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十二:大观园在南京不在北京-正文-金玉缘-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附录二十二:大观园在南京不在北京

    大观园在南京不在北京 Anonymous 于 2005-04-27 发表在 百家争鸣
    大观园是虚构还是实有?笔认为是实有不是虚构.而且无论是实有还是虚构,大观园都只能在南京而不是在北京.因为修建大观园的目的是为了迎接元春的省亲,而元春省亲只能发生在曹家被抄家前,不可能发生在抄家之后.曹家被抄家前,一直住在南京,被抄家后,才迁居北京,这有史料可查.<石头记>写的是石头城发生的故事,<金陵十二钗>更是明喻书中记述的是金陵(南京)十二位女子的传奇故事.作者书中说的"都中",不一定是指北京.因为,南京是六朝古都,更是明朝的"京都".何况,贾元春省亲如在北京就没有必要建大观园,她回娘家很方便,由娘家回宫中也很方便,用不着兴师动众建那么大的省亲别墅.俺有一文专论元春省亲,题目是<由贾元春的年龄说起>,现转发如下:贾元春是十二钗中的重要人物,其判词中有"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帷。"一句,说明其在宫中生活约有二十多年。红楼梦后四十回写元妃去世时是43岁。元春省亲时,宝玉年龄约为13岁,距元春去世仅三年左右,可知元春比宝玉大27岁左右,与王夫人年龄相当,不可能是王夫人女儿。《金玉缘》中吴渊妃(对应元妃)是权太君(对应贾母)的女儿,是麒麟(对应宝玉)的姑母,比较可信。再看史料,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曹寅于八月初四有一奏折:"......,今年正月太监梁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上船奉女北上,.....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杰备办,.......",同年十二月初五,曹寅又有一折:"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可知,曹寅有一女叫曹福金的嫁给了王子,曹家由此而成为皇亲国戚,此王子就是后来的平郡王,曹福金就是后来的王妃曹佳氏。曹福金既然是曹寅之女,当然是曹雪芹的姑母。因此,所谓的贾贵妃其实就是指曹王妃,平郡王是雍正初年封王,对曹家而言,是真正意义上成为王候之家,(不再是包衣身份),故是很大的喜事,而曹王妃的省亲是一种很大的荣耀,故曹雪芹会在书中留下重重的一笔。本人已考证雪芹生于北京(见《曹雪芹出生于北京》一文 ),5岁左右随父母到南京,我觉得曹雪芹幼时得其姑母曹福金亲教的可能性很大,(这是脂批中说确有其事的原因所在),因为曹雪芹在北京时,肯定会去见他的姑母,四五岁的小孩最是可爱,其姑母教其认字完全在情理之中。书中元春省亲时,特地要见宝玉,检查宝玉的诗文,给宝玉很多关爱,很可能是实录不是虚构。因此,我认为贾元妃的原型是曹福金,是曹寅之妻李氏(贾母原型)的亲生女儿。红楼梦中贾母,贾政,王夫人,贾宝玉等,均能找到对应的对象,说明书中的故事既有虚构,也有实录,同时也说明《金玉缘》正是《风月宝鉴》的底本,红楼梦后四十回确是由〈风月宝鉴〉改写而成。
    红楼梦后四十回中,写元春去世是在甲寅年十二月,甲寅年应是雍正十二年(1734年),书中写明元春去世时年龄为43岁,则上推43年1691年是元春的生年,史料中曹寅之女曹福金出嫁是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从1706年进宫到1734年去世,曹福金在宫中生活共有28年,这与元春判词恰能相合.有人认为,"二十年来辨是非"这句判词是指元春只活了二十岁,这肯定是误判.因为初生的婴儿是谈不上"辨是非"的,这句判词只能是指元春在宫中生活了二十多年.而如果曹福金是元春的原型,那么,曹福金出嫁时年龄正好是16岁(虚岁),这正是当时女子出嫁的最佳年龄(何况曹福金是嫁给王子,年龄当然不会太大),这说明后四十回中记述的故事有实录的一面。