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出 生寤-正文-邯郸记(六十种曲邯郸记)-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二十九出 生寤
    第二十九出 生寤
    【金蕉叶】〔旦愁容上〕愁长恨长。天样大门庭怎放。就其间有话难详。天天天怎的我老相公一时无恙。
    事不三思。终有后悔。我老相公夫妇齐眉。极富极贵。年过八十。五子十孙。此亦人间至乐矣。以前止是几个丫鬟劝酒。老身时时照管。不致疎虞。近因皇帝老儿没缘没故送下几个教坊中人。歌舞吹弹。则道他老人家飮酒作乐而已。谁想听了个官儿。他希求进用。献了个采战之术。三月以前。偶然一失。因而一病跷蹊。所仗圣眷转深。分遣礼部官于各宫观建醮祈祷。王公国戚以次上香。可谓得君之至矣。只恐福过灾生。未肯天从人愿。天呵。不敢望他百岁。活到九十九也罢了。〔儿子走上报介〕老夫人。老夫人。老爷不好了。分付请他出堂而坐。〔儿子梅香扶生病上〕
    【小蓬莱】八十身为将相。如今几刻时光。猛然惆怅。丹靑易老。舟楫难藏。
    〔集唐〕将相兼权似武侯。谁人肯向死前休。临阶一盏悲春酒。野草闲花满地愁。夫人。我病势沉沉。精魂散乱。多因罢了。思想当初。孤苦一身。与夫人相遇。登科及第。掌握丝纶。出典大州。入参机务。一窜岭表。再登台辅。出入中外。回旋台阁。五十余年。前后恩赐。子孙官荫。甲第田园。佳人名马。不可胜数。贵盛赫然。举朝无比。圣恩未报。一病郞当。夫人。我和你以前历过酸辛。儿子都不知道。岂知我八十而终。皆天赐也。
    【胜如花】寒窗苦。滞选场。瘦田中蹇驴来往。猛然间撞入卿门。平白地天门看榜。命直着簸箕无状。手爬沙去开河运粮。手提刀去胡沙战场。险些儿剑死云阳。贬炎方受瘴。又富贵八旬之上。〔旦〕算从前劳役惊伤。到如今疾病灾殃。
    〔旦〕老相公。你此病虽然天数。也是自取其然。八十岁老人家。怎生采战那。〔生恼介〕采战采战。我也则是图些寿算。看护子孙。难道是瞒着你取乐。
    【前腔】〔旦〕你年过迈。自忖量。说采战混元修养。为朝廷燮理阴阳。自体上不知消长。这一病可能停当。老相公平安罢了。有些差池。就要那二十四个丫头偿命。〔生恼介〕少道少道。〔众子〕老夫人言词太抢。老相公尊性儿厮强。俺孝顺儿郞。爹爹拣口儿咱尽情供养。〔生〕不想吃呵。〔众子〕这等有汤药在此。〔跪进药介〕尝了药进些无恙。
    〔生恼介〕还吃甚药。〔合前内报介〕报报报。阁下裴老爷萧老爷问安到堂。〔旦〕怎好相待。〔生〕长儿子答应去。你说有劳萧叔叔裴叔叔。晚些下朝。请来有话。〔长子应下内介〕公侯驸马伯各位老皇亲问安到堂。〔生〕次儿子答应去。这都是四门亲家。说有劳了。容病起叩谢。〔次应介内介〕五府六部都通大堂上官共八十员名禀帖问安到堂。〔生〕三的儿答应去。你说有劳了。〔三子应下内介〕小九卿堂上官共一百八十员名脚色问安到堂。〔生〕第四的答应去。你说知道了。〔小应下内介〕合京大小各衙门官三千七百员名连名手本问安。门外伺候。〔生〕堂候官分付都知道了。〔官应下内介〕报报报。万岁爷钦差高公公。领了御医来到。〔旦慌介生〕快取冠带加身。夫人接旨。〔高领御医上〕
    【滴溜子】骠骑的。骠骑的驾前排当。领圣旨。御医前往。直到平章宅上。他病患有干系。无虚诳。俺比他富贵无聊。他百寮之上。
    〔到介〕圣旨到。跪听宣读。诏曰。卿以俊德。作朕元辅出雄藩垣。入赞缉熙升平二纪。实卿是赖。比因疾累。日谓痊除。岂遽沈顿良深悯默。今遣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就第省候。卿其勉加针灸。为朕自爱。深冀无妄。期于有喜。谢恩。〔旦谢恩起介生〕老公公。学生多蒙圣恩。有劳贵步。何以为报。〔高〕宫监事烦。不得频来看望老先生。万岁爷甚是悬挂。以前虽遣中使时常问安。还不放心。以此特差本监。领这御医视药调膳。叫你千万宽养。以付眷怀。且着御医诊视。〔诊脉介〕
