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回 狭路起口角冤家欢喜 飞索跌英雄好事求成-正文-隋宫两朝演义(隋代宫闱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六回 狭路起口角冤家欢喜 飞索跌英雄好事求成
泼剌里几匹骏马,从山角驰出,为首一匹马上,骑了个少年英雄,锦袍银甲,手中执了宝弓,仰着脸儿,向天空瞧视。只见一头海东青,抿着两翼,在空中盘旋。少年回头,笑对后面的四个家将道:"你们瞧着,待我将它射下来!"说着,抽出一枝狼牙羽箭,扣上弓弦,抬头瞧时,见那头海东青,已是飞向东首林边,少年一纵坐骑,驰向那首,仰了熊腰,张弓发矢,硼的一声,箭儿飞向空中,势甚激疾。那只海东青,却也乖觉,见箭到来,展开左翅一刷,把枝狼牙羽箭,拂了一丈多远,滴溜溜从空落下。少年的家将,齐声惊喊,少年更是愤怒道:"这头畜牲,倒也厉害,竟能拂去我箭!"说着抽出三枝箭儿道:"待我用连珠射法,赏它三箭,瞧它再能招架么!"他便向空中瞧准,一连三箭,先后射出。好一头海东青,竟是通灵一般,在空中一个翻身,左翅拂开了第一箭,右翅拂开了第二箭。第三箭接连又到,任凭海东青灵活,休想能避过。右腿上着了一箭,身子一侧,险些堕下。只见它两翼一振,带了箭儿,飞向林中逃去。少年也吃惊道:"这头畜牲,倒甚了得,竟会带箭而逃!"说着,拍马便追。四个家将,却去拾取了三枝落箭,随后相追。
    少年穿出了林子,却不见了海东青影儿,少年好不丧气。后面家将追到,少年对他们道:"那个畜牲,不知逃向哪里去了?"一个家将道:"它受了公子一箭,谅也飞逃不远。"另一个家将道:"不要受了箭伤,跌了下来,我们可在林中找寻一回。"少年点头道好,遂在林中地上,分头寻觅。哪知费了多时,依旧没有寻到,他们也无可奈何,只得抄出林去。
    转到山嘴跟首,正待弯将过去,蓦闻一阵马铃声,自弯角传出。少年将马勒住了道:"里面有人来了!路狭得很,待他们出来了,我们再进去。"
    说时铃声渐近,不多一回工夫,山角里驰出了五骑,却是五个女子。前面四匹马上的女子,一色的戎装打扮,最后一匹马上,骑了个千娇百媚的女英雄。
    身穿黄金细甲,腰悬宝剑,背插雕弓,鞍前横了一枝梨花枪,枪杆上挑了一只海东青,鲜血直漓,已是死了。
    少年和家将瞧了,便知那只海东青,即是方才的一只,怎的到了她们手中?这时五匹马已是驰去。一个家将高声呼道:"你们慢些走,还了我们的海东青!"前面马上的女英雄听了,回转马头,娇嗔着道:"谁人拿了你们的海东青?"家将道:"你枪杆上的那只便是我们的!"一个女子道了声:"呸!你们不要胡认,这是我们公主用箭射下来的,怎说你们的?"家将冷笑道:"明明是我们公子射下来的,你们拾取了去,还要抵赖!"马上的女英雄听了,不禁柳眉倒竖,娇喝一声道:"大胆狂奴,休得胡言!你们既能射下,怎会到我手中?"家将道:"我们公子,连射三箭。第三箭中了海东青腿上,它带箭逃了,我们追寻无着,哪知已给你们拾去了!"女英雄冷笑一声道:"说得好听话儿,连射三箭,只中一箭,已是丢脸,还要说出,我一箭射下来的时候,有什么箭儿带在海东青腿上?"
