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正文-嵩山野竹禅师录-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卷十四
    嘉兴大藏经 嵩山野竹禅师录
    嵩山野竹禅师语录卷十四
    鄂 州参同门人宗宏 录
    鄂 州龙光门人宗上 潞南州兜率门人宗坚 同编
    杂着
    赠高蓝隐者
    竹鸡声滑滑。隐者深林里。晓色照溪西。秋风来万里。
    过紫溪庵
    夏日人易倦。闲行过紫溪。竹门山霭合。坐听鹧鸪啼。
    金华散步见海棠盛开。余摘其尤者两支。插于鬓。大众见而笑之。因口占以示
    室中人岑寂。偶步到华丛。一支才插鬓。语笑对春风。
    褱巩昌府彩绘二居士
    登楼褱白公。遥望秋云疾。处处渔樵归。石门正落日。
    咏梅
    寒香初破雪。高洁隔幽溪。堪笑余兼尔。终当岩壑栖。
    示申居士受
    松寒月欲高。隔坞闻荷香。不识谁家笛。清音细柳旁。
    示梅居士鹤
    鹤闲松子青。马亦有追风。邻翁溪水上。日莫钓鱼终。
    示曹居士济
    求佛先求心。莲华掌上开。香风吹不尽。白豪吞日来。
    示杨居士谢
    闻道不须迟。来朝雪满头。忽然骨肉别。如日轻霜休。
    示周居士昭
    南山松柏里。亦有白头翁。昨日过山来。对我理丝桐。
    寿张居士存之
    嵩山磨古今。白月照无终。图画箑头上。烟云生不穷。
    复李居士相如(附来偈)
    听听打更钟。一下复五下。才晓又夕阳。依旧是昨夜。
    一更一声钟。五更钟五下。寅卯已天明。子丑是昨夜。
    示王居士令
    松囱开涧水。高坐待明月。西北凉风生。翏翏吹白发。
    示江居士汲
    江声夜静远。微波生枕上。邻鸡寒欲啼。鼯鼠自来往。
    示雷居士岩
    琴在白云室。孤音逐水流。弹罢焚香坐。松风犹未休。
    示栾居士盍
    杨柳垂残月。寒雅醒欲啼。不知何处客。已度板桥西。
    示伍居士芔
    一衣三十年。高卧白云冈。如何开却眼。只见别人忙。
    山中四威仪
    山中行。溪溪野云平。古树生苔藓。寒猿三两声。
    山中住。闲看前峰雾。茅屋倚云隈。好鸟自来去。
    山中坐。何须理清课。日用自闲闲。谁管立功过。
    山中卧。一枕蒲团破。忽然惺觉来。峰头日已堕。
    示刘居士严
    道原不在规矩。学又岂关子书。只要心空若月。看华随柳幽居。
    赠佛果高居士
    佛果佛果如莲出火。开口见肝内不着我。祖债佛冤一杖担荷。师子游行野干自堕。事事见成行行回互。分付宗元一切莫附。祖代源流从此属付。
    赠傅居士怀吾
    山生奇石水含秋碧。鸟倦飞而知还。云无心而出入。烟光霭霭溪色幂幂。中有一士邻我咫尺。日来亭上问我佛理。一剑破顶门。浑身血滴滴。忽然申此手。拍碎昆仑脊。
    示章居士祥宇
    死生齐一凡圣同廛。挥之即碎团之即圆。清光满匊明镜当轩。一条白练一念万年。是宾是主有实有权。如斯领悟故曰单传。且道传个甚么。咄。伶俐汉休热瞒。南海波斯骑石虎。森森拔出珊瑚鞭。
    示造周熊总戎
    逃禅须子细。不可堕无记。吃饭与穿衣。咳唾与掉臂。处处契真机。物物明祖意。又须格外观。莫信人巧誉。一念如万年。千差当一致。古之学道流。依之超十地。若不如是行。徒劳立此志。我虽不识丁。敢言说非义。情忘体自殊。意绝理自备。应用在临时。斯道为第一。
