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丹大成集卷之十三-正文-修真十书 正统道藏本-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金丹大成集卷之十三
    修真十书金丹大成集卷之十三
    紫虚了真子萧廷芝元瑞述
    解注崔公入药镜
    先天炁,後天炁,先天熙乃天元一气也,在天枢之上注之。後天熙乃地元一气也,在地枢之下注之。人若得斗柄之机斡运,则昇降往来周而复始,与天同运矣。元和子日:人身大抵同天地也。
    得之者常似醉。
    人能得斗柄之机干运阴阳之气,则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自然身心和畅,如痴如醉,肌肤爽透,美在其中。
    日有合,月有合,
    夫月,因日以受其明,晦朔合璧之後,魄中生魂,以阳变阴。月晦象年终,月朔象岁首。自朔日受日辰之符,因水生银,至月晦阳气消尽,即金水两物,情性自相包裹。《参同契》云:月晦日相包,隐藏其垣廊。
    穷戊己,定庚甲。
    金液还丹,非土则不能造化,当穷究其真土。古歌日:五行处处有,何处为真土。紫阳诗日:离坎若还无戊己,虽含四象不成丹。庚,西方金也。甲,束方木也。二物问隔,木能交并,须仗黄婆媒合。金始生水,木始生火,水火既旺,则金木交并矣。刘真人《象先歌》日: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明。西华圣母曰:生甲生庚,堪为大丹之祖。真土者,坤位是也。
    上鹊桥,下鹊桥,
    此崔公复指上下二源.。鹊桥,乃天河也。人能运用若天河之流转,上下无穷也。天应星,地应潮。在天应星,如斗柄之运干。在地应潮,如日月盈亏。《元枢歌》曰:地下海潮天上月,是也。起巽风,运坤火,息者,风也。火不能自炎,须假风以吹之。锺离丹诀云:陈药凭巽风。杏林诗日:吹嘘藉巽风。运者,动也。坤乃西南之地,水火聚会之源也。入黄房,成至宝。既经起火符之後,则运入黄房之中,结成至宝矣。黄房,亦日黄华、玄关一窍,乃真土,故日黄房也。
    水怕乾,火怕寒,
    修链金丹,全藉火工调燮。添水之时,以救其火之燥也;运火之时,又恐其火之寒也。故水亦怕滥亦怕乾,火亦怕燥亦怕寒。故有斤两.法度,须要调匀,使其不致於太过,亦不致於不及也。
    差毫发,不成丹。
    运火之际,细意调壅,毫发之差,则天地悬隔矣。紫阳诗日:毫发差殊不作丹。
    铅龙升,汞虎降,
    铅,火也,龙也。沉而在下。汞,水也,虎也。浮而在上。太白真人歌日: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五行颠倒衍,龙从火裹出。以法制之则自然升降矣。
    驱二物,勿纵放。
    当其龙虎升降之时,须要把捉,不可纵放也。紫阳诗日:既驱二物归黄道,怎得灵砂不解生。
    产在坤,种在乾,
    药产西南,西南乃坤地也。产於坤地,则移种於乾官也。上下二源,其理明矣。
    但至诚,法自然。
    真一子云:至诚修链此药,乃白日飞昇之道也。阴真君日:不得地莫妄为,须隐密审护持,善保守,莫失天地机。
    盗天地,夺造化,
    修链莫不盗天地之机,夺造化之妙。运用则符乾坤否泰,抽添则象日月亏盈。定刻漏,分二弦,隔子午,接阴阳,通晦朔,合龙虎,依天地之大数,吁阴阳之化机。阴符阳火,依约卦爻,周而复始,循环互用,不失其时。一鼎之中,造化分明,象天地运动,发生万物也。傥或火侯失时,抽添过度,寒暑不应,进退差殊,即令天地之问,凭何而生万物哉?阴阳之气,凭何而生龙虎也?
