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师东主美婢学填词 闹西湖灵妃伤破室-正文-海上尘天影(断肠碑)-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五十九回 师东主美婢学填词 闹西湖灵妃伤破室
    却说佩镶挈同巧儿回到申江,径进绮香园拜见韵兰。已十一月二十九,见韵兰面容已憔悴了许多,垢面蓬头,泪痕清溢。
    秀兰、凌霄、莲因也在那里,佩镶略叫了一声。姑娘已念秋鹤同事已久,也不觉伤心。龙吉、巧儿代为收拾行李,送上杭州。
    所送之礼韵兰略看一看命撂在那里,因叹道:“我等几许人仅剩这里几个了,明年秀姑娘嫁后,莲姐姐倘朝贞去了,只剩下妹妹一个。”说着,不觉欷?[,莲因道:“好景无常,在世本无可恋,请不必忧伤。”凌霄方欲开言,忽燕卿来了,佩镶接见燕卿,看了一看笑道:“远客初归风尘辛苦,何事楚囚对泣?”
    因历问杭州之事,秀兰不妨意思姗姗避去,燕卿又向韵兰道:“采莲船陈设,均已妥当。请去看看。”韵兰点头。佩镶因初归,回到萱花圃内。月红方听得佩镶回来走来相晤,中途接着叫一声姐姐,佩镶欢喜,握着月红的手,且行且问。月红道:“韵姐姐知道秋鹤死了,哭了两天,幸亏众人再三相劝,今番姐姐回来,须好好劝他。”佩镶笑道:“你为何不劝?”月红道:“我虽劝也不理,现下在招魂设位放采莲船。承元少爷也在这里,要请韵姐姐把秋鹤的棺木取回。韵姐姐说珊姐姐信中,并没说秦成已死,要将等半年再作计较。初三日本请众僧在采莲船做道场,因知秋鹤不信僧道;故请新闸教堂行追思礼。”说着,已进了萱堂圃,任金和听得佩镶回沪从女塾回来,叫声妹妹,佩镶因问塾中书务,金和道:“这几天妹妹去了,燕卿姑娘管着,今年十六便要解馆了,初十去考书。”佩镶固命将行李打开,同巧儿去安置放好了,再到塾中去。原来金和派在塾中管理衣服及买办菜肴事宜。佩镶虽住萱花圃,金和每月回来,不过一二夜。故名虽夫妇,却相敬如宾。今番归自西湖,因月红陪伴韵兰,归住采莲船故又居留住宿。是晚,佩镶到采莲船见位中供着秋鹤木主,结着白蓝两色绫彩,秋鹤的公子承元年十五岁,清秀异常,满身衰经。韵兰方细问杭州之事,并商议送承元回里,另觅妥当家人,西去迎访秦成。佩镶摇头道:“此事恐不妥当,茫茫尘海何处相逢,不如且缓再作计较。”韵兰道:“介侯已同顾家的仆人杨泰寻去了。”佩镶道:“恐怕白走一遭儿,须去着实料理。”佩镶点头。见别无别事,遂辞别回去。韵兰同承元月红在采莲船伴灵,共伴到了五七,直到明年正月初,方送承元回去。是年解馆过年,虽不异往年而心事万千。却是毫无兴致,连新年也不去拜贺。只秀兰、莲因、燕卿、凌霄、月红彼此往来而已。光阴荏苒,已届元宵,韵兰在祠中祭过花神之后,命在延秋榭张灯,略略应个时景。此时延秋榭为凌霄所居,秀兰仍住寒碧庄,燕卿仍住桃花榭,月红与佩镶住寒花圃。张灯之夕,韵兰排设两席于延秋榭。燕卿、佩镶、月红、秀兰为一席,凌霄、莲因、月成、韵兰为一席,命侍红为监酒。数杯之后,意兴阑姗,莲因知韵兰心绪不欢,命龙吉等燃放流星花炮。月红挈着佩镶的手出至廊下仰着头说:“这个是什么?”佩镶也不敢多说,但道:“你看是什么?”燕卿道:“柳条月。”韵兰左右一看,寥寥数人勉强出来。看了一回,便到采莲船去,对着秋鹤灵位挥泪。席上皆不喜欢。凌霄也觉得无趣,同莲因强拉韵兰过来终席便命撤去。韵兰万分难过,回到春影楼睡了。各人也即散归。延秋榭自有人收拾打扫,一宿不表。
