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国大预言探秘 (10)——刘伯温烧饼歌-附录:烧饼歌详解-烧饼歌-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词曲类 > 烧饼歌 > 附录:烧饼歌详解
四、中国大预言探秘 (10)——刘伯温烧饼歌
    四、中国大预言探秘 (10)——刘伯温烧饼歌
    第五编 刘伯温烧饼歌
    诗云:
    洞彻天机为帝师,辅明日月事堪奇,
    烧饼歌罢飘然去,身后身前全是谜。
    刘基传(《明史·列传第十六》)今译
    刘基,字伯温,青田人。曾祖刘濠,担任宋朝的翰林掌书官职。宋朝灭亡后,参加反元义军,事败,元朝派遣使莉按簿录抓捕义军党人,多人受牵连。使者路过时住宿在刘濠家,濠灌醉使者而焚烧他住的房子,义军的记名簿全部消毁了。使者计无所出,于是更改他的记名簿,受牵连者皆得免。
    刘基年幼聪颖异常,他的老师郑复初对他父亲说:“你的祖父积德很厚,你这个儿子必定扩大你的门庭。”元至顺年,刘基中举進士,被授予高安丞的官职,在任期间他有廉直的名声。于是他被行省提升上去,但他谢绝了。于是他被起任为江浙儒学副提举,但他议论御史失职时,被大臣所阻,于是他再次辞职回家。
    刘基博通经史,对于书无不窥览,尤其精通象纬之学。西蜀赵天泽论江左人物,首称刘基,认为他是属于诸葛孔明一类的人物。
    当时方国珍起兵于海上,掳掠郡县,官府不能制止。行省复征调刘基为元帅府都事。刘基提议筑庆元等城来逼迫贼兵,使方国珍气焰消减下去。到左丞帖里帖木儿招谕方国珍时,刘基说方氏兄弟首乱,不诛无以惩后。方国珍惧怕,送厚礼贿赂刘基。刘基不接受。方国珍于是派人坐船到北京,贿赂有关官员者。于是朝廷诏抚方国珍,授以官职,而责备刘基擅发威福,方氏于是愈加骄横。
    不多久,山寇蜂起,行省又调刘基剿捕,与行院判石抹宜孙一起守卫处州。经略使李国凤上报他的功劳,当权的官员因为方国珍的缘故排挤他,只给了他一个总管府判的官职,不给他参与军事。刘基于是弃官回到青田,著《郁离子》来表达自己的志向。当时逃避方国珍的人争相依附刘基,基稍为部署,寇兵不敢敢侵犯。
    到明太祖朱元璋攻下金华,平定括苍,听闻刘基及宋濂等的名声,用币作聘礼去聘请。刘基没有答应,总制孙炎再次写信坚持邀请他,刘基才出来做事。到了之后,陈述时务十八策。明太祖大喜,建成礼贤馆来安置基等人,宠礼很周到。
    起初,太祖因为韩林儿号称是宋的后代,所以听从于他。年初,中书省设御座行礼,刘基独一个人不拜,说:“他不过是一个小子,遵奉他做什么!”于是去见太祖,陈述天命所在。太祖问他征取天下大计,刘基说:“张士诚自守等待被捉的人,不足为虑。陈友谅劫持主人逼胁部下,名号不正,地据长江上流,他心中没有一日不在想着吞并我们,宜于先去攻打他。陈氏灭亡后,张氏势力孤单,一举可定。然后北向中原,王业就可以成功了。”太祖大悦,说:“先生有周全之计,不要保留。”恰好陈友谅攻陷太平,图谋东下,势力嚣张,诸将有的议论投降,有的议论逃跑到钟山据守,刘基睁大眼不说话,太祖召入内室,刘基兴奋曰:“主张投降及逃跑的人,可以斩首。”太祖说:“先生计划如何?”刘基说:“贼兵骄傲了,等待他们深入之后,我们用伏兵攻取他们,太容易了。天道是这样的,后发制人可取胜,取威制敌,成就王者的事业,在此一举。”太祖采用他的计策,引诱友谅到来,大破他们,重赏刘基。刘基推辞。陈友谅的兵再次攻陷安庆,太祖想亲自带兵去征讨,问刘基。刘基大力赞成,于是出师進攻安庆。从早到晚攻不下,刘基请太祖直攻江州,捣陈友谅的巢穴,于是全军西上。陈友谅想不到有这一手,携带妻儿子女逃奔武昌,江州投降。他的龙兴守将胡美派遣儿子来通和,请求不要遣散他的部队。太祖面有难色,刘基从后面蹋胡床,太祖醒悟,答应了他。胡美投降了,于是江西诸郡都被攻下了。