    钻五行,会八卦。
    五方以中为主,五行以土为主。位居於中而有土德之尊,故水得土则潜其形,火得土则隐其明,金得土而增其色,木得土而益其润。土无正形,挨排四象,五行既聚,则八卦自然相会矣。
    水真水,火真火,
    离中有阴,则心中之液乃真水也。坎中有阳,则肾中之界乃真火也。此一身之真水火。
    水火交,永不老。
    夫地之熙,上腾而为雾;天之黑,下降而为露。阴阳相交而成膏雨。滋荣万物者也。一身之阴阳,相交而成真液,滋荣五藏六府,复归于下田,结而为丹。故万物无阴阳,气不生,五藏六府无津液,则病矣。水能流,火能焰,水在上故能流下,火居下故能炎上。
    《参同契》云:水流不炎上,火烈不润下,是此意也。
    在身中,自可验。
    真水真火,在人一身之中,於修链之际自可验也。
    是性命,非神气。
    左为性,性属离。右为命,命属坎。坤之中阴入乾而成离,乾之中阳入坤而成坎,当知离坎是性命,神气之允也。
    水乡铅,只一味,
    水乃坎也,铅乃金也。亦日水中金。《 云房丹诀》 日:铅铅水乡,灵源庚辛,室位属乾,常居坎户,隐在兑边。刘海蟾诗日:链丹须是水乡铅,只此一味,乃还丹之根蒂也。
    归根窍,复命根。
    既得上下二源,乃归根复命之根窍也。
    贯尾闲,通泥丸。
    上通泥九官,下贯尾闲门,言其一气上下循环而无穷也。
    真崇龠,真鼎鑪,
    《升降论》日:人能效天地弃龠之用,开则气出,阖则气入。气出如地气之上升,气入如天气之下降。一气周流,自可与天地齐其长久矣。上日:金鼎下日玉鑪,然皆人身之真造化也。
    无中有,有中无。
    《金碧经》日:有无互相制,上有青龙居,两无宗一有,灵化妙难窥。《参同契》曰:上闭即称有,下空即称无。无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两孔经法,喻有无相须。
    托黄婆,媒姹女,
    姹女在离官也,坎男不能与之交会,须托黄婆而媒合之。黄婆乃坤土也。
    轻轻地,默默举。
    进火之际,当轻轻然运,默默然举也。杏林诗日:如如行火候,默默运初爻,是也。一日内,十二辰,年中用月,以一月三百六十时准一年。月中取日,则一日十二辰准一月。日中用时,时中用刻,到此微妙莫非口诀。
    意所到,皆可为。
    一日十二辰内,遇一阳动,皆可下手也。紫阳日..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侯。此乃顷刻之周天也。马自然诗日:不刻时中分子午,无爻卦内别乾坤。
    饮刀圭,窥天巧,
    飞剑自土金釆而饮之,故日饮刀圭也。上下二源,皆真土也。窥者,观也。《阴符兴》日: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
    辨朔望,知昏晓。
    可辨明一身之朔望也。昏晓乃朝屯暮蒙二卦也。
    识浮沉,明主客,
    铅沉而银浮,铅况而在下,银浮而在上。既识浮沉,须明主客。紫阳诗云:饶他为主我为宾。无他,此乃先昇後降之理也。
    要聚会,莫问隔。
    水火常要聚会,莫使之问隔也。
    采药时,调火功,
    探药之时,全藉调燮火功。一刚一柔,一文一武,二八封门,六一固济。循卦文,沿刻漏,分二弦,隔子午,始复而终於坤也。《参同契》日:铅得真铅,又难真火。可不细意调燮而使之?无太过不及之息也。受气吉,防成凶。
    紫阳诗日:受气之初容易得,抽添火候要防危。受气之初使金木交并,水火同乡,若可喜也。及其脱体归坤,沐浴以防其凶,守城以虑其险也。
    火候足,莫伤丹,
    九转火足,当息符火,不知止足,铃致灵汞飞走矣。
    天地灵,造化怪。
    此乃言其怪吝不可纵意也。
    初结胎,看本命,
    初结圣胎,则看受气之初。初,本命也。
    终脱胎,看四正。
    终脱胎则看四正官,乃玄关也。
    密密行,句句应。
