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苑衍録卷一-正文-古乐苑 四库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古乐苑衍録卷一
    <集部,总集类,古乐苑>
    钦定四库全书
    古乐苑衍録卷一
    明 梅鼎祚 编
    总论
    乐府【文心雕龙】       梁刘勰
    乐府者声依永律和声也钧天九奏既其上帝葛天八阕爰乃皇时自咸英以降亦无得而论矣至於涂山歌於候人始为南音有娀谣乎飞燕始为北声夏甲叹於东阳东音以发殷氂思于西河西音以兴音声推移亦不一槩矣及夫庶妇讴吟土风诗官采言乐盲被律志感丝篁气变金石是以师旷觇风於盛衰季札鉴微於兴废精之至也夫乐本心术故响浃肌髓先王慎焉务塞淫滥敷训胄子必歌九德故能情感七始化动八风自雅声浸微溺音腾沸秦燔乐经汉初绍复制氏纪其铿锵叔孙定其容与於是武德兴乎高祖四时广於孝文虽摹韶夏而颇袭秦旧中和之响閴其不还暨武帝崇礼始立乐府总赵代之音撮齐楚之气延年以曼声协律朱马以骚体制歌桂华襍曲丽而不经赤鴈羣篇靡而非典河间荐雅而罕御故汲黯致讥於天马也至宣帝雅颂诗效鹿鸣迩及元成稍广淫乐正音乖俗其难也如此暨後郊庙惟襍雅章辞虽典文而律非夔旷至于魏之三祖气爽才丽宰割辞调音靡节平观其北上衆引秋风列篇或述酣宴或伤羁戍志不出於滔荡辞不离於哀思虽三调之正声实韶夏之郑曲也逮於晋世则传玄晓音创定雅歌以咏祖宗张华新篇亦充庭万然杜夔调律音奏舒雅荀勖改悬声节哀急故阮咸讥其离声後人验其铜尺和乐精妙固表里而相资矣故知诗为乐心声为乐体乐体在声瞽师务调其器乐心在诗君子宜正其文好乐无荒晋风所以称远伊其相谑郑国所以云亡故知季札观辞不直听声而已若夫艳歌婉娈怨志詄絶淫辞在曲正响焉生然俗习飞驰职竞新异雅咏温恭必欠伸鱼睨奇辞切至则拊髀雀跃诗声俱郑自此阶矣凡乐辞曰诗诗声曰歌声来被辞辞繁难节故陈思称李延年闲於增损古辞多者则宜减之明贵约也观高祖之咏大风孝武之叹来迟歌童被声莫敢不协子建士衡咸有佳篇并无诏伶人故事谢丝管俗称乖调盖未思也至於斩【疑轩】伎鼓吹汉世铙挽虽戎丧殊事而并总入乐府缪袭所致亦有可筭焉昔子政品文诗与歌别故畧具乐篇以标区界
    乐府总序【通志】       宋郑樵
    古之达礼三一曰燕二曰享三曰祀所谓吉凶军宾嘉皆主此三者以成礼古之达乐三一曰风二曰雅三曰颂所谓金石丝竹匏土革木皆主此三者以成乐礼乐相须以为用礼非乐不行乐非礼不举自后夔以来乐以诗为本诗以声为用八音六律为之羽翼耳仲尼编诗为燕享祀之时用以歌而非用以说义也古之诗今之辞曲也若不能歌之但能诵其文而说其义可乎不幸腐儒之说起齐鲁韩毛四家各为序训而以说相高汉朝又立之学官以义理相授遂使声歌之音湮没无闻然当汉之初去三代未远虽经生学者不识诗而太乐氏以声歌肄业往往仲尼三百篇瞽史之徒例能歌也奈义理之说既胜则声歌之学日微东汉之末礼乐萧条虽东观石渠议论纷纭无补於事曹孟德平刘表得汉雅乐郎杜夔夔老矣久不肄习所得於三百篇者惟鹿鸣驺虞伐檀文王四篇而已余声不传太和末又失其三左延年所得惟鹿鸣一笙每正旦大会太尉奉璧羣臣行礼东厢雅乐常作者是也古者歌鹿鸣必歌四牡皇皇者华三诗同节故曰工歌鹿鸣之三而用南陔白华华黍三笙以赞之然後首尾相承节奏有属今得一诗而如此用可乎应知古诗之声为可贵也至晋室鹿鸣一篇又无传矣自鹿鸣一篇絶後世不复闻诗矣然诗者人心之乐也不以世之污隆而存亡岂三代之时人有是心心有是乐三代之後人无是心心无是乐乎继三代之作者乐府也乐府之作宛同风雅但其声散佚无所纪系所以不得嗣续风雅而为流通也按三百篇在成周之时亦无所纪系有季札之贤而不别国风所在有仲尼之圣而不知雅颂之分仲尼为此患故自卫返也问於太师氏然後取而正焉列十五国风以明风土之音不同分大小二雅以明朝廷之音有间陈周鲁商三颂之音所以侑祭也定南陔白华华黍崇丘由庚由仪六笙之音所以叶歌也得诗而得声者三百篇则系於风雅颂得诗而不得声者则置之谓之逸诗如河水祈招之类无所系也今乐府之行於世者章句虽存声乐无用崔豹之徒以义说名吴竞之徒以事解目盖声失则义起其与齐鲁韩毛之言诗无以异也乐府之道或几乎息矣臣今取而系之千载之下庶无絶纽一曰短箫铙歌二十二曲二曰鞞舞歌五曲三曰拂舞歌五曲四曰鼓角横吹十五曲五曰胡角十曲六曰相和歌三十曲七曰吟叹四曲八曰四弦一曲九曰平调七曲十曰瑟调三十八曲十一曰楚调十曲十二曰大曲十五曲十三曰白紵歌五曲十四曰清商八十四曲凡二百五十一曲系之正声即风雅之声也一曰郊祀十九章二曰东都五诗三曰梁十二雅四曰唐十二和凡四十八曲系之正声即颂声也一曰汉三侯之诗一章二曰汉房中之乐十七章三曰隋房内二曲四曰梁十曲五曰陈四曲六曰北齐二曲七曰唐五十五曲凡九十一曲系之别声而非正乐之用也正声之余则有琴琴五十七曲别声之余则有舞舞二十三曲古者丝竹与歌相和故有谱无辞所以六诗在三百篇中但存名耳汉儒不知谓为六亡诗也琴之九操十二引以音相授并不着辞琴之有辞自梁始舞与歌相应歌主声舞主形自六代之舞至于汉魏并不着辞也舞之有辞自晋始今之所系以诗系於声以声系於乐举三逹乐行三逹礼庶不失乎古之道也古调二十四曲征戍十五曲游侠二十一曲行乐十八曲佳丽四十七曲别离十八曲怨思二十五曲歌舞二十一曲丝竹十一曲觞酌七曲宫苑十九曲都邑三十四曲道路六曲时景二十五曲人生四曲人物十曲神仙二十二曲梵竺四曲蕃胡四曲山水二十四