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出 织恨-正文-邯郸记(六十种曲邯郸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三出 织恨
    第二十三出 织恨
    〔末扮机坊大使官上〕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自家京城巡捉使。为抄札卢家有功。超升外织作坊一个大使。此乃当朝宰相宇文老爷之恩也。老爷还要处置卢家。但是他夫人织。造粗恶。未完事件。都要起发他一场。想起来也是个一品夫人。大使官多大。去凌辱他。〔想介〕有计了。督造太监将到。撺掇他去凌辱便了。在此伺候。〔丑扮内官上〕本是南内押班使。带作西头供奉官。吾乃掌管织造穿宫内使便是。好几个月不曾下局。大使何在〔末见介〕公公下局。小官整备茶饭伺候。〔丑〕你知近日朝廷有大喜事么。〔末〕不知。〔丑〕乃是吐番国降顺中华。带领西番一十六国侍子来朝。所费锦段赏犒不赀。故来催攒。你可知事。〔末〕小官知事。只是外机坊钱粮有限。无可孝敬公公。〔丑恼介〕不孝敬公公么。多大孙孙子哩。〔末〕不敢说。有一场大孝敬。只要老公公消受得。〔丑〕怎么大孝敬。〔末〕老公公半年不到此间。有个织妇。系卢尙书妻小。那尙书积贯通番。得些宝玉珍珠。都在那妻子手裏。〔丑〕难道他双手送来。〔末〕马不吊不肥。人不吊不招。吊将起来就招了。〔丑〕我内家人心慈。〔末〕小官打耳眯子。〔丑〕着。凭仗太监公公。欺负卢家妈妈。〔下旦贴抱锦上〕
    【破齐阵】一旦内家奴婢。十年相国夫人。零落归坊。淋漓当户。织处寸肠挑尽。怎禁得吚轧机中语。待学个回环锦上文。残啼双翠颦。
    〔殢人娇〕小织机坊。烟锁几重帘箔。挑灯罢。停梭梦着。流人江岭。半夜归来飘泊。宫墙近也。又被啼乌惊觉。望断银河心缅邈。恨蓬首居然织作。天寒翠袖。试彩鸳双掠。正脉脉秦川。回文泪落。奴家卢尙书之妻淸河崔氏。儿夫罪投烟瘴。奴家没入机坊。止许梅香一人相随。暗想公相在朝。夫荣妻贵。府堂之内。奴婢数百余人。奴有金貂。婢皆文绣。谁知一旦时事变迁。这也不在话下了。只是夫离子散。好不伤心呵。
    【渔家傲】机房静。织妇思夫痛子身。海南路。叹孔雀南飞。海图难认。〔贴〕到宫谱宜男双鸳处。怕钿愁晕。梅香呵。昔日个锦簇花围。今日傍宫坊布裙。〔合〕问天天。怎旧日今朝。今朝来是两人。
    〔旦〕在此三年。满朝仕宦。没个替相公表白寃情。〔贴〕好苦好苦。
    【摊破地锦花】〔旦〕大寃亲。把锦片似前程刌。一谜谜尘。白日裏黑了天门。待学苏妻织锦回文。〔合〕奏明君。倘然间有见日分。
    〔贴〕夫人。织锦回文。献上御览。召还相公。亦未可知。笔砚在此。先塡了词。好上样锦。〔旦写介〕宫词二首。调寄菩萨蛮。待我铺了金缕朱丝。梅香班织。〔贴〕是如此。〔旦铺锦上织介〕
    【剔银灯】无情緖丝头乱厮引。无断倒挑丝儿厮认。一缕缕金衬着一丝丝柔肠恨。一字字诗隐着一层层花球晕。〔合〕回文玉纤抛损。一溜溜梭儿撺过泪墨痕。
    〔内喝介贴〕催锦的官儿将到。夫人趱起些。
    【麻婆子】织就织就官锦。上辞儿受苦辛。蟋蟀蟋蟀天将冷。停梭怅远人穿花锦。滴泪眸昏。一勾丝到得天涯尽。〔内喝介合〕促织人催紧。愁杀病官身。〔末同丑响道上〕
    【粉蝶儿】帽带馄饨。高带着牙牌风韵。
