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中奸计怀玉被困 攻山口九环落荒-正文-小五虎演义-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三回 中奸计怀玉被困 攻山口九环落荒
玉面虎杨怀玉—看,四周是一圈战车,一辆连着一辆,正好将自己围到圈内。他不由长叹一声:“我命休矣!”
    这是单云龙摆下的铁车阵,出四十八辆战车组成,首尾相接,围成了圆形。每节车厢高、宽一丈五尺,四四方方,有盖、有帮、有底,用木头做成,外表全包着铁皮,钉着菊花钉。车内乘人,每节车厢能坐二十多个军卒。车帮上有小窗户,车厢内堆满了弓、箭。当把敌将诱在其中,便紧闭大门。不明就理者,休想将它打开。只要把你圈住,任杀任拿,那是由人摆布。要拿时,派人活擒;要杀时,只要把战车的窗口打开,车内的军卒就会将你乱箭射死。可以说,陷身于铁车阵,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杨怀玉陷入铁车阵内,就见车内的军卒将窗口打开,一个个纫扣搭弦,把怀玉当成了众矢之的。
    怀玉提刀勒马,四下踅模,想找个缺口冲出阵外。可是,他踅模了半天,也来踅摸到破绽。心想,我己身陷囹圄,除非肋生双翅了。想到此处,不由身上泌出了冷汗。
    此时,大太子单云龙将马一带,冲阵内喊话;“姓杨的,你失算了,误入了我的铁车阵。本来,凭我这把宝鞭,就能结果你的性命;不过,我不能那样便宜你!我要拿你作人质,换取穆桂英的降书。三军们!”
    “在!”
    “把他好好看住!”说罢,这小子又踅马出了山口。
    再说前敌。穆桂英和众战将见杨怀玉只身进了山口,正在窃窃议论,忽然,见单云龙带领队伍来到前敌:“穆元帅,你孙儿杨怀玉回不来了!”
    “啊?!”穆元帅一听,知道事情不妙,不出心头一楞。
    大元帅这么—楞,单云龙却发出—阵狞笑:“哈哈哈哈!穆元帅,明人不做暗事,告诉你,杨怀玉己被我困进铁车阵。别看你当年马踏过天门大阵,我这铁车阵嘛,你末见得明白。穆元帅,你杨家将世代忠良,堪受世人所敬仰;只可惜错保了昏君。他们在宫中寻欢作乐,你杨家将却血染了疆场。连老太君也不能安度晚年。到头来,你落下的不是今日被抄全家,就是明日被绑法场。难道还不寒心?常言
    说,‘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行’。穆元帅,依我之见,不如统领将士,归降我联军。等征服大宋之后,我保你厚禄高官!”
    “住口!忠臣不怕死,怕死非忠臣。人生在世,理应为国出力报效。你西夏鄯善本也是炎黄子孙,不安分守己,却自立为王,大兴不义之师,让无辜黎民互相残杀。你如此妄为,难道不怕落得千载骂名?”
    “啊呀呀,好一张利嘴!别的咱先不讲,只说眼前之事。杨怀玉是十全的英雄,看在你的份上,我没将他整死。今日,我给你七天期限,让你思索思索。如果你想保住他的性命,那就写降书,递顺表,代昏君投降归顺;若逾期不办,你就带棺材前来领尸。众三军!”
    “有!”
    “回!”单云龙一声令下,领兵返回山口。
    穆元帅见敌将走去,也传令回营。他们来到帅帐,一个个默不作声。穆元帅对老太君说:“老祖母,您有何高见?”
    “无妨。他不给咱七天的期限吗?在此期间,定会想出良策。桂英,难道说铁车阵,比当年的天门阵还难以对付?”
    “那时,咱有天门阵图,明白恶阵底细;如今,咱不知阵内机关,无法用兵。”
    “桂英,依老身之见,先让众位战将出出主意,想想办法,咱再共同商议对敌之策。”
    “嗯!俗话说,‘众志成城’。请众将官献计献策。”
    帅帐内正在说话,就听连营后边传来了人喊马嘶之声。大家正在发楞,忽然蓝旗进帐禀报:“报元帅,连营后边来了一哨人马,打着大王国的旗号,中间簇拥者一员女将,白报名姓,说她是大王国的公主孟九环,点名要杨将军怀玉出阵。如若不然,她说要踏平宋营!”
    “再探!”
    “是!”蓝旗官转身跑出帐外。
    陈内的众将官听了探马禀报,议论纷纷:“怀玉己被困在铁车阵内,这该怎么办呢?”
    穆挂英也在发愁,心里话:一个单云龙咱们都对付不了。又杀出个孟九环!这真是祸不单行呀,眼前这仗该如何来打?
