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申屠氏报仇死节-下函-二刻醒世恒言-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籍善本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目录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十一回 申屠氏报仇死节
死节殉夫世少双,报仇杀贼更为强。
    闺中有此真奇烈,羞尽人间无义郎。
    世上女子,有不幸遭遇强粱,设计谋害,反能死节报仇,也真是难得之人,难为之事,世间罕有的。五代时,有个王凝,妻李氏,乃山东青齐间人氏。王凝去虢州司户参军,病卒于官,凝素家贫,生得一个儿子,年纪尚幼,李氏无柰,携了儿子,负其骸骨以归。东过开封府,止于旅舍,店主不肯与他宿歇,时天色已晚,李氏度前无宿处,勉强借宿,不肯出门。店主遂牵其臂而出之。李氏大恸曰:“我为妇人,而此手岂可为人所执耶?不可因此手并辱吾身。”遂引斧斩断其臂。若论这李氏,真是女中丈夫,可称烈节之人矣。
    如今更有一个亲手杀贼,为夫报仇的,更是死得从容就义,千古称奇。却是宋靖康二年,民间有一申屠氏女子,名唤希光,江淮人氏。希光年己及笄,自幼聪明。能攻诗史,每见古人节义之事,便生欣慕;有那忘恩负义,便嗤其负心。其余女工针指,一发不消说了。又生得姿容美好,德性贤良,立意要做个贤德女人,就如得孟光的好处。如若嫁人时,也要做那举案齐眉的故事,使人羡美。故此自己取名希光,欲并美孟光之意也。年十九岁了,父母将他嫁与本里秀才董昌为妻。自嫁之后,绝口再不作诗,与那董昌清贫相守,甚是和合,家贫疾苦,相敬如宾。董昌虽则时运未通,却是个极道义的人,刚方正直,只因性气太刚,疾恶太过,故此有人怪他,常亏这希光再三劝慰。做亲数年,生了一个儿子,夫妻两人爱如珍宝,董昌读书,不曾得第,心下不快,希光只勉励丈夫专心向学,自然进取有期。这都不在话下,
    却说董昌邻近有个土豪,唤做方六一,乃是地方上一个访恶棍徒.专一行凶诈人,在这地方奉为一霸,凡事人都要让他几分。偶值一日,乃是这方六一的生日,众邻佑都出了些银子治酒,与那六一庆寿。众人来对董昌说,也出一个分儿。董昌不肯,道:“他们这等样人,我却与他贺寿?”众人说:“不过是个意思,勉强少出些罢。”董昌听了,便作怒道:“我岂是吝啬银子?你们列位说个出少些罢。只是那方六一作恶多端,我不能驱除,为地方除害罢了,反要我去贺他来往,这个断难如命。”说了一场,众人像是受了些没趣的,便默默无言,一齐散出,自去与那六一饮酒狂呼。那方六一偏生要寻事的,座中却不见那邻友董昌,就问着众人道:“承汝列位盛意,但不知曾去相约那董秀才么?如何不见他来?”众人因前日吃了他的没趣,便答应道:“去是去的,只是他想必说自己是个相公的意思。”说了这一句,便不做声。方六一会意,便怪恨在心。一日,也是合当有事,恰好董生同了妻子申屠氏,领了一个五岁儿子,在祖墓上坟回来,劈头撞着那方六一,半醉不醉的走来,便叫一声道:“董相公那里来?”董昌因同着妻子走,恐那方六一见了,远远的先将扇儿自己遮了,不提防那六一故意叫着他,董生免不得相应一声,他又故意恃着酒醉,又去对着那希光娘子,作了个揖,道:“大娘见礼。”这希光也免不得要回了半礼。那六一不曾见这希光,也不过要与董生寻闹一场罢了,不料一看见了希光,好似一枝花儿,真个容颜出众,他登时陡起不良之心,要思谋占,倒急急闪了开来,让这董生夫妇回家去了。董生是个刚直之人,也不以为意,倒是这希光看他动静,真是个奸刁,便归家问丈夫道:“适才路上相见的是何人?”董昌应道:“便是前日那些邻里,要同我去贺寿的方六一狗才。”希光道:“你却要防他谋害.我日间见他光景,不怀好心,官人可切切牢记。”董昌点头道:“他奈我何!”