曲草木二十一曲车马六曲鱼龙六曲鸟兽二十一曲襍体六曲总四百十九曲不得其声则以义类相属分为二十五门曰遗声遗声者逸诗之流也庶几来者复得其声则不失其所系矣然三代既没汉魏嗣兴礼乐之来陵夷有渐始则风雅不分次则雅颂无别次则颂亡次则礼亡按上之囘圣人出君子之作也雅也艾如张雉子班野人之作也风也合而为鼓吹曲燕歌行其音本幽蓟则列国之风也煌煌京洛行其音本京华则都人之雅也合而为相和歌风者乡人之用雅者朝廷之用合而用之是为风雅不分然享大礼也燕私礼也享则上兼用下乐燕则下得用上乐是则风雅之音虽异而享燕之用则通及明帝定四品一曰大予乐郊庙上陵用之二曰雅颂乐辟雍享射用之三曰黄门鼓吹乐天子宴羣臣用之四曰短箫铙歌乐军中用之古者雅用於人颂用於神武帝之立乐府采诗虽不辨风雅至於郊祀房中之章未尝用於人事以明神人不可以同事也今辟雍享射雅颂无分应用颂者而改用大予应用雅者而改用黄门不知黄门大予於古为何乐乎风雅通歌犹可以通也雅颂通歌不可以通也曹魏凖鹿鸣作於赫篇以祀武帝凖驺虞作巍巍篇以祀文帝凖文王作洋洋篇以祀明帝且清庙祀文王执竞祀武王莫非颂声今魏家三庙纯用风雅此颂之所以亡也颂亡则乐亡矣是时乐虽亡礼犹存宗庙之礼不用之天明有尊亲也鬼神之礼不用之人知有幽明也梁武帝作十二雅郊庙明堂三朝之礼展转用之天地之事宗庙之事君臣之事同其事矣乐之失也自汉武始其亡也自魏始礼之失也自汉明始其亡也自梁始礼乐沦亡之所由不可不知也
    正声序论
    古之诗曰歌行後之诗曰古近二体歌行主声二体主文诗为声也不为文也浩歌长啸古人之深趣今人既不尚啸而又失其歌诗之旨所以无乐事也凡律其辞则谓之诗声其诗则谓之歌作诗未有不歌者也诗者乐章也或形之歌咏或散之律吕各随所主而命主於人之声者则有行有曲散歌谓之行入乐谓之曲主於丝竹之音者则有引有操有吟有弄各有调以主之摄其音谓之调总其调亦谓之曲凡歌行虽主人声其中调者皆可以被之丝竹凡引操吟弄虽主丝竹其有辞者皆可以形之歌咏盖主於人者有声必有辞主於丝竹者取音而已不必有辞其有辞者通可歌也近世论歌行者求名以义强生分别正犹汉儒不识风雅颂之声而以义论诗也且古有长歌行短歌行者谓其声歌之短长耳崔豹吴竞大儒也皆谓人寿命之短长当其时巳有此说今之人何独不然呜呼诗在於声不在於义犹今都邑有新声巷陌竞歌之岂为其辞义之美哉直为其声新耳礼失则求诸野正为此也孔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後乐正雅颂各得其所亦谓雅颂之声有别然後可以正乐又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亦谓关雎之声和平闻之者能令人感发而不失其度若诵其文习其理能有哀乐之事乎二体之作失其诗矣纵者谓之古拘者谓之律一言一句穷极物情工则工矣将如乐何乐府在汉初虽有其官然采诗入乐自汉武始武帝定郊祀廼立乐府采诗夜诵则有赵代秦楚之讴莫不以声为主是时去三代未远犹有雅颂之遗风及後人泥於名义是以失其传故吴竞讥其不覩本章便断题取义赠利涉则述公无渡河庆载诞乃引乌生八九子赋雉子班者但美绣颈锦臆歌天马者惟叙骄驰乱蹋其间有如刘猛李余辈赋出门行不言离别将进酒乃叙烈女事用古题不用古义知此意者盖鲜矣然使得其声则义之同异又不足道也自永嘉之乱礼乐日微日替暨隋平陈得其一二则乐府之清商也文帝听而善之曰此华夏正声也乃置清商府博采旧章以为乐之所本在此自隋之後复无正声至唐能合于管弦者明君杨叛儿骁壶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月夜八曲而已不几於亡乎臣谨考摭古今编系节奏庶正声不坠於地矣
    汉短箫铙歌二十二曲【亦曰鼓吹曲按汉晋谓之短箫铙歌南北朝谓之鼓吹曲观李白作鼔吹入朝曲亦曰铙歌列骑次飒沓引公卿则知唐时犹有遗音但大乐氏失职耳】
    朱鹭【鹭惟白色汉有朱鹭之祥因而为诗梁元帝放生碑云玄龟夜梦终见取於宋王朱鹭晨飞尚张罗於汉后谓此也魏曰楚之平吴曰炎精缺晋曰灵之祥梁曰木纪谢北齐曰水德谢言魏谢齐兴也後周曰玄精季言魏道陵迟太祖肈开王业也】思悲翁【魏曰战荥阳吴曰汉之季晋曰宣受命梁曰贤首山北齐曰出山东言神武战广阿破尔朱兆也後周曰征陇西言太祖诛侯莫陈悦埽清陇右也】艾如张【魏曰获吕布吴曰摅武师晋曰征辽东梁曰桐柏山北齐曰战韩陵言神武灭四胡定京洛也後周曰迎魏帝言武帝西幸太祖奉迎宅关中也】上之囘【魏曰克官渡吴曰乌林晋曰宣辅政梁曰道亡极北齐曰殄关陇言神武遣侯莫陈悦诛贺抜岳定关陇也後周曰平窦泰言太祖计平窦泰也】拥离【魏曰旧邦吴曰秋风晋曰时运多难梁曰抗威北齐曰灭山胡言神武屠蠡升高车而蠕蠕向化也後周曰复弘农言太祖收复陕城关东震惧也】战城南【魏曰定武功吴曰克皖城晋曰景龙飞梁曰汉东流北齐曰立武定言神武立魏主迁都於邺而定天下也後周曰克沙苑言太祖俘齐军十万於沙苑神武脱身遁也】巫山高【魏曰屠柳城吴曰关背德晋曰平玉衡梁曰鹤楼峻北齐曰战芒山言神武克周师也後周曰战河阴言太祖破神武於河上斩其三将也】上陵【汉章帝元和三年帝自作诗四篇一曰思齐姚皇二曰六麒麟三曰竭萧雝四曰陟屺与鹿鸣承元气二曲为宗庙食举又以重来上陵二曲合八曲为上陵食举据此所言则上陵自是八曲之一名或作于章帝之前亦不可知盖因上陵而为之也魏曰平南荆吴曰通荆州晋曰文皇统百揆梁曰昏主恣淫慝北齐曰禽萧明言梁遣明来寇为清河王岳所禽也後周曰平汉东言太祖命将平随羣安陆也】将