    〔末〕已到机坊。〔丑〕还不见机户迎接可恶可恶。〔贴慌介〕督造内使来到。夫人。患难之中。只索迎接。〔旦〕我乃一品夫人。有体面的。你去便了。〔贴应跪接介〕机户迎接公公。〔丑笑介〕好好。起来起来。你就是卢夫人哩。〔贴〕机户叫做梅香。〔丑问末介〕怎么叫做梅香。〔末〕梅香者丫头之总名也。春间讨的是春梅。冬天讨的是冬梅头上害喇驴的叫做喇梅。不知是卢尙书那一时讨的。总名梅香。〔丑笑介〕梅香梅香。有甚香处。〔末〕梅香者暗香也。都在衣服裏下半截。〔低介〕吊起那一阵阵香。满屋窜来。〔丑低〕你纔说珠宝一事。这丫头可知。〔末〕他是卢尙书的通房。怎生不知。〔丑叹介〕则他便是卢尙书通房。其实欠通。〔末〕不要管他。只听我说一句。你发作一番便了。〔丑〕领教了。〔见介〕卢家的那裏。〔旦〕公公少礼。〔丑恼介〕哎哟。你是管下的机户。不磕头。却教公公少礼。难道做公公的你处磕头不成。且抬犒赏夷人的锦段来瞧。〔末〕千字文编号。有个八段锦。犒赏夷人字号。宣威沙漠。臣伏戎羌。每个字号该锦八疋。八八六十四疋。〔丑〕呈样来。〔贴呈锦介〕这宣威沙漠的样锦。〔末耳语介丑〕呀。锦文嚣薄不中不中。〔贴又呈锦介〕这是臣伏戎羌的锦。〔末耳语介丑〕忒软了。〔贴〕公公是不知。这宣威沙漠字号的锦。就要沙一般薄。臣伏戎羌的锦。就要绒一般软软的。都是钦降锦样儿。〔丑问末介〕敢是钦降的。〔丑〕你去点数来。〔末点介〕只有七七四十九疋。少造了八八六十四疋。〔丑恼介〕好打哩。〔做打介贴遮旦哭介〕
    【普天乐犯】锦官院把时光尽。织作署风雷迅。〔末耳语介丑〕是哩。这锦上丝文长是断的。且不打正身。打这丫头伤春懒慢。〔旦〕他作官身甚伤春。到是俺缕金丝肠断怀人。〔末耳语介丑〕是哩。怀人便是伤春。伤春便是怀人。好打好打。〔旦背哭介〕织锦字字萦方寸。怎觑的一丝丝都是泪痕滚。〔回身指末介〕恨无端贝锦胡云。〔指锦介〕似这官锦如云。甚干忙要巴巴羯羯你这内家人。
    〔末背嘴介〕妇人骂老公公哩。骂你巴。又骂你羯狗。好发作了。〔丑恼介〕呀。偏我巴你不巴。我羯你不羯。本待不寻思你。不怕不寻思你。待我亲自问他。那囚妇过来。听见你丈夫交通番回。有宝玉珍珠多少。拿送公公镶帽顶闹妆鸾带可好。〔旦〕家私都打没了。那讨哪。〔末耳介丑〕是了。马不吊不肥。人不打不招。先把梅香吊起来。〔吊介末假救介〕老公公休打他。他自招来。〔丑打贴不伏介〕哎哟。宝贝都没有了。珍珠到有些儿。〔丑〕在那裏。〔贴〕裙窝裏溜的。〔贴尿诨介丑〕这是梅香下截的香窜将出来了。〔内喝道丑末慌介〕司礼监公公响道了。〔走介高上〕
    【金鸡叫】帽拥貂貚。红玉带蟒袍生晕。可怜金屋裏有向隅人。何日金鸡传信。
    自家高力士便是。〔叹介〕我与平章卢老先生交游有年。一旦远窜烟方。妻子没入外机坊织作。〔叹介〕好些时不曾看得他。知他安否。〔丑末跪接介〕督造机坊内使大使叩头迎接老爷。〔高〕去。〔进见介高〕夫人拜揖。〔旦〕不知老公公出巡。妾身有失迎接。〔高〕几番遣人送些酱菜时鲜。可到呢。〔旦〕都领下了。〔哭介〕老身好苦也。
    【朱奴儿犯】机丝脆。怕彄忙摘紧。机丝润看雨暄风煴。又怕展污了几夜残灯烬。奴便待尽时样花文帖进。〔高〕使得使得。〔旦〕奴家还有一言吿禀。官锦之外。奴家亲手制下粉锦一端。回文宫词二首。献上御览。也表白罪妇一片苦心。〔高〕这不妨便与献上御前。或有回天之喜。〔合〕凄凉运。凭谁问津。问天公怎偏生折罚罚这弄梭人。
    〔贴哭叫介〕老公公饶命。〔高〕夫人。饶了这丫头罢。〔旦〕不是老身难为他。不敢诉闻。都是贵衙门督造内使。〔高〕怎的来。〔旦〕到这也不催锦。也不看锦。只是打闹。讨宝贝若干。珍珠若干。老公公。你说罪犯之妇那讨呵。〔高恼介〕原来这等。小的儿快放下来。〔丑忙松绑介高〕军校带着小的。衙门伺候。〔拿丑下介〕也是大使作弄他。〔高〕连那大使拿着。〔拿介〕
    【尾声】〔高〕缕金箱点数了且随宜进。〔旦〕聒杀人那促织儿声韵。〔高〕夫人老尙书呵。终有日衣锦还乡你心放稳。
    抛残红泪湿窗纱。    织就龟文献内家。
    但得丝纶天上落。    犹如锦上再添花。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