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伯益作井龙登玄云 玄龟负泥封印山川-大禹-上古神话演义-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第九十四章 伯益作井龙登玄云 玄龟负泥封印山川
    第九十四章 伯益作井龙登玄云 玄龟负泥封印山川钟毓龙
    且说文命到了冀州东部之后,细看那九河的工程,只有最北的那条徒骇河颇有破坏,其余尚好。再向东行,察看逆河北岸,那水势却泛滥的厉害了。文命暗想:“莫非海潮太猛的原故么?然而从前施工的时候亦曾计虑到此,所以防御工程做得很坚固,何至于破坏到如此呢?”后来再一想:“莫非又是息土作怪,陡然起了变化吗?但是明视这个人,自从九河成功之后,他就告退,隐居中山。此刻谅无从寻找,只得罢休。”想到后来,决计亲自渡过去视察一周,再定方针。便叫从人先去预备船只。
    哪知当地土人都说道去不得,去则必死。文命听了诧异,便问道:“为什么去则必死呢?”土人道:“自从前两月起,逆河之中,狂风时起,起风之后,惊涛拍天,总要翻几只船。船上之人,个个溺死,连尸首都无处寻找。如去寻找,连寻找之人都溺死。尸首亦不知去向,历试历验。所以我们只好将行船的事业搁起,不敢再冒险了。”文命听了,越加诧异道:“有这等事?”土人道:“近来更不得了!坚固的堤防统统都被它打毁,堤防以内的村落人家都被波浪卷去,死人无算,但亦从没有找到尸首。大家都猜疑逆河中出了妖怪;或者碣山石开通之后,从海中来的那些妖魔,不知是不是?”
    文命听了,忽有所悟,也不再问,便即作起法来。口中喝道:“逆河之神何在?”哪知连喝数声,绝无影响。文命益发诧异,暗想道:“莫非逆河是新取的地名,还没有神祗管理吗,还是此法忽然不灵呢?正在没法,忽然想起应龙,遂仰天大叫道:“应龙何在?”只见应龙从空中夭矫飞来,到得文命面前,顿然缩小,向文命点头为礼。文命吩咐它道:“尔是神龙,水中当然可以去得。现在逆河之中,是否藏有水怪,为民生之害?尔可下去探听,归来报告。”
    应龙听了,掉转身躯直窜水中而去。文命等均立在岸边等候。过了多时,只见逆河中流波浪汹涌,忽起忽落,仿佛如在那里争战一般。七员天将于水性不熟,七员地将却是来得的,看了之后,禁不住向文命道:“我们去助战吧!”文命答应,七员地将即各绰兵器,一齐入水而去。须臾之间,但见波浪汹涌得更加厉害了,忽而一个大浪,直向东方而去,后面无数大浪,跟着了去。霎时间波平浪静,声息全无。
    过了许久许久,只见应龙从东方拿攫而来,左爪之中,抓着一件圆如车轮,亮如明月的东西,到了文命之前放下。大家细看,上面还有些血迹。接着七员地将,亦陆续从水中钻出来。
    文命便问他们怎样,章商氏道:“原来是个鱼妖,已被应龙杀败了。这个就是它的鳞甲,我们赶到之后,八面围攻,它便向碣石山外逃去。我们迫了一阵,忽然不知所在,寻找无踪,深恐崇伯在此盼望,所以先归来报告,明天我们一定去擒捉它来!”文命问道:“这个是什么鱼怪?”鸿濛氏道:“怪得很,头像个蛇,有六只脚,两眼又和马耳相似,不知道它究竟是鱼妖不是?”犁娄氏道:“我看这鱼妖凶残得很,河底里堆满了人的骸骨,一定是它所吃的。倘不除去,为害不校现在不知躲到海外去,还是仍在逆河之中,假使仍在逆河之中,一定可以捉祝”文命听了,刚要发言,忽见水中又钻出一个人来,衣冠敝败,面目黧黑,形容枯槁。上前向文命稽首道:“逆河水神叩见。”文命大骇,便问道:“原来尔就是逆河水神吗?我刚才召尔,尔为什么不来?到此时才来?”水神又稽首道:“不瞒崇伯说,小神自前数月蒙上帝简放来此,受逆河水神之职。不料过了一月,就有这妖精来与小神争夺。说道这个逆河水神应该归他做的,说小神不配做,硬要将小神驱逐。小神官职虽微,系出自帝简,岂肯相让?但是斗它不过。结果,给它捉住,囚禁在水道之下。到现在已有好多月了。若是生人,早已饿死,然而小神亦狼狈不堪。适才崇伯敕召,小神亦知道。只因身遭囚禁,不能前来,尚乞原恕!”