    次日秀兰得朱叔献京信,说麦亨现颇得时,军机处已拟定旨意,放海关司。不日当有明文,绮香园须着实留意,固麦子嘉近在慕府,彼受绮香园之侮,须格外留心。秀兰得信来告韵兰,议论一番而别。二十日为女塾开馆,以关差之期,循例请绅董太太夫人到园开筵启塾不表。
    不一日果然麦亨请训到任,子嘉总管杂务,信任不疑。遂弄起权来,想当年绮香园曾受陈秀兰之侮,此时若不报复,更待何时。又念女学亦若辈所开,逞图家旧党用事之时,可即从此人手。因示意绅董说图家功令,凡培植学术恐教法纷歧,尚由地方管监督。此处学塾体制不宜,应当裁撤。绅董赵沈等向韵兰说了,韵兰殊不为然,谓此塾系自筹款项,并不经官当道,何得干预。遂转去请兰生、紫贻、黾士、晋康到园商酌,适值晋康之父仁园封公,为感冒所拢犯此吐血之症,不克前来。遂命其弟凤标孝廉到园共议,公禀上宪,麦亨知这个义塾,系阳前任力助赞成。阳今出去使外邦,势力颇盛,不能妄与为难,何如子嘉浸润多方,说得绮香有藏垢纳污之地,苏韵兰为导经酿祸之魁,遂心中摇动,饬上前往察访,如果属实,再作商量。
    岂知访查之后,馆中并无劣迹。迨兰生等前来与县中相见。百般开导,县中亦许张罗,凡此时秀兰已不敢出首了。凤标亦颇有侠肠,极口辨析。子嘉恐致决裂,且作姑容。见韵兰物议纷纷,欲将该塾停闭,众人皆说不可,月红道:“趁此时尚未开馆,不如意作罢休。”兰生、黾士、凤标竭力阻止,当日散后,韵兰于晚间复聚,以停止为不然。莲因等一班在幽贞馆公议,韵兰意动,仍旧开馆。凌霄也搬住女学中。余玉成总理大成,凌霄、佩镶副之。命格外留心,仍请黄姑娘及何谷二先生为教习。佩镶公顾之暇,依着韵兰学填词之法,韵兰亦有时教导,以慰寂聊。
    这日是二月花朝,得杭州信说文玉病重,遂找佩镶来议覆一信。午睡之后,天气困人。独往花月圃看佩镶,见坐在窗下,伏案敏想。韵兰笑道:“又在此用功了。”说着只见案上有鹧鸪天,佩镶道:“上回姑娘教我填词,我填不上来,改了三次,这会子好了,究竟像不像,请姑娘看看。”韵兰笑道:“你写出来。”佩镶方才做丁鹧鸪天,韵兰细细一看,中有“落日寒鸦暮点愁”一句,因笑道:“你这样做是诗句,并非是词句。词句须纤而练,丽而峭,便是豪横之作也另有一种景像,且又与曲文不同,如此‘无可奈何落花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定非香奁诗,‘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定非草堂词。”
    佩镶笑道:“究竟从何处入手呢?”韵兰道词:“有三法、章法、句法、字法,凡写迷离之况,只须述景,如‘小窗斜日到芭蕉,半床斜月疏钟后’,不说愁自然愁绝。倘言境则‘咸阳古道,汴水长流,’言事则赤壁周郎、江州司马皆有倜傥。写景致有一种,如‘晓风残月草平沙’;言情则‘红雨飞愁,黄花比瘦。’总之旨取温柔,意归忠爱,有了意思,神与古化方可下笔。”
