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尧降二女于沩汭 舜率二女觐父母-舜-上古神话演义-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八十章 尧降二女于沩汭 舜率二女觐父母
    第八十章 尧降二女于沩汭 舜率二女觐父母钟毓龙
    时光迅速,吉期渐近。照六礼所定,舜应该亲迎的。但帝尧体恤舜是个寒士,变通办法,在沩(石由)的所造的几所大屋之中指定一所命舜居祝又指定一所,作为二女之居。亲迎的时候,只要就近亲迎,那么费用极省,而亦不至于废礼,所以舜不必来,而帝尧倒要送女过去。但是帝尧并不亲送,命大司徒代送。九个儿子亦随同而去。篯铿是媒人,当然同行,其余大小官员又派遣了多人。
    说到此处,在下要代帝尧声明一句:嫁女是私事,百官是为国家办事的人,叫为国家办事之人去替皇帝做私事,未免与后世专制君主的作威作福相似了。帝尧号为千古第一圣君,何至于公私不分如此?其不知帝尧这次的嫁女是为天下而嫁的。
    他因为要将天下让给舜,所以将二女嫁他,他叫九男去养他,叫百官都去事他,这正是公事,不是私事。大家不可不知。闲话不提。
    到了二女下嫁的前一日,帝尧备了两席盛馔,叫二女坐了首席,正妃散宜氏亲自与他们把盏。席罢之后,帝尧向二女嘱咐道:“为人之道,为妻为妇之道,朕与汝母常常和汝等说过。现在汝等将出嫁,朕不能不再为汝等嘱咐:大凡为妻为妇之道,总以‘柔顺’二字为最要。男子气性刚强的多;女子气性假使亦刚起来,两刚相遇,其结果一定不好。人心之不同如其面,夫妇之间哪里事事都能够同心协意呢?到得不能同心协意之时,为妻的总要见机退让,不可执拗,一意孤行,这是最要的。还有一层,汝等是天子之女,汝婿现在是个农夫,汝舅汝姑亦都是个平民,汝等一切须格外谦和卑下,恪尽其道,万不可稍稍疏忽,致使人家疑心汝等有骄贵之气。汝婿盛德,天下闻名。将来事功,未可限量。即使终于田亩,汝等亦须始终敬重,切不可稍有叹穷怨命之声,使丈夫听了难受。要知道天下无数失节堕行的男子,大半都是被他妻子逼迫出来的。汝婿素来失爱于父母,将来汝等未必即能见爱于舅姑。但是做人方法,首先在自尽其道,无论舅姑怎样不爱,甚或怎样凌虐,我总要忍耐顺受,尽我为妇之道。对于小姑娣姒亦是如此。总而言之,‘柔顺’二字之外,一个‘敬’字而已。汝等有过,就是父母之耻。切记!”二女听了,唯唯答应。帝尧又叫九个儿子来吩咐他们:“好生服事虞舜!”亦将大道理切实教训一番。
    到了次日,二女拜辞父母,挥泪而出。帝尧和散宜氏等送至门外,亦觉难堪,禁不住也洒下泪来。正是天下黯然神伤者,别而已矣。
    且说大司徒等送二女动身,一路晓行夜宿,看看到了沩汭,岂知那地方因为回避洪水之故,高险回曲,非常难行。帝尧的儿子是素来不曾出门过的,心想:“帝王之女,什么人家不可嫁?偏嫁到这种穷乡僻壤,而且要叫我们送来,真是难堪之事!”