    示不昧禅人
    者一物那一物。因不该果不属。心常明意常足。不断贪不求福。昭昭然能照烛。未生前是何物。
    示汝明磨头
    磨推女。女推磨。汝明汝明。识者个莫滞涂。路中只须家里坐。女来执吾役。吾故与女说。毋要论玄机。玄机终非得。无修无悟人。直此是法则。
    示李居士维谷
    在家出家理无差别。一念回光万机顿歇。本既无生何者受灭。万年一念独超方便。佛说非真我本无见。曰男曰女乃贵乃贱。一念万年顿在目前。先天勿用何假后天。前后际断其道玄玄。玄玄之妙不涉眹兆。推倒空王归来大笑。
    示周居士清
    坐如山行如兕。大丈夫本乎此。三千年前老释迦。说有谈空剖真理。非心非佛在彼在此。中天月正圆。素景落潭水。
    总戎熊居士祈禅铭
    禅须实究道须实落。日用之间洒洒脱脱。踢倒净瓶竖起尘拂。索我禅铭乃为是说。毕竟如何长天一鹗。
    示阮居士坤
    几向黄华叱吒。又来白社纵横。着着玄关莫测。威风凛凛江城。
    示王居士佛身
    以身持经。以经束身。夫身与经谁疏谁亲。二如不取何妨持经。呵呵。也是平地掘坑。
    示黎居士亨
    宗亨居士入佛丛林。归无上道了悟佛心。中边不涉亦不闲吟。虽然到此田地。犹是听人余音。
    示刘居士文进
    蓦直相逢道不识。廓然无圣语何欺。如今为女重说破。鸟道归来早已迟。是甚么。猫儿尾上系研椎。
    示韩居士世
    如何是佛。粪 土堑。衲僧罔措。龙天称叹。力士骨毛寒。波旬心胆颤。
    示黄居士旭
    海印三昧。触目菩提。毛含巨海。螾吞象犀。修竹囱前万竿。山僧只管高栖。
    示薛居士远
    天上无弥勒。地下无弥勒。去问拄杖子。向空画一画。良久云总没交涉。
    示王居士海
    昆仑申足蹋倒海岳。抹过丹穴吞却鸑鷟。露柱笑镫笼此理也端确。
    示杨居士奇
    梵夹五千余。字字疏摩诃。中间一字真。着意便蹉跎。呵呵会得奈我何。不会奈尔何。
    示陈居士云
    云从龙风从虎。五眼六通各自睹。秘魔叉禾山鼓。五五还归二十五。
    示宋居士易知
    知者见之知。仁者见之仁。易之易之谁与邻。纵然跳出者个。犹是眼中之尘。
    示任居士古嵋
    黄檗自苦石密自甘。甘苦不着各自归庵。若了此中旨何劳五十三。
    示贝居士凤
    吃茶者茶饮酉者酉。上天鹰飞下地兔走。吾与女复何有。猴愁搂头狗走抖口。
    示王居士融
    雅不涅而黔。鹤不浴而白。火卢浪滔天。梵本难为译。木人天外高歌。石女溪边绣刺。
    示赵居士珠
    如珠走盘似水就下。一往观来何假何借。珠兮珠兮奈尔何明朝有意重来么。
    示李居士玉
    左也得右也得。虚空何面乌。本自黑鸳鸯。枕上梦回时。且道起来何消息。
    示杨居士冀
    马能蹄牛可角。雨下枯回鱼行水浊物我同根佛生。不悖是谓春温之华秋凉之月。
    示周居士目
    我生天地天地我子。面目依然阿谁动止。风吹江海波纹起。
    示陈居士景
    禅非禅道非道。直下了之无不到。百尺竿头进步人。坐却白云终不妙。
    示白居士道
    不入虎穴不得虎子。以喻道人学佛之理。但能勤精进。自然得道耳。
    示曾居士一
    天得一地得一。衲僧有甚闲巴鼻。竹老眉毛任女看。错会依然何处觅。
    示李居士耀
    我心不可得。问之无可说。抛却镜华忘却水月莫叫屈。明朝依旧日东出。
