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鼓史渔阳三弄-正文-四声猿-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狂鼓史渔阳三弄
    狂鼓史渔阳三弄
    (〔外扮判官引鬼上〕咱这里筭子忒明白,善恶到头来,撒不得赖。就如那少债的,会躲也躲不得几多时,却从来没有不还的债。咱家姓察名幽,字能平,别号火珠道人。平生以善断持公,在第五殿阎罗天子殿下,做一个明白洒落的好判官。当日祢正平先生,与曹操老瞒对讦那一宗案卷,是咱家所掌。俺殿主向来以祢先生气概超群,才华出众,凡一应文字,皆属他起草,待以上宾。昨日晚衙,殿主对咱家说,上帝旧用一伙修文郎,并皆迁次别用,今拟召劫满应补之人,祢生亦在数中。汝可预备装送之资,万一来召,不得有误时刻。我想起来,当时曹瞒召客,令祢生奏鼓为欢,却被他横睛裸体,掉扳掀捶,翻古调作〔渔阳三弄〕,借狂发愤,推哑妆聋,数落得他一个有地皮没躲闪,此乃岂不是踢弄乾坤、提大傀儡的一场奇观?他如今不久要上天去了,俺待要请将他来,一并放出曹瞒,把旧日骂座的情状,两下里演述一番,留在阴司中,做个千古的话靶。又见得善恶到头,就是少债还债一般,有何不可?手下,与我请过祢先生,就一面放出曹操,并他旧使唤的一两个人,在左壁厢伺候指挥。〔鬼〕领台旨。〔下〕〔引生扮祢,净扮曹从二人上〕〔曹从留左边〕〔鬼〕禀上爷,祢先生请到了。〔相见介〕〔祢上座,判下陪云〕先生当日借打鼓骂曹操,此乃天下大奇。下官虽从鞫问时左证得闻一二,终以未曾亲睹为歉。〔判立云〕又一件,而今恭喜先生为上帝所知,有请召修文的消息,不久当行。而此事缺然,终为一生耿耿。这一件尚是小事,阴司僚属并那些诸鬼众传流激劝,更是少此一桩不可。下官斗胆,敢请先生权做旧日行径,把曹操也扮做旧日规模,演述那旧日骂座的光景,了此夙愿。先生意下如何?〔祢〕这个有何不可!只是一件:小生骂座之时,那曹瞒罪恶,尚未如此之多,骂将来冷淡寂寥,不甚好听。今日要骂呵,须直捣到铜雀台,分香卖履,方痛快人心。〔判〕更妙,更妙!手下,带曹操与他的从人过来!曹操,今日要你仍旧扮做丞相,与祢先生演述旧日打鼓骂座那一桩事。你若是乔做那等小心畏惧,藏过了那狠恶的模样,手下就与他一百铁鞭,再从头做起。〔曹众扮介〕〔祢〕判翁大人,你一向谦厚,必不肯坐观,就不成一场戏耍。当日骂座,原有宾客在座,今日就权屈大人,为曹瞒之宾,坐以观之,方成一个体面。〔判〕这也见教得是。〔揖云〕先生告罪,却斗胆了也。〔判左曹右举酒坐,祢以常衣进前将鼓〕〔曹喝云〕野生!你为鼓史,自有本等服色,怎么不穿?快换!〔校喝云〕还不快换!〔祢脱旧衣,裸体向曹立〕〔校喝云〕禽兽!丞相跟前,可是你裸体赤身的所在?却不道:驴膫子朝东,马膫子朝西。〔祢〕你那颓丞相膫子朝南,我的膫子朝北。〔校喝云〕还不换上衣服,买甚么嘴!〔祢换锦巾绣服扁绦介〕)
    【点绛唇】俺本是避乱辞家,遨游许下登楼罢,回首天涯。不想道屈身躯,爬出他们胯。
    【混江龙】他那里开筵下榻,教俺操槌按板,把鼓来挝。正好俺借槌来打落,又合着鸣鼓攻他。俺这骂,一句句锋铓飞剑戟,俺这鼓,一声声霹雳卷风沙。曹操,这皮是你身儿上躯壳,这槌是你肘儿下肋巴。这钉孔儿是你心窝里毛窍,这板仗儿是你嘴儿上撩牙!两头蒙总打得你泼皮穿,一时间也酹不尽你亏心大。且从头数起,洗耳听咱。
    (〔鼓一通〕〔曹〕狂生!我教你打鼓,你怎么指东话西,将人比畜?我这里铜槌铁刃,好不利害,你仔细你那舌头和那牙齿!〔判〕这生果是无礼!〔祢〕)
    【油葫芦】第一来逼献帝迁都,又将伏后来杀,使郄虑去拿。唉!可怜那九重天子救不得一浑家。帝道后少不得你先行,咱也只在目下。更有那两个儿,又不是别树上花,都总是姓刘的亲骨血在宫中长大却怎生把龙雏凤种,做一瓮鲊鱼虾?