    少年英雄听到此处,却也忍不住了,即道:"海东青却是先中我的箭,此刻即被你们拿去了,我也不稀罕它,你们拿去好了,只是也须和气一些,怎能讥笑他人!"女英雄粉脸微红,对着少年道:"又不是我们强要你们,原是我射下来的,不信拿去瞧,咽喉一箭,有伤为证。"说着,将海东青掼将过去。恰好给少年接着,提起瞧时,果见海东青的颈上,射有箭洞。再向
    两腹细瞧,右腿上也有箭伤,便是自己所射,遂将海东青向女英雄掷过去道:"你也去瞧瞧,右腿的箭伤,哪里来的,便可知道我们说的话儿,原不是哄你们的。"女英雄接住了海东青,果见右腿上有伤,遂笑道:"这便如何?"
    接着又道:"既是你们先射中,就还了你们罢!"这边的家将道:"本来要还的,不是我们公子射中了一箭,使海东青受伤,你们休想射得下来!"
    女英雄原想掷还他们了,听了家将的话儿,倒又生气了。不禁怒喝道:"你们的射法好,早该射中鸟的要害,怎只射中右腿,让它带箭逃呢?亏你们不怕羞,还要恃强胡说!"家将笑道:"你不要自夸海口,将人家看轻,你若真有能耐的,敢和我们公子比箭么?"一个女子道:"算了算了,射了三枝箭,只中一箭,还要不知己丑,要和我们公主比箭!"少年大怒道:"你这贱婢,怎敢胡言!"女英雄见少年骂她的从人,不禁怒气上冲,脱口骂道:"你这匹夫,竟敢出口伤人!"那边家将听了。全呼:"反了!你这女子,姓甚名谁,胆敢辱骂我们公子!"这边一个女子道:"说给你们听了,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家的公主,便是大夏国的永安公主窦线娘,你们这般狗头,是哪里人氏,竟敢如此撒野!"
    少年听说马上的女英雄,便是窦线娘,不禁暗喝声名不虚传。这边的家将,便也大声喝道:"你们听仔细,坐稳在马上,不要吓下马来。我们的公子,便是幽州大总管罗艺的公子罗成!"线娘听说马上的少年,即是罗艺的儿子,不禁仔细打量。只见罗成生得一表人材,眼秀眉清,唇红齿白,英姿照眼。觉得心头乱跳。罗成也在打量线娘,只见她远山描翠,翠得异样动人,秋水横波,波光分外澄清,娇滴滴的双颊,嫩生生的雪肤,不觉瞧得呆了。
    那边的线娘,被他瞧得好生难堪,便低垂粉颈,回转马头,想要走了。这边的家将,哈哈笑道:"听了公子的威名,她们便逃了,不敢比箭了么!"线娘怎会中风,又勒住了坐骑道:"怕你们么?要比就比!"家将道:"分了胜负,将什么作赌?"线娘道:"你们说好了!"家将涎着脸道:"要是我们胜了,你便嫁了我们的公子。"罗成慌忙喝道:"大胆狗头,怎能胡说!公主休得动怒!"
    线娘听了家将的话儿,羞得粉脸通红,本待发作,见罗成道了歉儿,倒只好忍住了。另一个家将道:"可将海东青悬在树上,离开了二百步,每人各射一箭,哪一个射中海东青的眼睛,便算得胜,取了海东青回去,两个全中,再作定夺,这样可好?"罗成和线娘听了,都觉使得,便依了此人。由他将海东青悬在一棵大杨树上,家将即道:"哪个先射?"线娘道:"请你家公子先射好了!"罗成也不推辞,便离了二百步,张弓引矢,一箭射出,家将一声喝采,那枝箭儿,不偏不倚,恰巧射中了海东青的眼睛,横贯在中,家将也暗暗佩服。这边家将道:"我们的公子,已是射中了鸟目,此刻要你们射了!"线娘拔了背上的雕弓,抽取一箭,将马一拍,扣箭上弦,相离杨树二百步,便发出箭儿,猛听得两下里齐声喝采,原来线娘的一箭,将罗成先前的一箭射出,她的箭儿,却横贯在鸟目。罗成不禁脱口道:"公主神箭,不是罗某能及,甘拜下风!"线娘听了,倒觉没意思起来。这边的家将又道:"我们的公子,神枪无敌,你家公主,敢和我们公子比武么?"这边的从人道:"又要夸口了,好不害羞!"线娘喝住众人道:"不准胡说,快给我闭口!"