    老太君本是久经世故之人,她见众人面带愁容,忙说:“桂英,你愁什么?这不是来了吗!”
    “谁来了?”
    “救怀玉的人来了。”
    “老祖母,您没听人家说要马踏宋营吗,还能替咱救杨怀玉?”
    “嗳!她那是气话。孟公主讲义气,重情谊,已倾心于杨怀玉。她若得知怀玉被困,准保比咱们还要着急。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定会舍命相救!”
    “那——,我该怎样跟她言讲?”
    “此事不难。桂英,你附耳上来!”穆控英凑到太君跟前,听她嘀咕了一番,但仍放心不下:“老祖母,这能行吗?”
    “行!你只管放心前去。”
    “好!”穆元帅打定主意,出辕门,上坐骑,带领众将官,由后营门走了出去。
    穆挂英出了营门,刚一抬头,果然看见了孟九环:只见她气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坐在马上,呼吁直喘粗气。
    公主见宋营里出来不少战格,她举目一瞧,有的见过,有的没见过。再仔细一瞅,交然看见孟通江了。她目光象利剑一样,盯在孟通江脸上,把孟通江吓得赶紧低下了脑袋,不敢往前再走。
    此时,宋营将官停下了脚步。只有一匹战马,冲九环走来。这个人刚到近前,孟公主就喝喊了一声:“你是何人?”
    “我乃征西大帅,官拜浑天侯,名叫穆桂英!”
    “噢!你就是穆元帅?”公实怒气不减,冲穆桂英瞪了一眼,“我来问你,杨怀玉现在哪里?”
    “公主休要动怒,容本帅慢慢道来!”
    “嗯,你要实话实说!”
    “好!公主啊,本帅带人马前来征西,一路上势如破竹,不多几日,便来在盘山口前。这地方有西夏和鄯善兵把守,不易攻下。最历害的是那鄯善国大太子单云龙,他背后有宝鞭,山内又布铁车阵。为此,我大军到此,打了败丈。公主你也明白,我家怀玉乃是久经沙场的英雄!我军难以顺利西进,万般无奈,本帅才派孟通江到贵国去搬救兵。他们回营之后,说路上杀死一位将军。为此,我十分恼怒。他们也自知理亏,深感对不起公主。公主啊,搬怀玉回营,实乃一时权宜之计。等战败单云龙,定然让他再去贵国。”
    孟九环一听;“嗯!”这口气呀,才消了点儿,脸儿呢?也舒展开了。她把绣绒大刀拉在得胜钩上,说道:“如此说来,我有些冒昧了。元帅,方才我出言不逊,请你担待。”
    “公主不必客气。来,有话到营内再叙!”
    “回是回来了,可是——”
    “可是什么?”
    “公主,你既然问出口来,我不得不讲了,是这么回事,,,”接着,穆桂英就把详情述说了一番。
    孟九环得知怀玉被困铁车阵,其犹如钢刀剜心,凄楚难按。她略思片刻,冲穆元帅说道:“杨将军被困,性命危在旦夕,待我前去营救!”她转脸对军卒喊话:“众三军,跟我绕道前敌!”
    穆元帅见孟公主要走,忙说:“公主,先进营歇息歇息再去!”
    “时间紧迫,岂容咱歇息!”说话间,把刀一摘,带领人马,从后营门绕奔前敌。
    公主带兵之后,穆元帅传下将令;“众将官,随本帅到前营门观阵!”话音一落,这帮人也奔到前营门。
    再看孟九环。她策马来到盘山口,高声断喝;“呔!守山的军卒,快往里传禀单云龙,就说大王国的公主孟九环到!”
    军卒一听,糊涂了:“哎,兄弟哥,怎么大王国来打咱们鄯善国了?”
    “谁知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快,报信去!”
    小军卒进去报信,时间不长,单云龙就出来了。他来到前敌,将马一带,急忙间话:“什么人?”
    “大王国公主孟九环!”
    “嗯!孟公主,你到此有何贵干?”
    孟九环一听:“单太子,你何必明知故问?你把我国驸马困到山中,本公主焉能不救?”
    “住嘴!你这个水性杨花的丫头,还厚着脸皮前来救人,真羞煞人也!”