    【榴花泣】〔御〕贵人抬手。指下细端详。手背上汗亡阳。呀。鱼游雀啄去佯佯。喜心经有脉弦长。老爷。下官太素最精。老爷心脉洪大。眼下有加官荫子之喜。下官不胜欣贺。〔生笑介〕难道难道。〔御背高介〕卢老爷脉息欠好了。魂飞散扬。争些儿要得身亡丧。〔高哭介〕可怜卢老先。几十载裏外同心。霎儿间形影分张。
    〔御〕老爷容下官处方呈上。可怜医国手。空费药笼心。〔下生〕老公公。俺高年重病。医疗多难。顶戴皇恩。没身无报。
    【前腔】书生何德。毫发圣恩光。垂老病。赐仙方。微臣要挣挫做姜公望。八旬外恁的郞当。老公公。老臣不能下床。只在枕头上叩首谢恩了。〔三叩首介〕万岁万岁万万岁。天恩敢忘。愿来生做鬼也向丹墀傍。老公公。萧裴二公虽系同年同官。还仗老公公靑目。〔高〕这是交情在前了。〔生〕要紧一事。俺六十年勤劳功绩。老公公所知。怕身后萧裴二公总裁国史。编载不全。〔高〕这个朝家自有功劳簿。逐一比对。谁敢遗漏。〔生〕保家门全仗高公。纪功劳借重同堂。
    〔生〕请问老公公。身后加官赠谥何如。〔高〕自有圣眷。不必挂心。咱去也。〔生哭介〕哎哟。还有话。老夫有个孼生之子卢倚年小。叫来拜了公公。〔扮小公子出拜介〕好个公公好个公公。公公靑目你孙子些儿。〔生笑介〕孩子到贼哩。〔高〕小哥注选尙宝中书了。〔生〕本爵止叙边功。还有河功未叙。意欲和这小的儿再讨个小小荫袭。望公公主持。〔高〕谨记在心。不敢久停了。〔生叩头哭介〕千万奏知圣上。老臣再不能勾瞻天仰圣了。〔哭介高〕要知忍死求恩泽。且尽余生答圣明。〔下生〕哎哟。哎哟。我汗珠儿滚下来了。丝筋寸骨都是疼的。好冷好冷哩。是了。这叫做风刀解体。谁替的我呵。叫大儿子。将文房四宝。扫席焚香。待我写下遗表。谢了朝廷。便死瞑目矣。〔旦〕公相不烦自写。〔生〕你不知俺的字是锺繇法帖。皇上最所爱重。俺写下一通。也留与大唐家作鎭世之宝。〔长儿上〕老得文园病。还留封禅书。焚香在此。老爷草表。〔生叩头旦扶头正衣冠写介〕
    【急板令】尽余生丹心注香。盼阶前斜阳寸光。呀。手战写不得。罢了。起个草。儿子代书。待亲题奏章。待亲题奏章。俺战战兢兢写不成行。你整整齐齐记了休忘。〔长叹落笔介合〕从今后大古裏分张。穷富贵在何方
    〔生短气介〕不要聒噪。大儿子念表文俺听。〔长念介〕臣本山东书生。以田圃为娱。偶逢圣运。得列官序。过蒙荣奬。特受鸿私。出拥旄钺。入升鼎辅。周旋中外。绵历岁年。有忝恩造。无裨圣化。负乘致寇。履薄临兢。日极一日。不知老之将至。今年八十余。位历三公。钟漏并歇。筋骸俱敝。弥留沈困。殆将溘尽。顾无诚效上答休明。空负深恩。永辞圣代。臣无任感恋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生〕是了。俺气尽之后。端正写了奏上。夫人。你和俺解了朝衣朝冠。收在容堂之上。永远与子孙观看。〔换旧衣巾叹介〕人生到此足矣。呀。怎生俺眼光都落了。俺去了也。〔死向旧睡处倒介众哭介〕
    【前腔】老天天把相公命亡。老爷爷俺天公寿丧。且立起容堂。且立起容堂。把一品夫人哭在中央。列位官生哭在边傍。
    〔合前众哭介旦暗去生须拍生背哭介〕卢郞好醒呵。〔下生作惊醒看介〕哎哟。好一身冷汗。夫人那裏。〔丑扮前店主上〕甚么夫人。〔生叫介〕卢僔。卢倜。卢俭。卢位。小的卢倚呢。咳。都在那裏去了。〔丑〕叫谁那。〔生〕我的儿子。〔丑〕你有几个儿子那。〔生〕五个哩。咳。都往前面勑书阁宝翰楼耍子。〔丑〕便只是小店。〔内驴鸣介生〕三十疋御赐的名马。可喂些料。〔丑〕只一个蹇驴在放屁。〔生〕啊。我脱下了朝衣朝冠。〔丑〕破羊裘在身上。〔生〕嗄。好怪好怪。连我白须胡子那裏去了。〔看介〕你是谁。不是崔家院公么。〔丑〕甚么崔家院公。赵州桥店小二。煑黄粱饭你吃哩。〔生想介〕是哩。饭熟了么。〔丑〕还饶一把火儿。〔生起介〕有这等事。