进酒【魏曰平关中吴曰章洪德晋曰因时运梁曰石首篇北齐曰破侯景言凊河王岳破侯景复河南也後周曰取巴蜀言太祖遣军平定蜀地也】有所思亦曰嗟佳人【汉太乐食举十三曲第七曰有所思汉人亦以此乐侑食魏曰应帝期吴曰顺历数晋曰惟庸蜀梁曰期运集北齐曰嗣丕基言文宣帝也後周曰拔江陵言太祖命将禽萧绎平南土也】芳树【魏曰邕熙吴曰承天命晋曰天序梁曰於穆北齐曰克淮南言文宣遣清河王岳禽梁司徒陆法和克夀春尽取江北之地也後周曰受魏禅言闵帝受魏禅作周也】上邪【魏曰太和吴曰元化晋曰大晋承运期梁曰惟大梁北齐曰平瀚海言文宣命将灭蠕蠕国也後周曰宣重光言明帝入承大统也】君马黄【晋曰金灵运北齐曰定汝颍言文襄遣清河王岳禽周将王思政於长葛汝颍悉平也後周曰哲皇出言高祖之圣德也如张正见蔡知君之流只言马而已按谢爕云或听铙歌曲惟吟君马黄古人知音别曲见於赋咏者如此後世只於言语上计较此道无闻】雉子班【晋曰於穆我皇北齐曰圣道洽言文宣之德无思不服也後周曰平东夏言高祖禽齐王於青州一举定山东也按吴竞所引古辞云雉子高飞北黄鹄高飞巳千里?来飞从雌视以为始作之辞然乐府之题亦如古诗题所谓关雎葛覃之类只取篇中一二字以命诗初无义也後人即物即事而赋故於题有义据此古词无雉子班之语往往雉子之班作复在此古辞之前吴竞未之见也如吴均可怜雉子班又後人所作也】圣人出【晋曰仲春振旅北齐曰受魏禅言文宣受禅应天顺人後周曰禽明彻言高祖遣将克陈将吴明彻而俘之也】临高台【晋曰夏苗田北齐曰服江南言梁主萧绎来附化也】远如期亦曰远期【汉太乐食举十三曲一曰鹿鸣二曰重来三曰初造四曰侠安五曰来归六曰远期七曰有所思八曰明星九曰淸凉十曰涉大海十一曰大置十二曰承元气十三曰海淡淡魏时以远期承元气海淡淡三曲多不通利故省之及晋荀勖傅玄之流并为歌辞晋曰仲秋猕田北齐曰刑罚中言孝昭举直措枉狱讼无怨也】石流【晋曰顺天道北齐曰远夷至言至海外西夷诸国遣使朝贡也】务成【晋曰唐尧北齐曰嘉瑞臻言圣王应期河清龙见符瑞总至也】玄云【北齐曰成礼乐言功成化洽制礼作乐也】黄爵行【晋曰伯益】钓竿篇【伯常子避仇河滨为渔父其妻思之而为钓竿篇每至河侧辄歌之後司马相如作钓竿诗遂传以为乐曲】
    汉鞞舞歌五曲
    关中【一作东】有贤女【魏曰明明魏皇帝晋曰洪业篇】章和二年中【汉章帝所造魏曰太和有圣帝晋曰天命篇】乐久长【魏曰魏历长晋曰景皇篇】四方皇【魏曰天生烝民晋曰大晋篇】殿前生桂树【魏曰为君既不易晋曰明君篇】
    拂舞歌五曲
    白鸠篇【亦曰白鳬舞以其歌且舞也亦入清商曲】济济篇 独禄篇【李白作独漉】碣石篇【晋乐奏魏武帝分为四篇一曰观沧海二曰冬十月三曰土不同四曰龟虽寿】淮南王篇【旧说准南王安求仙遂与八公相携而去其家臣小山之徒思恋不巳乃作是歌此则恢诞家为此说耳不然亦是後人附会也】
    按拂舞五篇并晋人采集三国之前所作惟白鳬不用吴旧歌而更作之命以白鸠焉
    鼓角横吹十五曲
    黄鹄【一作鹤】吟 陇头吟亦曰陇头水 望行人 折杨柳 关山月 洛阳道 长安道 豪侠行【亦曰侠客行】梅花落【胡笳曲】 紫骝马 骢马【复有骢马驱非横吹曲】 雨雪刘生 古劔行 洛阳公子行
    按此有十五曲後之角工所传者只得梅花耳今太常所试乐工第三等五十曲抽试十五曲及鸣角人习到大梅花小梅花可汗曲是梅花又有小大之别也然角之制始於胡中国所用鼓角盖习胡角而为也黄帝之说多是谬悠况鼓角与胡角声类既同故其曲亦相参用而梅花之辞本於胡笳今人谓角鸣为边声初由边徼所传也关山月洛阳道长安道豪侠行梅花落紫骝马骢马八曲後代所加也
    胡角十曲
    黄鹄吟 陇头角吟亦曰陇头水 出关 入关 出塞 入塞 折杨柳 黄覃子 赤之杨 望行人右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後渐用之故横吹有双角即胡乐也汉博望侯张骞入西域传其法惟得摩诃兜勒二曲是为胡曲之本摩诃兜勒皆胡语也协律校尉李延年因胡曲更新声二十八解其法乘舆以为武乐後汉以给边将魏晋以来二十八解不复具存但用十曲而已鼔角之本出於胡角
    相和歌三十曲
    江南曲 度关山亦曰度关曲 长歌行 薤露歌亦曰薤露行亦曰天地丧歌亦曰挽柩歌 蒿里传亦曰蒿里行亦曰泰山吟行 鸡鸣亦曰鸡鸣高树巅 对酒行 乌生八九子 平陵东 陌上桑亦曰艳歌罗敷行亦曰日出东南隅行亦曰日出行亦曰采桑曲曹魏改曰望云曲 短歌行亦曰鰕? 燕歌行 秋胡行亦曰陌上桑亦曰采桑亦曰在昔 苦寒行亦曰吁嗟 董逃行 塘上行亦曰塘上辛苦行 善哉行亦曰日苦短 东门行 西门行 煌煌京洛行 艳歌何尝行亦曰飞鹤行 步出夏东门行亦曰陇西行野田黄雀行 满歌行 櫂歌行 鴈门太守行 白头吟 气出唱 精列 东光
    右汉旧歌也曰相和歌者并汉世街陌讴谣之辞丝竹更相和合执节者歌之按诗南陔之三笙以和鹿鸣之三雅由庚之三笙以和鱼丽之三雅者相和歌之道也本一部魏明帝分为二部更递夜宿始十七曲魏晋之世朱生【善琵琶】宋识【善击节】列和【善吹曲】等复为十三曲自短歌行以下晋荀勖采撰旧诗施用以代汉魏故其数广焉
    相和歌吟汉四曲
    大雅吟 王昭君 楚妃叹 王子乔
    右张永元嘉技録四曲
    相和曲四弦一曲
    蜀国四弦
    右张永元嘉技録有四弦一曲
    相和歌平调七曲
    长歌行 短歌行亦曰鰕? 猛虎行 君子行 燕歌行 从军行 鞠歌行
    右宋王僧?大明三年宴乐技録