    能依此密密而行,则句句应验矣。吕公诗云:因看崔公入药镜,令人心地转分明。
    解注昌公沁园春
    七返还丹,
    火生二,成数七。返者,自下而返上。还者,自上而还下。或日木三金四合成七数,故日七返,其说亦妙。盖金木乃水火之父母,五行之宗祖,还丹之根基也。苟以涕、唾、津、精、气、血、液为七返,谬之甚矣。《云房诗》日:七般之物尽为阴,若
    将此物为丹种,怎得飞昇上玉京。紫阳经日:七件阴物何取焉?还丹之名不一,或日大丹、内丹、玉壶丹、绦雪丹。赤赫金丹、龙虎太药、九转神丹、宇宙之主神丹,白雪、龟精、凤血、兔髓、乌肝、先天地精。皆不过真铅真汞交结而成,固非几铅汞金石草木,有质之药。汞是九转真汞,铅是七返真铅。惟兹一味,是天地之真气,日月之至精。於外配则明象乾坤,於内配则符合造化。有生有杀,为虎为龙,蕴情义而遣作夫妻,维祖宗而故称母子。二味既晓,两性须知。因媒而男女和谐,赖母而子孙成长。圣人至秘,玄之又玄,修丹之士,当反求诸己而已矣。
    在人先须链己待时。
    道不远人,百姓日用而不知也。链己,乃链形之道。莫不擘裂鸿蒙,凿开混沌,釆真一之精,抱先天之熙,而为丹基也。不可以非类而造化。故《参同契》云:燕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同类易施功,非程难为巧。金华洞主答太室山人日:积其阳魂,消其阴魄,以其阳兵战退阴贼。八卦相荡,五行相克,归根复命,还丹烜赫。以精链形,非几砂石。或者以链己为链土,其说亦妙。盖药产西南坤地也。大要知时,苟失其时,天地之问凭何节候而生万物阴阳之熙?凭何而生龙虎哉?弦後弦前,乃时中之造化;坎离交处,乃刻裹之功夫。到此微妙,莫非口诀。
    正一阳初动,中宵漏永。
    宇宙在乎手,万化在乎身。毗陵师日:链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时中有时之功夫,刻中有刻之功夫。
    温温铅鼎,光透帘帏。
    铅鼎,即造铅鼎也。温温,谓火力。不可使之亏欠,铃也温养而成丹。毗陵师日:金鼎常留汤火暖,玉鑪不要火教寒是也。帘帏,日眼也。云房有:闲户垂帘默默窥之句,下功夫处,神光晃耀,透彻帘帏也。
    造化争驰,龙虎交会。
    夫造化之争驰也,龙吟云起,虎啸风生。叉也使水虎擒火龙,互相交会。《入药镜》日:铅龙升,汞虎降,驰二物,勿纵放。苟运火失时,则龙虎不交,铅汞飞走矣。紫阳诗曰:西山白虎性猖狂,束海青龙不可当,两手捉来临死斗,化成一块紫金霜。两手捉来,不过要其交会,方能凝结成宝也。
    进火工夫牛斗危。
    夫火者,太阳之真精,有名而无形。故《参同契》日:既得真铅,又难真火。岂轻议哉?盖火起於水中,何者?坎属水,坎中有真阳,乃真火也。龙虎会合,金木交并,则真火炎其中矣。进火之工也,有刚柔、文武、斤两、法度,二八封门,六一固济,循卦爻,沿刻漏,了屯蒙,明否泰,分二弦,辨晦朔,始复终坤,起晨止晦,则阴阳舒.卷,金汞调和。如或火候失时,霖旱不节,隆冬大暑,盛夏严霜,金官既砂汞不调,玉鼎乃蝗虫竞起,金母木龙腾沸,坎男离女奔逸。此皆运火过差,灵汞飞走。所谓:纤芥不正,悔吝为贼,毫发差殊,不作丹是也。可不慎之?牛斗危者,当牛斗值时,下功也。
    曲江上见月华莹争,有个乌飞,
    人之小肠,九盘十二曲,谓之曲江也。月乃药之用,言其莹冷无瑕,乃至宝也。有个乌飞,乃阴中含阳也。刘海蟾诗曰:几度为飞宿桂柯,又日:乌飞兔不惊,古诗日:有个乌飞入兔官,皆此意也。
    当时自饮刀圭。
    当行功交会之时下手,自土釜釆而饮之。故《入药镜》日:饮刀圭,识土釜者,可与语刀圭之妙。
    又谁信无中养就儿。
    还丹之道,乃无中生有,渐釆渐链,结成圣胎,无质生质,养就婴儿。故紫清先生诗日:世事教人笑几回,男儿曾也会怀胎,自家精血自交媾,身裹夫妻是妙哉。
    辨水源清浊,
    《清静经》云:天清地浊,男清女浊。清者,浊之源,无他,阳清而阴浊也。轻清者浮而在上,真水银是也。重浊者沉而在下,真铅是也。二物两用,可不辨明清浊升降之道乎?
