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回 当筵刺语萧后受辱 布席礼佛杨氏终凶-正文-隋宫两朝演义(隋代宫闱史)-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一百回 当筵刺语萧后受辱 布席礼佛杨氏终凶
檐前滴漏,断断续续的不住。庭院里面,水浸紫苔,风侵铁马,一片的秋风秋雨,阴惨惨好不凄凉。湘帘不卷,室内的明朗灯光,却从里映出。室中的萧皇后,翠黛含愁,朱颜憔悴,支颐侧坐,不住的长吁短叹。在她对座的,便是个宇文化及,已经醉眼模糊,兀是不肯停杯,只顾一杯又一杯的狂饮。猛的将杯儿在桌上一碰,吓了萧皇后一惊,含颦一瞧,却见化及哈哈大笑。萧皇后长叹一声道:"日暮途穷,狼狈到这般光景。你还有什么心情,值得如此狂欢!"化及一双通红的醉眼,向萧皇后一瞟,接着举起杯儿,饮尽杯酒又是一阵狂笑。
    萧皇后知他醉了,忙道:"快不要饮下去了,早些安息罢!"化及摇了摇头儿道:"哪里睡得着,除非......"他说到此处,却又忍住了,不再往下说出。萧皇后含疑问道:"除非怎样?"化及停了半晌,方始一笑道:"说了出来,皇后谅也不恼。"萧皇后道:"我还恼你作甚?"化及道:"真的么?"萧皇后微笑道:"哪个说假?"化及道:"人生终有一死,但能得做一天皇帝,虽是即死,我也甘心!"
    萧皇后听了话儿,已知化及不怀好意,急道:"你此刻权在众上,宛似天子,何必拥个虚名,定要称帝呢!"化及道:"实权虽得,虚名终须成立。"
    萧皇后道:"果然称帝,原是无人能阻,但凭你处置好了!"化及皱了皱眉儿道:"只是那个秦王如何?"萧皇后道:"立也是你立的,废也是由你废了,他还能和你倔强么?"化及点头道:"原是如此,但依我看来,将他废去留着终觉不妥。索性除去了他,免了许多周折。"萧皇后苦笑道:"那又何必呢?他的命儿,就饶了他罢!"化及摇首道:"那可不能。"萧皇后见化及已是绝然,知难挽回,只索罢了,听凭化及去处置。一宵易过,到了那天清晨,化及即命人酖杀了秦王浩,僭称许帝,过他皇帝瘾。
    时光迅速,转瞬半年过去。魏县又给李渊的从弟淮南王李神通所破。化及带了萧皇后等逃往聊城,未及安顿就绪,夏王窦建德,已是亲率大军,以杨义臣为行军大元帅,范愿为先行,线娘和薛冶儿断后,共有马步军兵六万人。小小一个聊城,怎能经得起攻击!又有义臣在内谋划,不消几天工夫,便将聊城攻破,生擒了化及、智及。萧皇后等一般人,自然也逃走不了。建德进了聊城,安民即毕,薛冶儿便想杀了萧皇后,向建德声请。建德慌道:"此却不能,萧后虽是失节,究为母后,不是我们所能加害。化及兄弟,则理应受诛,我自能处置,为兄弟雪仇。"冶儿无可奈何,含泪而退。建德恐冶儿加害萧皇后,便使人护卫萧皇后。
    到了明天,建德请萧皇后登殿,建德行臣礼朝见,羞得萧皇后不敢抬头。
    建德遂命人立了炀帝和秦王浩的神主,率了百官,素服发哀。先将宇文智及等枭斩致祭,独有化及,却囚住在槛车,欲带回乐寿枭首示众。待到祭毕,城外传进一书,却是杨义臣所遗。建德急忙拆视,函中大约说是叛贼已擒,臣志得伸,即回田里,以遂初衷等语。建德阅毕叹道:"杨公真是忠臣。"
    大将军刘黑闼因其义兄高士达,实为义臣所杀,常怀隐恨,至此即道:"杨义臣厚受主上恩宠,今乃不别而行,实为藐视我主,臣愿率兵追他擒回治罪。"