    (〔鼓一通〕〔曹〕说着我那一桩事了。〔祢〕)
    【天下乐】有一个董贵人,是汉天子第二位美娇娃。他该甚么刑罚,你差也不差?他肚子里又怀着两三月小娃娃,既杀了他的娘,又连着胞一搭,把娘儿们两口砍做血虾蟆!
    (〔鼓一通〕〔曹〕狂生,自古道风来树动,人害虎,虎也要害人。伏后与董承等阴谋害俺,我故有此举。终不然是俺先怀歹意害他!〔判〕丞相说得是〔祢〕你也想着他们要害你,为着甚么来?你把汉天子逼迁来许昌,禁得就是这里的鬼一般。要穿没有,要吃没有,要使用的没有,要传三指大一块纸条儿,鬼也没得理他。你又先杀了董贵人,他们急了,不谋你待几时!你且说:就是天子无故要杀一个臣下,那臣下可好就去?当面一把手采将他妈妈过来,一刀就砍做两段,世上可有这等事么?〔判〕这又是狂生说得有理,且请一杯解嘲。〔祢〕)
    【那吒令】他若讨吃么,你与他几块歪刺。他若讨穿么,你与他一匹闛麻。他有时传旨么,教鬼来与拿。是石人也动心,总痴人也害怕,羊也咬人家。
    (〔鼓一通〕〔判〕丞相,这却说他不过。〔曹〕说得他过,我倒不到这田地了。〔祢〕)
    【鹊踏枝】袁公那两家,不留他片甲。刘琮那一答,又逼他来献纳。那孙权呵,几遍几乎。玄德呵,两遍价抢他妈妈。是处儿城空战马,递年来尸满啼鸦!
    (〔鼓一通〕〔曹〕大人,那时节乱纷纷,非只我曹操一人如此。〔判〕这个,俺阴司各衙门,也都有案卷。〔祢〕)
    【寄生草】仗威风只自假,进官爵不由他。一个女孩儿竟坐中宫驾,骑中郎直做了侯王霸,铜雀台直把那云烟架,僭车旗直按倒朝廷胯。在当时险夺了玉皇尊,到如今还使得阎罗怕!