    佩镶道:“那一家最好呢?”韵兰道:“随各人性所喜而取,各家之同贯通之,李氏、晏氏父老、耆卿、野美、成少游、易安正宗也,上也,温韦艳而促黄,九精而刻,长公丽而壮,幼安辨而寄,变体也次也,大约不过婉约豪放二体。秦少游多婉约,苏子瞻多豪放,律中又有宫调方可付之歌唱。”佩镶道:“如何是宫调呢?”韵兰道:“黄钟宫、仙吕宫、无射宫、中吕宫、仙宫、正宫;调指高平调、大石调、小石调、正平调。”说着,只见透兰进来揭帘笑道:“还有二簧调,山西调、九腔、十八调。”韵兰连忙让座笑道:“你也教他做词,他又来闹我了。你来了最好,你同他去闹罢。”说毕去取了烟袋吸水烟,秀兰道:“到底讲什么?”佩镶笑道:“说词律当中的宫调呢。”秀兰说:“唐朝的填词,一日宫调,词有同名,而所入之宫调有异,如北剧黄钟仙水子与双调水仙子不同,南剧越调过曲。小排红与正宫过曲,小桃红不同,虽然曲中的法律,就是调中的法律;二曰衬字文义不联,用两两个字衬托。现在不行了;三曰体制唐人长短句,都是小令。后来分为中调长调,但小令内也有长调,或加个犯字,或加一个近字,或加一慢字,以为分别。如南北名剧名犯名赚名破之类,又有名数少同宫调不同名字,因此不同的,如玉楼春与木兰花一样。倘用木兰花的工尺歌唱,便入大石调了。又有名异字数,多少同的,如蝶恋一名凤栖梧,鹊桥枝、念奴娇,一名百字令之类,正在长谈,韵兰去看种兰去了。忽纫芳来将秀兰请去,说月红姑娘请。秀兰起身向佩镶道:“明日你来,我细细教你。”说毕遂去。佩镶笑道:“太好了。”方到幽贞馆来,只见韵兰手中持着一封信进来呈交,说杭州要信,明日原局等回信呢。韵兰接着见信左烧焦一角,知有紧要,心中鹿撞不止。将信拆开一看,却是文玉于十九日难产而亡,小儿死在腹中,二十六日大殓。韵兰这么一气,真是七窍郎当,四肢委顿,立命伴馨走讣,莲因、玉成、凌霄、秀兰、燕卿、佩镶、月红共到幽贞馆议事。见韵兰泪痕满面,大家无不感伤,说我们青年姊姊,一个一个的凋零,这事从何说起。韵兰欲请二十四位僧尼,在花神祠招魂设祭超度三日。并将倚虹、碧霄、姗山、柔仙、喜珍、素秋、双琼、素云、幼青、俊官一同配祭。另设一堂以祭秋鹤、冶秋、小香、倚玉三人,请莲因、玉成襄办一切。此时正月已尽,追悼完大家无所事务,或相聚看牌或论诗联句。虽心中不甚自在,不得不强作达观,莲因在漱药?Q一味修持。常劝韵兰看破世情,说妹妹今年已是二十余岁的人了,即活百年,也不过三万六千日中,幼时三万六千日中也不用说了,稍有知识便须读书学绣缠足种种,受人管束,到了成人之后嫁了人即须当家井臼烦劳,米盐(王肖)屑,若生有子女,则抚养保抱,更觉事事搅心,有了年纪又是夕阳在山了。你想人生在世仅有几许光阴,而病疾之相缠、学问之刻责、悲欢离合之纷扰能有几许可以趁心的时候,若修道的人,即使死了后来亨天堂永远快乐,看破世人虚花,果然向道诚心便有把握。临死的时候,便安乐了。韵兰只管点头,叹道:“湘丫头在园时何尝不是这样劝我,但念天生我在世上不做成一件有益世人之事未免虚生。今仅开一个女学堂是人言藉藉,你今日只番公议,我想透了倒是心平气和,此后当随遇而安,我做我的事我尽我的心,这便是修道入手的第一层工夫。”
    莲因道:“本来如此,但还有一层,既己为人,更当为己收敛心志,刻苦修持参透三尸坎离交济也是不可少的。每晚你到我那边来,我来交给你吐故纳新之法,并尝历苦鞭苦带的滋味,日久自然有效了。”韵兰唯唯,自此韵兰每晚与莲因谈起道来,不止数日,心志坚牢。颇觉津津有味,韵兰本是绝等聪明,且夙根甚厚,一经温习,渐有把持,日间或与众姊妹消闲,或稽查塾中功课,晚间到漱药?Q与莲因参道,必到十二钟后回来。