    刘基丧母,正值有战事不敢说出,到这时请求回家安葬。又碰上苗军反,杀了金、处守将胡大海、耿再成等,浙东动摇。刘基到衢州,为守将夏毅宣谕安抚各属下城邑,再与平章邵荣等讨论收复处州,反判于是被平定。方国珍平素畏惧刘基,写信来吊唁。刘基回信,宣示明太祖的威德,方国珍于是开始進贡。太祖数次写信到刘家问军国大事的处理方法,刘基有条理的回答都很中机宜。不久赶赴京城,太祖正好亲自援助安丰。刘基说:“汉、吴正在窥伺我们的空隙,未行动。”太祖不听。陈友谅听说之后,乘机围攻洪都。太祖说:“不听你的话,几乎失计。”于是亲自带兵救援洪都,与陈友谅大战鄱阳蝴,一日数十次接战。太祖坐着胡床督战,刘基陪侍在侧,忽然跃起大喊,催促太祖更换坐另一艘船。太祖仓促搬到别的船,还未坐定,飞来的礮击中原来所从坐的御舟,并立即粉碎。陈友谅乘坐高船见到这种情形,大喜。但太祖坐的舟更加奋進,汉军都大惊失色。当时在湖中两军相持,三日未决成败,刘基请求移军到湖口困扼敌军,采用属“金”“木”相犯的日子决胜,最后陈友谅逃走并被杀死。之后太祖攻取张士诚的军队,北伐中原,终于成就帝业,都同刘基的计谋一致。
    吴元年,任命刘基为太史令,他呈上《戊申大统历》,说荧惑(火星)守在心宿,请皇帝下诏罪己。大旱,请皇帝审决滞留的案件,于是皇帝立即命令基平反冤狱,大雨随着倾注而下。于是请求立法定制,以防止滥杀。太祖正想给人处以刑罚,刘基请问他的缘故,太祖告诉他自己做的梦。刘基说:“这是得土得众的象,宜于停止刑罚以待。”之后三日,海宁投降。太祖大喜,全部把囚犯交付基放走。不久,拜刘基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
    太祖即皇帝位,刘基奏请建立军卫法。太祖初定处州税粮,根据宋朝的制度每亩加五合,惟独青田命不加,说:“要使伯温乡里世世为美谈。”皇帝巡视汴梁,刘基与左丞相善长在京居守。刘基说宋、元宽纵失天下,现今适宜严肃纲纪,命令御史纠劾百官过失,无所回避,宿卫宦官有过失的,都报告皇太子以法处置,人们害怕他的严格。中书省都事李彬因贪纵抵罪,善长素来隐匿这件事,请缓办这件案。刘基不听从,急驰上奏。皇帝批准了。正好在祈雨,立即斩了这个犯人。因此与善长结怨。皇帝回来后,陷害刘基犯下不敬之罪。所有怨恨刘基的人也交相说诬陷他。正值刘基因大旱申请办事,刘基上奏:“士卒死亡的,他们的妻子都放在别营,共数万人,阴气郁结。工匠死,骨骸暴露。要把吴将吏投降的都编入军户,足干和气。”皇帝采纳了他的進言,旬日仍然不下雨,皇帝大怒。正当刘基有妻丧,于是刘基请求归去。当时皇帝正在营建中都,又锐意灭扩廓。刘基临行前,上奏说:“凤阳虽是帝乡,但不是建都之地。王保保未可轻视。”不久平定西方的战事失利,扩廓竟然逃走到沙漠,到现在都成为边患。那个冬天,皇帝写手诏叙述刘基功勋,召他入京,赐赉很丰厚,追赠刘基的祖父、父亲都为永嘉郡公。多次要進封刘基的爵位,刘基坚持不接受。