    文命道:“那么此刻怎样能够来呢?”水神道:“刚才有小神旧日的侍从被妖精协去的,跑来解放小神。说道:妖精已为神龙杀败遁逃去了。因此小神得脱,特来叩见请示。”文命道:“原来如此。你可知道这妖精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的巢穴,在什么地方?”水神道:“小神初到此地受任,即被妖物囚禁,一切都没有调查清楚,所以不甚了了。但知道它是个鱼精罢了!”文命听了,沉吟一会向水神道:“那么汝且请转去好好的受任治事。待我再设法,除此妖怪。”水神稽首入水而去。
    这里文命就问七员地将道:“汝等确见那妖物向碣石山东而去吗?”众将道:“是,”文命乃再吩咐预备大船,要渡到碣石山去。这时百姓看见文命呵叱鬼神,又知道妖精已杀败遁逃,知道行船决无危险,于是个个都将大船撑来听用,共有三十余艘之多。文命率领大众上船,七员地将和应龙都在水中护送,以备不虞。不两日到了碣石山旁,文命站在船首,作起法来。喝道:“碣石山神何在?”转瞬间,那个彘身蛇尾八足的碣石山神已到面前,向文命稽首。文命便问道:“此地有妖精为患,汝可知道它的来历和行踪吗?”山神道:“小神知道,它是个蒲夷鱼之精,又名叫冉遗鱼。形状甚怪,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就出在此山的渑水里面。前数年天吴、罔象为患的时候,它亦曾投在它们部下,共同为害。后来天吴、罔象收伏,不知它如何竟得漏网?可是旧性不改,依然到此地来虐害百性,这是它的历史了。”文命道:“它此刻躲在什么地方?汝知道吗?”山神道:“山神之职,专司山林。水中之事,不甚了了,不知它在何处?”文命道:“那么多谢费心,请转吧!”山神行礼而隐。
    文命又作起法来,向东大喝道:“东海神阿明何在?”隔了好一会,不见影响。又喝了一声,只见海中涌出一乘青色华丽的车子,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妇人,年约三十余岁,一径来到文命面前,下了车,深深向文命行礼。文命诧异之至,便问道:“尊神何人?”那妇人道:“贱妾乃东海君冯修青之妻朱隐娥是也。东海神阿明,与妾夫刚于前数日以公事往昆仑山去,据说须要后日方可归来。顷间奉崇伯敕召,不能前来,又不能置之不理,一霎时水府中惶恐之至。不得已,只好由贱妾前来代见,并且说明缘由,实属冒昧之至,不知崇伯敕召东海神阿明,有何要事?”
    文命听说,连连道歉道:“原来如此。反劳夫人玉趾了。某所要问的,就是蒲夷鱼妖为患,伤害百姓。现在已被杀败,但不知躲藏何处?某想诛灭它,以绝后患,不稔夫人亦知道此事吗?如不知道,不妨请转!待东海神归时,某再商量。”朱隐娥道:“此事贱妾亦有点知道,这妖鱼的大巢穴就在此碣石山下。更有一个大洞,向西北直去,连通几百里,处处有穴,可以出入。前日东海神阿明与妾夫见它为患,便派兵来驱除。但是部下都是海军,利于深水,一到内河便觉不宜,那鱼妖躲到深巢长窟之中,那更奈何它不得了。这次到昆仑山去,听说就是为这鱼妖之事。崇伯且静待他们归来,必有除妖之法也。”
    文命听了大喜道:“既然如此,夫人请转。劳驾了!”夫人向文命行礼,登车自去。伯益问文命道:“既有东海神,又有东海君,是什么道理?究竟神位大呢,君位大呢?”文命道:“是呀,我亦正在这里疑惑,且等将来再问吧。”
    过了两日,东海神阿明前来谒见。文命问他鱼妖之事,阿明道:“小神为此,特诚到昆仑山,请求西王母设法。据西王母说,不久崇伯就要来此擒捉它。但此怪虽恶,姑念它修炼苦功,暂贷其一死。它的巢穴,在此碣石山下。它的别府,在离此西北五百余里之地。请崇伯到彼处掘一深井,穿通他的别府。那时小神等自有擒制它的方法。请就去布置它!”文命道:“它的别府究在何处地点,某不知道,怎样呢?”阿明道:“崇伯身边自有至宝,何以不用呢?”文命听了,恍然大悟,阿明即告辞而去。