    示金居士纬
    大道如何。经天纬地。万象森罗。清光不昧。左右逢原。切忌眼觑。
    示徐居士玉
    前三后三布袋之间。若也不会绿水青山。寒山逢拾得携手笑破颜。
    示陈居士蓟
    有家无家二俱不立。路上人披衰。田中人顶笠。疑杀瓠子东瓜。笑倒石头瓦砾。
    示杨居士辙
    父母未生女是阿谁。父母生后何悟何迷。咄。撞著白额大虫须打杀。莫待猫儿狗子疑。
    示曾居士学
    道无言说曾子一唯。门人诘之忠恕而已。若是衲僧未敢相许。
    示周居士维新
    圣不得名凡不得状。掌碎虚空何名实相。住住。听吾言。莫要吃人棒。
    示李居士惟
    洞山有麻曹山有酉。赵州吃茶子湖看狗。慈云无说拈匙弄帚。有问西来意拾起蓦打口。
    示唐居士本
    道不属知不属不知。及乎有知何异无知。认取娘生旧面皮。勿待霜月落前溪。
    示脱尘饭头
    炊脱粟供头陀。雪峰覆却盆南泉打破锅。饭里有虫有砂么。
    示罗居士钦
    不是心佛不是物。明明指人也叫屈。南泉芦菔头。不是相仿佛。翠竹青青黄华郁郁。切不可认作佛。
    示谭道人谷
    山深臧云水清。含物唤作吾心。孤负先佛。者里只须分明。免得后时叫屈。
    示葛居士樵
    对一说倒一说。深恨睦州拶折脚。忽然识得者些儿。好把葛藤尽抛却。尽抛却。开眼也着合眼也着。
    示张居士注
    如人饮水冷热自知。此是直说不必生疑。竖起拂云看取令行时。
    示张居士贞
    真实说无间歇。虚空咬烂须弥舌。天下觅医人。驴年觅不得。
    示李居士止
    止止不须说。此意人难知。竹篦打三十。依旧却生疑。呵呵此事不须疑。
    示叶居士饶
    此众无支叶。惟有诸真实。筠袁虔吉头上插笔。此意如何举心即失。
    示左居士立
    千朱柏万章松。闲观春绿绿重重如来面孔何常别。好向峰头识此容。
    示陈居士释
    功德天黑暗女。有知主人俱不取。绿竹黄华别样春。曹溪衣钵何须数。
    示吴居士述
    日出作日入息。锄柄举来人不识。却向他家觅指归。焉知费尽心头力。
    示李居士和
    雪峰毬石霜锁。俱胝一指云门话堕。长松五石更新鲜。将心解会却不可。
    示周居士宣
    一句明三句透。不必重重求讲究。呼奴唤婢识家风。何曾一事落人后。
    示杨居士益
    知之众妙门。知之众祸门。忽然知字都忘却。水送扁舟过别村。
    示梁居士震
    半壁关中百二名杨六诏江山。骎骎良骥嘶月。又向松门学闲。
    荐刘道人
    生以不生生。死以不死死。死生如转圆。佛性何终始。只恐不自知。去来终不已。劳劳三界中。苦乐如拘豕。幸尔遇梁城。听吾说深旨。虽未大休歇。颇亦识知止。此日复何言。言之不相似。扑破无明敢。何物可为累。
    读升庵外集。载佛经有云乐行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贫主。又见洞山语录。破镜不重照。落华不上支。绝似唐人乐府。因书其后。
    星泥两未形。是中何为主。苦乐既累吾。安知众父父。镜破照非无。华陨香还吐。寄言词人知。至道切须取。
    书石刻金刚经后
    刘公维巡抚云南时。刻金刚于石。使士民传诵。意在俾南人知有佛。公去袁公懋功来下车之初。知刘旧有石刻金刚。即使人求之。人以残阙进。公叹曰。时日未远。损蠹乃尔。命工补全印出。复装潢之。遍送同事。乌乎。故君子莫大与人为善。则二公以之岁某月日额驸卫公得一本以示余。且谓余曰。二公之好佛不在杨李下。师不一言发明之。无乃忘人功乎。余唯唯。遂成一颂。