    起初,明太祖因有事责备丞相李善长,刘基说:“善长是勋旧,能调和诸将。”太祖说:“他数次要害你,你还要为他说话?”刘基顿首说:“这就象更换柱子,必须得到大木。如果捆束小木为之,立即就会倾覆。”到善长被罢官,皇帝要以杨宪为相国。宪素来与刘基友善,刘基却坚决说不可用,说:“杨宪有相才无相器。宰相,要持心如水,以义理为权衡,而自己不参与其中,杨宪则不然。”皇帝问汪广洋如何,刘基说:“这人褊浅还甚于杨宪。”又问胡惟庸如何,说:“譬如他驾车,担心他会撕开车辕呢。”皇帝说:“我的宰相,当然不超过先生。”刘基说:“我疾恶太甚,又不耐繁剧,做宰相会辜负皇上之恩。天下何患无才,只要明主悉心访求就一定会有,目前各人确实未见得他们是可以的。”后来杨宪、广洋、惟庸皆败。
    三年刘基被授予弘文馆学士。十一月大封功臣时,授刘基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军,封诚意伯,奉禄二百四十石。第二年赐他归老还乡。
    皇帝曾经亲手写信询问天象。刘基一条条答复很具体而且焚烧草稿。大要是讲霜雪之后,必有阳春,今国威已立,宜稍济以宽大。基辅佐太祖平定天下,料事如神。性刚嫉恶,与物多忤。归田后隐居山中,惟有饮酒弈棋,口不谈及功劳。县令求见不得,空穿着便服扮成野人探访刘基。刘基正在洗脚,叫侄子引入茅舍,炊黍饭给县令吃。县令告诉他说:“我是青田知县。”刘基惊起,自称草民,最终不再见县官。他的韬迹到如此地步,然而终究被惟庸所中伤。
    起初,刘基说瓯、括之间有空地叫谈洋,南抵福建边界,成为盐盗的窝点,是方氏的财产支柱,请设巡检司防守,使奸民不方便。碰上茗洋逃军造反,官吏隐匿不报告。刘基叫长子刘琏奏报此事,不先报告到中书省。胡惟庸当时任左丞掌管中书省事务,加上先前的仇恨,于是指使官吏诬告刘基,说谈洋地有王气,刘基图谋为墓地,民众不给,就请立巡检逐走民众。皇帝虽然不怪罪刘基,然而颇为所动,于剥夺刘基的奉禄。刘基畏惧入朝谢罪,于是留在京城,不敢归家。未多久,惟庸当上宰相,刘基大为忧心说:“但愿我的话不正确,那么就是苍生之福。”他因忧愤而疾病发作。八年三月,皇帝亲自制文赐给他,派遣使者护送他回家。到家后,病情加重,把《天文书》传授给儿子刘琏说:“快送之去,不要叫后人学习。”又对次子刘璟说:“为政宽猛如循环。当今之务在修德省刑,祈天永命。各形胜要害之地,宜与京师声势连络。我想写遗表,因惟庸在,无益。惟庸败后,皇上必然思念我,如果有所问及,把这个密奏皇上。”过了一个月,刘基逝世,享年六十五岁。
    刘基在京生病时,惟庸派医生来,饮了他的药,有一物积在腹中如拳石。其后中丞涂节告发惟庸逆谋,并说他下毒害刘基使他致死。
    刘基虬髯,貌修伟,慷慨有大节,论天下安危,义形于色。皇帝观察到他的至诚,任命为心腹。每次召见刘基,就屏退旁人秘密交谈多时。刘基也自认为这是不世之遇,知无不言。遇到有急难,他勇气奋发,计划立定,人不能测知。有时间就详细的陈述王道。皇帝每次恭敬聆听,常常叫他做老先生而不叫他的名字,说:“他是我的子房(张良)。”又说:“他总是用孔子的话引导我。”在帷幄中的话语秘密得很,没有人能知道,而世上所传为神奇的,多是他的阴阳风角之说,并非是他的最突出之处。他所写的文章,气昌而奇,与宋濂并列为一代之宗。他所著有《覆瓿集》、《犁眉公集》传于世。他的儿子有刘琏、刘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