    却说是时钦宗无道,不修君德,专好游观,后官多种花木怪石,以朱勔为应奉局花石纲大使,巡历江南,采办花木。于是朱勔所到之地,搜岩剔薮,幽隐之处、士庶之家,一石一木,稍堪玩者,即领健卒百人,直入其家,用黄帕覆之,加封识焉,指为御前之物。发行之日,必彻屋拱墙以出,舵舻相接于淮徐之间,篙工舵师,倚势贪横,凌轹州县,小民侧目而视。朱勔又肆贪恶,酷取有司财物,吓诈小民,有不遂者,即以抗违诏旨,便行诛杀。正到此处,前后借此名头,也不知杀害了多少百姓,正住在京口地方。这方六一自从见了那申屠氏之后,一心想要谋他到手,不但不怪了那董生,反假意殷勤,时常送些异样礼物到董家来。要挨身来往,也有一年光景。当不过希光聪明知事,谨防着他.桃来李答,不来不答,这方六一也无计可施。一时出外闲走,打探得朱勔采取花石之事,生杀任意,还未回京,终日遣人出外寻事,搜求诈人,不顾结怨地方,只要资囊饱足。方六一听了这个消息,归家笑道:“一不做,二不休,若不断送了他丈夫,如何得这妇人到我?”眉头一蹙,计上心来。先出去买了许多颜料,又去请了一个画师,请到家中。对这画师道:“我要画一个庄所的图样儿,前面是个住居,后面花园,山儿,水儿,假山石儿,花儿、木儿,妆点得只要好看,不管有的没的。莫说是余杭的天目松,蜀城的柽河柳,苏东坡的雪浪石,米南宫的怪石丈,只顾画上去,只要旁边与我注个细字儿,注得明白便罢。”真个那画师有何不依?整整画了一月有余,果然画得:
    不似王维辋川景,却是董昌送命图。
    画完,谢了画师去了。方六一又去叫了一个裱褙的到家中来,裱褙好了,外面贴了个二尺来长的一条小小金笺儿,央人写了“董家庄图画”五个楷字,次日早晨,持了这幅画儿,捏个鬼名,写了一纸首状,竟到京口应奉局衙门朱勔处出首。说:“淮上城中,有个生员董昌,家蓄奇珍花石,不肯上供,耽私己之观游,抗皇帝之敕命。若恕族灭,难免抄家。”朱勔看了首状.又展开图画,果是花石之名,俱别处少有的。这朱勔巴不得要寻窍诈人,有了这幅图画、首状,便是千真万真的证据,就要将此二物进到御前,也就是个把柄了,那里还去细审个果有果无,是真是假,即刻差了兵健百人,即命方六一引路,一直赶到淮城,竟奔董生家里去了。
    这是明枪容易躲,果然暗箭最难防。
    方六一在旁,暗暗的指点众兵健,走东过西,转湾抹角,一时已到。直入董昌家里.先将董昌捆倒,然后将他家私尽行分散,后面却也有个小园儿,种植些小小花儿,众人都道是了,便问道:“还有那天目山的松,柽河里的柳、画儿上的什么雪浪石、大怪石哩?”有的说:“他都藏过了,该死,该死!”这方六一有心,预先叫家中两个养娘,来董昌家里,领了希光道:“娘子,你莫吃惊,这是朝中要采取花木,朱老爷那里有人出首,说你家中有好花石,不去出献,故来搜求。你官人是个相公,决然无害,如今众人在此,倘若难为了你,一发不好了,不如到间壁邻家暂避,我们引你去不妨得。”希光也恐众人所害,只得从他,倾丁儿子,到间壁个李妈妈家里住下。这董昌却被众人捆缚了,解到朱勔那里,不问事由,便说道:“你是个读书之人,怎不知法度,就敢匿藏宝玩,抗拒圣旨么?”董昌不知来历,一句也分辩不出,只说得一声:“并不曾有甚宝玩。”朱勔就喝左右,使起非刑,要他供出花石,可以免死,不然就要取决,还要族灭哩。董昌乃是书生,受刑不起,俱招是有的。朱勔道;“既招了,限你三日内,一一供出,如迟一日,即行枭斩,还要族灭一家!”那希光在李妈妈家中痛哭,晕死了几遭,心中记念丈夫,不知如何受苦。却是这方六一不知好歹.来与这希光假献殷勤道:“如今朱老爷说三日之内,若无那柽河柳、雪浪石的时节,连娘子都要拿去,一家杀了,如何是好?你家中若果有时,我替你献去,也可免你夫妇一死。”希光已情知是这人所为,便定了心道:“以后再不可哭泣了。我丈夫性命,谅来决不出此人之手,我若是也死了,谁做报仇之人?”便假意应他道:“官人若救得我两人时,妾身也知结草之报。”方六一只信他求生是真了,便去官府里上紧用钱,三日后先杀了董昌,就好断绝祸根,不怕他妻子不从于我。到了三日,董昌那里有这些花石?