    镜水无心能鉴物。金刚有种岂微功。太虚同寿传难尽。高阁经声落晓风。
    喜雨
    支上有鸣鸠。梁上有栖燕。蜚时各自蜚。雨下双不见。山囱苦炎热。忽然凉生殿。遥天青冥开。江色净如练。
    从军行
    余生胡不辰。才壮驱入塞。爷娘苦号啼。别时肝脑碎。王事未有程。此心焉可背。磨刀陇上水。憯云忽生代。明日斗旗幡。天地为之晦。
    毗卢阁告成诗以谢两序
    嵩山古瓦薶藓荒。烟流水去千秋凉。庭树苍苍鹤栖老。囱外云深白日长。北来老僧手有力。芟草除砾洗宫墙。未还旧观此僧去。余来四载犹暴霜。鳞瓦蜚碧星日碍。嘲风似磨阊阖旁。水藻丹黍妒华木。青黑乌雀正跄跄。钟鼓逢逢传万壑。高风欲下落天香。画栋雕甍何人力。夙兴夜寐众劻勷。我烹白泉先春草。更烧龙麝排高堂。白黑三百咸歌舞。歌斯哭斯历永昌。
    峨嵋山月歌
    峨嵋山高入青天。白月蜚来半山前。月照空山夜如雪。山摇空月草如烟。老僧秃发骑云出。眉豪垂银深拂肩。此时顾我似有说。回首看月心不然。峨嵋山高高入青天。山月莫逆歌以永年。
    和于公薄敛歌
    南海珠还云州守。高呼青天民父母。啼饥号寒独关心。一岁两岁饶歌酉。于公于公真贤牧。卖剑使人尽买犊。我歌未终惠风生。徐徐出自龚黄屋。虎走蝗蜚又收 。村村童叟歌莫来。只恐君王不借寇。诏下夺我将相才。
    佛事
    固山何公请为元旦初贞喇嘛入龛。秋风吹断北山霞。此日松杉叫白雅。报道故人兜率去。香云霭霭落平沙。恭惟喇嘛禅师。塞北柱石秦西名缁宗戒定于中年创伽蓝。于晚岁心空及第。语默绝离微道振中华才名称善慧正宜开导何期潜辉。正恁么时如何是他受用一句。莫道从今无觅处。金光龛里应跏趺。下火举火苣云。无手行拳。拳毕竟灭。执相说法。法毕竟邪。如今喇嘛禅师既恁么来又恁么去。毕竟绝去来相。三处恁么毕竟如何是助伊火光三昧底句。擿火苣云。攃手归家人自在。红卢放出白豪来。
    乳峰院主起骨。古者道向红卢里段过来底。虽未精细然亦可作得一个器皿。如今者汉向者卢子里和皮骨都段过了。且道成得个甚么器皿。以杖敲骨云。炼得身形似鹤形。别是金刚不坏体。
    梁山明和尚讣至。挂真云。固陵大树锦江摧。一代宗盟去不回。留得巫山三峡月。清辉夜夜向囱来。乃以手指真召众云。者便是世大父底面目。见在者里。为甚却道大树摧去不回。便烧香云。一度椎胸一度恨。青山绿水也多哀。
    苏州浮师翁凶问至。挂真举哀云。三十年呵佛骂祖欲得一个半个交代钵袋子。此我大父为法求人底心也。如今和性命都落在不肖慧手里。要教他上天也在不肖慧。要教他入地也在不肖慧。大众且道以何为验。插香云哀哀。
    为阿思哈哈番明宇李公下火。鹊印摇边月。丈夫吐气扬眉。龙旗掣海云。英雄囚首丧胆。耸贤冠于凌烟阁。题铜柱于瘴疠乡。此大丈夫事非庸才可能为也。虽然如今收功一句又作么生。撺下火苣云。冯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为王秉和居士下火。者居士生平子女玉帛中而不染着。可谓莲华净也。生平弦索歌笑中而不取着。可谓白月高也。若较衲僧门下却也做得半个衲僧。所以三十夜到来撩起便行。不待呻吟枕席然后脱也。虽然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见全身。
