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占魁科金榜题名 庆生辰华堂开宴-正文-熙朝快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回 占魁科金榜题名 庆生辰华堂开宴
    第五回 占魁科金榜题名 庆生辰华堂开宴
    话说黼清正要上车,不见了车夫,齐升寻了一会,那里有影声儿,倒弄得没有法子。黼清想丁一想,对齐升说道:“你能赶车么?”齐升道:“小的是会赶的,倒是主人这车,没有人赶,怎样是好呢?”黼清道:“车夫惧怕逃走,想必是不回来了。这车可由吾们打发。你将你的牲口解下来,套在吾的车上,这就是双套车子。你的行李并在吾车上,和我赶车,岂不又快又妥么?”齐升听说不错,便照法将车驾好,那空车就抛在古庙里。和黼清上了车,加鞭紧行,赶了五十余里,到得打尖地方,黼清下车进店,见店门口几个人躺卧在地,穿的衣裳都还齐整。黼清问店家道:“这些人为什么躺在这里?”店家道:“是逃难来的,昨儿来这里打尖,过了一夜,为没有洋烟过瘾今儿出门走不多远,便回转身,倒卧在这里。想必是大烟瘾发作了,走不动身。”黼清道:“为什么不进店来,就躺在檐底下呢?”店家道:“他们打尖的钱还没有算清,怎么好进来?”黼清听说是难民,动了不忍之心,便对齐升说:“你拿一两银子去,给他们过了瘾,自会走得去。”店家听了,接口道:“那里去过瘾?便是十两银子也没处去吃。”黼清道:“这里怕没有烟馆么?”店家笑道:“前会子到处都有,这时候游勇闹事,官府怕这种地方窝留小人,出了告示,一概禁止了。”
    黼清叹口气道:“太平时世,吃烟的以为快乐。到了这个田地,真是哑子吃黄连,说不出的苦。”随叫齐升每人给一两银子,到药铺买些戒烟丸吃了,各自散去。
    当晚无话,次早上车。赶路赶了两日,到清江相近,已是重阳节边。黼清出门的时节,老太爷本吩咐回来过节,因此到了清江并不耽搁,当时雇船到上海,由上海到绍兴,见了老太爷,将沿途的事说了一遍。那时南北两榜都已揭晓,黼清未中,林梦花倒中第廿四名举人。黼清坦然自得,毫不介怀。倒是老太爷有些扫兴,这是大人望后辈比自己更切,人情大都如此。
    闲话休题,且说林梦花中了举人,林太太和忠甫等十分欢喜,其时又值林太太六十寿辰,贺喜的人往来不绝。康老太爷同了儿子,也赴林家道喜。那日清早,父子两人换了衣帽,步行进城,绕道禹穴山下,山前原有节孝牌坊,年深月久,渐就倾圯,康老太爷见了叹道:“这牌坊建的时节,吾年不过八岁。现已五十年,至今想了,犹觉生气凛然。”黼清听说,忙垂手问道:“这节孝坊是那家的?”康老太爷道:“说来话也甚长。”
    一面说,一面走到凉亭里坐下,说道:“这烈女就是东村何明经的胞姊,那时土匪作乱,这里乡绅人家,都被抢掠,明经父子也被执辱,险些儿遭害。有一匪目见了烈女貌美,硬要逼他,烈女心生一计,假意哀求贼目放了他父亲兄弟,跟丁一同去。
    贼目听了大喜,将他全家释放,他便毅然不顾,跟了出门。到得溪边,假装足痛,贼目便背了他渡河过去。渡到中流,水势正急,烈女便把两手抱住贼颈,死命的扼他咽喉,贼目站不住,跌入水中,同时毕命。那时烈女年甫十五,后来明经脱了难,代他老姊请旌,建造这坊,闻此事已载入县志了。”说毕,一同走出凉亭。行不多路,蓦地里见前山草地蹲有一物,见了他们,赶下山来,向前直扑。康老太爷吓得脚骨软了,像拘挛了一般,要走走不开,倒是黼清年纪虽轻,颇有胆力,见了这兽,忙到草地下取了一块十余斤的大石,觑得亲切,用力掷去,正中那物的面上,登时倒地,动了几动,就不活了。黼清料他己死,赶忙扶起父亲,仔细一看,方知是只狗熊,周身黑毛蒙茸,两掌大如蒲扇,头大于牛,凶狠似虎,虽是已死,犹带余威。