    瞬届花朝照例祭祀,此时姊妹甚少,兰生因丁忧,知三出门,黾士在杭,只紫贻,凤标,晋康前来行礼,兴教均不甚高。二月十四接到杭州讣帖,文玉定二十八日五七领帖。丧事过后,再谈秀兰姻事。韵兰欲亲往一吊,并与伯琴商议聘嫁秀兰,因与佩镶、莲因商议,莲因道:“妹妹去了,幽贞馆无人,虽有上夜男人,究属不可大意,可将庄折契卷细软珍玩暂寄玉成妹处,回来后再向取回,好在凌霄妹子,也在该处,采莲船已撤灵了,即叫凌霄妹子,在女塾幽贞两处往来看管。”韵兰道:“我此去多则一月,少则半月,即当回来,何必箱笼扛抬费事。”
    莲因道:“事有难料,宁可小心些,现今园中人少,学堂那里毕竟人多,还是寄去的好。”韵兰方才允肯。一宿不表。
    次日正逢礼拜塾中无事,莲因邀了韵兰检点箱奁寄去。折契铁箱两只,皮箱十四只,书画箱四只,珍玩箱两只,莲因格外收拾莲被帐毯垫门帘,拣上等的也打了油布包好送去,惟平常所用仍放幽贞馆内。春影楼十七日各姊妹为韵兰饯行。十八日带了伴馨、侍红、龙吉到杭州去了。华鬟小筑惟玉润、霁月同几个小丫头老妈子居住,外边更夫厮役四五人,看守。佩镶、月红仍住萱花圃。却说韵兰在吴淞江戴生昌码头登船,径赴杭州。途中轮船机器坏了,修理一日。二十一日早始到码头,在家走时已先达电报至杭,说苏姑娘十八日午后起行。故伯琴、仲蔚、黾士于二十日便到码头迎接。黾士的夫人孙氏、仲蔚的夫人顾氏,也一同前来。却未见韵兰到埠,因又电询上海。答言实已前来,佩镶便觉惊疑不定。至二十一日早上韵兰到码头,却无迎接之人,因命龙吉先行通报。中途遇见黾士,备细告诉了。黾士立刻同回给信,仲蔚方欲遣顾夫人往迎韵兰,已雇舆到了,因皆聚集别墅。客堂迎接,韵兰见顾夫人短短身材,彬彬礼貌,既而孙夫人也到了,彼此见礼。伯琴、仲蔚、黾士皆见惯的,亦来坐谈寒暄。一面安置房间,命人收拾行李。伯琴道:“多时不到申江,却出了许多事务。秋鹤这人遭遇横祸,可见天下之事难以逆料呢?”韵兰叹道:“不可料的事正多,即是文玉妹子,以为极为收场,那里料到。。”如此说着眼圈儿红了,仲蔚也不觉泪下,黾士道:“姗宝如此惨死,谁也料不到。”说着,侍红、伴馨、龙吉已将行李押送过来,命人安放房内。见了伯琴,顾夫人等请了安,又回韵兰道:“程仪礼物统已交给舍姐,姊姊请姑娘示下。”韵兰道:“你照单上分送是了。”说着金姐、秋香来见了礼。仲蔚笑道:“还要姑娘来费钞。”韵兰道:“区区土仪,不足挂齿。”顾夫人道,“风尘辛苦,我们同到里头请姑娘静静罢。”韵兰蹙然道:“到文妹妹停灵地方去看看如何?”孙夫人道:“已安葬了,在孤山之东,回来游西湖同姑娘去。”韵兰道:“灵座设在那里,待我去看看。”
    顾夫人遂与孙夫人、韵兰到后堂客厢房灵位前,只见挂着许多挽联,白幕垂座上供着长命灯。也不暇细看,那眼泪已如雨珠。
    遂跪下叩四个头,却并无人还拜。但顾夫人还福一福,拜毕,侍红、伴馨也向上叩头。顾夫人便请韵兰到上房,此时分送各人之礼,龙吉已随着金姐分送清楚。孙顾二夫人听得金姐说明收到几种礼物,因向韵兰谢了。时已及午,即命预备便饭。晚间为姑娘洗尘,少顷送来四盆六肴便饭,向来伯琴、仲蔚、黾士在绮香园时,本与韵兰同席飞觞,此次男女士宾,却不能援照曩例。故三人自在书居用饭,韵兰却与孙顾两夫人同桌吃罢漱洗,收去残席,并坐谈心。顾孙两夫人道:“姑娘园里景致极佳,久欲前来瞻仰,奈为俗事所拘未遂心愿。”韵兰道:“小小地方,虽略有山水亭台之胜,然不足以供瞻观。现今春信方酣,花鸟略堪玩赏,俟丧吊毕后同二位赴申作十日游何如?”