    所以每到险处,往往怃然长叹。总经过三个险阻,叹了三回。
    所以现在那个地方,还有上中下三怃之名,就是这个原由。到了伪汭之后,大司徒等就在帝尧所指定的房屋中住下,静候虞舜的亲迎。按下不表。
    且说虞舜那边帝尧早遣人来通知:“请移住到新屋中去,那草舍不要住了。”这时灵甫已从豫州将东不识寻到,一同帮忙,共总是六个人。秦不虚叹道:“我们八个好朋友,现在仲华大喜,只我们六个在此,续牙不知到何处去了?”伯阳道:“他是二位新人的胞叔,就该请他来会会亲,可惜他不知现在何处?”当下决定:方回是媒人,洛陶作引赞,秦不虚代主人,伯阳指挥一切,灵甫、东不识招待宾客。
    到了吉期的清晨,方回先到女宅招呼。舜穿了礼服,亲自御了花车,前面一座彩亭,亭中安着两只嗈嗈鸣雁,径向女宅而来。进门升堂,先将两雁安放在上方,然后朝着当中恭恭敬敬的拜了八拜。早有大司徒等前来招待。须臾,两新人出来,由引赞者招呼,舜上前,对着她们每人作了两个大揖。旋即出门,一同登车。舜居中执御,娥皇在左,女英在右。那辆车子是个安车,可以坐的,因为妇人不立乘的原故。帝尧九子等随后送亲。到了家门,舜先下车。然后,二女齐下。洛陶上前引赞,升降拜跪,行了百年夫妇大礼,送入洞房。共牢而食,合卺而饮,一切礼节,自不消说。这里灵甫、东不识来招待帝尧九子等。过了多时,九子辞去。大司徒亦回太原复命。这桩姻事总算完结了。
    到得第三日,舜与秦不虚等商议道:“某这番新事从权的不告而娶。但是为人子的不能一辈子不见父母,为人子妇的亦不能一辈子不见舅姑。今天第三日,本是应该见舅姑的日子。
    现在某拟带了两新人,即日前往拜见家父家母,并且乘便迎养到此地来居住,兄等以为何如?”洛陶道:“这个是极应该的。”秦不虚道:“万一伯父伯母有点不以为然,那么怎样?我看不如再过几日,别图良法。或者由弟先往,将此事委曲说明,看伯父母词色如何,再定行止如何?”伯阳、灵甫都叫道:“好好。“东不识道:“某的意见料起来,伯父母知道这个消息一定要发怒的。儿子做错了事,父母一时盛怒,处以重罚亦是当然之事。做儿子只有顺受。仲华是禁惯了,到亦不必虑。我只怕仲华夫人是帝室之女,加以新婚未几,万一伯父母盛怒起来,连两夫人都加以重责,使之难堪,那时候会不会闹僵?这是可虑的。”舜连忙说道:“大概不要紧。某连日已将家庭状况向贱内等说明,并论以大义,幸喜彼等尚能听受。料想尚不至于怎样。”方回道:“那么好极了!我看就此去吧。不必再迟延,使不孝之罪更大。”众人都以为然。于是舜和二女即日动身去觐见父母。按下不表。
    且说瞽叟夫妇自从那一年舜出门之后,随即有秦不虚等来劝搬家,象和他的母亲果然大起其疑心,说道:“我们住在这里几年好好的,何以要劝我们搬?一定是舜那个孽障在那里串哄,不要去上他的当!”不虚劝了几回,终是不理,不虚等大窘。后来邻舍有好几家听了洛陶等的劝导,陆续都搬了,便是秦不虚、洛陶、伯阳三家亦都整装待发。象打听明白,又见舜不在此地,料想与舜没有关系,方才和他父母商量,决定与不虚、洛陶等同搬,就一径迁回诸冯山旧居。那时水势渐平,从前舜所耕的历山旧壤象就去耕种,倒亦安乐自适。舜的消息存亡置之于不问。
    一日,忽有邻人之母来访瞽叟之妻,深深贺喜道:“恭喜,恭喜!令郎发迹了,做到天子的女婿,是很不容易的!”瞽叟之妻不解所谓,忙笑着问道:“究竟什么事?我没有懂呢?”