    建德急道:"义臣先已与我约定三事,我怎能食言?当成全其志。将军不必费心。"黑闼只得怏怏而退。
    隔了几天,建德凯旋而回,到了乐寿。建德素不好色,因将隋家妃妾儿数遣归,只有个萧皇后无从安顿,令她居住别室。但薛冶儿和线娘,因建德优待萧皇后,甚觉忿忿不平。线娘又和曹皇后说了,曹后沉吟了片刻,笑对线娘道:"我们虽不能将她处死,只是羞辱她一番,倒也使得。我们只须如此如此,已是够她受了。"线娘附掌称善,便去告知了冶儿,冶儿也是快活。
    那天晚上,曹后在她宫中,设下了盛筵,宴请萧皇后。萧皇后应召入宫,见曹后和了线娘含笑相迎,十分殷勤。待到入席,又连连劝酒,萧皇后在初时尚是愁眉不展,着意含颦。到了此刻,却眉锁顿开,忘了愁恨,不禁和她们有说有笑了。线娘见是时候了,便向曹后使了个眼色。曹后早已会意,便含笑问萧皇后道:"东京和西京,两地的胜景哪一处的好?"萧后道:"西京的景色,哪里及得上东都的西苑?西苑里面,五湖十六苑,各有动人风光。"
    曹后点首道:"闻说十六苑中,各有一个夫人主持,此说可真?"萧后道:"的确是有。"曹后道:"如今十六苑夫人,不知如何归束了?"线娘接着道:"听说有几个夫人,已是殉节了?"萧皇后不能说没有,只得道:"是的。"曹后便道:"哪几位夫人?"萧皇后道:"绮阴苑的谢夫人和仪凤苑的柳夫人,都在先帝受害的那日,便自缢身死的。"曹后和线娘同声道:"难得难得!这般的节烈,令人可敬。"萧皇后接着道:"还有个仁智苑的朱夫人,却在寝殿里面,骂贼被害。"曹后道:"似朱夫人般节烈,替隋室增了多少光辉!"线娘笑道:"也有削尽隋室光辉的人呢!"这一句话儿,萧皇后听了,宛似当头一个霹雳,顿刻痴呆,出声不得,面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曹后又问她道:"此外还有什么人殉节?"萧皇后不敢再说出妥娘的事,即道:"没有了。"线娘道:"听说尚有一个妥娘,为了谋害化及不幸事泄,又给无耻的贱人,献了歹毒的计儿,累得妥娘惨死,此事可真?"萧皇后只恨没个地洞,躲了下去,又不能说没有,只得点了点头儿。曹后接着又道:"闻说有个舞剑的薛夫人,可还存在?"原来薛冶儿和萧皇后,直到此刻尚未会面,故而曹后佯问。
    萧皇后原不知冶儿也在宫中,即道:"她因刺贼不成,被逐出宫,如今不知到哪里去了。"话声未毕,只见内室的垂帘一掀,走出了一个人,不是薛冶儿,还有哪个!萧皇后惊得呆了。冶儿却冷笑道:"想不到又在此地,遇见了娘娘。贱妾意谓娘娘是长享富贵的了,怎会到此?"萧后听了冶儿的话儿,更是难受,她本因曹后和线娘母女两个,热一声,冷一句,讽刺得难受,又加上了冶儿,方知她们早已安排停当,原欲羞辱她的,不禁恼羞成怒道:"未亡人并非贪生怕死的人,只因那时先帝被害,陈尸寝殿,无人顾问,只得忍辱含污,要求叛贼礼葬了先帝。又立了秦王浩,以续大位,在未亡人原是没法呢,还须原谅些未亡人。"曹后冷笑道:"娘娘口口声声的未亡人,不知还算杨氏的未亡人呢?还是算宇文氏的未亡人呢?倒须请问娘娘。"问得萧皇后哑口无言,不禁伤心万分,掩面悲啼。恰巧这时建德进宫,见了这副情形,忙命两名宫女,送萧皇后回室,又劝曹后等道:"她到了这般地位,已是够她受了。您们不必先去羞辱她罢!"