    (〔鼓一通〕〔判低声分付小鬼,令扮女乐鼓吹介〕〔判〕丞相,女儿嫁做皇后,造房子大了些,这还较不妨。打鼓的且停了鼓,俺闻得丞相有好女乐,请出来劳一劳。〔曹〕这是往事,如今那里讨?〔判〕你莫管,叫就有。只要你好生纵放着使用他。〔曹〕领台命,分付手下,叫我那女乐出来。〔二女持乌悲词乐器上〕〔曹〕你两人今日却要自造一个小令,好生弹唱着,劝俺们三杯酒。〔祢对曹蹋地坐介〕〔女唱〕)
    那里一个大鹈鹕呀,一个低都呀,一个低都。变一个花猪低打都,打低都。唱鹧鸪呀,一个低都呀,一个低都。唱得好时犹自可呀,一个低都呀,一个低都。不好之时低打都,打低都,唤王屠呀,一个低都呀,一个低都。
    (〔曹〕怎说唤王屠?〔女〕王屠杀猪。〔进判酒〕〔又一女唱〕)
    丞相做事太心欺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引惹得旁人跷打蹊,打跷蹊。说是非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雪隐鹭鸶飞始见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柳藏鹦鹉跷打蹊,打跷蹊。语方知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
    (〔曹〕这两句是旧话。〔女〕虽是旧话,却贴题。〔曹〕这妮子朝外叫。〔女〕也是道其实,我先首免罪。〔进曹酒〕〔一女又唱〕)
    抹粉搽脂只一会而红呀,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又一女唱〕报恩结怨烘打冬,打冬烘。落花的风呀,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二女合唱〕万事不由人计较呀,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算来都是烘打冬,打冬烘。一场空呀,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
    (〔二女各进酒〕〔判〕这一曲才妙,合着咱们天机。〔曹〕女乐且退,我倦了。〔判笑介〕〔祢起立云〕你倦了,我的鼓儿、骂儿可还不了。)
    【六么序】哄他人口似蜜,害贤良只当耍,把一个杨德祖立断在辕门下。碜可可血唬零喇,孔先生是丹鼎灵砂,月邸金蟆,仙观琼花《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他两人嫌隙,于你只有针尖大,不过是口唠噪有甚争差。一个为忒聪明参透了鸡肋话,一个则是一言不洽,都双双命掩黄沙。
    (〔鼓一通〕〔判〕丞相,这一桩却去不得。〔曹〕俺醉了,要睡了。〔打顿介〕〔判〕手下,采将下去,与他一百铁鞭,再从头做起。〔曹慌介云〕我醒,我醒。〔判〕你才省得哩。〔祢〕)
    【么】哎,我的根芽也没大兜搭。都则为文字儿奇拔,气概儿豪达,拜帖儿长拿,没处儿投纳。绣斧金楇,东阁西华,世不曾挂齿沾牙。唉,那孔北海没来由也!说有些缘法,送在他家。井底虾蟆也!一言不洽,怒气相加。早难道投机少话,因此上暗藏刀,把我送与黄江夏。又逢着鹦鹉撩咱,彩毫端满纸高声价。竞躬身持觞劝酒,俺掷笔还未了杯茶。
    (〔鼓一通〕〔判〕这祸从这上头起。咳,仔细《鹦鹉赋》害事!〔祢〕)
    【青哥儿】日影移窗棂,窗棂一罅。赋草掷金声,金声一下。黄祖的心肠忒狠辣,甗起鳞甲,放出槎枒。香怕风刮,粉怪娼搽。士忌才华,女妒娇娃。昨日菩萨,顷刻罗刹。(哎!可怜俺祢衡的头呵,)似秋尽壶瓜,断藤无计再生发,霜檐挂。
    (〔鼓一通〕〔判〕这贼元来这每巧弄了这生!〔曹〕大人,这也听他不得。俺前日也是屈招的。〔判〕这般说,这生的头,也是自家掉下来的。〔曹〕祢的爷,饶了罢么!〔判〕还要这等虚小心,手下,铁鞭在那里?〔曹慌作怒介〕狂生,俺也有好处来。俺下令求贤,让还三州县,也埋没了俺。〔祢〕)
    【寄生草】你狠求贤为自家,让三州直甚么!大缸中去几粒芝麻罢,馋猫哭一会慈悲诈,饥鹰饶半截肝肠挂,凶屠放片刻猪羊假。你如今还要哄谁人,就还魂改不过精油滑。
    (〔鼓一通〕〔判〕痛快!痛快!大杯来一杯,先生尽着说。〔祢〕)
    【葫芦草混】(你害生灵呵!)有百万来的还添上七八。(杀公卿呵!)那里查借<厂敖>仓的大斗来斛芝麻。恶心肝生就在刀枪上挂,狠规模描不出丹青的画,狡机关我也拈不尽仓猝里骂。曹操,你怎生不再来牵犬上东门、闲听唳鹤华亭坝?却出乖弄丑带锁披枷!