    顾夫人道:“此地以西湖著名,今去开吊之期尚有七八日,当同姑娘去略见一斑。”韵兰点首孙夫人道:“姑娘园中有一位姑姑,法名莲因的前数年曾在海印庵住持却见过两次,品貌才学却是西湖上数一数二的,此番何不同来?”韵兰道:“他现今一意修行,也想不到再来此地。”顾夫人道:“还有一位姓白的姑娘,我家老爷说收场当不甚好。”韵兰叹道:“不容说起,说着令人烦恼。”三人正在谈心,只见金姐进来向顾夫人禀说,苏姑娘房间已收拾了,请奶奶同去看看。顾夫人遂请韵兰等起身到西首一间,见帘幔床帐一色新鲜器用无不备全,韵兰带来的锦被却铺在上面,旁边另有外房,外房外隔一小间为两婢居祝原来顾夫人与仲蔚本极敦和,因己无所生,请仲蔚另娶文玉,又恐同处别有意见,故令在别墅居之。今文玉夭亡,仲蔚悲惨,故顾人来此暂管一切,俟丧务完毕,再返旧居。韵兰所住之上房系七开间一进。文玉之房在极东首,两间现正空着,顾夫人之房在极西首两间。顾夫人房之对面北首另有上房一进,韵兰卧房,却与顾夫人相对。仅隔着一小小庭心,韵兰见了卧房,虽不及春影楼,然轩敞宽宏,净几明窗,尚能适意。
    孙夫人别去,韵兰遂住其中,因问仲蔚,说起先一日接不到曾传电询问,故是晚灯下详写一信,以释佩镶之疑。到了二十一日早起梳洗,孙夫人已请仲蔚在西湖预备一舟,已与韵兰梳洗去游玩了,孙夫人来各用早点,带着大丫头海春、爱珠乘舆先赴昭庆寺坐定,忽肩舆一乘如飞而至,抬至庭心,一位姑娘素服出轿,视之乃伯琴堂妹雪贞也。韵兰等见了大喜,上前问好,知己姊妹久别相见,格外激动。原来雪贞在诸家守寡已届四年,今因文玉之丧故从金陵而至。方到家内知韵兰也来住在别墅,遂带着丫头抱琴坐轿出涌金门。既到别墅知韵兰等已动身到昭庆寺去了,雪贞又急急雇着舆夫赶到昭庆寺来,方得相遇。和尚送上茶点,雪贞乃长篇大段的讲说家事。真有一回涕泪一回频申之慨,幸孙顾二夫人将长谈岔住,方在各处略略随喜,在断桥登舟至平湖秋月,已是午正,舟中已预备中饭,吃毕到孤山见梅花已开,遍地琼瑶,游毕登舟到圣因寺,已是夕阳搁岭,顾夫人预备作三日之游,故被铺无不预备。是夜移舟至湖心亭停泊,恨无月色不能畅怀,次早起身开船梳洗毕后,已过西冷桥,早膳完了,登岸。乘舆绕枫林寺,谒岳王坟回至湖山,游曲皖河,顾夫人道:“苏姑娘若要游林云韬光,恐怕为时匆促,苏堤恐不能畅游也。”雪贞道:“若要畅游西湖,一个月也恐不能游到。”韵兰道:“我们是游了韬光,其余等开吊之后,再来未迟。”雪贞道:“你伸后脚,难为地主人了。”韵兰笑道:“你也是此处地主,只回费了令兄令嫂,后来扰你如何。”说后众人皆笑了。当时顾夫人命备舆,自云林罗汉堂而西,路深径曲,夹道松篁。行数里,抵庵中,上有石庵方丈,正对钱塘江人家,方欲往游金莲池,忽方丈了惟前来迎接,引至法安堂内禅房坐定。合中请安,请教韵兰姓氏。原来了惟自荐医之后伯琴即代为住持,联绅士之名向当道保举,得为韬光方丈,兼主云林寺。
    此时见了顾夫人,岂有不竭力奉承之理,因道:“二少太太到底死了,可惨之极。”顾夫人道:“只是天命,人力不可挽回的。”