    相和歌清调六曲【三妇艳诗一曲附】
    苦寒行 豫章行 董逃行 相逢狭路闲行亦曰长安有狭斜行亦曰相逢行 三妇艳诗亦曰大妇织绮罗中妇织流黄 塘上行 秋胡行
    右王僧?技録清调六曲也其三妇艳诗技录不载张氏云非管弦音声所寄似是命笛理弦之余
    相和歌瑟调三十八曲
    善哉行亦曰日苦短 步出夏门行亦曰陇西行 折杨柳 西门行 东门行 东西门行 却东西门行顺东西门行 饮马长城窟行亦曰饮马行 上留田行 新城安乐宫行 妇病行 孤子生行亦曰孤儿行亦曰放歌行 大墙上蒿行 野田黄雀行 钓竿行 临高台行 长安城西行 武舍之中行 鴈门太守行 艳歌何尝行亦曰飞鹄行 艳歌福锺行艳歌双鸿行 煌煌京洛行 帝王所居行 门有车马客行 墙上难为趋行 日重光行 月重轮行蜀道难 櫂歌行 有所思行 蒲坂行 采梨橘行白杨行 胡无人行 青龙行 公无渡河行亦曰箜篌行
    右王僧?技録
    相和歌楚调十曲
    白头吟行 泰山吟行 梁甫吟行 东武吟亦曰东武琵琶吟行 怨诗行亦曰怨歌行亦曰明月照高楼长门怨亦曰阿娇怨 班婕妤亦曰婕妤怨 娥眉
    怨 玉阶怨 襍怨
    右王僧?技録五曲自长门怨以下五曲续附
    大田十五曲
    东门【东门行】 西山【折杨柳行】 罗敷【艳歌罗敷行】 西门【西门行】默默【折杨柳行】 园桃【煌煌京洛行】 白鹄【艳歌何尝行】 碣石【步出夏门行】 何尝【艶歌何尝行】 置酒【野田黄爵行】 为乐【满歌行】 夏门【步出夏门行】 王者布大化【櫂歌行】 洛阳令【雁门太守行】 白头吟
    白紵歌一曲【古辞】梁武改为子夜吴声四时歌四曲共五曲
    白紵歌【白紵歌有白紵舞白鳬歌有白鳬舞并吴人之歌舞也吴地出紵又江乡水国自多鳬鹜故兴其所见以寓意焉始则田野之作後乃大乐氏用焉其音入清商调故清商七曲有子夜者即白紵也在吴歌为白紵在雅歌为子夜梁武令沈约更制其辞焉】
    右白紵与子夜一曲也在吴为白紵在晋为子夜故梁武本白紵而为子夜四时歌後之为此歌者曰白紵则一曲曰子夜则四曲今取白紵於白紵取四时歌於子夜其实一也
    清商曲七曲【附五十曲并实乐四十一曲除内七曲同实计八十四曲】
    子夜亦曰子夜吴声四时歌亦曰子夜吴歌【子夜之音同於白紵皆清商调也故梁武本白紵而为子夜吴声四时歌明此子夜亦有晋声者其实不离清商】 前溪【晋车骑将军沈玩所作舞曲】 乌夜啼【宋临川王义庆所作盖咏其妾也】 石城乐【宋臧质所作石城在景陵】 莫愁乐【出於石城之作古又有莫愁洛阳女非此】 襄阳乐【宋随王诞始为襄阳郡元嘉末仍为雍州夜闻诸女歌谣因为之辞焉宋刘道彦为雍州有惠化百姓歌之谓之襄阳乐非此也】 王昭君亦曰王嫱亦曰王明君【若以为延夀画图之说则委巷之谈流入风骚人口中故供其赋咏至今不絶】
    右按清商曲亦谓之清乐出於清商三调所谓平调清调瑟调是也三调者乃周房中乐之遗声汉魏相继至晋不絶永嘉之乱中朝旧曲散落江右而清商旧乐犹传江左所谓梁宋新声是也元魏孝文篡汉收其所获南音谓之清商乐即此等是也隋平陈因置清商府传采旧曲若巴渝白紵等曲皆在焉自此渐广虽经丧乱至唐武后时犹存六十三曲其传者有焉
    白雪【楚曲也或云周曲唐显庆三年十月太常寺奏按张华博物志云白雪是黄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曲名以其调高人和遂寡自宋玉以来迄今千祀未有能歌白雪者臣今准勅依琴中旧曲定其宫商然後教习并合於歌辄以御制雪诗爲白雪歌辞又乐府奏正曲之後皆有送声君唱臣和事彰前史辄取侍中许敬宗等奏和雪诗十六首以为送声各十六节上善之乃付太常编於乐府】公莫舞【即巾舞也】巴渝【本舞名即鞞舞也】明君 明之君【汉鞞舞曲梁武改其曲辞以歌君德】铎舞【汉曲】白鸠【吴拂舞曲】白紵【吴舞】子夜【晋曲】吴声四时歌【梁曲】前溪【晋曲】阿子歌亦曰欢闻歌【晋穆帝升平初童子辈或歌於道歌毕辄呼阿子汝闻否又呼欢闻否以为送声後人演其声为二曲宋齐间用莎乙子之语稍讹异也】团扇郎 懊憹【憹亦作恼齐高帝谓之中朝歌】长史变【晋司徒左长史王廞临败所作】丁督护【亦曰丁都护亦曰督户歌】读曲乌夜啼【宋临川王义庆作】 客乐【齐武帝所作也】石城乐【宋臧质作】莫愁【出於石城】襄阳【亦曰襄阳乐宋随王诞作】乌夜飞【亦曰栖乌夜飞宋荆州刺史沈攸之所作】杨叛儿亦曰西曲杨叛儿【本童谣也】雅歌【未详所起】骁壶【投壶乐也隋炀帝所造以投壶有跃矢为骁壶今谓之骁壶是】常林欢【常林聚长林也今之荆门长林县是也乐人误以长为常此则梁宋间曲也宋代以荆雍为南方重镇皆王子为之牧江左辞咏莫不称之以为乐土故宋随王诞作襄阳乐齐武追忆樊邓作佑客乐是也】三洲【商人之歌也】采桑度【三洲曲所出也与罗敷秋胡行所谓采桑者异矣】玉树後庭花 堂堂【陈後主所作者唐高宗朝常歌之】泛龙舟【隋炀帝幸江都宫作】春江花月夜【隋炀帝所作】
    右三十三曲明之君雅歌各二首四时歌四首凡三十八曲又有四曲上林凤雏平折命啸其声与辞皆讹失又有三曲曰平调清调瑟调有声无辞又蔡邕云清商曲其诗不足采有出郭西门陆地行车侠钟朱堂寝奉法五曲往往在汉时所谓清商者但尚其音尔晋宋间始尚辞观吴竞所纂七曲皆晋宋间曲也故知梁宋新声有自来矣因隋文帝笃好清乐以为华夏正声故特盛於隋焉大业中炀帝乃定清乐西凉龟兹天竺康国疏勒安国高丽礼毕以为九部
