、兵部尚书苏纳海、刑部尚书雅布兰、杜立德、工部尚书郭科、会同校订律令
    ○兵部銮仪卫、会覆宪臣霍达疏言、銮仪卫冠军使、云麾使、治仪正、整仪慰各官、俱司驾仪重务。查向来功臣、及殉难子弟、荫精奇尼哈番者。注銮仪卫。阿思哈尼哈番以下拖沙喇哈番以上等官、俱注外卫。今议将以上各项官、俱改注銮仪卫。如遇该卫员缺。本卫堂官、会同考选才优年壮者、不拘世职品级大小、酌量开列奏请。兵部题覆补授。照例升转。至本卫有办事掌房、掌案、贴房、贴案、劳久资深。端方练习者。照旧兼用。但由此项出身者、日后挨推。止许至云麾使。不得越升冠军使。以重名器。从之。
    ○都察院遵上□日议奏、福建巡按李时茂、违例荐举道府官四员显有情弊。应解时茂任。下吏部从重议处。从之。
    ○戊寅。添设光禄寺满洲署丞二员。监事四员。笔帖式八员。
    ○免河南睢州杞、虞城、柘城、永城、夏邑等县、河决淹没地亩额赋。
    ○刑部等衙门会覆、凤阳巡抚林起龙疏言、皇上立法惩贪。官员犯赃十两、衙役犯赃一两以上者、流徙。贼重者。分别斩绞。今抚臣林起龙、言立法过重。人犯抵死不招。徒有流徙之虚名。致弃充饷之实用。臣等议、今后贪官犯赃、仍照律追拟。以助军需。其衙役犯赃、若照律拟罪。恐法轻不足惩奸。今后衙役、亦照官律拟罪。得上□日、贪官蠹役害民、屡惩弗悛。不得不特立严法。冀人人畏惧。省改贪心。始不负朕惩贪救民之意。今林起龙疏称、祗缘法重、以致人犯抵死不招。追赃甚少。尔等会议、请仍照律拟罪赃追入官以助军需。夫与其畏法不招。何若使其畏法不贪。与其餍足贪腹、以赃济饷。何若使其不贪民得丰裕。国赋亦充。朕明知立法既严。于贪官蠹吏。有所不便。必怀怨心。但轸念民生。即为贪蠹所怨、亦不遑恤。若不如此。贪风何由止息。小民何日安生。仍著遵前谕行。林起龙所奏与尔等所议、俱属不合。著严饬行。
    ○庚辰。端敬皇后百日。遣内大臣伯索尼致祭。是日、诸王以下、文武官员以上、公主王妃以下、各官命妇以上、齐集举哀。
    ○移甘州巡抚驻劄凉州。允陕西巡按张吉午请也。
    ○免江南五河、安东二县、十六年分水灾额赋。
    ○辛巳。吏部遵上□日议奏、八旗满洲、蒙古、汉军、佐领缺出。除有兄弟子侄者、仍照前开送题补外。其无兄弟子侄者、各该旗佐领下有才品优长、出征勤劳效力年久者。满洲、蒙古、五品以上、汉军、除由奴仆升授骁骑校外。其余骁骑校、及五品以上、每旗各选十人。分定次序咨部。俟无兄弟子侄佐领缺出。臣部按次拟正陪具题。此等选补佐领缺出、仍于所选十人内、挨次拟用。俟十人俱已用完。复照前再选十人咨部。奏入。命同内大臣索尼议奏。
    ○吏部议覆、四川巡按张所志疏言、四川遂宁县、向因地荒民稀。归并蓬溪。今百姓既渐来归。且系行盐之地应如按臣所请、复设县令。从之。
    大清世祖体天隆运定统建极英睿钦文显武大德弘功至仁纯孝章皇帝实录卷之一百四十二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