    这里文命就率领天、地十四将及各僚佐向阿明所指示的地方水陆前进,一面时时用赤碧二珪向地中探照。
    果然离地面数十丈之下,有长沟一道,自东方而斜向西北。于是大众遂沿着这条长沟而行。七员地将看了,商议道:“我们起初以为这妖鱼逃到海中去了,无处可寻,所以只好随它。如今既然知道就在这条长沟的两头,那么我们尽可以去捉来献功,何必等那东海神,更何必请求西王母,如此小题大做呢?难道我们七个人连一条妖鱼都捉不住吗?”七员地将商议定了,也不禀告文命,就要入地而去。到是七员天将知道了,阻止他们道:“西王母不叫人们去,一定要如此大举,必有一个原故在内。我看你们还不如省事些吧。”七员地将哪里肯听,都说道:“我们试试何如,好在就使捉不着,亦不碍事。”说罢,相率入地而去。
    章商氏、乌涂氏在前,陶臣氏、卢氏、兜氏居中,鸿濛氏、犁娄氏断后。到得长沟边,只听见沟中水声汩汩,仔细一看,原来是向东南流去的。七人商议道:“现在我们先攻它的总穴呢,还是先攻它的别府?”卢氏道:“我们分作两队,一队攻总穴,一队攻别府,如何?”乌涂氏道:“不可。我们七个人岂可分离!还是在一起为是。”正说间,只见沟中之水忽然汹涌起来,改变了方向,刚才向东南流的,忽而向西北流了。众人正是不解,哪知后面一条妖鱼舒着它的六足,扬耆鼓鬣而来。
    众人看见,哪敢怠慢,各绰兵器,迎头痛击。那妖鱼出于不意,要想避开,却因沟中狭小不能旋转,只能伸着六爪,拼命的向前抵抗。兜氏的叉,犁娄氏的犁,早给它抓住,向后一拖,两人立足不住,丢了兵器,往后便倒。鸿濛氏、章商氏等见了,急忙奋身跃进,鞭矛齐下。妖鱼身上亦中了几创。那妖鱼见不是事,忙将大口一张,忽而又一翕,那沟中之水一进一退,迅速异常摇摆不定,各地将置身不稳,前仰后合,纷纷倒地,急遁入土中。那时兜氏、犁娄氏亦早遁入土中,七人会集之后,再到沟中来寻那妖鱼,早已不知所往了。兜氏、犁娄氏找着了它的兵器,又是忿怒,又是诧异,然而知道妖鱼厉害,不敢再擒捉它,只得仍旧回来,跟了文命,一路沿着长沟前进。
    一日,忽见长沟尽处,有一个极大的深潭,知道已经到了妖鱼的别府了。于是认定方向,就在它的上面动工凿井。凿井之事,本来只有太尉舜最为擅长。但是伯益于此道亦很有研究,文命就将这个工程委托了他。伯益指挥工人,教授方法,一层一层的掘下去。可是这个工程比寻常的凿井为难。因为寻常的井,至多不过十几丈深,这口井要深到五六十丈,愈深则愈困难,幸喜得七员地将在地中行走,如在空间,绝无障碍,因此一切都是他们的功绩。
    过了二日,已经与妖鱼的别府凿通,成了一口深井,忽听得地底隆隆之声,震动不绝。接着,一股阴寒之气,从井中直冲出来,众人触着,都打了一个寒噤,正是不解。文命用赤碧二珪一照,但见井底深潭之中,水波起落,荡漾高低,震动得不了,亦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原故。遂向七员地将道:“你们下去探听情形,前来报告!”七员地将领命,径入地中,到了深潭和长沟相接之处,只见一个黑面小人,后面跟着一条小蛇,正由长沟向深潭而来。
    那小人看见七员地将,就向他们说道:“我已将妖鱼擒住,就要向井口出来,烦诸位先去通报崇伯一声吧!”七员地将听了,四面一看,并无妖物,然而亦不好问,只能出来报告。文命就率领众人在井口等候。须臾之间,只听得地中隆隆之声愈厉,然一道黑光从井口涌出。大家定睛细看,原来是一位黑面黑须黑盔黑甲的神将,跨了一条黑龙,手中牵着一条黑索,那黑索一端还在井内。那黑神出井之后,下了黑龙,过来与文命行礼道:“崇伯请了!妖鱼已经擒获,现在禁锢在水底,用此黑索锁着。请崇伯在此井外,立一根石柱,就将此黑索系在柱上,那妖鱼可以永永无患。但是不可以将黑索向上抽掣,恐妖鱼牵动,水将上涌,切记,切记!”