    西凉五曲【杨泽新声 神白马 永世乐 万世丰解 于阗佛舞】 龟兹【万岁乐藏钩乐七夕相逢乐 玉女行觞 神仙留客 掷砖续命投壶乐 舞席同心髻 泛龙舟 闘鸡子 闘百草善善 还旧宫 长乐花 十二时曲 摩尼解 婆伽儿舞 小天舞 圣明乐 疏勒盐】 天
    竺二曲【沙石强歌天曲乐舞】 康国四曲【戢殿农和正歌 末奚波地舞曲 前扳地舞曲 惠地舞曲】 疏勒三曲【兀利死逊歌 远服舞 监曲解】 安国三曲【附萨单时歌 居和只解 末奚舞】 高丽二曲【芝栖歌芝栖舞】 礼毕二曲【单交路行散花舞】
    礼毕者九部乐终则陈之唐高祖即位仍隋制亦设九部乐曰燕乐伎曰清商伎曰西凉伎曰天竺伎曰高丽伎曰龟兹伎曰安国伎曰疏勒伎曰康国伎其实皆主於清商焉
    琴操五十七曲【九引 十二操三十六襍曲】
    思归引亦曰离拘操【旧说卫贤女之所作也但有声至晋石崇始作辞但述其思归河阳所居而已刘孝威胡地凭良马亦只言思归之状】走马引【樗里牧恭所作也又张敞为京兆尹无威仪时罢朝会走马章台街时人鄙笑之有殴君马者路傍儿之语故张率诗曰吾畏路傍儿】霹雳引亦曰吟白虎亦曰舞玄鹤【楚商梁所作商梁出游九臯之泽遇风靁霹雳惧而归作此引又晋平公召师矌援琴而鼓清徵一奏有玄鹤二八来集再奏而列三奏延颈而鸣舒翼而舞所谓舞玄鹤者盖本於此往往其音不殊故合为一不然则本舞玄鹤之声而为霹雳引】列女引【亦曰操楚樊姬作也】伯妃引【鲁伯妃作】琴引【秦时屠高门作】楚引亦曰龙丘引【楚龙丘子高引】贞女引【鲁女所作】箜篌引亦曰公无渡河亦曰箜篌謡【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所作丽玉以其声传邻女丽容名曰箜篌引旧史称汉武帝?南粤祠太一后土令乐人侯晖依琴造坎侯坎者声也侯者工人姓也後语坎讹为空然以臣所见今大乐有箜篌器何得如此说】
    右九引
    将归操【世言孔子作】猗兰操亦曰幽兰操【世言孔子作今此操只言猗兰盖省辞也】龟山操【世言孔子作】越裳操【世言周公作】拘幽操【世言文王拘於羑里而作】岐山操【世言周公为大王作述古公之绩患时黯武也或云周人为文王所作】履霜操【世言尹吉甫子伯奇作】雉朝飞操【世言齐宣王时处士犊牧子作魏武帝有宫人卢女者隂叔之妹七岁入汉宫学鼔琴琴特鸣异为新声能传此曲至魏明帝崩出降为尹更生妻故得此声不絶按扬?琴清英曰雉朝飞操者卫女传母之所作也据?所记大槩与思归操之言相类恐是讹易】别鹤操【商陵牧子作此曲或云其时亦冇双鹤悲鸣故因以命操】残形操【世言曾子梦一狸不见其首以为不祥而作此曲】水仙操【世言伯牙所作】怀陵操【世言伯牙所作】
    右十二操韩愈取十操以为文王周公孔子曾子伯奇犊牧子所作则圣贤之事也故取之水僊怀陵二操皆伯牙所作则工技之为也故削之呜呼寻声狥迹不识其所由者如此九流之学皆有义所述者无非圣贤之事然而君子不取焉者为多诬言饰事以实其意所贵乎儒者为能通今古审是非胸中了然异端邪说无得而惑也退之平日所以自待为如何所以作十操以贻训後世者为如何臣有以知其为邪说异端所袭愚师瞽史所移也琴操所言者何尝有是事琴之始也有声无辞但善音之人欲写其幽怀隐思而无所凭依故取古之人悲忧不遇之事而以命操或有其人而无其事或有其事又非其人或得古人之影响又从而滋蔓之君子之所取者但取其声而已取其声之义而非取其事之义君子之於世多不遇小人之於世多得志故君子之於琴瑟取其声而写所寓焉岂尚於事辞哉若以事辞为尚则自有六经圣人所说之言而何取於工伎所志之事哉琴工之为是说者亦不敢凿空以厚诬於人但借古人姓名而引其所寓耳何独琴哉百家九流皆有如此惟儒家开大道纪实事为天下後世所取正也盖百家九流之书皆载理无所系着则取古之圣贤之名而以巳意纳之於其事之域也且以卜筮家论之最与此相近也如以文王拘羑里而得明夷文王拘羑里或有之何尝有明夷乎又何尝有箕子遇害之事乎孔子问伯牛而得益孔子问伯牛实有之何尝有益乎又何尝有过其祖之语乎琴操之所纪者皆此类也又如稗官之流其理只在唇舌间而其事亦有纪载虞舜之父杞梁之妻於经传所言者数十言耳彼则演成万千言东方朔三山之求诸葛亮九曲之势於史籍无其事彼则肆为出入琴操之所纪者又此类也顾彼亦岂欲为此诬罔之事乎正为彼之意向如此不得不如此不说无以畅其胸中也又如兎园之学其来巳久其所言者无非周孔之事而不得为正学不为学者所取信者以意卑浅而言陋俗也今观琴曲之言正兎园之流也但其遗声流雅不与他乐并肩故君子所尚焉或曰退之之意不为其事而作也为时事而作也曰如此所言则白乐天之讽谕是矣若惩古事以为言则隋堤柳可以戒亡国若指今事以为言则井底引银瓶可以止淫奔何必取异端邪说街谈巷语以寓其意乎同是诞言同是饰说伯牙何诛焉臣今论此非好攻古人也正欲凭此开学者见识之门使是非不襍揉其间故所得则精所见则明无古无今无愚无智无是无非无彼无巳无异无同概之以正道烁烁乎如太阳正照妖氛邪气不可干也
    河间襍弄二十一章 蔡氏五弄 双凤 杂鸾 归风 送远 幽兰白雪【太常丞吕才以唐高宗雪诗为白雪歌被之以琴】长清 短清 长侧 短侧 清调 大游 小游明君 胡笳 白鱼叹 广陵散【嵇康死後此曲遂絶往往後人本旧名而别出新声也】 楚妃叹 风入松 乌夜啼 楚明光 石上流泉 临汝侯子安之 流渐涸 双燕离 阳春弄 悦人弄 连珠弄 甲挥清 畅志清 蠏行清看客清 便僻清 婉转清
    右三十六襍曲
    遗声序论
    遗声者逸诗之流也今以义类相从分二十五正门二十附门总四百十八曲无非雅言幽思当采其目以俟可考今采其诗以入系声乐府