    为虾挠公下火。雕弓抱月守在四方。画旗翻云雄称一剑。取功名如拾芥。却劲敌若摧枯。此下帏学剑之效也。正当此时公既捐馆人亦衔涕。且道香薪积山如何助他发焰。遂撺下云。莫只火中称安乐。回头须识旧家乡。
    铭
    元旦初贞喇嘛塔铭
    谨按状喇嘛名元旦初贞族蒙古之后生。万历甲寅才成童便有弃俗意。未几父母相继而逝。故喇嘛得蹑屩四方矣。初喇嘛为山海步将有仁心。凡得俸必分而周急人。人常比为叔牙。崇祯丁丑年二十四忽告固山何公纛章京巴公曰。四大苦空洵亦无常。尘网不于此时裂之。真不知死之将至云耳。二公怜而许之。己卯春礼沈阳元旦讲素为师。素授以郁多罗僧专学律部。素见学有日益。乃叹曰佛日重光舍子其谁乎。甲申年三十一。上首罗卜臧招度摆求讲梵网四分。听者无不服膺。自此讲诵不辍。常读法华至药王本事品。即以香水沐臂爇指供佛。而神色不少变。顺治壬辰年三十九至西海谒哒哪喇嘛公。公知法器。即授以僧伽黎俾广佛化。旋奉王旨于西宁塔耳寺。饭僧约万数。明年来汉中创宝林寺。造西方三圣各丈余。糁以金屑巍峨壮丽。而汉中人睹相发愿往生者到今不绝。康熙癸卯夏来滇礼鸡足。将欲还。二公坚留驻锡云南东郭之五灵。五灵旧为城东巨刹年来失人遂至坍圮喇嘛驻锡。不二年即焕然改观。复建阁五楹贮贝叶一臧。皆装潢精奇。丙午某月某日诫众曰。勤俭廉退。释子大节。若肆奢侈。不如流俗也。世界无常真如幻泡。吾徒不勤学业。虚丧光阴。宁不惜哉。虽示微恙应对如常。于某日端身正坐举手掜印奄然蝉蜕。二公与众章京大恸。承服以师礼事之。留三日始茶毗。柩之所至观者如市。二公请余主丧事。既阇维得设利百许。二公闻于王王加叹不已。捐金以助佛事。建塔于寺之左。塔成二公征铭于余。余曰喇嘛与余交虽未久。然常以拈华微笑之意与达磨宗旨诘之。喇嘛酬对不爽。又常向余言生卒所历之事。似以余为法门骨肉。则今日之铭于义可却乎。乃原其始而铭之曰。神庙在御至人生焉。颠毛始[恭-共+(束-木+大)]有志出廛。为王执殳镇静烽烟。仁心可匊千夫欢然。既告以归袈裟半肩。讲诵创造西北人传。末后事毕如蜕新蝉。耸动官庶哭踊联翩。建塔五灵永基万年。
    淮仙先生墓铭
    文章百世道。亦可师余嗟。先生来非其时。上自尧舜下及昭代。凿为一书千流。可汇亦诛既死殚发幽光大业未终。先生陨亡。八尺未封二十九年。二子悲号涕泪涟涟。有女一人已择佳婿。二氏向祀无敢。曰戾长君问余请为铭之以勒贞石。千秋永斯。
    行实
    康熙壬寅慈玉僧统将嵩山。众护法命来师既受之。十二月到院。明日黑白千人欲闻师行脚因。命坐乃从容告曰。慧渝州长寿叶氏子。生熹宗癸亥三月五日叶氏自先大父至慧三世皆业耕闲有入塾。不过认字便了。国家从天启元祀贼破渝州。历思宗甲申二十四年。蜀东西巴南北田庐父兄烧戮殆尽。慧既遭乱。适父母俱亡。孤身南避黔州。遇同乡缁衣者话及离乱之事。不觉泫然泣下。数日因商南丹忽自觉曰吾乡父老今无一存。我独存者岂非天欲我为好事邪。当此大劫不自回观真痴矣。乃脱下俗服誓曰。如不即出家有如父老。乃谒东明晓师剃落名福慧字思修。日惟礼佛持经如是三年。壬辰春有雪林者来自平越。时慧客寓独山之天竺庵。因问禅师何来。林曰某在平越龙门为磨头尚未具戒。来此募衣今冬欲纳戒耳。慧曰龙门和尚寻常教人习何事。林曰教人精进道业。脱离生死。慧曰捷要一两语可得闻乎。林曰观公此问意亦可嘉。何不要包自去问和尚。某虽记得数则因缘。终是糟粕。慧见林语颇异。因求携往。及到龙门三月二日也。因告香期近不得即见。越十日始得晋谒和尚。问何来。慧曰独山。又问何处人。慧曰洛温。又问几时离彼。慧曰永历初。又问因何到者里。慧举与雪林之语。对未终和尚便喝出。慧维时忖之。和尚怪我邪。去告懒兄。玄知客懒曰。