    雪贞笑道:“我们此刻要扰你香积厨了。”了惟道:“请姑奶奶放心,老衲已命人安排去了。此时尚早,请各位去随喜随喜。”
    雪贞道:“好。”便随着了惟到各处闲游。了惟一一指引,到了晚上,在讲堂之偏备了素斋,请韵兰等晚膳。此地本来屏除荤酒家,志也不在饮。用过晚膳,了惟已另洁内房一所,恭请安居。到得内房,然后别出。众人见净几明窗,衾被清洁,因此地常有游人眷属在此歇宿,故预备各物周到异常。是夜韵兰、顾夫人、雪贞等联榻谈心,不能成寐,推枕复起,开窗一望,夜色沉沉,隐隐有江声入耳。雪贞道:“今夕若有月色,则此景是自不凡。”顾夫人道:“北风太冷,莫痴望了。”韵兰道:“前二三年雪姑娘在我们园中时兴致最好,动不动吟诗联句,这会子兴致大减!可见多一时阅历即多一事。”说着但听音乐之声,侍红指着东北角中空道:“姑娘你看一人驾着祥云来了。”
    韵兰一看,果然如一个女人装束,金光护体,驾了祥云,须眉毕现,自远而来,瞬息已近到了门前,却即停止。但听开言道:“灵犯小仙参见。”伴馨眼快一望,却是碧霄。顾夫人却不认识。雪贞道:“碧姊姊快来。”韵兰喜极不住的招手,请他步下云头。碧霄道:“我今日奉太君之命,往度桂花仙,特来一会,也不便长谈,我们要好一场,寄语灵妃,善自坚持莫忘本性。
    世事浮云,过眼名利皆虚,近日之受侮倾家即为试心之药,勿介怀也。”言毕冉冉升空向西南方而去。家人无不惊异,闭窗复枕被长谈,议论此事,雪贞道:“他叫灵妃,不知谁是灵犯?”
    韵兰明知为己,因道:“他说去拯桂花仙,不知谁是桂花仙子?”
    顾夫人道:“这位仙姑到也体面,苏姑娘等如何认识?”雪贞遂历告碧霄来历。顾夫人道:“阿呀!原来他也是个姊妹,为何做了仙人呢?”雪贞道:“他的道行深呢,他先前到园的时候一条池子也飞过了。”顾夫人道:“他后来说几句殊为不详,恐也是警告的意思。”韵兰叹道:“随遇而安,也不管是福是祸。”
    说着,但听窗外渐渐沥沥,忽然下雨起来。侍红道:“今后好了,明日不能动身,这怎什么。”韵兰笑道:“索性多住一天,但文妹妹吊期该怎办?”顾夫人笑道:“住在和尚庵中一天不够,再住一天,倒也笑话。”说着,忽闻远嶂鸡鸣。雪贞道:“不好了,快些睡罢,我们明日早些起身,还要游一游别处呢。”
    于是大家安睡。韵兰初时转辗不睡,不一会倒睡去了。红日已升,方由伴馨叫起。顾夫人、雪贞梳洗已毕,笑道:“这等贪眠,我们打算撤了姑娘先回,待和尚留着去。”只见了惟进来请安。雪贞笑道:“如何?和尚来留你了。”了惟笑道:“太太姑娘这么起早。”顾夫人、雪贞、侍红等皆吃吃暗笑。此时了惟指挥香伙,送进早点。众人用毕,伴馨笑道:“幸亏天晴了,若此时尚不停,真个不能走子。”顾夫人立起,命打轿动身。
    了惟也不便强留。遂各坐轿起身,共到船中。并不绕道苏堤,却一径出行春桥。韵兰欲在三潭印月一游,乃命舟子绕向北边。