    那邻人之母道:“就是你的二令郎舜呀!他现在已经天子招赘做女婿了。听说两个帝女都嫁给他,而且给他造了许多大屋。
    有宫,有殿,有花园,有马房。啊呀!讲究呀!两个帝女听说相貌个个美如天仙。啊呀!大嫂,你有这个令郎,你着实风光,要享大福呢!”瞽叟之妻听说舜有这种际遇,不由得又是疑心,又是嫉忌。便问道:“我没有知道。你从哪里得知的?”那邻人之母道:“是我小儿讲的。我小儿的朋友刚才从一个什么地方回来,他说亲眼看见,两个帝女已经到那里了。择个吉日,就要做亲了。那赠嫁的妆具尽是珍珠金玉,抬了一里路,还抬不尽呢!那朋友因有要事,不能看他们做亲,就跑了回来。现在心里着实懊悔呢!”瞽叟之妻听到此处,那心中说不出的难过。口中却仍是”咿“,”哦“,”嗄“,”是“,”哪里“,”岂敢“的乱敷衍了一阵。等那邻人之母去后,瞽叟之妻送毕转身,就指着瞽叟大骂道:“你生得好儿子!你生得好孝顺儿子!连婚姻大事都不来禀告父母一声,竟是娶了,他心中还有父母两个字吗?我平常说说,你口气之间总有点儿帮着,说他心地是还好的。现在你看好在哪里?你这个瞎子!生得好儿子,尽够耻辱了!”原来刚才邻母那番话瞽叟已是听见了,心中将信将疑,却并没有十分生气。现在给他后妻一激,那怒气不觉直冲上来,但亦无话可说,不过连声叹气而已。
    过了片时,象回来了。他母亲便将这事告诉他。象听了,摇摇头道:“哪有此事!这老婆子本来有点昏耄了,信口胡说。
    我想天子的女儿就使多得臭出来,亦不会拿来嫁给一个赤脚爬地、贫苦不堪的农夫。就使要嫁,一个也够了,哪里会一嫁就是两个?况且天子果然选中了他,要他做女婿,应该先叫他到帝都里去,封他一个官。然后再拿女儿嫁给他,这是顺的。断没有嫁到农家村舍来的道理!这个是造话,谣言,我不相信。”瞽叟夫妇听了,亦以为然,便也不再生气。
    过了两日,象忽然气冲冲的跑回来,告诉父母道:“前日那老太婆的话竟是真的!现在儿已探听明白,即刻他们就要来见父母了。父母见不见他们请速定主意!”瞽叟听了便道:“我不见他!我没有这个儿子,你给我搁住他,不许他们进门!
    “正说时,那舜等已到门前,随从的人却不少。舜都止住,叫他们站在门外。须臾,二女车子亦到了,三人一同进内。象受了父亲的命令,正要来搁阻,连舜叫他亦不理。蓦然看见两个绝色的嫂子,不禁一呆,仿佛魂灵儿都给他勾去了,要搁阻也搁阻不动。舜问他父亲母亲在哪里,他亦不作声,尽管两只眼睛钉在二嫂脸上,恨不得一手一个搂在怀中,吞他在肚里。
    原来这时象的年纪已二十以外,正是情欲炽盛的时候。偏偏亲邻之中因为他性质不好,没有人肯要他做女婿,并且没有人给他做媒。他正是饿荒的人,此次突然看见两个帝女,所以现出这副丑相。舜见问他不理,只得率领二女径入后堂。象亦跟了进去。瞽叟是瞎的,不能看见。那后母一见了舜,不等舜叫,就放下脸骂道:“哪里来的坏人!擅自闯到人家内室来?
    快给我滚出去!”舜此时早巳高叫”父亲、母亲“,率领二女跪下,认罪乞饶。瞽叟大骂:“畜生孽子,你既然没有我父母在眼睛里,你今朝还要跑来做什么呢?快给我滚出去!”说着,用杖在舜头上身上悉力的敲了几下。舜连连叩头,伏地不动。
    二女亦跟着跪伏不动。瞽叟夫妇虽则蛮横,倒亦无可奈何,只得不去理他,由舜夫妇长跪不起,足足有一个时辰。
    那舜的女弟敤首看不过,出来解劝:“请父母息怒,饶了二哥这一次吧!二哥以后总须改过,不要再使父母生气了!”
    那后母就骂敤首道:“谁是你二哥?我没有这个儿子,你的二哥从哪里来?”敤首陪笑道:“母亲息怒,饶了他们吧!他们跪得已经吃力极了!”瞽叟道:“谁叫他们跪?我并没有叫他们跪。他们是天子的女儿女婿,我们是贫家小百姓,哪里当得起他们的大礼!快叫他们给我滚出去!”敤首趁势便来推舜道:“二哥,父亲叫二哥去。二哥且听父亲之命,出去了吧。不要再违拗了,有话明朝再说!”说着又来挽二嫂。那娥皇、女英是天子之女,平日虽则并不十分养尊处优,然而总是金枝玉叶,生平何解此苦?跪了半个时辰,筋骨都酸,两膝骨几乎碎裂,脸色涨得来同血球相似,虽则敤首去挽她,但是哪里立得起来?象在旁呆看,至此忘了神,忽而走过来,要想来挽。敤首忙推开他,说道:“三哥!动不得!男女有别!”象方才走开。
    后来还是舜帮同将二女挽起。但是足已麻木,不能行动。停了好一回,方才血脉有点流通,叫声:“君舅君姑,子妇去了!”
