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黑旋风扯诏-正文-《水浒传》简写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三十九回 黑旋风扯诏

    李逵在门房里一肚子气正没处发,杨太尉从外边进来,一见李逵就喝道∶“这东西是谁?敢站在这里?”李逵也不回答,顺手拿起椅子朝他头上打去,又拿起蜡烛点燃墙上的字画、窗帘,霎时烈火燃烧起来。
    宋江三人出来,见李逵正在行凶,连忙把他扯到街上。李逵夺条棒子,一直打出御街。
    宋江见他性起,又怕关了城门,便和柴进、戴宗先出城去,留下燕青照顾李逵。这时响起一片喊声,高太尉领军马赶来。
    燕青、李逵和穆弘、史进各执枪棒,在鲁智深、武松、刘唐、朱仝的接应下,打出城门,在城外会齐了宋江等人,却不见了李逵,就留燕青等待李逵,宋江和众人回山寨了。
    原来李逵回客店去取板斧和包裹去了,燕青找到他,二人走偏僻小路回梁山。这天走到刘庄歇宿,晚上他们听到有人哭泣,次日便问何人啼哭,刘公说梁山泊的宋江和一个后生来抢了他十八岁的女儿,因而家人哭泣。
    李逵听了怒道∶“俺哥哥口是心非,不是好人!”燕青说∶“你不可鲁莽,宋大哥定无此事。”李逵道∶“他在东京到李师师家里去,怎么在这里就做不出来?”又对刘公说∶“我到梁山泊去给你讨回来!”
    李逵回到梁山泊直奔忠义堂,宋江见了喝道∶“你两人怎么今天才到?”李逵也不答话,拔出大斧砍倒杏黄旗,众人大吃一惊。宋江喝道∶“你这黑家伙,要干什么?”
    李逵拿着双斧跑上堂来直奔宋江,众兄弟慌忙拦住,夺了双斧,揪下堂来。宋江怒道∶“这小子又要做怪,你说我有什么过失?”燕青把刘公女儿被抢之事向宋江说了。
    宋江道∶“我和许多弟兄一同回来,若抢了女人怎能瞒住他们? ”李逵骂道∶“你说什么鸟话?山寨中人都护着你。你杀了阎婆惜,逛李师师,还不会去抢人!你快还了刘公女儿便罢,不然我就杀了你!”
    宋江说∶“你不要吵了,咱们到刘公家去对质,如果认出是我抢了他女儿,我让你砍头。如果不是我,你当何罪?”李逵说∶“我也输头给你。”
    他们来到刘庄,李逵对刘公说∶“我把宋江喊来了,你看是不是他抢的?”刘公和家人看了宋江、柴进,都说不是。宋江对发愣的李逵说回山再说。李逵垂头丧气知道错了,问燕青怎么办,燕青叫他负荆请罪。
    回到山寨李逵便赤着上身,背上捆着一根荆杖,跪在忠义堂前。宋江笑道∶“你这黑小子,难道就这么饶了你不成?”李逵说∶“是兄弟错了,哥哥打我一顿吧!”宋江说∶“若要饶你,必得抓到假宋江,找回刘公女儿。”
    李逵满口应承,和燕青下了山。经过数日明察暗访,终于在牛头山找到贼巢,杀了贼人,送回刘公女儿。刘公千恩万谢。
    李逵等元宵夜大闹东京,加上御书“山东宋江”四字被偷,徽宗深感梁山泊是心腹大患,询问对策。御史大夫崔靖奏道∶“目前辽兵犯境,不宜起兵征剿贼人,莫如降丹诏赐御酒,差人到梁山泊招安为妥。”
    徽宗准奏,差殿前太尉陈宗善为使,去梁山泊招安。陈太尉行前,蔡太师和高太尉派遣心腹张干办、李虞侯陪同前往,名为协助,实是阻挠。
    宋江听说朝廷招安,心中大喜,对众人道∶“我们受了招安,成为国家臣子,不枉吃了许多磨难。”吴用道∶“现在招安,他们会视我们如草芥。只有杀得他们人亡马翻,做梦也害怕,那时受招安才有气度。”
    陈太尉一行由随从担御酒、背诏匣来到梁山泊岸边。萧让、裴宣在路旁跪接。张干办问∶“皇上诏敕到来,宋江为何不来迎接?”萧让道∶“朝廷未事先告知,故不曾来接。宋江等人都在金沙滩恭候”
    陈太尉一行登上战船,诏匣御酒摆在船头。阮小七招呼水手开船,水手们边摇橹边唱着。李虞侯骂道∶“贵人在此,怎敢喧闹!”水手不理他,李虞侯举起手里藤条抽打,水手们一声呼喊都跳下水去。
    阮小七拔掉船底榍子,叫一声“船漏了!”水已漫了上来。这时又来了两只船,把陈太尉等人接过去,御酒、诏匣仍留在原来船上。阮小七又塞上榍子,上了船,叫跳下水的水手上来舀干水。
    阮小七来了酒瘾,叫道∶“拿瓶御酒来,我先尝尝。”水手拿了一瓶给他,阮小七一饮而尽,说一瓶不过瘾,再来一瓶。他一气喝了四瓶,还有六瓶分给水手喝了,然后把他们自己酿造的村醪装进御酒瓶里。
    宋江用鼓乐把陈太尉一行人迎上忠义堂。陈太尉宣读诏书说∶“ 诏书到日,即将钱粮、军器、马匹、船只纳官,拆毁巢穴,率领赴京,或可免罪。倘或违戾诏制,天兵一至,寸草不留。”
    读罢诏书,宋江以下皆有怒色。李逵跳起来,扯碎诏书,揪住陈太尉挥拳要打,被宋江拦住。李虞侯喝道∶“这小子怎么这样大胆! ”李逵又抓住他,劈头就打,被众人拉开,推下堂去。
    宋江道∶“太尉放心,不会出差池,取御酒来叫众人沾恩。”随即把十瓶御酒倒在银酒海里。大家一看是淡薄的村醪,尽皆骇然,陈太尉也困惑不解。鲁智深骂道∶“他妈的,真是欺负人,用村醪来哄我们!”
    宋江见武松、刘唐等人都要发作,忙以身挡住,急唤轿马亲自护送陈太尉一行下山。宋江再拜道∶“非宋江无心归降,实是写诏书的官员不知梁山泊的衷曲。若能以善言抚恤,我等将尽忠报国,万死无怨。”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