    即在船中午膳既到,却于石桂三外有埂堤,名放生池。上构一亭,有御书匾额,韵兰等登岸,略游一遍觉澄心濯魄,眼界一空。韵兰欲就近至海印庵一访莲因旧锡,遂下船渡至清波门,命舟子问路领往曲折至庵。见三进五间园位于茂林深树中,入内有老尼应门迎入。见礼之后,谈起之时,方知老尼澄修。莲因、萱宜去后,至澄修已换三人。已不悉莲因祥细,随喜至佛殿后座,旁边有破席蒲团,一见澄修道:“这是莲师太焚修,时常坐的,去后颇见灵。大凡有疾病的诚心在蒲团坐了一回,便可霍然。但心有不诚或平日别有大过,往往因此速死。故贫尼不敢教他人坐了。”韵兰、雪贞闻之,不禁失笑。因道:“莲师太近在上海绮香园,已是仙人了。我们本是姊妹,这个蒲团你也无用,我们给你香金,你把这个给我带回去罢,”澄修大喜道:“本来我要他无用,奶奶们带去到极好。但是莲师太已是仙人,怎么还在世上呢?”顾夫人道:“我们不哄你的,你将来到他们园里头,便知道了。”此刻斜阳西下,舟人几次相催。韵兰因助香金二十两,命将破蒲团携下舟中。匆匆与澄修相别。此刻庄家别墅,已是灯火齐明,因到路近只数十步,不必坐轿。但见众人因预备开丧忙碌不堪。外客堂宾客饮酒,尚未散席,仲蔚正忙,只伯琴前来接见笑道:“你们也算好了,和尚倒不留你们。”时顾夫人尚在后面指挥,片刻亦到,三人一同入内。众妈丫头均出恭迎。共到内室歇息片时,外边账房客人皆散去了,仲蔚方入内询问游踪,伯琴亦来讲说。因韵兰等用晚饮,二人方出去了。伯琴亦即回去。次日请知宾酒,黾士也来了。黾士之夫人,至二十八日方与韵兰见面,自然投契。
    这日为领帖之期,亲戚交游,往来络绎,一切礼节等也不细表。
    惟送灵至墓,韵兰、雪贞却跟至葬处,痛哭一常预领人制了花园,挂墓前石柱之上,此是西洋风俗,表过不题。到了二十九日众家人收拾残场,又忙了一日。韵兰意欲作西湖后游,与雪贞计议,雪贞道:“春光明媚,行乐及时。我三嫂子家务尚多,不必邀他同去。不如邀洪嫂子去罢。”韵兰道:“你去游。。”雪贞道:“今日且不用说,明日再谈。”原来洪黾士的续娶夫人孙氏,人虽美貌却有内才,最喜吟咏。此次见了韵兰,知为不栉进士,颇思结交。因会面之初,不便和盘托出。到了三十日,雪贞与他说了,便应承并邀顾夫人同往。于是顾夫人不能再推却,也只得允了。遂定初三日续游。雇定大船一只,重游苏堤。
    到了初三日,即在别墅前登舟径去,不用陪行。龙吉因为仲蔚所留未去,韵兰遂一径至苏堤。但觉春意澄空,水天一色,舟过望山桥,南高墓挺峙可接。此时三月天气,柳条曳绿,桃李多春,游船络绎不绝,雪贞心志舒畅。与孙夫人商议联句,顾夫人于此事并不精明。因道:“你们都是雅人,我算了罢。”孙夫人道:“我也一知半解,况有苏姑娘大匠在前,也只好算了。”
    雪贞道:“我有一个打算,请三嫂子替我们写着,我们只顾做诗。”韵兰笑道:“雪姑娘还是这么高兴。”雪贞也不理,抱琴丫头同爱珠安排文房四宝。一面命船上开席,随意饮酒。韵兰等竟不能多饮,略吃两杯便催饭吃了。收拾撤席,漱洗已毕,孙夫人商议题目,顾夫人道:“我虽不能吟诗,却能命题。今日也不用另求别个题目,只照现在的光景做做就是了。”韵兰道:“也好,就此景罢。”雪贞因请顾夫人将题目写了,系上巳日西湖即景联句九个字,又道:“七言还是五言?”孙夫人道:“我却有五言起句,便五言罢。”顾夫人道:“好,你且说来。”
