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卷烟厂改良再举 织布局折阅将停-正文-市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三十五回 卷烟厂改良再举 织布局折阅将停
    第三十五回 卷烟厂改良再举 织布局折阅将停
    却说范慕蠡把负贩团的地皮买就,一面雇匠人盖屋,一面发了告白,招人入团。这时杨成甫见团事准办,急急回家创办学堂去了。刘浩三因工业学堂开学以来,事情很忙,没工夫再顾到负贩团事。慕蠡哪有工夫兼管团事呢?急须找个替人,合浩三商议。浩三道:“这事项商界中有点学问的人,方能管得来。我于商界中人,并都不认识。前天听得汪步翁谈的,他有朋友劝他办实业,意思就好,莫如托他介绍一位吧。”慕蠡恍然大悟,立刻套车到华整纸烟厂,却见步青短衣窄袖,在机器栅里督视。慕蠡暗道:”步青这人,一变了平时腐败习惯,这样勤力,还愁商务不发达么?”正在思忖,有人报告步青,出来迎接,陪到客厅里坐下。步青穿上长衫,慕蠡道:“打岔不当。我们这团事渐渐逼近了,房子业将完工,入团的人也有了许多,有些工艺品都堆在厂房里。成甫是回去了,浩三管着那个学堂,分身不来,兄弟更是忙碌,哪里能管这事?只我们一片心机,创下这个事业,要给个外行的人管了,定然闹坏了局面。这事须得色色在行,还须热心任事,方敢交给他管去。但这人哪里去找呢?”步青道:“兄弟倒有一位朋友,姓杜名瀛,表字海槎的,他系开通新社的干事员。曾经到过东洋,学过三年工艺,这事定然在行的;再者,他一片热诚,极想做个有名誉的人,待兄弟介绍他合慕翁会面吧。”慕蠡大喜。当下约定次日十下钟,约杜海槎到华发会面。慕蠡辞别去了。再说那杜海槎是牖智学堂卒过业的,又在东洋学习工艺三年,慨然有兴工艺的思想,只是苦无资本。回到上海,偶见亲戚家里买了一丈羽绫,预备做短衫裤的,内中还附着两卷洋线,细看直合中国的丝线一般,十分光彩,暗道:“外国的制造品愈形发达了!这件东西,又不知暗中夺去若干利益!”心中纳闷,便别了他的亲戚,想找个花园散闷。抬头遇见一位同学潘人表,拉着手道:“久违了。听说你在东洋,甚时回来的?”海槎道:“前月方回。”人表道:“我们找个茶馆谈心去。”海槎一肚子的不合时宜,正待发泄,恰好遇着知己,十分快活。
    二人便找到江南烟雨楼。这时还早,茶馆里静悄悄的,二人坐下谈心。
    人表道:“东洋到底怎样文明?”海槎道:“文明的话,口头谈柄罢了。统五大洲的人,比较起来,不见得人家都是文明,我们都是野蛮的;况且文明野蛮的分际,我们要勘得透,其中的阶级穷千累万哩!譬如一种知识,人家有的,我们没有,我们便不如他文明了;又譬如一种事业,人家有资本在那里创办,我们没资本,创办不来,我们又不如他文明了。把这两桩做比例,推开眼界看去,文明哪有止境呢?一桩两桩小小儿的优胜,就笑人家不文明,就像鷽鸠笑大鹏似的,早被庄老先生批驳过。现在世界,并不专斗文野;专斗的是势力。国富兵雄,这国里的人走出来,人人都羡慕他文明,偶然做点野蛮的事,也不妨的;兵弱国贫,这国里的人走出去,虽亦步亦趋,比人家的文明透过几层,人人还说他野蛮,他自己也只得承认这个名目,有口也难分辩。据现势而论,自然我们没人家文明。只须各种文明事业,逐件的做去,人家也不能笑我们野蛮了。”人表十分佩服,便道:“我们几位同志,新立了一个开通社,专门研究科学,贩买仪器。老同学肯入社么?”海槎便问人表索阅章程,当允入社。社中公举他当了干事员。