    文命不绝的称谢,便问他姓名爵秩,那黑神道:“某乃昆仑神将之一也,奉西王母命,特来收此妖孽。今将仍栖于昆仑矣。”说罢,将黑索递与文命,耸身西跃,倏尔不见。那条黑龙亦奋身而起,一道黑云氤氲包里,渐升渐高,黑云亦愈浓,久而久之,方才不见。《淮南子》上有两句,叫作:“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就是指此事而言。闲话不提。
    且说文命自从听了黑神之言,就叫人在这口井的旁边立起一根石,造得非常坚固,便把黑索系在柱上,一桩捉鱼妖之事总算完了。现在河北省卢龙县城内,此井此柱均尚在,黑索亦仍系着。如有人将黑索一击,水即上涌。真是几千年留传之古迹了。石柱立好之后,文命就叫大临、叔达二人留下,修理这次破坏的一切工程。
    一面带了众人正要动身,忽见东方有两条青龙,龙上各坐着一人直驶而来。到文命面前降下,齐向文命行礼。文命一看,两个都是冕旒执笏,仿佛王者气象。一个认识,就是东海神阿明;一个却不认识。由阿明介绍道:“这就是东海君冯修青。”文命听了,慌忙致谢道:“原来就是东海君,失敬失敬!前日烦尊夫人,谢谢!如今妖鱼已被禁锢,全仗二位大力,感激之至!”
    阿明道:“此非某等之力,乃西王母所教也。西王母还有一物,属某等奉上,请崇伯收用,以为治水之助。”说着,在龙背上取出一个玉盒,约有五寸见方,放在地上,又将盒盖揭开,说道:“河精使者,可请出来了!”只见盒内所藏乃是一个小小玄龟,龟背上满堆着青色的泥质。
    那玄龟听见阿明一叫,顿然蠕蠕而动,昂首舒足曳尾,立刻爬出盒外,顷刻之间身躯渐大,已有一丈周围。文命知是神物,但不知于治水有何用处,正在悬揣,冯修青道:“这是上天的钤记。崇伯治水,凿山浚川之后,必须加上一个钤记,一切妖魔,自然望而生畏,不敢肆行骚扰,才可以长治久安。这次碣石山一带已经凿好,还有这妖鱼来为患,西王母说,就是没有加盖钤记之故。所以叫某等将此物带来,赠与崇伯。以后一山一水凿好,叫这玄龟用青泥印起来,那就好了。”
    文命道:“它的印文在腹下吗?”阿明道:“不是,在它颔下。”说着,那玄龟已昂起它的头,身躯亦暴长到二丈以外。
    文命细看它的颔下果然有印文,皆古篆形,作“九州山川”之字。便又问道:“怎样印呢,印在何处呢?还是要指点它印呢,还是它自己会得印呢?”冯修青道:“它自己会印,印在何处它亦能知道。它的名字叫河精使者。以后如须用印,崇伯但吩咐它一声就是了。”
    文命听了,就向那玄龟说道:“如今碣石已凿好,九大川已掘好,河精使者,你替我用印吧!”这时文命等正站在逆河与徒骇河相会之际,玄龟听说就蹒跚而行。先到徒骇河岸旁,将身一摇,那背上的青泥簌簌落下,积成一大堆。但是背上的青泥看去并不觉得减少,最是可怪。那玄龟堆好了青泥之后,倒退下来,昂起它的大头,将头颈向泥上一按,随即退转,将身躯缩校众人过去看时,只见青泥之堆约有八尺高,一个印文玲玲珑珑的印在上面。大家都叹道:“这个真是神物!”
    这时玄龟又蹒跚东行。到得逆河旁边,又将身躯张大,摇落些青泥,又用颔印好。然后身躯再缩小,蹒跚的跑到那玉盒之边,爬进盒中伏着不动。阿明道:“想来这两处都已印好,要换地方了。照此看来,河精使者的用印情形,大略不过如此。那边碣石山,以及其它新开凿的山川,统由崇伯带去用印吧。某等失陪了!”说罢,与冯修青一同行礼,便要起身。
    文命忽然想起一事,忙止住他们道:“且慢且慢。还要请教。从前捉天吴、罔象的禺虢是管理东海全部的,尊神是管理东海一部的。这位东海君又是管理何部的呢?二位官职究竟孰尊卑?还望明示!”阿明道:“某与东海君无所谓尊卑。以职守而言,某稍稍吃重,大约如世间之所谓一正一副而已。”文命听说,方才明白。
    阿明等去了,文命带了玄龟先到碣石山,又到九大川,以及以外新开凿的山川地方,一一叫玄龟用青泥封印讫,然后再到孟门山而来。古书所记:夏禹行水,玄龟负青泥于后。就是指的这桩事情。而后人的印泥篆刻亦是肇端于此。聚土为界,亦此遗像也。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