    古调二十四曲
    古辞十九曲【无名氏】 拟行行重行行【陆机】 古意【李白】淫思古意【顔竣】 古乐府【权德舆】
    征戍十五曲【将帅 城塞校猎】
    戎行曲 远征人 南征曲 老将行 将军行 霍将军行 司马将军歌 长城 筑城 古筑城曲塞上曲 塞下曲 古塞曲 边思 校猎曲
    游侠二十一曲
    游侠篇 侠客行 博陵王宫侠曲 临江王节士歌少年子 少年行 刺少年 邯郸少年行 长安
    少年行 羽林郎 轻薄篇 劔客 结客 结客少年场 沐浴子 结袜子 结援子 壮士吟 公子行 炖煌子 扶风豪士歌
    行乐十八曲
    游子移 游子吟 嘉游亦曰喜春游 王孙游 枣下何纂纂 携手曲 乐未央 永明乐 今乐歌吾生作宴乐 今日乐相乐 苦乐相倚曲【唐元稹作】 合欢诗【晋阳方作】 定情篇【汉繁钦作】 还台乐 河曲游 行幸甘泉宫 中行乐
    佳丽四十七曲【女功 才慧贞节】
    美女篇亦曰齐瑟行亦曰齐吟 美人 织女辞 锦石捣流黄 丹阳孟珠歌 钱塘苏小小歌 孙绰情人碧玉歌 中山王孺子妾歌 吴王夫差女紫玉歌董娇娆 乌孙公主 情人桃叶歌亦曰千金意【桃叶】
    【者王献之妾名緑於笃爱所以作歌或云童謡】 李夫人【汉武帝丧李夫人今写真甘泉殿又令方士合灵药曰反魂香以降夫人之魂髣髴其状背灯隔帐不得语】 楚妃吟 楚妃叹楚明妃曲 杜秋娘【金陵女年十五为李錡妾錡叛灭籍之入宫有宠於景陵穆宗】
    【立命为皇子傅母皇子封漳王郑注事被罪放还故乡其辞云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须惜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女秋兰 木兰辞 昭君叹 刘勲妻焦仲卿妻 杞梁妻歌【杞殖妻之妹朝日所作】 湘夫人亦曰
    湘君亦曰湘妃 未央才人歌 邯郸才人嫁为厮卒妇 爱妾换马 胡姬年十五 黄门倡 舞媚娘【舞亦作武唐则天朝常歌此田】 五媚娘 妾薄命亦曰惟日月 妾安所居 皑如山上雪 燕美人 映水曲 蚕丝歌贞女 孀妇吟 丽人行 上阳白髪人【唐天宝五载巳後杨贵妃专宠後宫人稀复进幸矣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尚存焉】 缭绫 时世粧 王家少妇 委旧命 秦王卷衣 静女辞
    别离十九曲【迎客】
    生别离 离歌 长别离 河梁别 春别曲 自君之出矣 送归曲 思归篇 送远曲 母别子 寄衣曲 迎客曲 送客曲 远别离 久别离 古离别 怨别 离怨【一作襍怨】 井底引银瓶
    怨思二十五曲
    伤歌行 怨辞 青楼怨 春女怨 秋闺怨 闺怨寒夜怨 征妇怨 彩书怨 凤楼怨 绿墀怨
    四愁 七哀 长相思 忧且吟 独处愁 思公子思君去时行 洛阳夫七思诗 湘妃怨 娼楼怨西宫秋怨 西宫春怨 遗所思 独不见
    歌舞二十一曲【技能】
    浩歌行 缓歌行 前缓声歌 会吟行 同声歌劳歌 悲歌行 上声歌【此因上声促柱得名或用一调或用无调名如古歌辞所谓哀思之音不合中和梁武因之改辞无复雅句】 大埀手【舞而垂手也小垂手独摇手亦然】小埀手 钧天曲 艳歌行【古辞有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言兄弟流宕他之或言魏武始作】 童谣 入朝曲 清歌发 独舞调啸辞【急声也至今犹存】 正古乐 三台辞【舞辞也今犹存】 齐讴行 吴趋曲【齐讴者齐人之歌吴趋者吴人之舞故陆机所引牛山陆厥所言稷下皆齐地阊门乃吴门阖闾所行亦名破楚门千载而下欲为齐讴者必本齐音欲为吴趋者必本吴调】
    丝竹十一曲
    挟琴歌 相如琴 薄暮动弦歌 鼓瑟有所思 赵琴 秦筝 龙笛曲 短箫 凤笙 华原磬【唐天宝中始废泗滨磬用华原石代之询诸磬人则曰故老云泗滨磬石调之不能和得华原石考之乃和由是不改】五弦弹
    觞酌七曲
    羽觞飞上苑 前有一樽酒 城南隅燕 当置酒当垆 独酌谣 山人劝酒
    宫苑十九曲【楼台门阙】
    魏宫辞 玉华宫 长信宫 连昌宫 楚宫行 雍台 凌云台 新成长乐宫 登楼曲 青楼曲 建兴苑 芳林篇 上林 阊阖篇 驾言出北阙 坐玉堂 内殿赋新诗 西园游上才 春宫曲
    都邑三十四曲
    名都篇亦曰齐瑟行 京兆歌 左冯翊歌 扶风歌荆州乐 炖煌乐【凉州之地也】 青阳乐【今青州】 浔阳乐【今江州】 寿阳乐【南平穆王为荆河州作】 凉州乐【今属西夏】
    按今之乐有伊州凉州甘州渭州之类皆西地也又按隋炀帝所定九部夷乐西凉龟兹天竺康居之类皆西夷也观诗之雅颂亦自西周始凡是清歌妙舞未有不从西出者八音之音以金为主五方之乐惟西是承虽曰人为亦莫非禀五行之精气而然
    邯郸歌【今赵州】 长平行【秦白起所坑赵降兵处】 故绦行【晋虽迁新田以旧地为故绦】 西长安行 临碣石【平州之地临北海禹所导河从此入海故曰碣石送反潮】 白铜鞮歌亦曰襄阳蹋铜鞮 南郡歌【今南阳也】荆州歌【今荆南府】 陈歌 吴歌 邺都引 蔡歌行 越城曲 越谣 孟门行 燕支行 汾隂行 新昌里洛阳陌 大堤曲 出自蓟北门行 江南行 江
    南思 长千行
    道路六曲
    隂山道 太行路 行路难 变行路难 沙路曲沙堤行