    仍由舜和敤首,扶擦而出。到了外间,敤首低低的叫一声:“二哥!两位嫂嫂!今日受委屈了!但是明朝务须再同来!这里妹子一定设法疏通,兄嫂但请放心。”说着不敢停留,一瞥眼就进去了。舜扶了二女自登车而去。一路安慰劝导,果然二女受了这种魔难绝无怨言,并眼泪亦并不抛一滴,真不愧为尧之女,舜之妻了。
    且说敤首自送了兄嫂之后,回到内室。他母亲便责骂他道:“要你这样多事,去挽扶她做甚?”敤首笑道:“儿亦不知道什么原故?看见了这两个女子跪了半日,怪可怜的,不由得不去挽扶了!”说时,只见象垂头丧气的立在旁边,连连顿足,不住叹气。敤首忙问道:“三哥,为什么烦恼?”象亦不语。
    瞽叟道:“今朝他们去了,明朝难保不再来。象儿,你给我设法将门堵住了。”象仍是不语。敤首道:“父亲,现在二哥事情做错了,父亲母亲责备他,挫折他,是应该的。不过一定不许他们上门,女儿看起来有点不好。而且倒反便宜他们了。”
    瞽叟道:“为什么反便宜他们?”敤首道:“二哥这个人,依他平日的情形想起来,不至于如此糊涂。这次不告而娶,或者是天子方面用势力压迫他使他不告的,亦未可知。不然,二哥固然不来告,天子方面为什么亦不来告呢?想来平日之间,有人来给二哥做媒,父亲母亲总是不答应。这种情形给天子知道了,所以不来告,并且不许二哥来告。如今木已成舟,叫他离婚,是万无此事。第一次来不去理他,第二次来拒绝不见,他们夫妇从此有词可藉,倒反可以逍遥自在的回去享福了。岂不是便宜他们吗?”母亲道:“依你说怎样呢?”敤首笑道:“依女儿的意思,做子妇的照理应该侍奉舅姑。他们明朝来时,父亲母亲竟容留她,责成她尽子妇之道。她们是天子的女儿,受不住这种辛苦,做不惯这种事务,当然站不住,要走。那时候再责备他们的不孝,显见得前此不答应二哥成亲,并不是父母有心为难。岂不是好吗!”象听到此处,忽然大叫道:“好,好!两个女的都叫她们来,只有那个男的不准他来!”敤首笑道:“没有这个道理。留子妇而逐去儿子,父母对人哪里说得出呢?”母亲道:“虽然如此,我不能以子妇之礼相待。没有父母之命,和没有媒妁之言一样,不过淫奔婢妾之类而已,我自有方法。”
    到得次日黎明,舜夫妇三人果然又来了。那时不但瞽叟夫妇未起来,连象亦没有起身。因为象这一夜千方百计的想那两嫂。前半夜失眠,所以更起迟了。独有敤首猜到舜等一定早来,所以起身甚早。梳洗毕,开了门,果见兄嫂已在门外等候。慌忙上前行礼相叫。舜夫妇极道感谢敤首道:“昨日父母处妹已疏通,今日大概可以容留。不过两个嫂嫂在此一月之内务须耐劳苦,小妹定当设法维持。”说到这里,听见象房中有咳嗽之声,随即不说,匆匆进去了。
    隔了一会,象跑出来,看见了舜夫妇,非常恭敬的叫了两声,又作了三个大揖,说道:“兄嫂大喜,我没有来道贺,抱歉得很!”说着,两只眼睛总是射在二嫂脸上。娥皇、女英给他看得来下不去,只好将头低了。舜道:“三弟,愚兄做错了事,昨日父亲母亲生气,务恳三弟代为讨情,不胜感激!”说着,也对象作了两个揖。象道:“放心,放心!包管在我身上。”那时敤首又跑出来说道:“这事三哥也应该的。一则可使父母不生气。二则兄弟手足之情,总要大家帮忙。”正说之间,瞽叟夫妇已起身了。
    敤首忙进去通知,只听他母亲厉声说道:“叫他们来伺候!