都是方六一造出来的。眼见得董昌无路求生,朱勔要勒诈千金,便饶他死罪,董生那里得有?朱勔大怒,要坐他一个“故匿奇玩,抗命无君,族灭一家”的罪名。方六一替他央人去说,搜究无赃,免他族灭,只斩董昌一人,因此就免了希光不杀。希光闻知斩了董昌,心如刀割,忽然惊死去了。李妈妈千方百计,救醒转来,直哭个一佛出世,二佛生天。那方六一自以为得计,走到这李妈妈家里,对希光说:“官府要连你也杀了的,亏我央人说情,免了你的一死,须要知恩报恩哩!”希光也明知是他催官府杀了丈夫,却故意收了眼泪,谢他相收,然后回到家中,依旧领着儿子,在家暂过,以图后日报冤。
    不觉过了半年,又是半年,已是一年之外了。那方六一见事体己冷静好几时了,便拿了十两银子,送与这李妈妈,买果子吃,就央他做媒,去求申屠氏为妻。希光正要寻他报仇,所以忍死了一年,这李妈妈来说,希光便一口应承,假意笑道:“我也感他救命之意,也要报他,只是许便许了,还要待我安葬了董官人,才好成亲。不然,却是不允的。”李妈妈道:“便等安葬,也不过一月之事,有何不可?”转身来与方六一说了。方六一大喜道:“今日方遂我生平之愿。”岂知:
    贪淫杀命占便宜,未必他妻是我妻。
    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方六一欣然自为得计,忙忙就到家中,起造三间大楼,要等新人居住,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家伙,做了若干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亲。这希光暗暗的,先将自家儿子取名董孤,请了一个董昌平日最相爱厚的朋友,唤做林长公来家,自己出来,拜了那林长公一拜,又领儿子出来,叫他拜了八拜,不敢高声啼哭,暗暗垂泪,说道:“相烦林先生教训此子,就烦领去,当做儿子一般,养他成人长大,也延得董氏宗祀。日后倘得扬名显亲,我丈夫在九泉之下,也感林先生始终朋友之义。家中还有些须首饰、衣服之类,所直不多,也为儿子他日的遗念。”都取来付与了林长公。林长公一一收了,应道:“董兄在日,与我最契,他无辜而死,我为朋友的,不能替他报冤,尚且有罪,此事应该顾管,何劳尊嫂嘱付我。若不尽心抚养令郎,教诲他成人长进,我也到九泉难见董兄之面矣!”希光谢道:“若得如此,我夫有后,妾死也得瞑目了。”娘儿两个不忍分别,相抱而哭,林长公也挥下泪来。这希光真有男子胸襟,忽然想道:“若只如此啼哭不了,岂能报仇雪恨!”即住泪不哭,将儿子领与林长公去了。希光到次日,将家中物件召个贾人,估了价钱,一应粗细之物,都拿来卖了,也有八九十银子,又将身下住的房子,也尽绝卖了与人,凑来共有三百余两。众人只道他卖了房子、物件,果然要去嫁人,也有叹息董生的,也有暗笑希光的,也有唾骂朱勔的,也有非毁方六一的,希光岂不知人上言语?他也都只当不闻,将这三百两银子留起了一百五十两,将这一百五十两替董生置了一所大坟,坟上立了一个无字的碑牌,又种植了许多松柏,做了七日七夜水陆道场,超度董生。自此安葬之事已了,就在坟头大哭了一场,拜了坟墓,烧了纸钱回去。
    这日方六一探听得希光房也卖了,坟已做了,信着他真心嫁我,满心欢喜,随即叫李妈妈来说:“明日要迎接娘子过门。”希光应允了。说道:“明日晚上准来成亲。”到了明日早辰,希光又着人去请了那林长公,领了儿子来,将前日留下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包,递与林长公,为儿子读书成名之费。林长公也不谦让,便应道:“我林某一一留待令郎成人,即行交付与他,断不负心,有违尊嫂今日重托。”希光拜谢了,又唤儿子来,分付他几句。这儿子只得五岁,不晓得些人事,希光慢慢的含着眼泪,替他梳个头儿,摸摸他身上,又与他从容换了一件衣裳,随即哽哩咽咽的随央着林长公领着去了。自己进房,一夜不睡,将身上贴身衣服,上上下下,都将针线缝连了,缝连得牢牢的,穿了许多孝服,麻衣在内,取了两把刀,磨得锋快,藏在外面衣袖里,坐到天亮。次日,重新罩上几件新鲜彩色袄儿,打扮做新人光景。方六一也着李妈妈来看了几次,说:“新人欢欢喜喜的,在那里打扮哩。”方六一快活得了不得,请了若干亲眷、朋友,邻舍,将日前置下的酒,置办许多筵席,大吹大擂,只等晚上过门。看看天色已晚,方六一等不得,叫轿夫、吹手一齐迎接了新人过来,众人饮酒半夜,已是各各散了。