    (〔鼓一通〕〔判〕老瞒,就教你自家处此,也饶自家不过了。先生尽着说。〔祢〕)
    【赚煞】你造铜雀要锁二乔,谁想道梦巫峡羞杀,靠赤壁那火烧一把。你临死时和些歪刺们活离别,又卖履分香待怎么?亏你不害羞,〔初一十五〕教望着西陵月月的哭他。(不想这些歪刺们呵!)带衣麻,就搂别家。(曹操你自说么,)且休提你一世的贤达,(只临了这一桩呵,)也该几管笔题跋。(咳,俺且饶你罢,)争奈我《渔阳三弄》的鼓槌儿乏。
    (〔末扮阎罗鬼使上〕〔判〕手下,快把曹操等收监!〔鬼〕禀上老爹,玉帝差人召祢先生。殿主爷说刻限甚急,教老爹这里径自厚赀远饯,记在殿主爷的支应簿上。爷呵会勘事忙,不得亲送,教老爹多上覆先生,他日朝天,自当谢过。〔判〕知道了,你自去回话。〔鬼应下〕〔判〕叫掌簿的,快备第一号的金帛,与饯送果酒伺候!〔内应介〕〔小生扮童,旦扮女,捧书节上云〕汉阳江草摇春日,天帝亲闻鹦鹉笔。可知昨夜玉楼成,不用陇西李长吉。咱两人奉玉帝符命,到此召请祢衡,不免径入宣旨。那一个是第五殿判官?〔判跪介〕玉帝有旨:召祢衡先生。你请他过来,待俺好宣旨。〔祢同判跪,二使付书介〕祢先生,上帝有旨召你,你可受了这符册自看,临到却要拜还。就此起行,不得有违时刻。〔童唱〕)
    【耍孩儿】文章自古真无价,动天廷玉皇亲迓。飞凫降鹤踏红霞,请先生即便登遐。修葺了旧衔螭首黄金阁,准办着新鲊麟羔白玉叉。倒琼浆三奏钧天罢。校书郎,侍玉京香案,支机女,倚银汉仙槎。
    (〔内作细乐〕〔女唱〕)
    【三煞】祢先生,你挟鸿名懒去投,赋鹦哥点不加,文光直透俺三台下。奇禽瑞兽虽嘉兆,倚马雕龙却祸芽!(祢先生,谁似你这般前凶后吉,)这好花样谁能拓?待枣儿甜口,已橄榄酸牙。〔祢〕
    【二煞】向天门渐不遥,辞地主痛愈加,几时再得陪清话。叹风波满狱君为主,已后呵,傥裘马朝天我即家。(小生有一句说话。〔判〕愿闻。)〔祢〕大包容饶了曹瞒罢。(〔判〕这个可凭下官不得。)〔祢〕我想眼前业景,尽雨后春花。〔判〕
    【一煞】谅先生本太山,如电目一似瞎。俺此后呵,扫清斋图一幅尊容挂。你那里飞仙作队游春圃,俺这里押鬼成群闹晚衙,怎再得邀文驾?又一件,傥三彭诬枉,望一笔涂抹。
    (这里已到阴阳交界之处,下官不敢越境再送。〔祢〕就请回。〔判〕俺殿主有薄赆,令下官奉上,伏望俯纳。下官自有一个小果酒,也要仰屈三杯,表一向侍教的薄意。〔祢〕小生叨向天廷,要赆物何用?仰烦带回。多多拜上殿主,携榼该领,却不敢稽留天使。〔判〕这等,就此拜别了。〔各磕头共唱〕)
    【尾】自古道胜读十年书,与君一夕话。提醒人多因指驴说马,方信道曼倩诙谐不是耍。〔祢下〕
    看了这祢正平渔阳三弄,笑得我察判官眼睛一缝。
    若没有狠阎罗刑法千条,都只道曹丞相神仙八洞。〔下〕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