    时景二十五曲
    阳春歌【楚曲】 青阳歌 春日行 秋风辞 北风行苦热行 秋歌 朝歌 晨风歌 朝来曲 夜夜曲夜坐吟 遥夜吟 春旦有所思 玄云 朝云
    雷歌 惊雷歌 雪歌 胥台露 白日歌 明月篇明月子 日出行 日与月
    人生四曲
    百年歌【陆机作十年为一章共十章言句泛滥无可采】 人生 老年行 老诗
    人物九曲
    大禹 成连 湘东王 祖龙行 百里奚 项王亦曰盖世 楚王曲 安定侯曲 李延年曲歌
    神仙二十二曲【隐逸渔父】
    步虚词 神仙篇 外仙篇 升仙歌 升天行 仙人篇 游仙篇 仙人览六着篇 海漫漫 桃源行上云乐亦曰洛滨曲 武溪深行【一曰武陵深行】 招隐【本楚】
    【辞汉淮南王安小山所作言山中不可久留或言即安所作也後人改为五言若晋左思杖策招隐数篇是也晋王康琚又作反招隐旧说淮南书有小山亦有大山亦犹诗有小雅有大雅】 反招隐 四皓 萧史曲 方诸曲 王乔歌 元丹丘歌 紫溪翁歌【序云紫溪翁过甪里先生举酒相属醉而歌】 渔父 归去来引
    梵竺四曲
    舍利弗 法寿乐 阿那? 摩多楼子
    蕃胡四曲
    于阗采花 高句丽 纪辽东【隋炀帝为辽东之役而作是诗】 出蕃曲
    山水二十四曲【登临泛渡】
    桐柏山【山在唐州桐柏县准水发源之处】 华阴山【在华州西岳】 巴东三峡歌 淫豫歌亦曰灔豫歌【其辞云淫豫大如幞瞿唐不可触金沙浮转多桂浦忌经过此舟人商客刺水行舟之歌亦非简文所作也蜀江有瞿唐之患桂江有桂浦之难故过瞿唐者则准灔豫涉桂浦者则凖金沙又有灔豫如马瞿唐莫下灔豫如象瞿唐莫上之语是单言瞿唐也】 河中之水歌 曲池之水歌 东海 小临海歌 江上曲江臯曲 方塘含白水歌 日暮望泾水 曲江登
    山曲 巫山 中流曲 济黄河 渡易水曲 桂楫泛河中 登名山行 昆明春水满【此唐贞元中作也自唐後不都长安昆明池遂为民田矣】 半路溪 泛水曲 幽涧泉
    草木二十一曲【采种花菜】
    赤白桃李花亦曰桃李【唐高祖时歌】 秋兰篇 芙蓉花采莲曲 采菱曲 采菊 茱萸篇 蒲生歌 城上麻 夹树 夹树有緑竹 緑竹 树中草 冉冉孤生竹【取古诗弟一句作题按何偃作此诗所言者?姻之事】 杨花曲 桃花曲隋堤柳 种葛 江蓠生幽渚 浮萍篇 桑条【太史】
    【迦叶志忠上桑条歌十二篇言韦后当受命】
    车马六曲【虫豸】
    车遥遥篇 高轩过 白马篇亦曰齐瑟行 驱车天马歌 八骏图
    鱼龙六曲
    尺蠖 应龙篇 飞龙篇 飞龙引 枯鱼 捕蝗
    鸟兽二十一曲
    白虎行 鸟栖曲 东飞伯劳歌 拟东飞伯劳 双燕 燕燕于飞 泽雉 沧海雀 空城雀 雀乳空井中 鬬鸡 晨鸡高树鸣 鸳鸯 鸣雁行 鸿雁生塞北行 黄鹂飞上苑 飞来双白鹤 双翼 只翼 凤凰曲 秦吉了
    杂体六曲【隐语】
    杂曲 五杂俎曲 寓言 杂体 藁砧亦曰藁砧今何在 两头纎纎
    祀飨正声序论
    仲尼所以为乐者在诗而已汉儒不知声歌之所在而以义理求诗别撰乐诗以合乐殊不知乐以诗为本诗以雅颂为正仲尼识雅颂之旨然後取三百篇以正乐乐为声也不为义也汉儒谓雅乐之声世在太乐乐工能纪其铿锵鼔舞而不能言其义以臣所见正不然有声斯有义与其逹义不逹声无宁逹声不逹义若为乐工者不识铿锵鼓舞但能言其义可乎谭河安能止渇画饼岂可充饥无用之言圣人所不取或曰郊祀大事也神事也燕飨常事也人事也旧乐章莫不先郊祀而後燕飨今所采乐府反以郊祀为後何也曰积风而雅积雅而颂犹积小而大积卑而高也所积之序如此史家编次失古意矣安得不为之厘正乎
    汉武帝郊祀之歌十九章
    练时日一 帝临二 青阳三 朱明四 西颢五玄冥六 惟泰元七 天地八 日出入九 天马十天门十一 景星十二 齐房十三 皇后十四
    华爗爗十五 五神十六 朝陇首十七 象载瑜十八 赤蛟十九
    班固东都五诗
    明堂 辟雍 灵台 宝鼎 白雉
    臣谨按古诗风雅皆无序惟颂有序者以风雅者所采之诗也不得其始兼所用之时随其事宜亦无定着或於一篇之中但取一二句以见意而已不必序也颂者系乎所作而独用之庙乐不可用於郊天柴望不可用於讲武所以蔡邕独断惟载颂序以为祀典而风雅本无序也自齐鲁韩毛四家之说起各为风雅之序度其初意只欲放颂诗之序而为之其实不知风雅无用於序有序适足以惑颂声也今观汉武十九章郊祀歌即诗可见者则无序非凭诗可见者必言所作之始可谓得古颂诗之意矣风雅之诗皆不得其始其间有得於甘棠之美召伯常棣之思周公岂无一二以用之不系於其始不必序也乐府之诗亦皆不得其始其间有得於采桑之女子渡河之狂夫岂无一二亦以用之不系於其始不必序焉观诵诗与郊祀之诗皆言所作之始风雅诗与乐府所采之诗不言其始之作则可以知汉人之迹近於三代故诗章相袭自然相应如此後之人则远矣按郊祀十九章皆因一时之盛事为可歌也而作是诗各有其名然後随其所用故其诗可采魏晋则不然但即事而歌如夕牲之时则有夕牲歌降神之时则有降神歌既无伟绩之可陈又无题命之可纪故其诗不可得而采如隋庙立舞酌献登歌各逐时代而匪流通亦不可得而援也惟梁武帝本周九夏之名以作十二雅庶可备编采之後
    梁武帝雅乐十二曲
    俊雅 皇雅 胤雅 寅雅 介雅 需雅 雍雅涤雅 牷雅 諴雅 献雅 禋雅