    海槎结识了几位商界中人,有心提倡工业,因此合步青认识。步青既应允了慕蠡介绍海槎,抽闲半日,访到开通社。只见一间屋子里,烘烘的火烧,一股酸臭气,触着鼻子,异常难闻。步青大惊,叫道:“你们屋子里走水了!”忽见两人赶出,问道:“哪里走水?”步青指道:“那不是火光么?”两人笑道:“这是我们试验的化学。”步青红了脸,访问海槎。两人指他到帐房里去,海槎正在那里制小地球,见步青来了,起身相迎。步青寒暄数语,便走近案旁,看他制的地球,已经粘好,上面画了红黄青绿四种颜色,深浅各别,经纬线亦已画就,亚细亚洲写全了。步青叹以为奇。海槎道:“这是极易做的。小孩子的玩具,没甚稀罕。”步青便把来意说明。海槎道:“这是极好!难得李、范二君这样热心,只是兄弟在这里不能脱身。”步青道:“那边的事业大,公益多,海翁应该辞却这边,就那边才是。”海槎也觉动念,约定晚上再给回音。步青自回华整。到晚海槎欣然而来,应允了慕蠡的事,步青大喜,同到华发合慕蠡会面。一见如故,订定合同。自此团里的事,都归海槎经手。
    步青回到华整,恰好单子肃在那里等候已久,步青道:“子翁,深夜来到敝厂,有何见教?”子肃道:“不要说起,我们合股开的华经纸烟公司要失败了!”步青道:“你们这公司,我也早有所闻,只怕整顿不来。”子肃道:“正是。我被洋行里的钟点限住,没工夫去考察,以致如此。这公司共是十股,七万银子开办的,我倒入了四股;其余六股,只王道台是三股,那三股是零星凑合。本该我来经理,因我没工夫,王道台派了他的亲戚陆仲时经理。这位仲时先生是湖南候补知县出身,革职回家的。官场的排场很足,哪里做得来买卖呢?直弄得一团糟。我听得些风声,今天去查帐,只恨我这事也是外行,一切进货出货,肚里没个底子。请步翁把贵厂的帐目,借给我一看,就有数了。”步青依言,把帐给他看。子肃记不清楚,拣几条紧要的抄下,闹到十一下钟,才辞别回家。
    次日一早,子肃到了华经,仲时还没到厂,也不开工。栈司忙着上楼,子肃紧跟着上去,只见横七竖八,几个伙计都睡在床上。桌上的麻将牌还摊着没收。栈局忙着收牌。子肃大怒,把他们的牌都撒到窗子外面弄里去了。发话骂栈司道:“钟上已八下多了,你们干的什么事?这早晚也不来伺候先生们起身?这牌是哪里来的?先生们在这里睡觉,你们就敢玩牌?这还了得!快一个个的替我滚蛋!”那栈司吓得脸皮变色。床上的伙计,也都惊醒,一个个翻身起来。子肃更是恶作剧,并不下楼,靠定那张麻将桌子坐下。那些伙计羞愧无地,只得慢慢的穿衣服下床,都红涨了脸,一言不发。子肃道:“诸位先生辛苦了!起晚些,不要这么早。今儿是兄弟来惊动了不当!兄弟只因这班栈司太没规矩,居然敢玩牌,犯了我们厂里的条约,在这里申饬他的。”内中一个伙计道:“玩牌的事,却不合栈司相干。昨天晚上,来了几个朋友,硬要在这里玩牌,我们劝他不听,连这牌还是隔壁人家去借来的。”子肃道:“我原说栈司没这么大的胆子。我们的规则不是悬挂在那里么?诸位总该遵守,就有不知趣的朋友来,搅乱我们的大局,也该拒绝的。总之,股东拿血本出来做买卖,总想赚钱;诸位得了薪俸,就该认真办事。如今华整华升两家都好,除官利外,还有分红。我们天天折本,批出去的纸烟,不是味儿太辣,就是带霉。开工恁晚,机匠也没人管束。栈司更是不守规矩。拿几个股东的钱耗折完了,诸位又到别处去吃饭了,只我们股东该没翻身。这还算有良心么!陆先生呢,怎么还不见到?”伙计都面面相觑,答道:“陆先生本来要到吃饭时才来哩,吃了饭就去的。”子肃道:“这不是笑话么!”转念一想:“陆仲时在厂里,上上下下都厌恶他,为他排场太大,动不动呵斥人,这话只怕伙计们栽他的,我不可为其所用,倒要仔细考察。”当下便叫栈司去请陆老爷。去了半天,栈司回来道:“昨天陆老爷没回公馆。”子肃已知就里,便吊帐簿核对,各项开支倒也不离谱子,进货并不很贵,销路也不为不多,只是货色卖不出,人家都不来续批了。子肃叫他们拿做好的,拣几种来看,极好的纸烟,尝青味儿也纯,一些破绽没有。