你向者里疑去。慧愈疑骇。时本兄明教授在遵义归慧又告本。本曰兄亡入丛林便欲理许大事也。未久和尚迁万寿。慧去求开示。和尚示以平实末教参万法归一一归何处。慧方有个信意。因与懒民本源隐居开石石芝梅隐梅孰逊岳诸兄十八人打七。未有入路。是岁癸巳慧与大云长兄海云仲兄等二百人纳戒毕辞回独山。未几和尚迁圣恩慧又约听松觉莲同往因求烧茶供众。和尚许之。一日与别南往镇远路上亦如死人。忽过溪不觉口念万法归一。才举首时便识得者事原来在者里。方知和尚喝出与懒本二兄相为处。归见和尚。和尚曰女参得禅也。后因看南泉问知头陀云女名甚么。曰宗知。泉曰知不到处作么生宗。知曰切忌道着。泉曰灼然知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则头角生。大丈夫须向异类中行。于此又不知落处。一日见僧问和尚如何是异类中行事。和尚曰与我擎凳子来。僧擎至。理前问。和尚示以偈曰山僧擎凳子。漫道阇黎擎。若谓阇黎擎。依旧可怜生。慧闻始到平妥。便着衣上方丈礼拜曰。前来异类中行事。慧会也。和尚曰女如何会。慧趋出。和尚曰未在。慧复回颂曰。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华落知多少。和尚休去。明年甲午惺一照兄含容德兄将长松命来敦请和尚。不得已应之。因命懒兄与慧先往。是岁结冬擢慧维那开堂。日慧出问禹门千寻浪。谁是化龙回。和尚曰浪头赤鬣自分晓。慧曰恁么则蜚跃去也。和尚曰俊哉衲子。慧礼拜又一日慧出竖拳曰者是第几机。和尚曰放下好也。免得吃棒。慧画一画。和尚曰自领去。又一日慧出问欲领一棒。师意如何。和尚曰教你丧身失命。慧曰恰好。和尚曰甚么年间得活。慧曰铁牛耕转昆仑去。瞎驴嘶破太虚回。和尚曰瞻前顾后。又一日慧向前展具。却云也不消得便收起。和尚竖起拂子。慧曰浑然含理事。何用历三祇。和尚复竖起拂子云者个用得恁么快。慧礼拜。又一日慧出问曰第一诀独立庭前雪时如何。和尚曰寒杀只宜寒杀。慧曰第二诀乌龟吞却月时如何。和尚曰皎皎只宜皎皎。慧曰第三诀今时全漏泄时如何。和尚曰可惜只宜可惜。慧曰恁么则踢碎西河师子窟。裂破汾阳万古秋去也。和尚曰莫易开终始口好。又一日慧与端居泰兄岳樵崇兄入室。和尚以杖画十字。慧曰好不识羞。和尚复画卍字。慧乃行。和尚便打一棒。制终辞回省师。和尚送以偈曰龙门一曲别宫商。三峡流泉韵自长。分付还乡须保爱。肚皮篾束白云冈。因更字野竹乙未秋。和尚遣开石意监院复淮国公书。因闻和尚有庆阳王要住龙门命又有仁和侯要住开圣命。因束装与开兄往长松遇和尚着笠曳杖赴龙门请慧随行。一日忽与弟兄失欢。又辞归。丙申再见和尚。于荆南开圣丁卯再见和尚于长松闰五月朔和尚撰曹溪正脉记一轴。曰相逢一笑见平生。眼去眉来意尽呈。圣箭室中拓赠女儿孙。四海可横行。密召入室属曰女之见谛颇好。只是学不逮耳。山僧欲留女身边。然乱离未已。恐不能保长居。女将去住山。不可疾走出人前。慧力辞不获。遂礼拜作偈六章辞行。时友人欲礼鸡足便相约入滇。不期此中王公当事。众护法推慧出来致有开堂之事五六年来缠绵八刹之命。然慧无学又兼离师太早。一回忖之一回惭恧众兄欲闻慧行脚只得将从前之事告之。至于多少败阙不能尽说。如诸兄再问。慧受用一句。慧只得也道个上来所供并是诣实。
    嵩山野竹禅师语录卷十四(终)
     (康熙八年夏重刻
    嵩山语录一部计一十四卷
     板臧浙江嘉兴府楞严寺
     经坊)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