    “于是敤首再出来,同舜夫妇一齐进去,见了礼问了安,瞽叟夫妇一理也不理。过了片时,瞽叟说道:“这个不孝子,我早已不承认了。现在你们两个说道是天子的女儿,我们做小百姓的食天子之毛,践天子之土,受天子的恩惠,看天子面上,不能不暂时承认。但是国有法,家有礼,既然要嫁到我们这种穷家小户来,不能再谈到‘帝女之尊’四个宇,总要依我家的法度,遵我家的礼节。扫地、揩桌、洗衣、煮饭、挑水、劈柴,种种事都要做的。世界上只有子妇事舅姑,没有舅姑事子妇之理。你们两个自己想想,吃不吃得下这种苦?如若吃得下,那么在此;如若吃不下,还不如同了不孝子赶快去吧,不必在此假惺惺的胡缠。还有一层,我家寒素,一切均须亲自上场,不能假手下人。富贵人家的排场我家都用不着。现在都先和你们约定,将来见到天子,不可说我们有意虐待。”
    娥皇、女英二人听完,一齐跪下叩首。娥皇说道:“谢两大人收留之恩!子妇等情愿在此竭力侍奉。舜儿种种不孝,子妇等知道之后,已向他非常埋怨。现在舜儿已知愧悔,望两大人如天之恩再饶恕他一次。以后子妇等当互相规劝,孝顺双亲。
    倘再违忤,情愿一同受罚。家父知道,亦不肯轻易饶恕他的。”
    哪知后母听了,又厉声道:“你以后不许再给我称子妇。要知道你是什么子妇?没有父母之命,就是没有经父母承认的。不过淫奔苟合的婢妾之类,哪里算得来子妇呢?”娥皇、女英听了,虽侧仍旧诺诺连声,但这句话太重,有点受不住,脸上都红涨起来了。敤首在旁笑道:“母亲这话不对。二哥没有奉父母之命他们两个是奉父母之命的。怎样说他们淫奔起来呢?”后母亦不答言,再问二女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二女说了,后母道:“那么女英先给我铺床,娥皇给我舀脸水去。”二女答应,敤首道:“新来初到,厨房在哪里都没有知道,我领你吧。”说着,领了娥皇出去。
    过了片时,捧了两个盘水进来,恭恭敬敬安在舅姑面前。
    女英亦将床铺好。后来进早膳,炊干膳。作羹汤,一切都是二女所为。不过敤首以带领指点为名,随处帮助。
    那时象早已出去了,独有舜仍旧侍在旁,一动不敢动。父母亦不理他,直到午膳搬进时,敤首故意问舜道:“外面门口堆积的什么东西?”舜道:“这是两嫂带来孝敬堂上的菲物。
    适因大人盛怒,未敢进献。”敤首道:“快去拿来。”于是舜出去,将物件陆续搬进。敤首一一打开,原来锦绣皮裘之外,还有棋榛脯修枣栗之类。舜一一说道:“这是献堂上的。这是送三弟的。这是送吾妹的。”说着将一分先送至父母面前。敤首笑道:“承兄嫂惠赐,谢谢!不过献父母的太少了。帝室之富,何物没有?二嫂只带这点来,不太小气吗?”舜道:“不是,不是。这次来,一则谢过,二则领见,三则专请两大人及弟妹到沩汭去居祝因为那边天子已有赐兄的房屋,各种器具都齐,在人到那边之后,起居一切可以舒服些。兄亦可以尽点孝养之道,稍补前过。这次带来的不过妇人之赀仪而已。”说着,就请父母同去。
    瞽叟不应,他母亲道:“我们没有这样福气!”话虽如此,已经和舜答话了,两手已去翻动锦绣了。敤见有机可乘,遂又替舜解释一阵。瞽叟夫妇饭毕,象回来,与舜同席。敤首与二嫂同席。饭罢之后,后母又叫二女做各种杂务,甚至敲背槌腿,亦是做的。直到更深,瞽叟等安寝,方才回去。次日一早又来,一连半月,二女绝无倦容。有时受舅姑斥骂,亦小心顺受。独有象如饿虎伺羊似的眈眈逐逐,状颇难堪。幸有敤首随时维护,尚不敢公然无理。
    一日,敤首趁空劝父母搬到沩汭去。他母亲一定不答应。
    敤首道:“母亲又要执拗了。有福享,落得享,何苦自己生气?
    三哥现在还没有人说媒,料想人家嫌我们穷之故。如果搬到那边去,体面起来,不要说父母享福,就是三哥的亲事亦容易成功了。”他母亲听了这话,不觉有点动了。原来象的心事,他母亲亦有点知道。但是悖礼犯刑,万万做不到的事。正在踌躇,听敤首之言有理,遂说道:“那么你去说。”敤首忙去告诉舜,舜大喜,预备迎养之事。计算二女在舅姑处,足足苦了二十多日。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