    【二郞神】难酬想。眼根前不尽的繁华相。当初是打从这枕儿裏去。〔提枕介〕枕儿内有路。分明留去向。向其间打滚。影儿历历端详。难道这一星星都是谎。怎敎人不护着这枕儿心怏〔叹介〕忽突帐。六十年光景。熟不的半箸黄粱。
    〔吕上笑介〕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卢生睡的可得意么。〔生〕老翁。太奇太奇。俺一径的抢中了唐家状元。替唐天子开了三百里河路。打过了一千里边关哩。〔吕笑介〕咦。多少功劳。〔生〕老翁不知。小生也不敢诉闻。恁大功劳。还听个谗臣宇文丞相之言。赐斩咸阳都市。喜得妻儿哭救。远窜岭南。直走到崖州鬼门关外。〔吕〕侥幸侥幸。后来。〔生〕后来有得萧裴二位年兄辩救。钦取还朝。依旧拜为首相。金屋名园。歌儿舞女。不记其数。亲戚俱是王侯。子孙无非恩荫。仕宦五十余年。整整的活到八十多岁。〔吕〕你说大丈夫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宗族茂盛而家用肥饶。然后可言得意。如子所遇。岂不然乎。此际寻思。得意何在。〔生想介〕便是呢。黄粱饭好香也。〔吕〕子方列鼎而食。希罕此黄粱饭乎。
    【玉莺啼】你堂餐多饱。鼻尖头还新厨饭香。〔生〕黄粱恁般难熟。〔吕〕这黄粱是水火勾当。好枕儿边问你那崔氏糟糠。可还挑黄粱半箸。与你那儿郞豢养。〔生想介〕好多时候哩。〔吕笑介〕终不然水米无交。蚤滚熟了山河半饷你希迷想。怎不把来时路玉眞重访。
    〔生笑介〕老翁教我把玉眞重访。难道来时路还在这枕根裏。〔再看枕叹介〕咳。枕儿枕儿。你把我卢生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别的罢了。则可惜俺那几个官生儿子呵〔吕笑介〕你那儿子难道是你养的。〔生〕谁养的。〔吕〕是那店中鸡儿狗儿变的。〔生〕咳。明明的有妻。淸河崔氏坐堂招夫。〔吕〕便是崔氏也是你那胯下靑驴变的。卢配马为驴。〔生想介〕这等。一辈儿君王臣宰。从何而来。〔吕〕都是妄想游魂。参成世界。〔生叹介〕老翁老翁。卢生如今惺悟了。人生眷属。亦犹是耳。岂有眞实相乎。其间宠辱之数。得丧之理。生死之情。尽知之矣。
    【簇御林】风流帐。难算场。死生情。空跳浪。埋头午梦人胡撞。刚等得花阴过窗鸡声过墙。说甚么张灯吃饭纔停当。罢了。功名身外事。俺都不去料理他。只拜了师父罢。〔拜介〕似黄粱。浮生稊米。都付与滚锅汤。
    【啄木儿】〔吕〕成惊怳。忒遽忙。敲破了枕函。我也无伎俩。你拜了我。便要跟我云游了。〔生〕便跟师父云游去。〔吕〕求道之人。草衣木食。露宿风餐。你做功臣的人怎生享用的。〔生〕师父又取笑了。〔吕〕还一件。徒弟有参差的所在。师父当头拄杖就打死了。眉也不许皱一皱。〔生〕弟子云阳市上都不曾矁个眉。怎怕的师父打。〔吕笑介〕你虽然寐语星星。怕猛然间旧梦游扬。〔生〕白日靑天。还做甚么梦也。师父。〔吕〕你果然比黄虀苦辣能供养。比餐刀痛涩能回向。也还要请个盟证先生和你议久长。
    〔生〕便随师父寻个证盟师去。
    【滴溜子】跟师父。跟师父。山悠水长。那证盟的。证盟的。他何人那方。不离了邯郸道上。一匝眼煮黄粱锅未响。六十载光阴唱好是忙。
    【尾声】〔生〕俺识破了去求仙日夜忙。师父。证盟师在那裏。〔吕〕有个小庵儿唤做蓬莱方丈。〔生〕这等快行快行。〔丑〕黄粱饭熟。可吃了去。〔生〕罢了罢了。待你熟黄粱。又把俺那一枕游仙担误的广。
    〔下丑〕好笑好笑。一个活神仙度了卢秀才去了。
    生死长安道。    邯郸正午炊。
    蚤知灯是火。    饭熟几多时。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