    罗成见线娘箭法惊人,想她的武艺,谅也不弱,便想领略一回,线娘也素知罗家枪法,有名天下,即欲趁此机会,和罗成一比。当下也不多言,将
    横在鞍上的梨花枪挺在手中,向罗成秋波一转。罗成大喜,取过了家将手中的提卢枪,在马上含笑道:"请公主放马!"线娘一拍银鬃马,飞驰向前,抬起梨花枪,向罗成面上刺去。罗成举枪轻架,挡开了梨花枪,回手一枪,向线娘马头刺去。线娘圈过马头,顺势将枪横扫过去,向罗成肋下打来。罗成起枪抵住,两人一来一往,两条枪宛似两条神龙,搅作了一团,战了五六十回合,线娘究敌不过罗成。其实罗成早已知道,线娘不是他的对手,只使出一半功夫。线娘到了这时,还觉不能对付,便虚晃一枪,回马便逃。罗成故意戏她,拍马便追,口中还喊道:"公主休走,看我擒你下马!"线娘见他追来,不禁暗喜,便在怀中取出了红线套索,藏在手中。逃了一程,回头瞧时,只见罗成一匹马儿,在后紧追,线娘将马勒慢,不多时,已是追近。
    线娘轻侧柳腰,纤手一扬,娇声喝道:"还不与我下马!"
    罗成追得有兴,猛见一道红光,向胸前扑来,急呼一声不好!忙将身儿一侧,左肩上已给套钩钩住,线娘乘势一拽,罗成的身子,已是侧了,给她一拽,便堕下马来。线娘正在得意,哪知罗成跌在地上,却双手拉住套索,猛力一扯,线娘没有提防,竟也被扯下马。罗成真会作戏,见线娘尚未将套索松手,他又用力一扯,线娘接连几纵,立脚不稳,便也跌倒下来。恰巧压在罗成身上,跌入罗成怀中。线娘羞得满面通红,急忙扒起。罗成也含笑起立道:"公主的红锦套索,真是厉害!不但使我跌了,连了公主自己,也会受了它的作弄。"线娘暗想:你也不要肆刁了,原是你作弄人,干红锦套索什么事!她也不再多言,扑了身上灰尘,便欲上马。罗成却慌恐着道:"公主要去了么?"线娘诧异道:"武也比了,胜负也分了,不去作什么?"罗成竟道:"我却不愿和公主分离呢!"线娘听了此话,不禁胸头小鹿乱撞。
    骂又不好,说又不好,飞红了双颊,抵着头儿,竟开口不出。罗成走近一步道:"若蒙公主不弃,愿结秦晋。"线娘听着,越发没意思了。
    罗成见线娘含羞不语,又逼近一步道:"只须公主点头示意,便算允我了。"线娘原是心爱罗成,只不能私自许婚,遂正色对罗成道:"公子以此事问妾,妾未能私允,公子若果有心见爱,可遣媒向我父求亲。"罗成踌躇了半晌道:"尊公若不见许,如何是好?"线娘暗想:"这倒也是意中事,父皇也许会不允的。失却了这们的如意郎君,却觉不舍。"当下沉吟了半晌道:"公子可和杨义臣相识?"罗成道:"原是世交。"线娘不禁脱口道:"那便好了!义臣即将来到乐寿,妾父甚敬其人,公子若挽他为媒,定能......"
    线娘说到此处,便停着不说了。这时罗成的家将,和线娘的随人,一同寻至。
    线娘和罗成慌忙各自上马,相顾一笑,尽在不言中了。正是:心有灵犀通一点,多情儿女两英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