    有宗庙之乐有天地之乐有君臣之乐尊亲异制不可以不分幽明异位不可以无别按汉叔孙通始定庙乐有降神纳俎登歌荐祼等曲武帝始定郊祀之乐有十九章之歌明帝始定黄门鼓吹之乐天子所以宴羣臣也呜呼风雅三者不同声天地宗庙君臣三者不同礼自汉之失合雅而风合颂而雅其乐巳失而其礼犹存至梁武十二曲成则郊庙明堂三朝之礼展转用之天地宗庙君臣之事同其事矣此礼之所以亡也虽曰本周九夏而为十二雅然九夏自是乐奏亦如九渊九茎可以播之丝竹有谱无辞而非雅颂之流也
    唐雅乐十二和曲
    豫和 顺和 永和 肃和 雍和 寿和 太和舒和 昭和 休和 正和 承和
    祖孝孙本梁十二雅以作十二和故可采也周太祖迎魏帝入关平荆州大获梁氏之乐乃更为九夏之奏皇帝出入奏皇夏宾出入奏昭夏蕃国客出入奏纳夏有功臣出入奏章夏皇后进羞奏齐夏宗室会聚奏族夏上酒宴乐奏陔夏诸侯相见奏骜夏虽曰本於成周宾祭之乐抑亦取於梁氏十二雅有其议而未能行後复变更大抵自两朝以来祀飨之章随时改易任理不任音任情不任乐明乐之人不能主乐主乐之司未必明乐所行非所作所作非所行惟梁武帝自晓音律又诏百司各陈所闻帝自纠擿前违裁成十二雅付之大乐自此始定虽制作非古而音声有伦准十二律以法天之成数故世世因之而不能易也
    祀飨别声序论
    正声者常祀飨之乐也别声者非常祀飨之乐也出於一时之事为可歌也故备於正声之後
    汉三侯之章
    大风歌亦曰风起之诗
    右高祖既定天下过沛与故人父老饮极欢哀之情而作是诗令沛中童儿百二十人习而歌之至孝惠时以沛宫为原庙令歌儿习吹以相和得以四时歌舞於庙常以百二十人为之文景之间礼官亦肄业
    汉房中祠乐十七章
    房中乐本周乐秦改曰寿人汉惠改曰安世乐
    右房中乐者妇人祷祠於房中也故宫中用之汉房中祠乐乃高祖唐山犬人所作也高祖好楚声故房中乐楚声也孝惠二年使乐府令夏侯寛备其箫管更名曰安世乐
    隋房内曲二首
    地厚 天高
    右高祖龙潜时颇好音乐常倚琵琶作歌二首名曰地厚天高托言夫妇之义因即取之为皇后房内曲命妇人并登歌上寿并用之
    梁武帝述佛法十曲
    善哉 大乐 大欢 天道 仙道 神王 龙王灭过恶 除爱水 断苦转
    陈後主四曲
    黄鹂留 玉树後庭花 金钗两臂埀【或言隋炀帝作】 堂堂
    北齐後主二曲
    无愁 伴侣
    唐七朝五十五曲【舞曲夷乐并不在此】
    倾盃曲 乐社乐曲 英雄乐曲 黄骢叠曲
    右四曲太宗因内宴诏无忌等作之皆宫调也
    景云河清歌 庆善乐 破阵乐 承天乐 一戎大定乐 八紘同轨乐 夷美宾曲
    右七曲高宗朝所作也
    立部伎八曲
    一安舞 二太平乐 三破阵乐 四庆善乐 五大定乐 六上元乐 七圣寿乐 人光圣乐
    坐部伎六曲
    一燕乐 二长寿乐 三天授乐 四鸟歌万岁乐五龙池乐 六小破阵乐 夜半乐 还京乐 文成曲 霓裳羽衣曲 玄真道曲 大罗天曲 紫清上圣道曲 景云 九真 紫极 小长寿 承天乐顺天乐 君臣相遇乐曲 荔枝香 棃园法曲 凉州 伊州 甘州 千秋节
    右三十四曲并明皇朝所作也
    宝应长宁乐 广平太一乐
    右二曲代宗朝所作也
    定难曲 中和乐 继天诞圣乐 孙武顺圣乐
    右四曲德宗朝所作也
    云韶法曲 霓裳羽衣舞曲
    右二曲文宗诏太常卿冯定采开元雅乐作也臣下功高者赐之乐又改法曲为仙韶曲
    万斯年曲
    右一曲武宗朝李德裕命乐工作万斯年以献
    播皇猷曲
    右一曲宣宗每宴羣臣备百戏帝自制新曲故有播皇猷之作
    文武舞序论
    古有六舞後世所用者韶武二舞而已後世之舞亦随代皆有制作每室各有形容然究其所常用及其制作之宜不离是文武二舞也臣疑三代之前虽有六舞之名往往其事所用者亦无非是文武二舞故孔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武尽美矣未尽善也不及其他诚以舞者声音之形容也形容之所感发惟二端而已自古制治不同而治具亦不离文武之事也然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凡六舞之名南陔白华华黍崇丘由庚由仪凡六笙之名当时皆无辞故简籍不传惟师工以谱奏相授耳古之乐惟歌诗则有辞笙舞皆无辞故大武之舞秦始皇改曰五行之舞大韶之舞汉高帝改曰文始之舞魏文帝复文始曰大韶舞五行舞曰大武舞并有谱无辞虽东平王苍有武德舞之歌未必用之大抵汉魏之世舞诗无闻至晋武帝泰始九年荀朂曾典乐更文舞曰正德武舞曰大豫使郭夏宋识为其舞节而张华为之乐章自此以来舞始有辞舞而有辞失古道矣
    文武舞二十曲
    晋文舞曰正德舞武舞曰大豫舞 宋文舞曰前舞武舞曰後舞 梁武舞曰大壮舞文舞曰大观舞 隋文舞武舞 唐文舞曰治康舞武舞曰凯安舞
    唐三大舞
    七德舞 九功舞 上元舞
    右三大舞唐之盛乐也然後世所行者亦惟二舞而已神功破阵乐有武事之象功成庆善乐有文事之象五代因之晋用九功舞改曰观象舞用七德舞改曰讲功舞周用观象改为崇德舞用讲功改为象成舞按唐人降神用文舞送神用武舞其余即奏十二和之乐每室酌献一曲则别立舞名至今不替焉然每室之舞盖本於梁自梁以来纷然出於私意莫得而纪
    古乐苑衍录卷一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