    木金问隔。
    木居束方甲乙,在象为青龙,在卦为震。乾之长男也,火之母也,金之妻也,青衣女子也,碧眼胡儿也,束海青龙也,木液也。金居西方庚辛,在象为白虎,在卦为兑。坤之少女也,水之母也,木之夫也,素练郎君也,白头老子也,西山白虎也,金精也。隔居卯酉,无由聚会,须托黄婆媒合而为一也。紫阳日:木金问隔会无因,须仗媒人勾引。然後木生火,金生水,水火同乡,则金木交并矣。
    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金丹大药,古人以万劫一传。玉笋灵篇,学者之十迷九八,圣师口口,历代心心,若非心传口授,纵使三杰之才,十哲之智,百端揣度,亦终不能下手,结就圣胎矣。所谓: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只为金丹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刘海蟾诗日:此道迥昭彰,如何乱揣量。金丹之道,若不遇真师,实难知之矣。
    道要玄微,天机深远,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日道。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无中生有,天机深远,玄妙难测。《阴符经》日:天有五贼,见之者昌,知之修链,谓之圣人。苟非洞晓阴阳,深达造化,安能凿开混沌,采天地父母之根,而为丹基;擘裂鸿蒙,取阴阳纯粹之精,而为大丹之质。钻簇五行,和合四象,三花聚顶,令一气不昏,五气朝元,使阳魂不乱,放纵於杳冥之中,往来於恍惚之内。搬运出入,移神阳合,功成行满,位证天仙也?况金液还丹,惟有一门,岂可与傍门小法,并日而语耶?
    下手速修犹太迟。
    千经万论,皆不言下手功夫,惟传之口诀。夫下手之初也,动乾坤之弃龠,釆坎离之刀圭,摄一身之神,归於天谷允中。吞而养之,则神熙归根,名日回风。混合密固根源,此乃守真一之道也。《龙虎经》日:神室上下釜,变化在手中。所以正一真人论青蛇之剑,西蜀老翁得金鎚之妙,吕公喻之为火杖,青城空角谓之剑不是道。此皆穷尽踪迹,擘划元根,若无下手,徒论金丹,万无一成矣。古歌云:圣人识得造化意,手搏日月安鑪裹。《阴符经》云: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夫学而不遇,叉遇至人,遇而不勤,终为下鬼。老子日: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仙道惟人可以修。古云:神仙只是凡人做。当知轮回事道,业报难逃,富贵荣华,殆非久计,下手速修,犹恐太迟也。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蓬莱三岛,乃海上仙山也。在人一身,亦有蓬莱三岛。顶日上岛,心曰中岛,肾日下岛。紫清先生诗日:人身自有一蓬莱是也。三千功行,乃九年抱一之数也。九年功满,或分形散景,或出有入无,或轻举远游,隐显莫测。或换骨升仙,遨游蓬岛,或太一见召,移居中丹,各随其功行之浅深也。《寥头坏》日:九年功满都经过,留形住世不知春,忽日天门顶中破,真人出现大神通,从此天仙可相贺。《参同契》日:道成德就,潜伏侯时。太乙乃召,移居中丹。功满上升,膺图受录。彭真人注日:太乙真君,乃内链之主司也,世人初得道,镂名金简於此丹,膺图受录,乃获上昇也。
    修真十书金丹大成集卷之十三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