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本纪第四◎废帝-正文-陈书-国学典籍网-国学经典大师网-中国古典文学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电子版永乐大典未删节完整版白话全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下载
首页 > 书库 > 正史类 > 陈书 > 正文
卷四 本纪第四◎废帝

     废帝,讳伯宗,字奉业,小字药王,世祖嫡长子也。梁承圣三年五月庚寅生。永定二年二月戊辰,拜临川王世子。三年,世祖嗣位,八月庚戌,立为皇太子。自梁室乱离,东宫焚烬,太子居于永福省。

    天康元年四月癸酉,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前殿,诏曰:"上天降祸,大行皇帝奄弃万国,攀号靡及,五内崩殒。朕以寡德,嗣膺宝命,茕茕在疚,惧甚缀旒,方赖宰辅,匡其不逮。可大赦天下。"又诏内外文武,各复其职,远方悉停奔赴。五月己卯,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庚寅,以骠骑将军、司空、扬州刺史、新除尚书令安成王顼为骠骑大将军,进位司徒、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丁酉,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徐度进位司空;镇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侍中,进号征南将军;镇东将军、东扬州刺史始兴王伯茂进号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平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伯山进号镇北将军;吏部尚书袁枢为尚书左仆射;云麾将军、吴兴太守沈钦为尚书右仆射;新除中领军吴明彻为领军将军;新除中护军沈恪为护军将军;平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进号安南将军;散骑常侍、御史中丞徐陵为吏部尚书。六月辛亥,翊右将军、右光禄大夫王通进号安右将军。秋七月丁酉,立妃王氏为皇后。冬十月庚申,舆驾奉祠太庙。十一月乙亥,周遣使来吊。十二月甲子,高丽国遣使献方物。
    光大元年春正月癸酉,尚书左仆射袁枢卒。乙亥,诏曰:"昔昊天成命,降集宝图,二后重光,九区咸乂。闵余冲薄,王道未昭,荷兹神器,如涉灵海,庶亲贤并建,牧伯惟良,天下雍熙,缅同刑措。今三元改历,万国充庭,清庙无追,具僚斯在,言瞻宁位,触感崩心。思播遗恩,俾覃黎献。可大赦天下。改天康二年为光大元年。孝悌力田赐爵一级。"己卯,以领军将军吴明彻为丹阳尹。辛卯,舆驾亲祠南郊。二月辛亥,宣毅将军、南豫州刺史余孝顷谋反伏诛。癸丑,以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始兴王伯茂为中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黄法抃为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鄱阳王伯山为镇东将军、东阳州刺史。三月甲午,以尚书右仆射沈钦为侍中、尚书左仆射。夏四月乙卯,太白昼见。五月癸巳,以领军将军、丹阳尹吴明彻为安南将军、湘州刺史。乙未,以镇右将军杜棱为领军将军。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华皎谋反,丙申,以中抚大将军淳于量为使持节、征南大将军,总率舟师以讨之。六月壬寅,以中军大将军、司空徐度进号车骑将军,总督京邑众军,步道袭湘州。闰月癸巳,以云麾将军新安王伯固为丹阳尹。秋七月戊申,立皇子至泽为皇太子,赐天下为父后者爵一级,王公卿士已下赉帛各有差。九月乙巳,诏曰:"逆贼华皎,极恶穷凶,遂树立萧岿,谋危社稷。弃亲即仇,人神愤惋,王师电迈,水陆争前,枭剪之期,匪朝伊暮。其家口在北里尚方,宜从诛戮,用明国宪。"丙辰,百济国遣使献方物。是月,周将长胡公拓跋定率步骑二万入郢州,与华皎水陆俱进,都督淳于量、吴明彻等与战,大破之。皎单舸奔江陵,擒拓跋定,俘获万馀人,马四千馀匹,送京师。冬十月辛巳,赦湘、巴二州为皎所诖误者。甲申,舆驾亲祠太庙。十一月己未,以护军将军沈恪为平西将军、荆州刺史。甲子,侍中、中权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特进、左光禄大夫王冲薨。十二月庚寅,以兼从事中郎孔英哲为奉圣亭侯,奉孔子祀。