    公主说:“我已将终身许配给杨怀玉,今日就是为搭救他而来!单云龙,看刀!”话音一落,劈头就是一刀。单云龙不敢怠慢,急忙往外招架。就这样,二马盘旋,战在一处。
    孟公主曾受过高人指点,她这口刀可真叫厉害。在两军阵前,前三刀、后三刀、左三刀、右三刀,刀刀不离单云龙的后脑勺。尚若一眼照看不到,单云龙脑袋就会跌落马下。
    大太子一看,啊呀,真厉害呀!嗯,我还得如此这般。
    他打定主意,趁二马错镫之际,把手中的三股托天叉交到左手,往背后一伸右手,抽出定玄宝鞭,把链套就套在了手腕子上。
    孟九环踅过马头,正要进招,就听单云龙高减:“姓孟助,着鞭!”话音未落,哧!将宝鞭就甩了出去。
    孟公主救怀玉心切,根本没加这份小心。她听到单云龙的喊声,带马一看:“啊?!”只见有把鞭朝自己飞来。公主不明就理,不敢封、躲,只好踅过马头,将身子闪在—旁。但是,她闪得慢了点儿,这把鞭来得猛了点,正好打在了孟公主的右肩膀头上,只打得她甲叶翻飞,嗓子冒火,两眼直冒金花。公主挨了一鞭,觉得心里一阵难受,不敢再战,慌忙抓住马的铁过梁,趴在马脖子上,冲正南败去。
    单云龙一看,狂声大笑:“哈哈哈哈!小小的孟九环,也敢来上阵,真乃好笑也!”他刚说到这里,转念又想,哎,她败下阵去,能不能死去?如若不死,岂不是放虎归山?想到这儿,忙大声喝喊;“猩猩逻海听令!”
    书中暗表:单云龙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叫猩猩逻海,一个叫猩猩逻山。他叫过猩猩逻海,忙传将令:“命你前去追赶孟九环,她跑到哪里,你就追到哪里,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的脑袋拿来。到那时,将它扔到铁车阵内,叫杨怀玉也痛快痛快。哈哈哈哈,快去!”
    猩猩逻海一听:“末将遵命!”达小子背起宝剑,两腿—磕飞虎檐,二脚一踹绷镫绳,策战马就尾追而去。
    穆桂英和众位战将在前营门观敌隙阵,见孟公主败下疆场,大家十分着急。忙回帅帐,商议军情。这且不表。
    再说公主孟九环。她来前敌之对,心中就憋着一口气,到在两军阵前挨了一鞭,又憋了一口气。这两口气憋在心中,她能受得了吗?所以,她趴在马上,只有打马、冲马发火了。她这一打马不要紧,那马是四蹄生风,飞一般向前奔跑。
    孟公主也不知跑出有多远。只见进了一道山沟。孟公主抬头一看,两旁山岭林立,前边树木丛生,她不觉心头有些发疹。又往前走了不大工夫,忽然觉得眼前发黑,心里发毛。孟公主情知不妙,刚勒住战马,脑袋嗡了一声,便失去了知觉。只见她双目紧闭,大刀出手,咕咚一声,栽到马下。她这匹马见主人落地,忙扬起前蹄,围着公主来回直转。
    这阵儿,大将猩猩逻海追了上来。他跑着跑着,勒马一瞧,哟!孟九环仰面朝天,紧闭双眼,躺在了路上。猩猩逻海忙甩镫下马,将马拴好,把宝剑一提,来到公主跟前,用手一摸公主的身孔:哟,没死!不省人世了。好,待我刎下她的脑袋。这小子又仔细一看,哟,孟公主原来如此美貌啊!他朝四外瞧了瞧,见一个人也没有,心里合计,嗨!真乃天赐良机,我何不找个便宜?反正大太子也说了,叫我把她的脑袋拿回!嗯,那我可就要如此这般了……这小子想到这儿,把宝剑往后一背,要行无理。
    就在这个时候,忽听身后有人喊话:“住手!青天白日之下,你想要做甚?”
    猩猩逻海猛回头一瞧:“啊?!”从旁边小山坡上走来一个樵夫。这樵夫:二十来岁,白脸膛,小脸蛋白里透粉,粉里透红,头上没戴帽子,高挽牛心发纂,鼻如悬胆,目似朗星,监上衣,青裤子,口袜皂鞋,腰别斧头,肩挑柴担。这担山柴,比一般樵夫挑的多十倍。走起路来,却跟没挑东西一样。
    这樵夫来到猩猩逻海近前,把柴担放下,大声喝喊:
    “这一女子坠落马下,本该将她救起。可你,嘻皮笑脸,动手动脚,想要干什么?”
    “哈哈!好你个臭打柴的,竟敢教训与我?你若多管闲事,我就要你的狗命!”霎时间,就把宝剑抽了出来。
    樵夫一看:“怎么?还想跟我招呼招呼?好,你等等!”说着话,往柴捆里一伸手,刷!抽出一把扫云鞭。这樵夫往上就闯,要鞭打猩猩逻海!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