    萧皇后回到寝室,自思生平不曾受过这等难堪,越思越伤心,整整的哭了一夜,没有合上眼儿。到了天明,她想若是久留在此,怎经得她们的磨折,终得想个去处,脱离了此处,方能安宁。左思右想,竟给她想到了一个人,便是嫁与突厥始毕可汗的义成公主。萧皇后遂起身修书,说了不少的苦话。
    她书写即毕,密密封就,即贿通了一个宫女,命她找个可靠的人,将信送至塞外。自古钱可通神,萧皇后破费些金珠,她的一封书信,已是到了塞外。
    义成公主接阅以后,便与始毕说了,欲他使人往接萧后。始毕倒一口允许,立遣使者,来到乐寿。见了建德,禀明来意,建德正因没法处置萧后,又恐线娘等使她难堪,今突厥遣使来迎,真是求之不得,便即依允。一面使人咨照萧皇后,叫她整备行装,一面却命杨正道一路相送,保护萧后。原因政道为齐王暕的遗腹子,故命同赴突厥。萧皇后闻知突厥遣使来迎,哪里还肯迟慢,匆匆的收拾了一切,即向建德告行。建德欢然相送,直出了宫门。
    萧皇后方始和了杨政道,随着突厥使者,一同出塞。见了义成公主,抱头痛哭。始毕却将政道一并留下,未几,即立政道为隋主,令与萧后同居定襄,萧后方才安心住下了。"
    小子既将萧后的下落,交代清楚,便算完了。又须掉转笔儿,说那东都的王世充。他自从逐走了李密,一切朝政,都入他的掌握,渐渐骄恣不法。
    初则自封太尉、尚书令,继又自称郑王,加九锡。又因尚书裴仁基、裴行俨有威名,深加疑忌。仁基父子也知为世充所忌,甚觉不安。那时世充竟背了前言,不畏天日在上,使他族灭无遗,遽将皇泰主废去,自做皇帝,国号郑皇。将皇泰主降为潞公。仁基父子自世充即了帝位,更是畏惧万分,深恐受害,遂与尚书左丞宇文儒童密议,欲谋杀了世充,再立皇泰主。哪知这个消息,竟会走漏了出去,给世充所知,遂将裴仁基与宇文儒童,皆夷三族。齐王世恽又对世充道:"儒童等的谋反,正因隋主虽已被废,旧势仍在,不如早日除去,免得为害。"世充听了世恽的话儿,觉得甚是,即命人致鸩皇泰主。皇泰主欲与太后面诀,使者不允。皇泰主一再哀求,使者只促饮鸩。皇泰主乃布席礼佛道,愿自今以后,不复生帝王家,遂取鸩饮下。一时未能绝气,来使竟急不待缓,用帛勒死。
    在东都死去了一个皇泰主侗,在西京废帝的侑,也是一命呜呼,两兄弟不约而同,好似造化弄人,故意要他们在一个年头上,同见阎君。于是,杨家称帝的子孙,覆亡净尽,只有突厥所立的杨正道了。唐谥侑为恭帝,王世充也谥侗为恭帝。两个恭帝,在位的年数,又同是二年。《隋书帝纪》但录恭帝侑,却没有恭帝侗,这原是唐臣书法,不免徇私。其实东都嗣立侗的时候,西都的侑,已是被废的了。就隋论隋,皇泰主未始非一线所存,应该称为隋朝皇帝。总计隋自文帝篡周,共历四主计三十一年,隋朝就此告终。
    小子这部书儿,便也收场。至于那般称王称帝的英雄结果如何,一来不在本书范围之内,二则别家书上,已有记载,不必小子罗嗦了。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