    不一时,行路的传说开来,乡村中人都赶来看了,个个称奇道异。看官知道这狗熊利害,黼清一块石,如何会打死呢?原来黼清乎日和齐升讲究拳棒,虽未专心习练,已经膂力不凡,这只狗熊来势又猛,不提防黼清,这块石劈面过去,恰好撞一对儿,那块石就像千百斤重了,任是猛兽,那里当得起?所以一打就死。当下看的人越聚越多,黼清也就不管,随了父亲一同到林家来贺喜。到了那边,只见宾客盈门,车马填路。进了林府,道过喜,忠甫也在座中应酬,康老太爷见了,叙过寒喧,把方才遇狗熊的事说了一遍,大家听了,诧异,忠甫道:“这是令郎孝思感格,并非专恃勇力者可比。”赵光裕听了说道:“令郎勇力究属过人,何不学些武艺?”康老太爷道:“他在家中,也曾学过两年,特不肯专心习练。”光裕道:“听说府上有位教师,他的武艺究竟如何?”忠甫道:“这位齐教师跟了逢吉兄二十余年,最是得力的。他的武艺不是吾奖饰他,只怕当今海内,未有敌手呢。”康老太爷忙说道:“忠甫兄过奖了。”
    忠甫道:“齐教师今日若同进城来,这狗熊还可活捉了来。”光裕听说,笑道:“这还了得?恐未必然。”康老太爷接口道:“齐升的勇力,却是天生成的。从前吾在山东地界经过,忽来悍盗三四十人抢劫车辆,齐升见了,也不拦阻,只将骡车十数辆,用粗麻绳一串联祝盗党不解何意,便连车和物,各人赶了就走。齐升等他赶得得势的时候,飞步上去,将最后的一两车一脚踏住车轮,那车就一概不动了。盗党正待下车要斗,齐升又将车一拉,那前面的车都跟了倒退了几步。盗党吓得各自舍命奔逃,齐升赶上去,连杀了七命,余盗散走。齐升将车赶回,一物也不曾失去。后来跟吾出门,盗党闻他的名,都不敢来了。”赵侍郎听了,说道:“真是天生神勇,可惜吾没见过。现在几岁了?”康老太爷道:“年纪己五十岁,气力倒还是那样强呢。”忠甫叹道:“这样的本领,可惜没有用武之地,便埋没了一世英雄。”康老太爷道:“他年纪虽大,志气还像少年,常说要投效军营,做番大事业,才不枉做一个男子汉呢。”大家听了,称赞不已,又闲谈了一会,已是下午时候。王忠甫想为老姊祝寿,便留住康老太爷、赵侍郎和一班平日知己的朋友。
    到得晚上,重开筵宴,大家依齿入座,猜拳行令,击鼓飞花。
    康老太爷年纪最长,兴致最豪。赵侍郎也是贪杯中物的,两人对酌,互相争胜,吃到三更时分,还是叫添酒来。忠甫见两人都有醉意,看看壶中还剩半壶酒,康老太爷只顾自斟自酌,赵侍郎也要斟一杯吃,起身说道:“你已玉山快倒了,这些儿赏了别的吃罢!”说毕,来接那酒壶;康老太爷那里肯放手,弄得倒像孩子们争食吃,夺来夺去,满座客人都笑起来。忠甫笑道:“你两位不要争,吾再行个酒令。”两个听说,放下酒壶问道:“什么令?请教。”忠甫道:“今日是吃的寿酒,寿高的自应多饮一杯,吾行一令,只要你两位老年人说出来那位寿长,这酒就请那位吃。”康老太爷道:“今日座中吾的年纪本是最长,你们怕不知道么?”忠甫道:“不是这样讲,只要随口说来,越大越好。”赵侍郎道:“如何说法?”忠甫道:“须要将古人比方成一韵语,意思也要有趣味。”康老太爷想了一想,先说道:“彭祖享年七百岁,吾见彭祖梳了角。”赵侍郎笑了一笑,接口说道:“成搏一觉三千年,吾见成搏三反侧。”说毕,向忠甫道:“这酒该当吾吃了。”康老太爷不等说完,接口说道:“开辟天地是盘古,盘古见吾称老伯。”康老太爷一面说,一面捋须,大家听了都笑不可仰。忠甫道:“老同年,你太夸大了。”康老太爷道:“你原说越大越好,论理大家该敬吾一杯。”