特别要指出的是,写元春去世,不仅写出年,月,还写出日期和时辰,并指明"已交卯年寅月",说明作者有意要在书中为曹王妃的忌日作传,元春判词中有"虎兔相逢大梦归"一句,暗示元春死于寅年与卯年之交,说明后四十回确实是曹雪芹原作。而如果元春的身世是实录,那么,红楼梦故事中实录的事就有很多很多。过去批评自叙说的人均以史料中无曹贵妃的记载作为批评的证据,现在当我们知道贾元妃就是指曹王妃,则曹王妃于雍正二年封为王妃后回南京省亲不仅有可能,而且属必然,大观园的修建也就势在必行,故大观园也不是虚构,在大观园中发生的故事也不会全是虚构,对红楼梦我们就有了新的视角,可以有新的有价值的评论,彻底摆脱以往的困惑与混乱。
    曹家的西园很有名,在史料中也可以查到修西园的记载。笔者认为,大观园就是在西园基础上进行的扩建。大观园中成立的诗社,可能确有其事,像曹家这样的家庭,以及当时女子尚诗的风气,出现以家庭为特征的诗社很正常,十二钗基本上都是诗社中人,曹雪芹晚年回忆往事,对诗社的活动当然会重笔描写,何况正如脂批所说"雪芹著此书也有传诗之意"。因此笔者认为,不仅大观园不是虚构,大观园中的诗社活动也不是虚构。脂批中说风姐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可能诗社的活动确曾得到过风姐的支持和帮助。
    从脂批来看,脂砚当年曾在西园居住。在早期石头记抄本中,元春省亲时曾到妙玉庵中题字(其实是为了探视妙玉)。妙玉到贾府"带发修行",很可能是元春的安排。在元春省亲这一回,脂砚有几处提到"作书人将批书人哭坏了",说明脂砚与元春(曹福金)在过去有交往。对脂砚的身世,笔者曾作过考证。脂砚之父何焯与皇室关系密切。同是江南人,脂砚在北京时与曹福金有交往完全可能。请看<红楼梦>第十八回中写元春省亲时的两条脂批:当日这贾妃未入宫时,自幼亦系贾母教养。后来添了宝玉,贾妃乃长姊,宝玉为弱弟,贾妃之心上念母年将迈,始得此弟,是以怜爱宝玉,与诸弟待之不同。且同随贾母,刻未离。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庚辰侧批: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贾政又启:"园中所有亭台轩馆,皆系宝玉所题;如果有一二稍可寓目者,请别赐名为幸。"元妃听了宝玉能题,便含笑说:"果进益了。"贾政退出。贾妃见宝、林二人亦发比别姊妹不同,真是姣花软玉一般。因问:"宝玉为何不进见?"【庚辰双行夹批:至此方出宝玉。】贾母乃启:"无谕,外男不敢擅入。"元妃命快引进来。小太监出去引宝玉进来,先行国礼毕,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拦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庚辰侧批:作书人将批书人哭坏了。】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
    从这两条批语中,可以看出,脂砚与元春(曹福金)在京城有交往,并以姐妹相称.从史料看,何焯入狱的那一年(1715年),其女(脂砚)只有五六岁,被曹福金收留并教以识字.由于何焯与曹寅是平辈知交,曹福金是曹寅之女,作为何焯之女的脂砚称曹福金为"姐",很正常,脂砚批点石头记时,曹福金已去世,故脂批中会有"俺先姐"三字.妙玉进贾府后,受到贾母关爱,更重要的是,在早期石头记抄本中,有元春省亲时亲到时妙玉庵中看望妙玉并题字的描写。说明妙玉进贾府很可能是元春(曹福金)的安排。笔者提出的脂砚是何焯之女是书中妙玉的解说,处处能与脂批相合。特别是在"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字下的批语,与何焯之女的不幸身世太相合了。不仅年龄上相合,事件上相合,而且各处批语都能相合,象这样能做到多重相合的情况,不可能是巧合。故笔者能认定脂砚就是何焯之女。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