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十四:关于《红楼梦》的一则民间传说-正文-金玉缘-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附录二十四:关于《红楼梦》的一则民间传说

    关于《红楼梦》的一则民间传说 冯秀霞 于 2005-04-07 发表在 衍生红楼
    搜集/付林
    整理/冯秀霞
    乾隆年间《红楼梦》手抄本流传极广,其文彩深得世人爱戴。只是,传世的《红楼梦》只有八十回,不知什么原因后半部分却并未能流布。在那个时候,使有许多好事之士或作书为续,或收集校评,或效其手法而另起炉灶写书。其中有一个著名的人物,自号"红楼外史",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秀才,名叫高鹗,字兰墅,其人有书斋名"月小山房"书斋。这个高鹗,屡次应试均未中举,喜好舞文弄墨,尤喜八股文章。新近娶了一房小妾,是贫困文人张问陶之妹,名张筠,年纪才十七岁。
    这一天,高鹗正在书斋内批阅《红楼梦》,好友程伟元来访,而且还带来一个三十来岁的陌生人。那人倒也算一表人材,只是眼窝深陷,颧骨略高,一望而知是一个过着诗酒放诞生活的失意文人。互通名姓的时候,那人只说"自号'西楼居士'",并不提名字。
    高鹗心中正诧异程伟元为什么带这位"西楼居士"来访,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程伟元说道:"兰墅兄,小弟出身诗礼之家,每日放诞于诗酒,尤嗜诗、文、书、画,此外更无它好。这位西楼居士与小弟气味相投,我二人知兄素好《红楼》,因此有一事相商。"说到这里,望了望西楼居士一眼。西楼居士不慌不忙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放在桌子上,说:"高先生请指教。"高鹗略感纳闷,打开那布包,见里面是一部书稿,封面三个大字《金玉缘》。略略一翻,见其中叙述语句极似《红楼梦》神韵,唯有人名不同。高鹗放下书稿,问道:"二位究竟何意?"程伟元欲言又止,只望着西楼居士。西楼居士侃侃而谈地说:"在下幼读《红楼梦》,心切慕之,但自知无才,不敢续貂,便效仿《红楼》之意,写了这部共四十三卷的《金玉缘》。望先生资助,使之刊刻问世。"高鹗沉吟未决,程伟元说:"高兄不必即刻答复,还是让西楼居士在府上盘桓些时日,等兄阅完全卷再做决定不迟。"高鹗望了望桌上的书稿,点头答应了。
    西楼居士在高家这一住就住了半年之久。有一天,西楼居士午睡起来,无所事事,便闲逛到了高家的花园。这花园虽然不大,但里面清山秀水,亭台楼阁,田畦野鸭,倒也一应俱全。
    西楼居士正在欣赏风景,忽然听见有人轻轻抽泣之声。他急忙循声望去,只见假山后有一个清丽的少女,做少妇装束,正在伤心落泪。
    西楼居士趋步上前,施礼问道:"小生袁卫慎,自号'西楼居士'。敢问小姐因何在此悲泣?"那小姐抬头看了看袁卫慎, 道:"原来你就是西楼居士。奴家张筠,张问陶是我兄长。"袁卫慎对张问陶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知道也是一个博学多识的才子。当下他问道:"那么,你就是高兰墅先生的如夫人了?""正是。"张筠答道。
    "高先生待你不好吗?你还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吗?"袁卫慎问。
    这一问,引得张筠又哭泣起来。她告诉袁卫慎,她并不是心甘情愿嫁给高鹗的,只是家晨穷,又遭人陷害,实在无可投奔,才不得己攀附高家的。谁知,高鹗自命风流,年虽已过六旬,却日日折磨于她。使得她生不如死。她说自己就像那"笼中的燕子,想飞也飞不到白云上去。"袁卫慎既同情张筠的际遇,又有些疑虑,他问:"高先生是这样的人吗?"张筠说:"日子久了,你就明白了。"从此后,袁卫慎和张筠常常在花园中相会,一起吟诗作赋,一起游春赏景,倒也逍遥自在。
    一天,袁卫慎兴冲冲地做好了一首诗,交给张筠过目。张筠接过来看时,只见写的是:
    "满园美景草萋萋,携手翩跹游翠畦。
    几片碧荷绿映水,数枝扬柳舞垂堤。
    声声鸟语未曾和,朵朵花香目岂迷?
    青鸟殷殷来解语,吾心惟有燕悲啼。"
    看完,张筠扑在袁卫慎的怀里,哭着说:"袁郎,来世奴家一定嫁你为妻。只是今生怕是无望了!"袁卫慎也不觉伤心落泪。
    正当他们二人互叙衷肠的时候,高鹗与程伟元却在密谋一件大事。原来,他们发现:《金玉缘》的文笔贴近《红楼梦》,故事也相近,就商议着变换人名,再删改一些段落,使之接榫于《红楼梦》前八十回处,可谓天衣无缝。
    于是,高鹗与程伟元将袁卫慎找来,说:"你的书写得很好,有望付梓问世。来,今天我们庆贺一下,不醉不休!"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袁卫慎忽然觉得腹内剧痛起来。他正不知怎么回事的当儿,只听高鹗和程伟元一阵"哈哈"大笑,才知上了当,后悔没有听张筠的话。
    袁卫慎捂着肚子,问:"你们为什么要害我?"高鹗道:"小子,明知故问,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你怎么对我的如夫人心怀不规呢?!"袁卫慎满头流汗,挣扎着道:"你,你,你……"终于没再说出一句话。
    高鹗命人将尸体悄悄埋到花园中。
    第二年,即乾隆五十六年(辛亥,一七九一年),经过高鹗删改嫁接的《红楼梦》一百二十回萃文书屋活字本问世了。书刊行后,立即赢得读者的喜爱,从饱学的文人秀士到粗通文墨的家庭妇女都争相阅读。
    张筠知道袁卫慎是被害死的,悲痛之下她将《金玉缘》手稿从高鹗处偷到手,然后做了一番整理,为纪念袁卫慎对自己的真情,她将袁卫慎写给自己的那首诗补进书内,将原来的那首(青鸟呼来落绣闺,聊怜天女漫疑凄,管他雀叱与莺转,耳畔惟闻飞燕啼)撤掉。又将书题为:西楼居士原撰。因为憎恶程高二人对袁卫慎的迫害,便将他们的名字也扯进来,希望后世之士识之,在书内注明:程伟元题名,高兰墅编次。她秘密将书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到市井,又准备托其兄张问陶将《金玉缘》正式刊刻。谁料,高鹗发现了她的图谋,将她软禁起来,并令张问陶不得进府。张筠彷徨无计,不久郁郁而终。一代才女,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后来,高鹗于乾隆六十年(1795年)四月被赐三甲同进士出身,著以内阁中书用。
    数年后,有人发现《金玉缘》抄本,书内题为:西楼居士原撰,程伟元题名,高兰墅编次。据说这就是经过张筠整理的四十三卷本《金玉缘》。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