    孙夫人道:“冉冉流光速,莺花又晚春。”顾夫人道:“也好,我来写。”便照他写着两句云:冉冉光阴速,西冷又晚春。
    韵兰道:“十一真韵,倒也宽敞。”因吟道:莺花三月暮。
    雪贞便接口道:
    风景六桥新,(木翟)放清波路。
    韵兰道:
    杯流上巳辰,夭桃千树秀。
    孙夫人道:
    官柳一堤匀。
    雪贞道:“好,官柳一堤压倒韵丫头了。”孙夫人道:“未必。”又吟道:天地襟怀旷。
    雪贞道:
    闺蟾意气真,胜游寻旧迹。
    韵兰笑道:“我有一句,却对得过你。”便吟道:残局寄愁身,孙夫人道:“姑娘为何作这等瑟句?”韵兰方才觉悟,知道琢句虽好,未免不堪。便道:“言为心声,不能自己,回来罚我。”便道:“我还有出句,念给列位听。”因又吟道:聚散随缘影。
    雪贞道:
    穷通付劫尘,诗肠流浩荡。
    韵兰道:
    世味异酸辛,死生怀名士。
    雪贞道:
    遭逢感美人,苦吟非昔抱。
    孙夫人道:“你们却想着心事,做这等颓丧句子,也是关系平生福泽,难道做诗的定要想到苦处,方有好意么?况诗意也应转正了。”因吟道:良晤亦全因,脂粉仙家玉。
    雪贞道:“好。”便接吟道:
    珠玑内府珍,休识周室笑。
    韵兰道:“用褒似典故也附会得,好极!”也吟道:肯学楚宫颦,妙语兰同馥。
    雪贞道:
    澄怀月许亲,缠绵能解脱。
    孙夫人道:“如此方好。”方欲接吟,韵兰便道:旷达自精神,古竺曾修禊。
    雪贞道:
    平湖合问津。
    孙夫人道:“好收句了,我来结了罢。”便吟道:及时行乐惯,漫怨绿窗贫。
    顾夫人道:“恰好,十六韵前后句子也相配。”大家重新看了一遍,方在称赞,忽闻船稍上侍红高声呼唤说:“在这里。”
    伴馨也在那里叫。顾夫人便问何故,侍红道:“龙吉驾了小船前来,远远在那里招手,不知何故。”韵兰在船舱中看时,那小船已近向游船傍拢,韵兰便问何故,见龙吉已跳上船来,面上失色,一见韵兰便哭道:“姑娘不好了,刚才庄三老爷得燕姑娘的电报说,绮香园被麦关差大人查抄封闭。帷留着女塾不敢封,秀兰姑娘同月红姑娘被劫去。”雪贞问倒底什么,龙吉道:“我们姑娘的绮香园,被关差大人封了。”孙顾二夫人着实吃惊道:“有这件事?天也反了!”龙吉便将一张电报给韵兰看,顾夫人一面放船回去,一面同着韵兰,手中的电报,却已由黾士去翻出。此时雪贞也惊得呆子,侍红、伴馨道:“我的东西未知封去不封去?”侍红道:“自然也在其内,便是我的东西,亦同归于净了。”伴馨道:“我们姑娘的产业,值钱呢,我和你的算什么!”侍红道:“若姑娘的不失去,还可望偿给我们,这回子莫想了。”伴馨道:“他们胜我们几千倍呢,尚遭劫数,何况我们且得过再过罢!”两婢在此私语,韵兰等一面开船,一面把这电报阅看。龙吉即坐着大船同回,那小船自行回去。但电报之语何如,可看第六十回便能明了。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