    二年春正月己亥,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司徒、录尚书、扬州刺史安成王顼进位太傅,领司徒,加殊礼,剑履上殿;侍中、征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进号征南大将军;中抚大将军、新除征南大将军淳于量为侍中、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吴明彻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进号镇南将军;云麾将军、郢州刺史程灵洗进号安西将军。庚子,诏讨华皎军人死王事者并给棺槥,送还本乡,仍复其家。甲子,罢吴州,以鄱阳郡还属江州。侍中、司空、车骑将军徐度薨。夏四月辛巳,太白昼见。丁亥,割东扬州晋安郡为丰州。五月丙辰,太傅安成王顼献玉玺一。六月丁卯,彗星见。秋七月丙午,舆驾亲祠太庙。戊申,新罗国遣使献方物。壬戌,立皇弟伯智为永阳王,伯谋为桂阳王。九月甲辰,林邑国遣使献方物。丙午,狼牙修国遣使献方物。以侍中、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章昭达为中抚大将军。戊午,太白昼见。冬十月庚午,舆驾亲祠太庙。十一月丙午,以前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沈恪为护军将军。壬子,以镇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黄法抃为镇西将军、郢州刺史,新除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淳于量为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甲寅,慈训太后集群臣于朝堂,令曰:
    中军仪同、镇北仪同、镇右将军、护军将军、八座卿士:昔梁运季末,海内沸腾,天下苍生,殆无遗噍。高祖武皇帝拨乱反正,膺图御箓,重悬三象,还补二仪;世祖文皇帝克嗣洪基,光宣宝业,惠养中国,绥宁外荒;并战战兢兢,劬劳缔构,庶几鼎运,方隆殷、夏。
    伯宗昔在储宫,本无令问,及居崇极,遂骋凶淫。居处谅闇,固不哀戚,嫔嫱弗隔,就馆相仍,岂但衣车所纳,是讥宗正,衰绖生子,得诮右师。七百之祚何凭,三千之罪为大。且费引金帛,令充椒阃,内府中藏,军备国储,未盈期稔,皆已空竭。太傅亲承顾托,镇守宫闱,遗诰绸缪,义深垣屏,而欑涂未御,翌日无淹,仍遣刘师知、殷不佞等显言排斥。韩子高小竖轻佻,推心委仗,阴谋祸乱,决起萧墙。元相虽持,但除君侧。又以余孝顷密迩京师,便相征召,殃慝之咎,凶徒自擒,宗社之灵,祅氛是灭。于是密诏华皎,称兵上流,国祚忧惶,几移丑类。乃至要招远近,叶力巴、湘,支党纵横,寇扰黟、歙。又别敕欧阳纥等攻逼衡州,岭表纷纭,殊淹弦望。岂止罪浮于昌邑,非唯声丑于太和。但贼竖皆亡,妖徒已散,日望惩改,犹加掩抑,而悖礼忘德,情性不悛,乐祸思乱,昏慝无已。张安国蕞尔凶狡,穷为小盗,仍遣使人蒋裕钩出上京,即置行台,分选凶党。贼皎妻吕,舂徒为戮,纳自奚官,藏诸永巷,使其结引亲旧,规图戕祸。荡主侯法喜等,太傅麾下,恒游府朝,啖以深利,谋兴肘腋。适又荡主孙泰等潜相连结,大有交通,兵力殊强,指期挺乱。皇家有庆,历数遐长,天诱其衷,同然开发。此诸文迹,今以相示,是而可忍,谁则不容?祖宗基业,将惧倾陨,岂可复肃恭禋祀,临御兆民?式稽故实,宜在流放,今可特降为临海郡王,送还藩邸。太傅安成王固天生德,齐圣广深,二后钟心,三灵伫眷。自前朝不悆,任总邦家,威惠相宣,刑礼兼设,指挥啸诧,湘、郢廓清,辟地开疆,荆、益风靡,若太戊之承殷历,中都之奉汉家,校以功名,曾何仿佛。且地彰灵玺,天表长彗,布新除旧,祯祥咸显。文皇知子之鉴,事甚帝尧,传弟之怀,又符太伯。今可还申曩志,崇立贤君,方固宗祧,载贞辰象。中外宜依旧典,奉迎舆驾。未亡人不幸属此殷忧,不有崇替,容危社稷,何以拜祠高寝,归祔武园?揽笔潸然,兼怀悲庆。
    是日,出居别第。太建二年四月薨,时年十九。
    帝仁弱无人君之器,世祖每虑不堪继业。既居冢嫡,废立事重,是以依违积载。及疾将大渐,召高宗谓曰:"吾欲遵太伯之事。"高宗初未达旨,后寤,乃拜伏涕泣,固辞。其后宣太后依诏废帝焉。
    史臣曰:临海虽继体之重,仁厚懦弱,混一是非,不惊得丧,盖帝挚、汉惠之流也。世祖知神器之重,谅难负荷,深鉴尧旨,弗传宝祚焉。


用手机扫一下二维码,在手机上阅读或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图书分类: