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十:红学研究的“才”与“识”-正文-金玉缘-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附录二十:红学研究的“才”与“识”

    撰文:虞卫毅
    红学研究严格说属于文艺批评,它要求研究者在才,学,识三方面都有一定的水平。无才无学者,没有资格评说《红楼梦》;有才有学者,虽然能评说《红楼梦》,但不一定能说到点子上。必须是"才,学,识"三者兼备,才能成为真正的红学大家。"识"在这里尤为重要。"识"是一种洞察力,它是学养与智慧的双重结合,它更是一种文化感悟,因此,需要有多方面的文化积累。研究《红楼梦》,仅仅有红学知识远远不够。《红楼梦》博大精深,红学研究应该从多角度,多方位展开研究。在一些复杂课题上,大陆的红学研究者应有更杰出的表现。红学研究的水平,代表着当代人文学者的学识水平,反映出对传统文化挖掘的深度。
    红学研究离不开实证研究,因为如果大方向出错,再好的评论也是瞎说。例如,在曹雪芹生年问题上,很多人根据敦诚的一句诗,便断定曹雪芹只活了四十多岁,断定曹家被抄家时,雪芹最多只有13岁,因此断定《红楼梦》中的故事只是曹雪芹的想象与虚构,他们对曹雪芹在书中的自述与脂砚斋的批语视若无睹。说到底,是因为缺乏一种"识"。
    有些人认为曹雪芹是天才,因此《红楼梦》的初稿本也会很高妙。但是他们就不曾想过,曹雪芹是纨绔子弟,虽有文学天才,也不可能一开始写小说就能达到超妙的地步,初稿本的幼稚与粗糙是必然的。经过生活的历练,到40岁以后才能有真正的成熟。《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撰写是曹雪芹已过不惑之年以后的事。经过"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到写完前八十回已是五十二岁的人了。没有那样的生活经历,仅凭想象是写不出那种场面与深度的。说《金玉缘》是《红楼梦》的初稿本,并不降低曹雪芹做为文学大师的地位。再伟大的人物要从小孩儿学步做起。不可能一生下来就能行走如飞。正视事实,正视历史,这是我们应取的态度。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说明在写八十回之前已有一个底本,否则,拿什么"披阅"?而《金玉缘》故事中写的正是曹家的事。故能初步判定《金玉缘》是初稿本。
    在《金玉缘》中,去江西做官并丢官的不是吴礼(对应贾政),而是吴智(对应贾赦)。这更对路,因为在官场上,贾赦才是真正的草包而贾政要谨慎的多。(高鹗在嫁接后四十回时,张冠李戴,变成了贾政)。说明《金玉缘》正是曹公八十回的底本,也能说明《金玉缘》不是后人作伪。这种细心的研判,同样需要"识"。
    《红楼梦》第一回中作者写的很清楚,小说是写作者亲历之事,亲见之人。姓名可以隐写,人和事却是实有而不是虚构(当然也会有虚构之处,那是写小说的题中应有之义),这正是《红楼梦》这部书的特出之处。
    《红楼梦》一书如果全是虚构,那么,作者在第一回中的自述就是欺骗,脂砚斋的批语也是欺骗。但是笔者相信作者并没有欺骗读者,脂砚也不会欺骗读者。倒是有些"红学家"在误导读者。说到底,还是一个"识"的问题。识见不足,是当代一些"红学家"的致命弱点。
    2005-02-03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