    说毕,就拿酒壶来斟了一杯。赵侍郎忙起身说道:“你再等一等,听吾说一句。”康老太爷道:“谅你也说不过吾了。”赵侍郎道:“盘古令尊娶令堂,吾在堂前作贺客。”康老太爷听了道:“也没有见得比吾再大。”赵侍郎道:“他见了吾也该称吾一声太老伯。”康老太爷道:“没有什么太老也不过叫声老伯。”赵侍郎道:“就和你一样,这酒该与我对吃。”康老太爷笑了一笑,指侍郎说道:“你作贺客终记得,当年是吾坐首席。”大家都笑问道:“你坐首席,吃的什么酒?”忠甫道:“想必是太羹元酒叮”大家又笑起来,独有赵侍郎凝神默想,还要争胜,忠甫道:“今日是家姊六十生辰,二位说的虽属游戏,却也是善颂善祷,小弟于二位前各敬一大杯,别位也就少敬了。”说罢,起身斟酒,康老太爷本已醉了,半日笑笑谈谈,不拘礼节,忽被忠甫说些套话,又是恭恭敬敬的给他斟酒,倒有些拘束起来,忙说道:“小弟贪杯,已过量了。”赵侍郎道:“不如大家同饮一小盅罢!”忠甫看壶中只有两碗酒,便起身向各人分斟了吃了。用饭已是四更多天,席散后,大家又谈了一会,索性等到天明,方才告别。
    却说黼清到林家贺喜,梦花见了,慕他才名,要与他交好,十分优待。黼清也见梦花举止温文,言论敏捷,因和他谈些学问时务,亦颇议论风生,娓娓动听。只是细味了,终觉意见多歧,没有根据,便知他是袭取而来,非有真实工夫的。又见他少年登科,志满意得,是个熟路上人,谈了两会,不甚投机,无奈梦花有心攀附,礼意殷勤。那日康老太爷告别了,带了黼清要回去,梦花坚留不放,要黼清盘桓几天,挽留再四。康老太爷难乎为情,只得叫黼清住下,独自一人回,出城去了。黼清住在林家,就在梦花馆中下榻。梦花中了举人,连日拜老师,分朱卷,会同年,这些忙碌,自然不能少的。黼清见他没有闲空,独在书房无事,随手将案上书翻阅,翻出一篇梦花做的新学论来,文气倒还疏古,只是推崇西人,薄视中学,意见太偏。
    黼清看了,大不合意,仍旧将他夹在书中。过了两日,告辞回家。转瞬岁晚,新科举人都要进京复试。梦花也择日起身,黼清治了酒筵,为梦花饯行。酒后取出书信两函,交给梦花。梦花看时,一封是汪笑春谢函,一封上写内附奏稿一本,是交给周志鱼给谏的。梦花收了,问道:“这是什么奏稿?”黼清道:“这是小弟管见,托周给谏代奏的。”梦花道:“奏的何事?”
    黼清道:“小弟窃见,近日风气浮靡,当官者习于怠惰,粉饰太平,慨然抱祀人之尤,故于这疏内,剀切言之,共分十二条,一曰改科举,二曰修学校,三曰久职任,四曰立宗谱,五曰设议院,六曰汰冗员,七曰裁兵额,八曰开屯垦,九曰严烟禁,十曰别服色,十一曰禁汉人入旗,十二曰禁幼童出洋。通共三万言,此所谓庖人不治庖,尸祝越俎而代之矣。”梦花道:“这是吾兄以天下为己任,迥非纸上空谈,望兄早日得志,大展经猷,吾辈交游亦有光宠。”因问道:“议院一条,正合鄙见。小弟也有此论,此乃泰西良法,中国要求富强,一切都须仿行西法,吾兄以为然否?”黼清笑道:“今日谈西法者极多,几乎学问中自成一家。然而小弟愚见:西学皆出于中学,今人之推崇西学与鄙薄西学者,都由分中与西而二之。其人于西学不明,于中学亦未精也。”梦花道:“西人制造新奇,都创中国所未有。吾兄说皆出于中学,有何证据?”黼清道:“即如制造千变万化,不外格致一途,格致固中国圣人之学。至于立国,泰西以富强为本,然其好处仍自中国学来的。”梦花道:“当今之世,只闻中国行西法,不闻泰西行中学。吾兄何所见而云然?敢请指教。”黼清道:“即如议院,人家都说是西法,其实即古时乡校之遗用。人由公举,亦是古法,而且国中重学校,几乎无地无学,无人不学,亦古者大学小学之意。即此三大端,皆中国先王之美政,泰西仿而行之,中国忽而忘之。及西人行之有效,又说是西人立法好,不知西法即是中法,西人用我之长,以收实效,我乃袭彼之迹,以警虚名,岂不可笑?吾尝听西人说,中国人聪明远过泰西,惜其做事不实,用力不专,大约坐在这病上。”梦花从没听过这种议论,当下听了,只得点头称是。
    坐了一会,起身告辞。回到家中,过了两日,便收拾了行李,约了几个同伴,带了两个家人,动身进京。欲知后事,再看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