    子肃只得回到洋行,到处打听,并都打听不出。子肃心生一计,走过四马路,见一家铺子里,挂着一块招牌,上面写的是华经纸烟。子肃指明要买。那里的人道:“没有了,只老牌强盗牌。”子肃殊为诧异,接连问过几处,都是如此。子肃没法,最后问到一家小铺子里,倒还有几包。子肃买了一盒,可巧遇见一位华升厂的伙计,这人姓司空表字吉人,本系子肃认得的,荐到华经,仲时没收,转荐华升去的。子肃有心访问他,拉他到易安吃茶就坐。子肃拿出那盒纸烟,正待吸时,吉人道:“单先生,且慢吸,给我替你考验。”子肃真个给他,他把这纸烟在茶桌上竖着一抖,那烟末就下去几分,露出一段白纸;再抖几次,烟末又下去几分;接连抖时,烟末下去了一半。子肃大惊,道:“这是甚么缘故?”吉人道:“这是伙计赚料的确证。”子肃道:“敝厂里的烟,出得最多,用料极省,怎么会有弊病呢?”吉人道:“正恨贵厂出的烟多,料子又省,所以弄成这种东西,哪里销得畅呢?”子肃道:“他赚料是不至于的,我们查察得极认真。”吉人道:“薪水既少,还把同事看得太轻,人人都有异心,暗中要做手脚,场面上虽然好看,那是不中用的。”子肃尤觉竦然,擦着自来火吸这烟时,一股霉气,几乎呛出血来。子肃发恨,把烟摔在地下。吉人拾了起来,笑道:“单先生,不要动怒,这烟末中间还有一个毛病。”子肃道:“倒要请教。”吉人把纸卷拆开,给子肃细看时,里面包着一团碎末,显系两种货色。子肃道:“这是甚么道理?”吉人道:“贵厂里一位同事,他曾合我谈过的。他道:‘我们辛辛苦苦来到上海做伙计,原指望每月赚几文薪水,捧牢着这个饭碗,替主人家出力。如今三块五块钱一月,哪里够吃用?事情又忙,一天做到晚,连苦工都不如,自然要想额外的利益。’后来,我又打听贵厂的烟料,有人家用剩下的,转卖给贵厂。两个伙计,已经赚着一大注钱去了,难怪销场不好了。”子肃听了,不觉恨恨,当即各散。
    次日找到王道台,聚集了股东,公议办法。依王道台的主意,就要停办。子肃道:“做买卖的人,总要有耐性,这时停办了,不是净折本么?我想整顿一番,还好翻本。”王道台知子肃是经商好手,就公推他主持。子肃大喜。当即到厂,把同事齐都辞退,找着司空吉人,把厂务全交给他,另用一班伙计。子肃考验过,都是认真做买卖的。把旧料贱价出售,另办新料,工人也都换过。登告白跌价。果然出的纸烟,十分紧密,味儿也纯了。价钱也便宜。几天工夫,已经销到整千包。子肃扬扬得意。
    这天礼拜没事,有位朋友是通瀛织布厂的总收支,姓许字晴轩的,子肃合他最为莫逆,约在第一楼中层会面。届时子肃径到第一楼,晴轩早躺在榻上专候。子肃道:“我们有半个多月不会面了,厂里的事很忙么?”晴轩道:“不消说起,这厂支持不下去了!”子肃道:“怎么会支持不下去呢?去年不是赚到几十万银子么?”晴轩道:“这厂本来是个极大的局面,三百万股本,应该做极大的买卖,方有利益。从前办事的人,失于检点,走漏货色,混赚银钱,那是人人知道,不用我说的。如今换了总办,各事整顿,略为好些。我又献计,把那些吃干俸的人,裁撤完了,办事的薪水,分外加优,立下现条,小工偷棉纱的,重重罚他。我挑选几个老实工人,每逢放工时,站在总门口抄纱,屡次抄着夹带的棉纱。这时也渐渐没有敢偷了。这样办法,总算尽心。无奈出货虽多,销路不畅,栈在那里不动的布,屋子里都装不下了。开销是照常的,天天吃本,哪里支持得下呢?”子肃道:“为何纱布停滞?”晴轩道:“这其间的原故很多。织布厂比从前多了几倍,内地的用布,是有数的,货色多了,谁还要买;再加水灾荒歉,各项买卖吃亏,不但纱布。原不能怪我们办事不好。”子肃道:“虽如此说,别家的纱布也还有销场,单只贵厂这般停滞,又是什么原故?”晴轩道:“敝厂的布,本就太粗,这是机器使然,价钱却甚便宜的。如今已决计停工,等市面好时,再议开办。”子肃道:“这一停工,不知多少人失业哩!”晴轩道,“这也顾不得他们。”子肃道:“贵厂的停工,就是中国商界的代表。”晴轩问其原故,子肃道:“一物滞,各商亏。这里停工,那家歇业,我预料将来的商界,一天里败一天。”晴轩道:“这是你过虑,应该不至于此。”子肃道:“并非我过虑,商界怕的是折本,喜的是赚钱。见这行买卖赚钱,便大家蜂拥去做;见一家折本,个个寒心。商界因此不能发达。不但不肯做的,添了商界许多阻力;就是那蜂拥而做的,也是商界的大阻力。以此推论,中国的商人,都是这个性质,必有一天,同归于尽的。除非有些资本大,或是团结坚的人,方能支持下去哩。将来商界中战胜的,都是资本大,或团结坚的人。”晴轩听了,不觉触动一件心事。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