    这方六一然后同希光进房,服役之人,都走了出去。方六一关了房门,即来要与希光同宿。希光道:“你先睡下,我就来了。”慢慢的就去脱了面上一件,又脱了一件,层层都是新衣,一连脱了两件。那方六一只信他脱衣来睡,自己忙忙的先去脱衣,睡倒床上。这希光不慌不忙,脱了两件,就不脱了,先走过床边,放下了两头帐子,过来将灯剔得亮亮的,轻轻将一根带儿,拴了自己袖子,掣出一把刀来,左手把帐儿揭起,便来摸着方六一的头。方六一只道他来睡,不提防这希光看得亲切,举起右手,照着六一头上就是一刀,将头砍下。希光慢慢的取了一条被,将他的头来包了,连声叫道:“官人忽然有病,你们走一个人来。”先是一个丫鬟入门,希光也就是一刀,随后又走一个,是方六一的姐蛆,听得叫唤,手里拿了一个灯儿进来,希光也是照头一刀,还有几个不曾走起的,希光走入去,一个一个,乱乱的都砍死了。一来是希光坚心,二来是方六一杀了董昌,该受此报,他不曾族灭得董昌,今日倒真是族灭了一家了,希光方才快意。杀了半夜,天己大明,希光又入房里,又脱了血溅满身的这件衣服,露出一身的孝服来,然后提了单被包的物件,出了方六一的大门,一直走到自己旧住的门首,叫道:“地方邻里、尊长乡亲,都跟我来!”说了一声,回身竞走,直走到董昌坟头。
    一路的人,看这妇人又生得美貌,穿着满身孝衣,手里提着一个包儿,不知何物,右手还拿着一把刀,众人大惊小怪,不知何故。那些邻里又听得希光叫了一回,有认得的道:“这就是董秀才娘子,昨日已是嫁了方家,为何今日如此打扮?”真个一齐跟了他走,直来到了城外董昌的新造坟上。希光叫:“列位莫怕,要你列位来看件物事。”慢慢的解开包袱,血淋淋的提出一个人头来,就对众人说:“我好好的一个董生丈夫,你列位都是晓得的,被方六一这厮,怎生设谋图画,怎生杀死我丈夫,次后又怎生要谋占我为妻,我不然已是蚤蚤死了,只因未曾报得冤雠,如个仇贼一家,我都杀了,难道他要谋我,就杀了我丈夫,我如今不肯以死报丈夫于地下么?”因此撇了手中那把带血的刀,另取出那一把来,又对着坟前拜了一拜,自己就一刀也勒死了。众人看的,都吓得一个个呆了。有的说这娘子贞烈,固是难得;又会这等从容就义,处置完了这许多的事体,然后去到方家,又会得亲手杀了许多人,报了冤雠,更是难得;如今自己又肯勒死了,赞叹个不住。人人唾骂方六一,也不住声。又有的道:“如今不可迟延,速去申报上司,须要动本,旌表建坊哩!”一半人去各处申文,报知官府,一半人就将希光收殓。只见希光贴身衣服,都是上下缝连的,人人都说他细心的好处。
    江淮巡按上了本,圣旨倒下,董昌身死无辜,追赠翰林院庶吉士;申屠希光封为烈节夫人,即于坟前立庙,巡按御史亲临,四时享祭。其子董孤,待成人之日,荫入监读书,就袭父官;林长公谊全死友,古谊可风,赐钱十万贯;方六一所犯虽大,已死不究。大学生陈东又上一本道:“圣上不过偶娱情于花石,朱勔就不顾敛怨于东南,伏乞裁决。”圣旨批:“朱勔无故杀人,永远烟瘴地方安置,子孙世世充军。”江淮士人就为这希光立了庙宇,崇祀本方,即在先前立的无字碑上,镌了褒封的圣旨,天下人人传诵其贞烈。后来林长公亦感其义烈,教他儿子成名,中了秋榜,袭了父官,做了两年,就上表辞了官职,回来住在父母祠庙前,朝夕焚香,力行孝道,江南人无不赞其忠孝节义出于一门,千古少有者。
    总批:说得激烈痛快,生气凛然,女中丈夫,盖世无两。说“南宋满朝皆妇人”,不知南宋朝中,有如此妇人否?立无字碑,极有深意,带两把刀,甚见细心。丈人描写精到,不让龙门令列传,录其中水浒。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